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語彙】Double Negative/雙重否定
2019年08月14日10:51

原標題:【雙語彙】Double Negative/雙重否定

HBO迷你劇《大小謊言》(Big Little Lies)圍繞一個被殺的男人和五個因為這宗命案團結起來的女人,揭示了小鎮中產階層生活安逸表相下的不安、焦慮、欺騙和暴力。這部劇眾星雲集,獲獎無數。如果要從整部劇中找出一個最令人難忘的場面,那無疑是勞拉·德恩(Laura Dern)扮演的雷娜塔(Renata)用指甲敲著拘留室的玻璃,面對裡面的丈夫,咬著牙一個字一個字宣告:I will not NOT be rich!(讓我受窮,沒門!)

雙重否定是英語里的常見現象,可以分為兩種情況,一是負負得正,兩個否定等於肯定;二是強化語氣,突出否定。比如,美國前總統奧巴馬曾這樣評價伊朗核談:Time is not unlimited,時間不是無限的,換言之,時間是有限的。那他為什麼不直接說Time is limited呢?因為二者語氣有差異,前者委婉,留有餘地。如果說時間是有限的,那接下來就可能面對一個棘手的問題:這個期限在哪?“時間不是無限的”是更安全的選擇,一方面表達了立場,提醒大家要加速行動,另一方面避免給自己出難題。

英語語法最著名的教科書之一、牛津大學教授羅伯特·洛斯(Robert Lowth)1762年出版的《英語語法簡介》(A Short Introduction to English Grammar)反對使用雙重否定,因為雙重否定常常是weasel words(含糊其辭,模棱兩可)。洛斯以I don’t disagree(我並非不同意)為例,指出這句話的意思可能是I certainly agree(我當然同意),I agree(我同意),I sort of agree(我在一定程度上同意),I don’t understand your point of view(我不明白你是什麼意思),I have no opinion(我沒有看法)等。儘管如此,雙重否定仍然大行其道,尤其得到政客、律師、外交官等專業人士的喜歡。

雙重否定在表示肯定的時候除了有留餘地的作用,有時候也可能是以一種幽默的方式進行強調。I don’t regret not going to my high-school reunion(我毫不後悔沒去參加高中同學聚會)和I’m glad I didn’t go to the reunion(我很高興沒去參加聚會)相比,前者事實上語氣更強,因為暗示如果去的話一定會後悔。

雙重否定的另一種情況是加強否定,這通常出現在非正式場合,有一種草根感,街頭感。有人總結說,當兩個否定詞中間出現一個動詞的時候,那就是強化否定,比如I don’t know nothing(我可什麼都不知道),符合語法的表述是:I don’t know anything,但顯然前者更有力。難怪很多搖滾作品喜歡使用這樣的句子。比如The Rolling Stones:I can’t get no satisfaction(無法滿足),平克·弗洛伊德樂隊:We don’t need no education(我們不需要該死的教育)。

話說回來,語言只是工具,關鍵在於怎麼使用。同一句話出現在不同的上下文意思可能不同,由不同的人說意思可能不同,用不同的語氣說意思也可能不同!比如同樣是一篇戰爭檄文,不同的朗讀方式會有完全不同的效果。新媒體時代有一個現象,不用面對面,你也能體會對方的語氣:通過表情符號。這給傳統書面語一些線索,可以通過更加大膽地使用標點實現更精準的溝通。比如這句I will not NOT be rich!不妨這樣譯:我!絕!不!會!受!窮!(趙菲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