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5”女作家張曉晗翻車:一個馬桶塞引發的血案
2019年08月13日18:53

  原標題:“top5”女作家張曉晗翻車:一個馬桶塞引發的血案

  來源:環球人物公眾號

  作者:隋唐 咖喱

  前兩天中國東部沿海地區刮颱風,全國上下處在一片緊張的氛圍中。沒想到“90後”女作家張曉晗卻成功將自己“作”上了熱搜。

  她在微博上突如其來地吐槽“馬桶堵了”,一番文學化的長吁短歎之後,引來罵聲一片。

  原因嘛很簡單:炫富裝腔向來是整個社會的“燃點”,誰幹都會被撞得一頭包,尤其是陰陽怪氣地秀階層優越,幾乎就是自取滅亡。。。。。。

  馬桶堵了引發的“血案”

  8月10日,颱風“利奇馬”在浙江登陸,並一路向北席捲上海。風雨交加之中,女作家張曉晗遭遇了一個女人獨自在家可能遇到的最大麻煩——馬桶堵了。

  她給樓管打電話沒打通,就給老公打電話,抱怨他生活太輕鬆只會坐享其成,沒成想被對方一句“嘖,你又來了”觸了霉頭。

  遭受了老公冷漠打擊的張曉晗決定獨立自強,趁雨小出去買了馬桶搋子,通了倆小時,尿濺了一臉也沒能修好。

  她開始懷疑人生。

  女作家負能量爆發的時候,大多喜歡訴諸文字。張曉晗的文字和所有作家一樣,句句不說愁,卻句句是個煩憂。

  在她的微博長文中,她自稱“受過高等教育”,“住著小兩千萬的房子”,“做著所謂人類精英的工作”,“過著所謂top5的生活”,“聞得出別人身上的地鐵味”,自以為“和那些暴雨中奔波的人不一樣了,但其實什麼也沒有改變”。

  言外之意:我努力工作,我生活優裕,我都是社會精英了,怎麼會淪落到自己通馬桶的地步?

  越寫越氣憤的她,甚至drama地構思了一場複仇大戲:物業十分鍾不來,就報警、找律師、揍樓管,一副窮凶極惡撕破臉的樣子……

  要知道,張曉晗不僅是個作家,也是個網絡編劇。從這一席長文就看得出,她擺弄文字的功夫和吸引流量的能力一個都不少:

  “身上的地鐵味”是最近大熱的韓國電影《寄生蟲》中的標誌性詞語,而該片的內核恰好是直戳韓國社會貧富差距;

電影《寄生蟲》劇照
電影《寄生蟲》劇照

  所謂的“top5生活”,指代不明卻充滿了嗜血的高級感。有人解釋稱,全國5%的家庭掌握著全國50%的儲蓄,此類可謂top5;也有人表示,月薪過萬在中國就超過了95%的人的收入,稱得上是top5。

  再加上一句“住著小兩千萬的房子”,在房價成為現代年輕人最致命的痛點時,這句無疑成為將她送上輿論審判台的最強助推劑。

  果不其然,微博發出幾小時後,張曉晗的評論區就光速淪陷,截至她主動刪除微博前,互動量接近30萬,不輸一線藝人。

  在網友眼中,這種“矯情”“優越感”“無病呻吟”的姿態,怎麼看都像是一種遮遮掩掩的炫耀和自我標榜,必須從上到下鞭笞痛打才解恨。

  對於突然爆發的輿論攻勢,張曉晗不僅不著急,反而開始反諷網友↓↓

  同時還不忘趁著上熱搜的勁頭宣傳一下自己的新書↓↓

  看著女主角一副不怕事情鬧大的樣子,一些網絡大V也看不下去了,加入群嘲行列。和菜頭的評論簡單粗暴↓↓

  甚至極具諷刺意味地直接採訪了一位傳說中的top5朋友,問他馬桶壞了應該怎麼辦……↓↓

  隨後張曉晗的丈夫周魚出場,想要上演“英雄救美”的戲碼,不想卻充分發揮了“豬隊友”的全部技能:

  直接開罵,指責那些說著“在上海兩千萬算錢嗎”“有錢了不起啊”這兩種話的人都是窮屌絲,他周某人罵的就是這幫人;

  話鋒一轉,罵完和菜頭又誠懇起來,說自己沒照顧好太太,對方抱怨也是很正常的,至於挑撥他們夫妻關係的,不如讓自己父母先離個婚……

  看了夫妻倆同樣套路的挖苦和反諷文風,加上如出一轍的跳躍式思維,網友紛紛表示,這兩人果然算得上是“天作之合”。

  張曉晗其人:自爆為李誕前女友

  一個週末就能搞出這樣一場血雨腥風的大戲,小女子張曉晗想來也非一般人。

  生於山東濟南的張曉晗今年28歲,從小喜歡擺弄文字,高中時就參加過新概唸作文大賽,是韓寒和郭敬明的後輩,可惜大概是文字功夫略遜一籌,沒能很早“出道”。

  雖然沒有韓寒的天分,但張曉晗在學業上還說得過去,考入了上海戲劇學院文學系。大學期間,她就開始寫書,代表作有《女王喬安》《少年博物館》《除了愛,我們什麼都不會》。閑暇時間,她還在《萌芽》等雜誌和一些APP上發表了近30篇專欄作品。

  不過,作家始終是一個高投入低回報的營生。於是,張曉晗開始參與拍電視劇。她的《女王喬安》被改編成電視劇《你好喬安》,由她自己擔任編劇。此外,她也參與了《愛情是從告白開始的》《愛情睡醒了》的編劇工作。

  做編劇,想紅是肯定的。

  2016年,張曉晗在節目《奇葩來了》中語出驚人,在蔡康永面前說他是“王八蛋”,因為她夢想著有一天紅了之後能上《康熙來了》,結果蔡康永卻把節目停了。可惜,她這番另闢蹊徑的發言沒能博得導師們的關注,綜藝之路夭折。

  沒關係,她還有底牌。

  張曉晗自稱和李誕很早就是好朋友,那時的李誕還沒紅。在她的新書《少女請回答》里更是爆了個大料,說她和李誕是在新書發佈會上認識的,經常一起喝酒,曾經酒後互搧耳光,還談過戀愛……

  去年李誕在酒吧鬧出事的時候,張曉晗也是第一個站出來發微博。

  講真的,憑藉張曉晗敏感的網絡觸覺,她不愁走紅。這次的“馬桶事件”直接將她送上了流量之巔,夢想實現。

  可人紅是非多,她大概是第一次經曆。

  在“馬桶事件”刷屏之後,微博用戶“陳生大王”投了一記響雷,直言張曉晗瘋狂搞抄襲。

  在陳生拿出的證據中,其好友桑格格的小說《小時候》被張曉晗大規模借鑒,好多處遣詞造句都被照搬到了張的作品《七年之癢》中。

  與此同時,評論區也有網友表示,張曉晗的《女王喬安》也是抄襲的成果,對標的是《我的朋友陳白露小姐》。

  至於張曉晗編劇的作品《愛情是從告白開始的》和《愛情睡醒了》,也被網友爆出分別抄襲了古早偶像劇《惡作劇之吻》和《王子變青蛙》。

  面對一大波抄襲嫌疑,張曉晗隨後也發微博委婉地承認:“所有電視劇我們都買了版權的,但是因為政策原因,不能說我和桑格格十年前的事,我的疏忽,我已經聯繫桑格格妥善處理這件事。我現在說什麼都不對,先隱形啦。”

  估計是事件發酵得比她預想中大太多,她先是把微博設置成7天關注以上人群可評論,之後甚至把相關微博全刪了,不再發聲。

  張曉晗自己可能也沒有想到,自己一番自作聰明的矯情能引發這麼大關注,最後還引出了抄襲的話題。如果不能盡快平息,不知道她還有哪些料要被網友扒出來。

  裝腔的藝術

  一般來說,裝腔的境界分為三層:

  第一層,是聲東擊西。看似說東,實則炫西,比如看似吐槽自己家插座太多,實則是在炫耀房子太大。

  該境界參透了“大象無形,大音希聲”的道家真諦,能在他人心中掀起狂瀾而不留漣漪,實乃裝腔最高境界,大智慧!

  第二層,是直白呐喊,明人不裝暗腔。將自己的心頭肉大方置於輿論的聚光燈下,比如將保時捷車鑰匙直接拍在拜金人士的臉上,讓旁人知道“有錢人的生活就是如此枯燥而無味”。

  該境界吸收了崆峒派精髓,殺敵一千,自損隨緣。功成,你便是一個“真性情、有實力”的當代意見領袖;功簣,你便成為遠近聞名的跳樑小醜,並在他人朋友圈里收穫無數扭曲人設。

  第三層,也是最丟人的一層,就是“在自己眼中是第一層境界,但在他人眼中卻是第二層境界”。比如在診所問牙醫“鑲這個牙耽誤我單手開法拉利嗎”。

  該境界師從網絡段子,以進為退,不作死就不會死。一旦落入此境界便是萬劫不複,只能越描越黑。

  其中,第三層最為殘忍。看似裝腔,實則自殘,而具體殺傷力,則與裝腔者的智商成正比。

  比如前兩天的重慶帽子姐,仗著丈夫是派出所所長,撞車之後飛揚跋扈,當眾扇人巴掌,還暗諷他人開的奇瑞是“乞丐車”,生怕別人不知道她開的是保時捷。

  這不沒過兩天,自己又跑出來認慫,說車是三手的,被扒出來的豪宅也是貸款買的,之前當眾放出“違章想銷分就銷分”也是吹牛的。。。。。。但有什麼用呢?昨天,她的所長丈夫已經被停職、立案調查了。

  當然,第二層不得其法,殺傷力有時會更大。

  2011年6月,郭美美掛著“紅十字會商業總經理”的腰牌在網上直白炫富,一會兒曬“500萬賭場籌碼”,一會兒曬“大別墅”。。。。。。

  結果大家都知道了。

  縱然郭美美後來表示自己與紅十字會沒有關係,但社會捐款數以及慈善組織捐贈數額還是出現銳減。據民政部統計數據顯示,當年7月,全國社會捐款數為5億元,相比6月降幅超過50%,慈善組織6—8月接收的捐贈數額降幅更是達到了86.6%。

  看到這,很多人已經自動將張曉晗與第二、三境界對號入座。其實不然,環環發現,人家張曉晗是第一境界的集大成者!

  她的發言看似炫富、秀優越、招人恨,但細究下來,事情並不像表面那麼簡單。

  在她的發言中,最矯情的莫過於那句“住小兩千萬的房子,做著所謂人類精英的工作,過著所謂top5的生活”。

  問題來了,住得起小2000萬的房子,真的是“top5”嗎?

  所謂top5,也就是說金字塔尖上的那5%,引申到中國14億人口,那就是生活水平排在最前面的7000萬人之一。

  而按照瑞士信貸(Credit Suisse)的統計數據,中國居民財富如果超過50萬美元就可以排進前7000萬名。也就是說,財富超過353萬人民幣就是top5的生活了。

  能住小2000萬的房子,就算一半都是貸款,也已經殺進前1%了!

  人家這不是炫富,這是謙虛啊。。。。。。

  不得不說,張曉晗確實是裝腔界的大咖,裝起腔來如清風拂面,潤物細無聲。

  高,實在是高!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