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貧瘠大陸天賦井噴!他們的未來會很可怕?
2019年08月13日15:10

非洲大陸寶藏無窮
非洲大陸寶藏無窮

  長久以來,美洲球隊和歐洲球隊都把握著籃球運動的主旋律,在最新一期的國際籃聯球隊排名中,要到第33位才能看到第一支非洲球隊——作為非洲區最強的尼日利亞,只是全球範圍內“第33好的球隊”。

  比起美洲和歐洲,甚至比起亞洲,非洲籃球在國際籃壇都要顯得遜色,在這個非常看重身體素質(尤其是高度)的籃球運動中,擁有身體素質以及運動能力優勢的非洲球隊式微似乎有些自相矛盾。非洲籃球沒有在國際籃壇占得一席重要位置很大程度上還是受限於非洲地區自身發展的貧弱,從而埋沒了天才球員,所以也更沒有成體系地推動籃球發展,形成向歐洲地區那樣的人才培養機制。

  但是,非洲籃球也並不是一成不變的貧弱,在這屆籃球世界盃後我們或許會對非洲球隊產生一個改觀。縱覽尼日利亞隊徵召的訓練營名單你可以看到不少在 NBA 打球或是即將要為 NBA 球隊效力的年輕球員——甚至在這份名單中你能夠看到一些明日之星,例如剛剛隨多倫多速龍拿下總冠軍的OG-阿努諾比、木狼隊的潛力側翼祖殊-奧科吉,還有2019屆選秀大會在首輪第16順位被魔術隊選中的奧科科。

  而這些NBA球員里有許多其實都不是出生於尼日利亞的球員,有王室血統的阿米奴在亞特蘭大成長,奧科科同樣在亞特蘭大出生;大衛-努瓦巴在加利福利亞出生,效力於塞爾特人隊的奧傑萊耶在堪薩斯成長,阿努諾比則是在英國倫敦出生,然後來到密蘇里打球,只有奧科吉是在尼日利亞出生的球員,但他同樣也是在美國籃球體系下成長的球員。

  2019屆曾經的選秀大熱波爾-波爾,同樣也是非洲地區出產的未來之星,雖然在美國籃球體系下成長,但作為名宿馬努爾-波爾之子,他的身高、體型則是來自非洲大陸的餽贈。

  這也從側面反映了非洲地區的人才儲備庫有多麼深厚,許多優秀的非洲球員都受限於落後的環境,同時當地也沒有足夠完善的籃球體系給予他們系統性的培養,需要外部助力進行支援,而一些心繫祖國大陸的非洲球星也會為此出一份力,以求推動非洲籃球的發展。

  “來到這片大陸,盡自己的力量去推動這裏的籃球發展是很美妙的經驗,我來自這片土地,幫助這裏的籃球發展,幫助這裏的孩子,這是很美好的體驗。我為自己能成為其中的一部分感到驕傲。” 阿米奴在回到尼日利亞接受採訪時說道。

  阿米奴和巴莫特是推動非洲籃球發展的關鍵人物,前者敘述了非洲籃球基礎設施近些年來的發展——從孩子們幾乎都在室外打球開始慢慢有室內的專業球館,當地的青少年籃球設施在從上至下的轉變。而這兩位球員都參與過籃球無國界訓練營的開展,尤其是巴莫特對於挖掘喀麥隆年輕天才做出了不少貢獻。

  巴莫特的兩位小老弟,艾比迪和西亞卡姆就是最好的例子——艾比迪在籃球無國界活動中受到關注時才剛剛打了幾個月的籃球,但現在他已經是聯盟里最好的中鋒之一;而西亞卡姆上賽季拿到了最佳進步球員獎項。

  在“歐洲淘金熱”後,非洲大陸的優秀年輕球員顯然會是每支球隊爭奪的籃球資源,籃球無國界活動和非洲賽的舉行也表明聯盟對於非洲這片籃球沃土的關注程度,而這本質上也會促進更多非洲球員未來進駐NBA。在有更多的NBA球員後,在其中也會湧現更多的阿米奴和巴莫特去反哺祖國,從而提升整體的籃球氛圍和籃球水平。

  例如前面提到的從喀麥隆走出來的西亞卡姆,現在他就和烏傑里在喀麥隆參加活動,以自己的成功例子作為榜樣,給那裡的孩子帶來激勵和鼓舞,像許多前輩一樣,西亞卡姆在用開辦籃球訓練營的方式去反哺祖國,挖掘“下一個西亞卡姆”。

  西亞卡姆說:“我和這裏所有的年輕人都談過,我嘗試和他們進行一些交流,交流相當重要。我要讓他們知道大家都是一樣的人,經過努力他們也能成功。”

  除了非洲第一的尼日利亞隊,參加本屆籃球世界盃的其他非洲球隊也有召入在NBA打球的球員,例如安哥拉徵召了剛剛通過選秀加入鷹隊隊的新秀布魯諾-費爾南多,塞內加爾則不僅有吉昂,還有打破聯盟紀錄的巨人塔克-法爾;實力偏弱的科特迪瓦隊雖然沒有召入一位具有NBA經驗的球員,但是現在效力於魔術隊的默罕默德-班巴擁有科特迪瓦血統,未來的他或許選擇為國效力也說不定。

  雖然現在的非洲球隊離籃聯第一梯隊還有一定的距離,即便是擁有多位NBA球員的尼日利亞隊也還“落後”不少,但隨著非洲區的優質潛力不斷被挖掘,這片大陸會不會成為下一個NBA的人才輸送地呢?就像歐洲球隊一樣崛起,成為真正的世界級強隊?

  (brad)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