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田徑名宿外孫冰球造詣高 願入中國國籍戰奧運
2019年08月13日13:07

82歲的鄭鳳榮觀看外孫  鄭恩來比賽。新京報記者 孫海光 攝
82歲的鄭鳳榮觀看外孫 鄭恩來比賽。新京報記者 孫海光 攝

  1957年,20歲的鄭鳳榮成為第一個打破田徑世界紀錄的中國運動員,就此寫進中國體育史。如今,22歲的鄭恩來(Ty Schultz)期待能跟姥姥鄭鳳榮一樣,為中國體育出一份力。作為一名頗具潛力的冰球運動員,鄭恩來表態願意放棄加拿大國籍,希望能代表中國冰球隊參加2022北京冬奧會。

  回國征戰

  姥姥觀賽滿心關切

  8月7日晚,2019年中國冰球聯賽決賽在奧眾冰上運動中心進行,82歲的鄭鳳榮和老伴一直站在場邊看比賽,不時對著場內做著一些手勢。冰場上,鄭鳳榮的外孫鄭恩來正代表崑崙鴻星二隊出戰。比賽在第2節就失去了懸念,崑崙鴻星二隊最終1比6慘敗給美國亞利桑那州立大學隊。

  比賽結束後,鄭鳳榮趕緊把鄭恩來拉到身邊,詢問他的身體情況,“說實話,我就擔心他受傷,他都已經兩年沒打球了。你知道冰球運動員兩年不打比賽,是很難熬的。”

  兩年前參加WHL訓練營時,鄭恩來在一次對抗中傷到了腹部和大腿,那次受傷中止了他在加拿大的職業球員之路。之後,鄭恩來在美國完成手術,得以再次站上冰場,“只有站在冰面上,我才覺得自己是一名真正的冰球運動員。”

  兩個月前,鄭恩來曾代表北京一隊打過全國錦標賽,受傷病所困出場時間並不多。這次來北京參加中國冰球聯賽,鄭恩來透露仍沒有完全康複,“差不多恢復到70%了。”每次賽前,鄭恩來都會比隊友早到賽場,他需要比別人多花一個小時來熱身。

  不過在姥姥眼裡,鄭恩來的身體狀況要恢復得好於70%,“我覺得現在應該又進了一步。第一節有點反應,活動開了後一直打下來,挺好的。”決賽後,鄭鳳榮與康複醫生聊了聊,兩人都認為鄭恩來身體康複狀況有明顯進步,“他現在一場比一場打得好,就是心態上老是怕再受傷。”

  鄭恩來在北京的每次訓練和比賽,鄭鳳榮和老伴都會在一旁觀看,“他現在還沒有到最好的狀態,他最好的狀態我們見過,很棒,比這個速度快多了。”儘管球隊輸給了亞利桑那州立大學隊,但鄭鳳榮對外孫的表現非常滿意。比賽結束後,鄭鳳榮拿著外孫胸前的獎牌看了又看。

  鄭鳳榮曾是一名跳高運動員,她很清楚傷病帶來的影響,“我過去也受過傷,但跳高還不是一個對抗項目,我自己能掌握。那個時候我就瘋狂練體能,你看我現在身體特別棒,就是當年基礎打得好。”

  少小成名

  目標達到姥姥高度

  1997年出生的鄭恩來3歲上冰,5歲開始打冰球,2012年以首輪秀身份在Bantam年齡組(13-14歲)被加拿大西部青年冰球聯盟(WHL)梅迪辛哈特老虎隊選中,被視為一名頗具潛力的防守型後衛。用鄭鳳榮的話來說,“這不是一般人能達到的水平。”

  最早的時候,家裡人只是希望鄭恩來能通過冰球鍛鍊身體,並不想讓他走職業這條路,“他們不希望我從事體育項目,當運動員太難了,但最後我和妹妹還是選了這條路。”

  鄭恩來的母親、姥姥、姥爺都曾是跳高運動員,姥爺段其炎曾是1959年第一屆全運會跳高冠軍,姥姥鄭鳳榮則是中國第一位打破田徑世界紀錄的運動員,曾受到過周恩來總理的接見。

  打小起,鄭恩來便一直想成為姥姥那樣的運動員,“我把她當一個目標,希望以後能跟她一樣,達到那種級別。”鄭恩來說他打冰球的目的很純粹,就是喜歡,“我打冰球不是為了錢,要是為了錢做一件事情,你肯定不能盡心盡力。”

  儘管家裡最初反對,但鄭恩來和妹妹仍走上了職業運動員這條路。被問及原因時,小夥子就說了三個字:“基因吧。”鄭恩來的妹妹妮娜是一名七項全能運動員,曾在國際田聯U20世界青年排名世界第一。2017年天津全運會,妮娜曾以華人華僑的身份參賽。

  “小Tiger從來沒讓我們失望,從小就特別優秀。”鄭鳳榮記得外孫的每一場比賽。2007年,北京浩泰少兒冰球球會去加拿大打比賽,因隊中3名隊員臨時無法同行,球會便在當地找了3名華裔少年臨時入隊。除了鄭恩來,另外兩人分別是司徒永恩和何雨非,他們幫助浩泰隊7戰全勝,就此引起國內冰球界的關注。目前,這3人均是中國冰球界的中堅力量。

  這次來北京打聯賽,身體尚未痊癒的鄭恩來並沒有發揮出最佳水平,但在鄭鳳榮看來每一場都能順利打完已經很棒了,“昨天有個球,他是用身體躺在冰上擋住的,一般人不會這麼做,他就有這個意識。”

  在鄭鳳榮眼裡,鄭恩來不光技術好、意識好,還特有規矩,“這孩子跟他爺爺(姥爺)一樣,與世無爭。小的時候比賽,球隊有時候會吃比薩、漢堡什麼的,他從來不去搶,沒有就不吃了。我就著急,你怎麼不去搶呀?沒辦法,這孩子就是特別有規矩。”

  願改國籍

  盼代表中國戰冬奧

  鄭恩來的母親是中國人,父親是德國人,全家生活在加拿大。每年夏天,鄭恩來都會來北京跟姥姥姥爺待上一段時間,能說一口流利的漢語。

  鄭恩來最早的中文名字叫“鄭泰”,因為與周恩來的生日都是3月5日,且姥姥鄭鳳榮又十分崇拜周恩來,就把他的名字改成了“鄭恩來”。

  兩年前,在姥姥鄭鳳榮80大壽當天,鄭恩來表態願意放棄加拿大國籍,代表中國出戰。同年,中國冰球協會公佈了海外選拔集訓名單,其中就有鄭恩來的名字。

  不過在本次中國冰球聯賽秩序冊中,鄭恩來的國籍仍為加拿大。“現在我有傷,這段時間的康複還要在加拿大做。等傷好了以後,就可以改變國籍了。”採訪時,鄭恩來並沒有迴避這個問題,他說希望能代表中國參加2022年北京冬奧會,“體育就應該是這樣的,如果我有資格,水平又夠,對中國隊只有好處。入籍的高水平運動員多了,競爭會更多。有了競爭,也就有了壓力,中國冰球才能更快地進步。”

  外孫的決定讓鄭鳳榮很欣慰,“我的孩子到中國來,這條路走對了。”這些年一直在關注冰球,鄭鳳榮對中國冰球現狀也有自己的認識,“說實話,論綜合實力、體能和速度,咱們確實跟美國人有差距。中國隊員需要在技術和體能兩方面提高,但我們老著急也沒有用,畢竟咱們國家開展這個項目有點晚。”鄭鳳榮稱中國冰球在青少年時期還能跟歐美抗衡,但成年後劣勢卻很明顯,體能是一大原因,“小Tiger是中德混血,他占了這個優勢。”

  這幾年,只要鄭恩來回國訓練或比賽,鄭鳳榮兩口子一定會全天候陪著,“我們年紀也大了,確實很艱苦,但我們感覺特別值。”鄭鳳榮說中國體育這幾年正處在改革的關鍵期,他們從自身要全力配合好,“我們很關心小Tiger,因為他是個人才,會對中國冰球的發展和提高有幫助。”

  新賽季,鄭恩來很可能代表崑崙鴻星出戰絲路杯聯賽,他希望有好的表現順利入選到中國國家隊,“我自己很有信心,但最後還是得看教練喜不喜歡我,希望我可以。”這幾年時常回來訓練、比賽,鄭恩來能感覺到中國冰球的進步,“我們一直在往對的方向走,希望到2022年時能出一個好成績。”

  新京報記者 孫海光

  編輯 王希翀 校對 盧茜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