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門又起戰火,這國家已30年幾無寧日
2019年08月14日11:51

原標題:也門又起戰火,這國家已30年幾無寧日

無論如何,也門這團“內戰亂麻”不能再這麼亂下去了。

▲也門閱兵活動遭遇襲擊 至少32人死亡包括一名指揮官。 新京報“我們視頻”出品。

進入2019年8月,已持續4年多內戰狀態的中東國家也門,發生微妙形勢劇變。

也門的親政府部隊與分離分子在也門最大城市、南部港口城市亞丁發生的衝突,已致40人死亡,260人受傷,傷者中包含數十名平民。

關於這場衝突,還得從頭說起。

盟友反目:“自己人”攻入總統府

8月初,也門南部重鎮亞丁突然槍聲大作。至8月10日,原本由200人總統衛隊把守的總統府“不流血開城”。打著“四色三角紅五星”旗幟的也門“南方過渡委員會”(STC)人馬取而代之。

也門“合法政府”最大的後台——自2015年3月起就帶頭實施武裝干預的沙特阿拉伯,對此立馬作出強烈反應,連日來派遣空軍對亞丁總統府狂轟濫炸。8月12日,STC人馬退出已變成一片瓦礫的總統府,但仍牢牢控製著亞丁城。亞丁城內4天混戰,因此有了40死260傷。

幾乎與此同時,也門內戰的另一個“主角”——控製著也門法定首都薩那和北方大片領土的胡塞爾派武裝,也傳出許多耐人尋味的信息。

8月9日,胡塞爾派發表聲明,稱該派重要首領易卜拉辛·德爾丁·胡塞爾6日和8名保鏢死於一場暗殺。

胡塞爾派將之歸咎於“依附於美國—以色列—沙特的奸細”,親沙特的輿論則暗示,他們是死於胡塞爾派內訌之中。

易卜拉辛是胡塞爾派武裝實際領袖阿卜杜馬利克的親兄弟,他的死以及圍繞其離奇遇害的種種謎團,似乎拖住了胡塞爾派趁亂進攻南方的步伐,令本就是一團亂麻的也門局勢更加撲朔迷離。

也門內部派系與部族矛盾頻發

阿拉伯半島各國因“石油美元”普遍富裕,但也門卻是例外。

也門整個國家積貧積弱,曆史上南北也門曾長期分裂,二戰後也分別獨立建國,並獲得聯合國承認。其中北也門長期由薩利赫統治,奉行親沙特、親美路線,南也門則先是由埃及納賽爾政權扶植,後來又成為蘇聯的附庸。

冷戰結束後,南也門失去外援,內部又不斷髮生上層內訌。最終於1990年5月被迫併入北也門,成立了統一的也門共和國,薩利赫成為統一也門的首位總統。

1995年也門南北方關係惡化,內戰爆發,北也門獲得勝利,但此後南北方的關係一直緊張,統一後的也門人口膨脹,失業率大幅上升,雙方民眾都對統一有很多怨言。

也門內部的宗教派系和部族矛盾,更是錯綜複雜。

宗教方面,也門北方什葉派和遜尼派的人口比例長期維持在5.5:4.5。前者主要生活在紅海沿岸薩達、焦夫等省,後者則主要生活在東北地區。也門南方則主要是遜尼派,但也生活著少量其他教派、宗教人士,亞丁及其周圍則有許多外籍人士生活。

教派方面,北方主要有阿赫馬爾等四五個大部落和許多大小家族。但這些部落、家族都有主幹、旁支。往往同個部落或家族里既有信奉遜尼派的,也有信奉什葉派的,分合不定。南方在曆史上更是支離破碎,除最大城市亞丁外,其餘各地原本有多達22個蘇丹國、教長國、酋長國,加上和阿曼接壤,又和索馬里、吉布提等非洲動盪地帶一衣帶水,素來就是多事之區。

▲由於衝突,也門有600多所學校受損。 圖/新京報網

由於自身局勢混亂,加上週邊環境複雜,“基地”、“伊斯蘭國”等外來極端勢力長期將也門當作避難所、訓練營,這裏是“基地”分支、和“伊斯蘭國”也有勾結的“基地組織”半島分支(AQAP)的大本營。後者不僅為中東乃至全球恐怖勢力提供“服務”,更在2011年5月在也門南方阿比揚省建立過一個“伊斯蘭酋長國”(比ISIS還要早)。

也門恐怖組織都屬於遜尼派瓦哈比派——這是沙特國教;美國視AQAP等也門恐怖組織為重大威脅,長期不惜人力、物力,先後和薩利赫、哈迪政府聯合在也門反恐。但美國又和沙特是盟友,這自然也讓夾在中間的也門變得更加尷尬。

內戰不休讓也門元氣盡傷

長期統治也門的薩利赫,則是這種尷尬和複雜的縮影:他屬於阿赫馬爾部落,卻被部落不少上層認為“來路不正”;他信奉什葉派,卻一直和伊朗關繫緊張,反倒和沙特“卿卿我我”,而當時是其副總統的哈迪,則是來自南方的瓦哈比派信徒。因此在薩利赫統治後期,什葉派和薩利赫政權的關係實際上是對立的,胡塞爾派就是其中代表。

“胡塞爾派”的正式名稱是“真主支持者”,前身為成立於1992年的“青年信仰者”組織,創始人侯賽因·巴德萊丁·胡塞爾是世居也門西北部薩達省的阿訇家族成員。

1994-1995年,侯賽因·巴德萊丁以薩那大學為中心組織“夏令營”,宣揚什葉派理論,當時以強調“兼容并包”和“複興文化傳統”為口號,對抗在沙特影響下趨於保守的薩利赫。

2012年2月27日副總統哈迪當選總統。哈迪當選後一度試圖拉攏胡塞爾派,於2012年12月28日將侯賽因·巴德萊丁遺體送至其家鄉安葬,哈迪還親自在薩那舉行葬禮。

2014年9月底,胡塞爾派攻入薩那,次年1月20日,胡塞爾派先後攻擊總統府和哈迪私宅,迫使後者於1月22日“辭職”。2月6日,胡塞爾派成立 “革命委員會”,實際上奪取了政權。2月21日,哈迪和“也門革命委員會”徹底撕破臉皮,逃往南方“根據地”,宣佈取消此前被要挾下的辭職、遷都前南也門首都亞丁,隨後也門內戰激化。

當年3月24日哈迪指責胡塞爾派“政變”、“勾結薩利赫和伊朗”,並請求沙特和“海灣合作委員會”(GCC)出兵幫助。

兩天后沙特以此為藉口,組織十一國聯軍進行武裝干涉,擊退了胡塞爾派對亞丁和南方的進攻,並開始反攻。沙特曾樂觀預期,只需幾週便可消滅胡塞爾派,結果打了幾年仍是僵局。

目前聯合國和世界大多數主權國家承認哈迪政府為“也門唯一合法政府”,但這個政府的總統哈迪和他大多數“政要”長期躲在沙特不敢回國。

哈迪自恃沙特撐腰,想要重拾昔日在薩那的故技,借“聯邦化”瓦解STC,又在沙特撮合下打算把親“基地”半島分支(AQAP)的瓦哈比原教旨武裝整合進來,以平衡牽製STC。這些原教旨武裝和偏世俗的STC信仰格格不入,後者更認識到哈迪此舉的用心,於是自2018年1月起在阿聯酋暗中撐腰下不斷指責哈迪“腐敗專權”,要求他辭職。

去年9月,STC呼籲“南也門人民”舉行“和平起義”推翻哈迪,此後阿聯酋在聯軍中越來越標新立異。今年7月,阿聯酋不聲不響地開始從也門撤軍,而STC則轉而採取武力“解決”哈迪,並最終導致了本文開頭的一幕。

內戰向何處去?

2018年12月,內戰各方達成“停火、不阻礙人道物資運輸”的《斯德哥爾摩協定》。此後南北方之間的內戰相對趨於沉寂,武裝衝突主要發生在胡塞爾派和沙特之間。

2017年北方原本結盟的胡塞爾派和薩利赫派鬧翻,薩利赫在同年12月4日被殺,這場內訌導致胡塞爾派攻擊勢頭銳減。如果此次親沙特媒體所傳聞“胡塞爾派內訌”屬實,加上一直支持該派的伊朗自顧不暇,短時間內北方大舉南下的可能性不大。

儘管哈迪繼續得到沙特的支持、庇護,但也門南北統一後長期在北方做官、缺乏南方根基且“沙特傀儡”造型過於醒目的他,如今已很難在南方號召群倫。其內政部長邁薩里12日諷刺性地祝賀“阿聯酋贏了”,實際上等於含蓄承認,哈迪的“合法政府”業已失敗。

同日,沙特和阿聯酋這兩個南方對立派系各自的後台開會討論也門問題,儘管雙方與會者竭力在媒體面前表現得“兄弟情深”,但會後仍是各說各話。

南方“合法政府”的重新“排列組合”勢在必行,至於所需時間和代價則尚難斷定,但STC恐將不可避免獲得更大發言權和行動自由。

該派的真正訴求,是“南歸南、北歸北”,重歸1990年5月前“兩個也門”的局面,他們對北也門領土並無興趣,但也不希望北也門“入侵”南方。

如果胡塞爾派中同樣主張南北分治的一派在北方內訌中獲勝,則也門有可能重歸分治。相反,如果哈迪派在沙特強壓、AQAP派介入情況下重占上風,而胡塞爾派也仍由“統一派”牽頭,則也門戰事仍無終時。

據武裝衝突地點和事件數據項目(ACLED)不完全統計,自2016年至2018年底,也門內戰至少導致57538人死亡,49960人受傷,3154572人無家可歸——這還不包括由戰爭引發的人道主義災難所致傷亡數。

無論如何,也門這團“內戰亂麻”,不能再這麼亂下去了。

□陶短房(專欄作家)

編輯 狄宣亞 校對 楊許麗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