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風暴:在壞與不那麼壞之間選總統,市場崩了一次又一次
2019年08月13日19:36

原標題:阿根廷風暴:在壞與不那麼壞之間選總統,市場崩了一次又一次

8月12日,一名男子在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貨幣交易所。當日,阿根廷股市和貨幣暴跌。IC 圖

阿根廷總統馬克里在大選初選中敗北後,市場普遍擔心,如中左派贏得今年的總統選舉,將會重新推出半計劃經濟模式,叫停浮動彙率。受此影響,阿根廷彙市和股市雙雙出現暴跌。

阿根廷央行在第一時間拋售1.65億美元救市,為防止債券拋售和資本外逃,又將以比索計價的短期債券利率提高至74%,這是自2002年以來的最高紀錄。

為應對股彙雙跌,現任總統馬克里也緊急召開內閣會議並召開新聞發佈會,他指出,在選舉前,本地和國際金融市場還在擴大對阿根廷的投資,購買阿根廷企業的股票,因為他們相信執政黨能夠在初選中取得好成績,但是選舉結果出來後,反對派取得更多支持,當天市場表現得非常非常糟糕。

馬克里承認對於已經嚴重受損的阿根廷經濟來說,這是一個複雜的時刻。他強調,基什內爾派並非國際社會的選擇。

距離10月27日第一輪總統大選正式投票還有2個月的時間,中國社科院阿根廷研究中心執行主任郭存海在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表示,如若執政黨能穩定住彙市,並在接下60天中讓經濟出現起色,在第一輪大選時或許能縮小與中左派的差距,但馬克里贏得連任的概率已微乎其微。

郭存海將此番總統大選比作“在瘸子裡選將軍”,“今年的阿根廷總統大選不是一個‘好’與‘不好’的選擇,而是在‘壞’與‘不那麼壞’間抉擇。”郭存海稱。

市場為何對此次初選表現出如此大的反應?背後展現出阿根廷怎樣的政局?阿根廷還會好嗎?

“富二代”總統引領下貧困率持續攀升

阿根廷現任總統馬克里是典型的“富二代”。他的父親創立的馬克里集團是阿根廷最具實力的家族企業之一。

馬克里家族是來自意大利的新移民,崛起於上個世紀80年代的軍政府時期。馬克里在擔任總統前為阿根廷最為知名的足球俱樂部博卡青年隊的主席,博卡青年連續三屆奪得南美解放者杯,馬克里也因此積攢了很多人氣。但馬克里擔任總統後的表現卻將他此前的人氣幾乎消耗殆盡,這場突如其來的危機更是讓剛稍有好轉的局面更加惡化。

1983年,馬克里與合作夥伴共同創立公司,1984年進入美國花旗銀行布宜諾斯艾利斯分行工作,同年進入他父親創立的索克馬公司,1985年開始擔任索克馬公司總經理。1992年,馬克里成為其父創立的塞維爾汽車公司副總裁,該公司是當時阿根廷規模最大的汽車企業之一。

1995年,馬克里當選阿根廷著名的甲級足球隊博卡青年俱樂部主席。在至2008年的任職期間,博卡俱樂部不僅財務狀況進入良性循環,而且先後在國內外獲得了17次冠軍頭銜。在這個足球國度,馬克里在博卡青年的業績,對阿根廷人來說是至高無上的的榮譽。憑著在博卡青年積攢的人氣,2007年馬克里擔任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市市長,2011年獲得連任。

馬克里所屬的中右翼“變革”聯盟在國家治理上主張減少政府對經濟的干預,取消各項金融管製,改善與國內外投資者關係,通過市場化改革和親商政策吸引投資,使經濟重回增長軌道。為爭取中間選民,他承諾不會取消社會補貼和福利計劃並維持有關企業的國有化屬性。“變革”聯盟的勝利,結束了左翼的基什內爾夫婦長達12年的執政曆史。

獲選當天,馬克里承諾,他將使經曆12年左派民粹主義統治的阿根廷市場更加自由。就任第八天,他旋即終結了前總統克里斯蒂娜政府的外彙政策,宣佈取消維持了四年的資本管製,允許彙率自由浮動,但未公佈管控取消後具體的官方彙率。當日阿根比索對美元大幅波動,一度大跌41%。

彙率危機爆發後,馬克里為了得到IMF更多的貸款援助,計劃進一步實施緊縮政策,包括大幅削減公共事業補貼、提高穀物出口稅和砍掉一半的政府部門等,並減少在能源和運輸方面的支出。阿根廷政府的預案也得到了IMF的認可。12月末,隨著IMF本年度的最後一輪76.19億美元貸款到位,阿根廷央行的外彙儲備達到了663.43億美元,創下阿根廷央行外彙儲備的曆史新高。IMF通過了對阿根廷的第二輪審查後,同意發放了貸款。

而與此同時,2018年全年,布宜諾斯艾利斯地鐵票價幾乎翻番;並在2019年2月再次漲價,在短短的11個月內漲幅將達到120%。除了公共交通,電力及燃氣等公眾服務費也進一步上漲,電費在2019年進行階梯式調價,而2016年初至2018年年末燃氣費漲價超過2000%;同期電費也平均漲價了1768%。眾多布市市民紛紛走上街頭,以抗議馬克里政府出台的新一輪公共服務費漲價方案。

阿根廷國家統計局8月1日公佈的數據顯示,今年年初,阿根廷貧困人口再次增加,約占總人口的34.1%。2018年第一季度,阿貧困率為25.5%,同比增長4.9%,而今年同期攀升至7.9%,達34.1%。這意味著在4050萬城市人口中,有1380萬貧困人口,一年內增加了360萬新的貧困人口。其中城市赤貧人口增加了290萬,一年內增加了近百萬人。

此次初選共有10個競選陣線參選,由前總統克里斯蒂娜和其任內內閣首席部長阿爾貝托·費爾南德斯組成的“全民陣線”領先現任總統馬克里競選陣營約15個百分點,贏得了初選的絕對勝利。

阿根廷反腐辦公室8月初公佈的馬克里財產申報情況卻顯示,截止2018年底,其總資產為1.5億比索,比前一年度增加了52%。在2018年初,馬克里的申報資產為9988萬比索,也就是說在全國經濟危機期間,其資產一年內增長了51.8%。這也馬克里在四年執政期間資產增長最多的一年,2015年到2016年,其申報資產下降了25%;2016年到2017年則增長了21%。據申報材料顯示,馬克里並沒有債務,共有27處房產,其多個儲蓄賬戶中有美元也有比索。此外,馬克里擁有證券和債券1.15億,占到了總申報資產的75%。

前任總統身陷腐敗醜聞

克里斯蒂娜在阿根廷支持者眾多,主要來自於中低層民眾,甚有支持者將她視為第二個庇隆夫人。2007年,克里斯蒂娜·基什內爾在第一輪選舉中便毫無懸念地勝出,成為阿根廷曆史上第一位民選女總統。

曆經‪2001-2002年危機的艱難時世後,克里斯蒂娜的丈夫,來自南方偏僻小省聖克魯茲(Santa Cruz)的基什內爾,於2003年以22%的得票率獲勝。基什內爾於2003年至2007年任阿根廷總統。在任職期間,基什內爾採取了一系列的經濟改革,將阿根廷這個曾瀕臨破產的國家拉出了危險地帶,阿根廷經濟一度從危機爆發時的負增長直逼“中國速度”。2007年,基什內爾的妻子克里斯蒂娜從他的手中接過權杖,繼續實施國有化等經濟改革政策。2010年10月基什內爾因突發心臟病去世,克里斯蒂娜在2011年的大選中連任。

可是,2015年克里斯蒂娜卻因為腐敗問題而連任失敗,馬克里獲選總統。

2018年1月,阿根廷《國民報》記者收到了一個裝有8本筆記本各種發票、照片、錄像等文件的密封箱子。在這些普通學生使用的廉價筆記本中,詳盡記錄了2005年至2015年間,阿根廷數名商界領袖如何向規劃部官員行賄,以換取利潤豐厚的公共工程項目的點點滴滴。這些筆記本的主人是阿根廷前規劃部副部長的司機。

隨著調查的展開,前任總統克里斯蒂娜與她的丈夫、現任總統馬克里的父親與哥哥均涉案。據阿根廷《國民報》估算,這樁貪腐案的總涉案金額可能高達5600萬美元(約合3.85億元人民幣)。

郭存海介紹,正是自知自身汙點多多,克里斯蒂娜選擇將阿爾貝托·費爾南德斯推向“前台”,前內閣首席部長費爾南德斯為學者出身,曾在布宜諾斯艾利斯大學擔任法學教授,形象較為清廉。

而事實證明,這一策略得到了超出預期的效果。

6月末,9位總統候選人及其競選組合名單揭曉,馬克里和克里斯蒂娜分別組成各自的選舉聯盟:中右派執政黨“我們變革聯盟”與中左派正義黨組建的競選聯盟“合力改變聯盟”推舉的總統候選人、現任總統毛里西奧·馬克里和副總統候選人、現任參議員米蓋爾·皮切托;由正義黨組建的“全民陣線”總統候選人、前內閣首席部長阿爾貝托·費爾南德斯,其競選搭檔、副總統候選人是阿首位民選女總統、現任參議員克里斯蒂娜·費爾南德斯·基什內爾。

阿根廷總統和議會選舉投票將於今年10月27日同天舉行。根據阿根廷憲法,在總統選舉中,得票率超過45%或得票率達到40%且領先於第二名候選人十個百分點的總統候選人可直接當選。如無人達到這一法定得票率,將由居於票率排名前兩位的候選人進入11月24日舉行的第二輪投票,得票率領先者勝出。

就近期民調顯示,前總統克里斯蒂娜參與的“全民陣線”的民眾支持率略領先於現任總統馬克里領導的競選聯盟,新一屆總統無疑將在馬克里與阿爾貝托·費爾南德斯二人中決出,但最終結果還需通過第二輪投票才能見分曉。

費爾南德斯於6月末與IMF的代表進行了會晤,要求“重新製定”協議。

因此,一旦費爾南德斯獲選總統,與IMF達成的協議能否繼續推進、今後債務皆將成為未知數。

8月12日,費爾南德斯的經濟幕僚馬蒂亞斯·庫爾法斯(Matías Kulfas)對媒體表示,阿爾貝托·費爾南德斯若當選,絕對願意支付外債承諾,但希望與IMF重新協商;同時,不會對外彙進行管製。

庫爾法斯表示:“我們堅信償還債務的意願,也尊重外債承諾”;“幾週前,我們已同IMF的特派代表進行了交流,明確表達了對話的意願。”

然而,他的這番講話對市場的安撫作用卻收效甚微。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