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鞋王"退市:欠債42億 46億元股票或變“廢紙”
2019年08月14日08:42

  來源微信公眾號:獨角獸早知道

  一代男鞋之王富貴鳥從此不再富貴。

  被稱為“中國真皮鞋王”的港股上市老牌鞋企——富貴鳥迎來“至暗時刻”。

  富貴鳥8月12日發佈公告稱,於2019年8月9日,聯交所向該公司發出函件,告知該公司股份的最後上市日期將為2019年8月23日,而股份上市地位將於2019年8月26日上午9時起取消。

  該公司現正尋求法律意見並可能根據上市規則第2B章就取消上市地位決定提交上市複核委員會作進一步及最終複核。 2016年9月1日停牌前,富貴鳥股價報3.88港元/股,總市值51.89億港元(約合46.76億元人民幣)。證券時報報導稱:有中資券商表示,如果富貴鳥取消上市地位,那麼公司的股票就如同“廢紙”,持有富貴鳥股票的投資者基本上虧損殆盡,在退市公告發佈後,雖說可以轉至場外交易,但非上市的股票已非流通股,即使賣出也往往無人接盤。

  曾從4萬元做到“中國真皮鞋王”

  富貴鳥堪稱典型的家族企業。

1984年,富貴鳥創始人林和平拿著僅有的4萬塊錢,跟19個堂兄弟一起創立了石獅市旅遊紀念品廠,也就是富貴鳥集團的前身。

  到了1989年,因為管理、分工、經營上的種種矛盾,部分堂兄弟沒能堅持,廠里只剩下了林和平、林和獅、林榮河和林國強這四個人。

  正是這一年,為了衝一把,留下的四個股東重組了公司董事會,把公司的經營戰略轉向真皮休閑鞋,並註冊了“富貴鳥”商標。

  這一轉還真轉出了好運。因為接到了出口前蘇聯的一萬多雙鞋子訂單,結果這個小廠第一年就實現“開門紅”。

  1991年,石獅旅遊紀念品廠正式更名為石獅市福林鞋業有限公司,第二年,富貴鳥集團成立。1998年至2012年期間,公司的皮鞋產品多次榮獲“中國真皮鞋王”、“中國馳名商標”以及“最具市場競爭力品牌”等多項稱號及獎項。 這個時期,富貴鳥還請了中國國家隊女排主教練陳忠和、明星陸毅作為品牌代言人,更加擴大了知名度。

  2012年,憑藉擁有2000餘家品牌專賣店,公司一躍成為全中國第三大品牌商務休閑鞋產品製造商及第六大品牌鞋產品製造商。

  到了2013年12月,憑藉不俗的業績,富貴鳥又成功登陸香港聯交所主板,掛牌上市。而正當大家覺得,這會是富貴鳥永攀新高峰的開始時,劇情卻開始往相反的方向發展。

  財報顯示,富貴鳥2014年--2016年的淨利潤分別為4.5億元、3.9億元和1.6億元,淨利潤跌跌不休。

財務鏈條的持續惡化,也讓富貴鳥自2017年中期財報後,就再無財報披露。
財務鏈條的持續惡化,也讓富貴鳥自2017年中期財報後,就再無財報披露。

  且自2016年9月1日起,富貴鳥的股票持續停牌中。

  如今富貴鳥被取消上市地位,一代“鞋王”究竟遭遇了什麼,竟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從天堂墜入地獄?

  曾以“以鞋償債”

  富貴鳥早前宣佈,公司正在破產重整,公司將根據破產重整的進度安排複牌計劃。

  富貴鳥在2月28日發佈的2014年公司債券複牌公告中提到,債券回售資金償付存在重大不確定性,正嚐試通過一切可能的方式籌集兌付資金。

  然而,富貴鳥的債務情況並不樂觀,據公司債權受託管理人國泰君安在去年2月份發佈的公告稱,富貴鳥及其子公司存在大額違規對外擔保事項及資金拆借事項,至少49億元資產金額很可能無法收回。這包括貨幣資金1.65億元、應收賬款2億元、存貨2億元、其他應收款42.29億元、固定資產1.15億元。

  此外,根據富貴鳥2017年半年報(修訂版)稱,其存在未及時披露的資產抵押事項,抵押擔保金額合計4.14億元;存在未及時披露的信用擔保事項,擔保金額合計1.03億元。

  在此之前,富貴鳥還先後發行了三隻債券:14富貴鳥(代碼122356)為8億元,16富貴鳥SCP001(代碼011698173)為4億元,16富貴01(代碼118797)為13億元。

  去年3月,價值100元票麵價值的14富貴鳥從每單位103.8元下跌至8.56元。這意味著,你花上8.5元,就能讓富貴鳥未來還你100元。

  不過,上述3只債券在到期後,富貴鳥都沒有還錢,構成了實質違約。

  還不上錢的富貴鳥甚至拿出了用鞋子抵債的方案。據中國證券報報導,今年5月,網絡流傳了一份富貴鳥的債權清償方案,以該方案計算,富貴鳥普通債權清償率僅為2.5%,清償率之低令人驚訝。然而,這2.5%的清償率還不是全部用貨幣資金清償,一大半都是靠購物代金券來償還,即100元的債最終能換來1.11元現金和1.63元購物券。債權人在取得購物代金券3年內可持券按票面金額到指定直營門店消費提貨。

  多家機構踩雷!

  一大批公募基金,券商等機構投資者因債券暴跌而踩雷! 截至目前,上述三隻債券,其中16富貴01以及14富貴鳥兩隻債券都已實質違約。

  富貴鳥股份有限公司財務總監羅先生坦言,公司其實現在真正的資產也沒什麼了,最值錢的就是品牌,這些都是產權,存貨也抵押給人家了。

  創始人子女放棄繼承財產

  曾經的一代鞋王,走到了如今這一步,令人唏噓。

  對於富貴鳥的幾位創始人來說,曾經還想著希望子女能夠繼承家業。林和平曾在接受採訪時表示:“雖然不會刻意要求子女從事鞋業,但是也希望林家有子女能夠接班”。但從現實來看,子女為了避免繼承龐大的債務,對家族財產的繼承早已避而遠之。

  2017年6月,富貴鳥的聯合創始人林國強意外去世。當年12月,林國強的子女更是當庭宣佈放棄繼承父親所有財產,轟動商界。據悉,林國強在富貴鳥11起金融借款合同案件中做了擔保人,涉及金額高達2.9億元。而銀行提出訴訟請求要求追究其配偶及子女作為第一順位繼承人在繼承遺產範圍內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達芙妮巨虧、百麗退市,老牌鞋企怎麼了?

  隨著國人物質水平的提高,中國消費者尤其是年輕人變得挑剔,他們開始追求更能滿足自己的個性化產品。

  對比之下,曾經為70後、80後消費者們所鍾愛的傳統 皮鞋品牌 們“重銷量,不重視原創設計”的缺點開始被不斷放大。

  “款式老,年輕人不喜歡,適合中老年人,但老年人又不好穿,鞋瘦,還給你來個大高跟兒,賣誰去呢!”

  不僅如此,互聯網的普及,讓無數新品牌有了崛起的新契機。

  這些新品牌沒有工廠,沒有實體店,下單後由代工工廠直接做貨,品牌更新速度非常之快。

  於是,昔日的“鞋王”們的好日子全都隨之一去不複返:

百麗,2017年7月27日正式宣佈退出香港聯合交易所。

達芙妮,它最高峰時期門店數量達5000多家,但從2016開始,達芙妮也開啟了關店進程,從2016開始就在不停的關店,2017年在全國範圍內關閉了1009家門店,2018年則關閉了941家店。

星期六,2017年巨虧3.52億元,一年虧損相當於此前七年的利潤總和。

  業內人士表示,盲目擴張帶來的高負債率,成為企業經營的“雷區”。

此外,調查中記者發現,這些陷入困境的老牌鞋企大多還存在與消費市場脫節、電商渠道起步較晚等問題,造成企業庫存高企、產品相對陳舊單一。

陣痛期後的一些老牌鞋企,陸續加速新老店面的升級換代,突出城市核心區域的佈局;構建時尚IP、啟動品牌革新,力圖擺脫困境。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

  作為昔日的“鞋王”,達芙妮和百麗的落魄,更多的是因為消費者需求的升級及電子商務等新興力量的衝擊,而富貴鳥則是搞副業瘋狂到不惜賭上整個企業的命運,還不忘把金融機構“拖下水”,令人唏噓……

  綜合自中國基金報、每日經濟新聞、 央視財經、21財經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