三亞招商項目涉違建後承包土地被收回,職工仍棲身危房
2019年08月15日20:48

原標題:三亞招商項目涉違建後承包土地被收回,職工仍棲身危房

三亞市農業農村局下屬三亞市熱帶農業科學研究院“三亞市現代農業科教園”項目的承包商、三亞玉井溫泉休閑農業發展有限公司實際控製人、執行董事秦誼(應採訪者要求,此為化名)2015年7月24日,以涉嫌合同詐騙罪被抓捕後,被三亞市城郊人民檢察院以涉嫌非法轉讓、倒賣土地使用權起訴。經過多次開庭審理,被拘留了3年4個月後,2018年11月16日辦理取保候審後釋放。

此後,秦誼一直積極與三亞市農業局聯繫,申請重啟三亞現代農業科教園項目,繼續履行這份50年承包期限的合同。

澎湃新聞近日瞭解到,7月19日,三亞市農業局複函玉井公司,三亞市熱帶農業科學研究院已經收回原承包土地,並依計劃開展相關工作。玉井公司無權對原承包土地進行使用,進而無權重啟現代農業科教園項目。

那麼三亞熱科院對上述項目新的土地計劃是什麼?收回原承包土地是否有對玉井公司具體的賠償方案?新的計劃里是否考慮了因“執法程序違法”而遭受巨大損失的業主,居住在危房的職工何時可以搬進3棟宿舍樓呢?

在採訪了包括三亞市農業局以及三亞熱科院相關人士後,記者仍然沒有得到答案。

三亞市熱科院職工所居住房子的簡易廚房

空缺四年後到任新熱科院院長:

事情都不太清楚

秦誼對澎湃新聞表示,“我想把這個項目重新啟動起來,職工住進新房,業主的損失,我慢慢來償還。”“如果政府有別的計劃,接盤者能承擔起這份責任,解決業主的問題和職工住房的問題,我也可以退出。現在的問題是誰來承擔主管這件事情。”

誰來主管這件事情?從2015年7月7日金陽光小區被強拆事件發生至今,已4年有餘;從2018年11月16日秦誼被釋放至今,已近9個月。

記者此前採訪三亞熱科院副院長黃瓊君,他表示他是在2017年來到三亞熱科院的,對之前的事情不瞭解。玉井公司支付的各類款項都用掉了,“我們單位哪裡有錢退。”

秦誼告訴澎湃新聞,在見到農業局局長馬業仲和三亞熱科院院長孔祥義後,8月6日,其已再次將相關材料送至三亞市農業局和三亞熱科院。

8月7日,三亞市農業局辦公室相關工作人員表示知道上述項目,三亞熱科院為當事方,建議記者先聯繫三亞熱科院瞭解情況。記者在當日下午撥通三亞熱科院院長孔祥義電話,孔祥義表示,他剛上任,還在試用期,對事情都不太清楚,請記者詢問上級單位。8月15日,記者再次致電三亞市農業局,相關工作人員建議記者還是聯繫三亞熱科院。

記者從三亞市農業局辦公室瞭解到,孔祥義通過三亞市組織部公示後,於7月底正式報導履新。

三亞市組織部7月7日公示信息顯示,孔祥義,男,1980年2月出生,廣東花都人,漢族,研究生學曆,農學碩士學位,研究員,2006年6月參加工作,2002年11月加入中國共產黨。曆任三亞市南繁科學技術研究院助理研究員,科研與項目管理中心副主任。現任三亞市南繁科學技術研究院南繁作物與植保研究中心主任,擬任三亞市農業農村局黨組成員、市熱帶農業科學研究院院長(試用期一年)。

可以說,在三亞市現代農業科教園項目的推動者、三亞市農業農村局原黨組成員、三亞市熱科院原院長張德文,2015年5月30日被捕後,三亞熱科院院長之位有了正式填補。從簡曆可以看到,孔祥義的主要工作經曆都在三亞市南繁院。三亞市南繁院是三亞市政府直屬科研事業單位。

張德文被捕後,第二任熱科院院長為符繼業。記者此前曾撥打符繼業電話,想瞭解在張德文停職時,已被三亞市綜合執法局發現有部分違建的金陽光小區,為何完成了最終7萬平方米違建,並對外出租?符繼業當時表示,他不是繼任院長,也不是代理院長,只是臨時的。他2017年下鄉工作,至今已經兩年了,金陽光小區2014年、2015年的情況,記不太清了。他同時表示,他不能隨意說的,要三亞市農業局授權才可以。

2017年接任符繼業負責三亞熱科院工作的黃瓊君,為熱科院副院長。

2019年5月11日,海南省政府批複同意了《三亞崖州灣科技城總體規劃(2018-2035)》。未來,三亞崖州灣科技城將重點發展南繁科技、深海科技及科教研發三大主導產業;將成為國家深海海洋產業新區,深海科技城深海創新中心、南繁科技城農業矽谷、國際種業中心、大學城產學研聚集地。

根據《三亞崖州灣科技城總體規劃》,以南繁科技城為載體發展南繁科技產業,發展重點包括3方面:以農作物育種、畜牧水產育種和林木花草育種為重點的南繁科研平台與服務樞紐;以生物育種科技、國際種業交易、種業知識產權交易為重點的國際化種業服務;以熱帶特色作物科技、熱帶特色農業服務、熱帶特色農科旅遊為重點的熱帶農科。

在南繁科技城內部,劃分三大片區,起步區主要佈局研發總部、商辦公寓綜合體、商務酒店、南繁廣場、總部基地等功能。北側片區主要佈局研發基地、人才公寓、綜合醫院和遠景用地等功能。南側片區主要佈局商務中心、商辦公寓綜合體、完全學校和人才公寓等功能。

三棟無法入住的宿舍樓

律師:原承包合同依然有效

三亞熱科院擁有的科教園項目用地,位於三亞崖州區北部、古崖州城門外,距離崖州高鐵站約2.5公里。

三亞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網站上公示的《現代農業科教園控規(2011—2020)》顯示,該項目定位是集研發培訓、科研科教、加工貿易、旅遊觀光、娛樂休閑等為一體的現代生態農業觀光旅遊項目。位於三亞市崖城鎮北郊優質蔬菜開發中心內,用地東西向長約850米,南北跨度最寬處約420米,面積為325436平方米(合計488畝)。項目劃分為四大功能塊:科研區(包括1.現代農業培訓展覽功能塊,2.博士後工作站功能塊,3.現代農業檢驗、配送功能塊),居住區(包括職工宿舍區和教師、學生宿舍),主題公園區(溫泉公園),農業培育區。

澎湃新聞此前報導,玉井公司承包三亞市現代農業科教園項目的期限為50年,2062年到期,距今尚有43年。總投資至少2億元,包括應三亞熱科院要求2010年交的青苗補償費等1100萬元、前20年和最後10年的土地租金等;解決了三亞熱科院職工曆史遺留的無社保狀態,並修建了職工宿舍樓。

3棟職工宿舍樓所在的金陽光小區,是“三亞市現代農業科教園”項目中的配套設施,規劃為二類居住用地,共建有14棟住宅樓和3棟職工宿舍樓等,總用地面積約為3.52萬平方米,規劃總建築面積4.548萬平方米,限高20米。2015年7月7日,因超建7萬多平方米而遭到強拆。同期被拆除的,還有上述科教園項目中正在報建過程中的溫泉公園景觀設施等。

三亞市農業局的複函稱,玉井公司與三亞市優質蔬菜開發中心(後併入三亞市熱帶農業科學研究院)簽署的《土地承包合同》及《土地承包合同補充協議》已依法解除,玉井公司關於繼續使用原承包土地重啟三亞現代農業科教園項目的要求,沒有事實與法律依據。

複函所稱的“依法解除”指的是,2014年3月28日,三亞熱科院向玉井公司單方發出的《解除合同通知書》。三亞市農業局認為,玉井公司發生未批先建且與他方進行合作,並以“三亞金陽光溫泉公司”名義對外出售,及以租賃為名變相出售房屋的重大違法行為,嚴重違反合同約定,給三亞熱科院造成不可估量的損失。玉井公司未在法律規定的期限內提出異議,應視為放棄法定訴權。

上述《解除合同通知書》顯示,三亞熱科院依據的是《合同法》第九十四條的“當事人一方遲延履行債務或者有其他違約行為致使不能實現合同目的”的規定。

玉井公司表示,收到後三亞熱科院的《解除合同通知書》後即反饋了回函,表示不同意解除合同,要求進行協商。之後,三亞熱科院沒有再來催告合同解約等事宜,反而催促玉井公司抓緊建設擋土牆和員工宿舍樓。

玉井公司指出,三亞市農業局所扣的“重大違法行為”這個帽子是不成立的。超建是可以整改的,並且現在已經都拆除了,這與重啟整個項目並不衝突。

上海漢聯律師事務所首席合夥人郭捍東表示,玉井公司和三亞市農業局之間簽訂的《土地承包合同》不違反任何法律法規,玉井公司在落實項目的過程中,沒有完成報建手續而產生了違章建築,但該違章行為不導致合同協議無效。

合同法第九十五條規定,法律規定或者當事人約定解除權行使期限,期限屆滿當事人不行使的,該權利消滅。法律沒有規定或者當事人沒有約定解除權行使期限,經對方催告後在合理期限內不行使的,該權利消滅。

第九十六條規定,當事人一方依照本法第九十三條第二款、第九十四條的規定主張解除合同的,應當通知對方。合同自通知到達對方時解除。對方有異議的,可以請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確認解除合同的效力。法律、行政法規規定解除合同應當辦理批準、登記等手續的,依照其規定。

也就是說,法律沒有規定具體的期限,這個期限是雙方約定的。在上述《解除合同通知書》中,三亞熱科院沒有寫明玉井公司應在什麼期限內提出異議。

北京市社會組織法律調解中心副理事長張新年律師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合同的法定解除權是法律賦予合同一方當事人的一種“救濟權利”,若合同在履行過程中確實出現了《合同法》第九十四條規定的法定解除合同情形,則三亞熱科院是可以依法行使該合同解除權的,且依據《合同法》的規定,該解除權效力自合同解除通知到達對方時生效。

張新年律師同時指出,即便三亞熱科院單方行使法定解除權,也並不意味著承包商只能消極承受該合同的解除效果,《合同法》第九十六條亦賦予了承包商對應的“異議權”。若承包商對該合同的解除有異議,則可以依據《承包合同》中的爭議解決條款,請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確認該解除合同的效力。

此外,張新年律師認為,在雙方履行《承包合同》的過程中,初步來看,承包商不僅積極履行了雙方約定的合同義務更是以提前墊款、簽訂補充協議等方式幫助三亞熱科院完成其應盡的合同義務。因此,如果承包商在履約過程中沒有過錯,即便後期因存在不能履行合同等情形致使合同解除,依據《合同法》的規定,承包商仍可請求法院或仲裁機構對解除合同後雙方已履行合同的權利義務進行分配,並要求三亞熱科院賠償其相應損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