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上評丨用平常心看待自閉症兒童,不等於把他們看作普通人
2019年08月13日15:37

原標題:馬上評丨用平常心看待自閉症兒童,不等於把他們看作普通人

我們這個社會對於自閉症的瞭解,還是驚人的少。

近日,一段男孩被教練扔進泳池的視頻在網絡熱傳。視頻顯示,一名男孩摸了下身旁的游泳教練,隨後被教練一把扔進了泳池。

教練粗暴對待學生的案例很多,但這件事的特殊性在於,這名男孩可可(化名)是一名6歲的自閉症患兒。對於自閉症孩子來說,這樣的遭遇恐怕就是天大的打擊。事後,可可變得“不願接觸水,一次澡都沒洗過。還經常自言自語,這屬於行為倒退。以前是輕度自閉,可以隱藏到健康人當中。現在一眼能看出來孩子有問題。”

自閉症患兒的康複訓練充滿了艱辛,任何一點進步都是從家庭到學校甚至是社會共同努力的結果。現在,因為一個刺激出現了行為倒退,實際上可能讓過去數年的康複訓練成果都付諸了東流。想要再恢復到原有狀態,談何容易。

而據孩子的媽媽稱,工作人員已經告訴過教練孩子患有自閉症。教練則稱:他沒記準是哪個孩子。這樣的辯解令人無語:明知道學生中有特殊的孩子,卻還是毫不在意,甚至懶得記住是哪一個,這名教練是對自閉症一無所知,還是對教育和責任一無所知?

教授自閉症患兒任何一項技能,都需要更多的耐心和寬容。每個孩子的症狀都不盡相同,但他們很可能有一些常人難以理解的“怪癖”,比如有的孩子討厭身體接觸,有的孩子強烈要求環境維持不變。

在講述自閉症的英劇《相對無言》中,小男孩Joe必須要把門關上一遍再開門,每天早起要沿著固定路線遛彎。不能理解這些“異常”,就無法與這些孩子交往,更別提做他們的老師了。在這段泳池糾紛中,人們猜測可可或許摸了教練的敏感部位,因此教練才如此憤怒。但對於這個孩子來說,他可能並不理解這個動作的意思,甚至可能根本控製不了自己。

教授自閉症患兒運動技能,還需要相應的技巧,比如加拿大的一個團隊在研究用體育運動改善自閉症兒童的社會技能時發現,把遊戲規則分解成許多小的步驟,可以緩解自閉症兒童參加體育活動的障礙。在教孩子們球類運動時,他們需要從原地踏步開始練起。很顯然,對待普通孩子的教授方法,並不適合這些特殊的孩子,簡單粗暴的方法更是適得其反。

當然,我們或許在很多宣傳中聽說過,要以平常心去看待這些孩子,不要把他們當成特殊的人。但這隻是用相互尊重、相互理解的心態,幫助他們融入社會,減少他們的社交隔絕狀態,絕不是說真的把他們扔進社會,直接當普通人就行。自閉症是一種疾病,而疾病絕不是用平常心對待就能治好的。

比如,在台灣的融合教育中,普通孩子和自閉症孩子在同一個班級里上課,但學校會安排特殊教育老師,辟出特定的自閉症單元,用生動、活潑的方式,介紹自閉症的行為特徵及學習、社交需要,教導學生們如何對待他們的同學。這樣的教育方式,不是把自閉症兒童看作被憐憫的對象,而是為了正視他們的差異和需求,有針對性地進行矯正。

在得知自己教的3個孩子中有1個是自閉症患兒後,仍然不以為意,這種漠視的心態從何而來?一方面,可能源於個人責任心的缺乏。另一方面,公眾對自閉症的缺乏瞭解也是重要原因。

自閉症的發病率高達1%,在我國有一千多萬自閉症患者。面對這樣一個龐大的群體,這些年來我們的關注度確實在不斷提升,但在媒體宣傳中,往往存在著過度美化的傾向,把他們比作“星星的孩子”,講述他們在某一方面的天賦。這很容易給公眾一種誤解:自閉症兒童都是“天才”,得了自閉症沒什麼不好的——從而在心理上對這一疾病產生漠視和懈怠,無法感受到自閉症家庭的艱辛。

而事實上,絕大部分自閉症患者仍然是不懂交往、難以融入社會、甚至生活無法自理的人。目前國內市場能提供融合教育服務的機構仍然屈指可數,這讓他們的生活步履維艱。瞭解自閉症,是正確幫助他們的第一步。別再像這個教練一樣,把他們扔進無知和漠視的水域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