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丨陶虹:不要總拿自己的孩子跟別人的比
2019年08月14日14:35

原標題:專訪丨陶虹:不要總拿自己的孩子跟別人的比

電視劇《小歡喜》攜全民關注的高考話題而來, 近期口碑和收視都表現不錯。劇中三個有高三學子的家庭,各自都面臨著他們的煩惱和挑戰。

陶虹在《小歡喜》中扮演“宋倩”,一位女兒正值高三的單親媽媽。她獨立自強,事業成功,女兒成績優秀,可愛懂事。但她對女兒的高標準嚴要求已經到了“令人窒息”的程度:翻女兒書包,嚴控女兒生活學習的方方面面,在女兒房間外裝玻璃窗,時刻監控女兒是否在學習。女兒考了年級第二,她的失望溢於言表。

陶虹笑稱:“2019年這個夏天后,我的人設就崩塌了,在觀眾心中變成一‘悍婦’。”但同時,她也深感這個角色很有代表性,“我身邊很多朋友是家長,你能看到他們身上由於不安全感帶來的控製欲。”

陶虹在《小歡喜》中飾演宋倩

宋倩這個角色,在陶虹看來:實在是離她太遠。“基本我身邊工作人員是沒有見過我生氣的。用我先生話說,如果我跟他說我今天生氣了,他會很好奇地說,你怎麼生氣的?我說,我不理他們。他說這就叫生氣啊,太沒力度了。所以演這個角色,對我來說完全是得‘人物附體’才做得到。”

“宋倩”這個自帶話題屬性的人物形象會引發熱議也是情理之中。對演員來說,一個塑造得深入人心的角色,往往意味著未來會有更多類似角色找上門來。對此,陶虹並不太在意。“我這人從入行開始,就沒把自己定性過,我不會只演一種角色。”她回想當初入行不久主演的電影《黑眼睛》拿下了第18屆金雞獎最佳女演員,當時導演叮囑陶虹:不要亂接角色,別弄得別人都不知道什麼樣的角色該找你。“可是我就沒聽話,我就是在嚐試一些好玩的、有可能性的角色。從某個角度來講,我並不覺得自己特別怕失去演員的這個(所謂的)地位。”

“別人的期望應該感謝,但最終你的人生還是你自己的選擇。”在對孩子的教育方面,生活中也有一個女兒的陶虹抱持這個態度:孩子應該從小學習對自己負責。“我跟我孩子的默契是,我問她,上學這事本身是你的事還是我的事?她說是她的事,我就說,那好,那就你來負責你的事,我來負責我的事。”在她看來,孩子有更多責任感,才能有更多創造力。“最後的人生還是她(孩子)自己走啊,你能為她出謀劃策到幾歲呢?”陶虹這樣說道。

陶虹表示,選擇《小歡喜》這個劇本,也是因為她本身作為母親,對教育話題很感興趣。在拍攝中,飾演家長們的主演常會聚在一起聊起跟自家孩子“交手”的趣事。“當然要說經驗豐富,那肯定是黃磊老師,人家是仨,我們這隻有一個的比不了。從‘物種多樣性’上,我們就已經輸了。”

對於“高考”,陶虹認為這並非是成功的唯一的路,“大學不是終點,大學不過是人生的一站。如果你考上大學時十八歲,這頂多是你人生的四分之一,四分之一都不到啊,這怎麼就成了個要把你人生所有力氣使完的階段了呢?”

關於家庭教育,陶虹表示自己也在摸著石頭過河:“對於大家來講,最重要的還是要承認自己孩子的獨特性吧,不要總是拿自己的孩子去跟別人比,沒有可比性。”

【對話】

澎湃新聞:宋倩是一位優秀的職業女性,也是一位望女成龍的單親媽媽。我對宋倩印象特別深刻的一個場景是,她把英子的房間做了一個透明玻璃的設計方便監督學習,看著蠻讓人窒息的。你認可劇中宋倩以為了女兒成才為名義的種種行為嗎?在生活中,你對女兒的要求會像劇里一樣嚴格到近乎不講情理嗎?

陶虹:我本人肯定和宋倩沒有關係,但我很瞭解這類人,其實是因為她自己很沒有安全感,所以她希望她對孩子的教育不能出任何紕漏,這是她對自己的要求,所以她是承受不了孩子有任何閃失,任何失敗,她已經覺得自己不夠完美了,她特別要求孩子要完美。這種人其實自己活得很累。

但我老開玩笑,人的真誠,不是我站在你的角度替你著想,這叫真誠;真誠其實是因為我的感受是在那兒的,談戀愛時,愛的時候是真誠的,不愛的時候也是真誠的,那是此時此刻你的感受。但不能因為此時的不愛了,去否定當初愛的真誠。宋倩對待她的孩子,的確是非常真誠的,她特別愛她的孩子,希望她有個完美的人生,來彌補自己人生的不完美。

我對自己孩子嚴格不起來,而且我的教育理念里也沒有這麼一個成功的標準,可能是因為我自己的人生經曆也不是普通意義上的一條順暢的成功路,我覺得成功不是一條唯一的路,而且大學不是終點,大學不過是人生的一站。你想如果你考上大學時十八歲,這頂多是你人生的四分之一,四分之一都不到啊,這怎麼就成了個要把你人生所有力氣使完的階段了呢?其實像宋倩這樣的媽媽,她要是抽離出來看的話,世界不會那麼小,她會放鬆很多。

教育這件事上每個人都在做實驗,我們都是第一次做父母,做兒女,那麼我們都是同時第一次面對這個關係。我不能預知未來,我不知道這麼做對不對,我只能是憑著良心去做這件事。那麼有些父母就是覺得他們做得是對的,他們會說我是真心為你好,但對孩子來說,這未必是好事。

李庚希和陶虹

澎湃新聞:劇中你和李庚希飾演一對母女,很巧你倆長得也有幾分相似,在拍攝中你會怎麼培養母女的親密感和默契?

陶虹:李庚希太聰明了。而且她身上還有很真的東西在,這個很可貴的,很多演員如果從小演戲,可能會有些習慣性的表演方法,這未必是學校教的,是他自己在工作過程中摸爬滾打領悟出來的一套成功學。但李庚希她有個東西很好,無論她演過多少戲,她在這些角色里,她保有那個真的東西,這能讓自己的角色變可愛。這是好多演員,哪怕都有點知名度的演員都未必明白的道理。她適應能力強,那麼小,但特別自然,很像一個成熟演員。

澎湃新聞:都說高考考孩子也考父母,很多父母在高考這件事面前的焦慮是巨大的。作為一位母親,你是怎麼看待高考的?如何緩解焦慮,對於這些父母你有建議嗎?

陶虹:這個聊起來有點深,其實從整個社會看待這件事,是有點畸形的,從孩子上幼兒園開始,就有點家長和孩子一起“上學”的意思,甚至很多學校選學生的時候要看家長的資源,這挺彆扭的。但我跟我孩子的默契是,我問她,上學這事本身是你的事還是我的事?她說是她的事,我就說,那好,那就你來負責你的事,我來負責我的事,從此以後作業是你的事,如果你需要,我提醒你,你說不需要,那我不提醒你,如果我實在看不下去了,我會給你建議。

我覺得要從小讓孩子知道,上學,或者說未來,都是掌握在你自己手裡的。這表面上看來像是家長不願意承擔更多的責任,實際上孩子有更多責任感,他才有更多創造力。當責任不在他身上時,他是會失去那個創造能力的。當然你站在這說“人生有很多路都可以走”,這有點站著說話不腰疼,可能對很多人來講,那就是唯一的路,如果它是唯一的路,那也得看看路上的同行者,和你自己孩子使勁兒的方向一致嗎?不是說人家孩子有的,你孩子必須有,還是要看孩子的興趣和特長。別人數學好,你孩子文科好,那就往文科發展,幹嘛非逼著他數學文科都要好呢。我覺得家長可以給孩子一個指導性的方向,最後的人生還是他自己走啊,你能為他出謀劃策到幾歲呢?

澎湃新聞:劇中因為英子和方一凡一個抱抱引起誤會,兩方家長又是一番雞飛狗跳,頗為搞笑。對於下一代的情感教育與異性關係方面的約束,你是怎樣看待的?

陶虹:這個是真的有待學習的,我小的時候自己就覺得為什麼男女之間不能有友誼啊?就有人跟我說過,男女之間沒有純粹的友誼,男女之間要麼就是有所企圖,要麼就是不感興趣。還有這樣的事?我怎麼覺得男女之間是可以有友誼的呢?那麼多年下來,我覺得這種友誼是存在的,說這樣的話的人有他的觀點,每個人都可以持有他的觀點,但你沒什麼見識的時候,你也不會有什麼觀點。所以孩子到了青春期,不用迴避,確實應該讓他看到世界有那麼一塊,看到了他才能形成自己的觀點和辨別能力。我還在摸著石頭過河呢,對於大家來講,最重要的還是要承認自己孩子的獨特性吧,不要總是拿自己的孩子去跟別人比,沒有可比性。

澎湃新聞:劇名《小歡喜》其實挺有意思的,你個人怎麼解釋這個詞?怎麼看待親子關係中的“小歡喜”?

陶虹:人生有苦有樂,最後有一個好結局,那不是成績的好,而是人的關係的好,你有一個好的家庭,好的關係時,你會覺得一切都沒那麼難,所以最終這個歡喜,是人和人之間的歡喜。

人之所以為人,就是靠關係維繫。一切關係的開始,都是親子關係。所以這個劇之所以是“小歡喜”,是三個家庭,他們都在家庭關繫上,往前走了一步。重新認識了作為家長和孩子,應該怎麼相處。這件事情才是真正的歡喜。雖然打點打在了“高考”,但其實當孩子學會跟家長相處之後,很多事情都沒那麼難。

沙溢和陶虹飾演夫妻

澎湃新聞:前一陣,本劇另一位主演海清在FIRST上呼籲市場給中生代女演員更多機會,對於中生代女演員面臨的一些現狀,你怎麼看?

陶虹:市場就是市場,不是咱們說必須有中年演員的戲就能有,其實這是整個社會文化和藝術欣賞能力有待提高的問題。亞洲文化里崇尚少女文化,認為少女就是女性美的最高代表,反過來中年群體,大家就更關注男性,因為男性的社會屬性更強,而很多人到中年回歸家庭的女性就不被關注了。如果沒有相應的關注,沒有相應的文學藝術去講述她們,哪來的影視作品可言?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