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北大弑母案”:相互交疊的吳謝宇AB面
2019年08月13日12:40

  原標題:解析“北大弑母案”:相互交疊的吳謝宇AB面

  封面新聞記者 施詩晨

  8月12日, 封面新聞記者從相關人士獲悉,吳謝宇案已由福州市晉安區人民檢察院報送至福州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涉及故意殺人、詐騙、買賣身份證件三項罪名。

  相關人士表示,吳謝宇在公安機關審查期間承認自己作案,並交代作案過程,作案手段殘忍。此外,他曾透露本來想在犯案後自殺,但最終由於目睹其母親最後的死亡狀態,心生恐懼,放棄結束自己生命的念頭。

  相關人士證實,吳謝宇曾表示,稱其不需要委託辯護人,並拒絕和指派辯護人見面。逮捕階段,除卻相關人員,並未有其他親屬見過吳謝宇。

  根據封面新聞此前報導,吳謝宇被捕後,警方對其進行了約8個小時初步審訊。在初步審訊階段,吳謝宇對殺害其母行為並不否認,但對於動機、犯案經過、犯案後自身情況等案件核心問題全採取迴避態度,“基本上不做正面回答”。只有在涉及與案件無關的知識性話題時,才積極表達。”據知情人士介紹,吳謝宇甚至還會主動談起黑洞等相關學術話題。

  2016年2月14日,因未接到曾表示要回國過年的吳謝宇母子,謝家親屬報警打開了吳謝宇母親謝天琴居住的中學教職工宿舍,隨即發現謝天琴被人殺害於家中,屍體被活性炭等層層包裹,並在案發現場發現監控攝像頭。警方偵查發現,兇案發生於2015年7月11日,謝天琴的兒子吳謝宇有重大作案嫌疑。

  隱秘B面

  事實上,從作案到現場被警方發現,吳謝宇平靜並且成功隱瞞母親死訊長達半年。期間,他通過複印母親日記本等方式,偽造了一份辭職信,順利幫母親辭去工作,並親自為母親操辦了辭職宴,邀請母親生前的同事出席。此後母子二人周圍的親朋好友們都開始相信謝天琴已經去美國陪北大畢業的兒子讀書。直至接近2016年春節,在舅舅“今年不回來過年”的追問下,吳謝宇回覆舅舅自己在福州,過節回去。其舅舅在火車站未接到謝天琴母子後報警,謝天琴屍體被發現。

  隨後,福州警方懸賞5萬元緝捕。但此後三年間,犯罪嫌疑人吳謝宇一直銷聲匿跡。2016年2月,河南一台ATM機的監控抓拍到他取款的身影,是他最後一次公開露面。

  直到2019年4月21日,吳謝宇在重慶江北機場被警方抓獲。

  案發後廣泛的報導揭露了吳謝宇的逃亡生活軌跡。據財新網2016年3月報導,吳謝宇此前愛上一名性工作者,兩人後發展成男女朋友,吳謝宇曾拿出十幾萬彩禮向對方提親,隨後吳謝宇失蹤,兩人再無聯繫。

  而落網前更多的時間里,吳謝宇都在重慶活動,白天在外做家教,晚上在各式的夜場里做男模,並酷愛健身。

  據三聯生活週刊報導,曾與吳謝宇共事的“男模”曾這麼描述這個昔日的“同事”:高大、皮膚有點黑、總是穿著健身服,上班也是斷斷續續的,一段時間在,一段時間又消失了。

  吳謝宇被捕後,內部群炸了,同事們才想起這個人,“經常笑著臉”,“很有禮貌”,“不像其它男模咋咋呼呼的”,還有人回憶起,自己覺得他人不錯,和和氣氣的,給他推薦過幾次客人。他們對他的另一個印像是節約,但怎麼個節約法,也沒說,總的評價就是普通,“做事規規矩矩,業績也平平常常”,過眼即忘。

  吳謝宇被逮捕一個星期後,有網友曝光了一段視頻,稱是2019年3月底拍的,視頻中的男士肌肉壯碩,正拿過酒瓶倒酒,滿臉笑意。提供視頻的網友稱,她的朋友當晚點了吳謝宇,喝著喝著讓吳謝宇陪著去玩,就是蹦迪,但吳謝宇拒絕了,客人還批評了他一頓,後面吳謝宇就不大高興。

  那個夜場中的笑臉是眼熟的,在吳謝宇剛上北大時,因為班級活動也拍過的一段視頻,幾乎一模一樣的笑臉,只是更清瘦、更羞澀一些。

  據媒體報導,即使是在重慶的夜場生活里,吳謝宇朋友圈展示的也是天文、哲學、時事類的內容。

  複雜的A面

  備受關注的另一方面是吳謝宇的親人朋友。如果說重慶的生活是吳謝宇的一種人生,那採訪的親人朋友,是試圖找到殺母前吳謝宇人生的細節。

  在吳謝宇被捕之後,其親人此前也始終迴避媒體採訪,不願詳談。4月21日,封面新聞曾第一時間聯繫吳謝宇舅舅,他表示對是否會原諒吳謝宇這件事情暫不回應。

  4月29日,吳謝宇舅舅主動聯繫媒體發聲,表示在經過深思熟慮之後,他們已經原諒小宇(吳謝宇)了,小宇(吳謝宇)智商高,文筆好,希望他能寫出點什麼東西來,比如寫下一些警示性文章,也算對社會做點貢獻。當然如果能寫多一點的話,寫本書出來,還可以賣個版權,然後改善他們家貧困的生活。

  在他的自述中,曾用“姐和姐夫是世間少有的好人,善良的人,很辛苦,又很正直”,“我姐一生清苦、清貧,也有種清高,或者說是人格潔癖,從而註定了悲慘的結局”來概括已經雙雙去世的吳謝宇父母。

  提及侄兒吳謝宇,他表示一直篤定他絕對是成龍成鳳的人才, 沒想到會是這樣一個結局。因為吳謝宇從小“非常非常非常完美、聽話,學習成績又好,還尊敬長輩,孝順家人。我們一家人都對他寄予厚望,希望他能出人頭地,成就一番事業!”。

  在殺害母親謝天琴以前,吳謝宇在世俗意義上有著異常光環的人生。他就讀於北京大學經濟學院。高中時期更是被同學們稱作“宇神”:他曾以全校第一的成績從母親任教的中學考入福建省名勝斐然的福州一中,入學後,成績常年穩居全校第一。

  升入高二後,吳謝宇父親因肝癌去世。在同事印象中,吳父過世後,謝天琴變得沉默而易怒。謝天琴家樓上住戶有小孩,有時候,稍微有點吵鬧,謝天琴會衝上樓去數落幾句。16歲的吳謝宇卻表現出與年齡不符的堅強,他對媽媽說:“別難過了,爸爸在天上看著我們呢。”

  這與面對好兄弟時的吳謝宇不同。根據此前報導,吳謝宇高中時期關係最為密切的好友們都曾向封面新聞記者透露,大約從高二開始,他們已經聽吳謝宇提過多次“自己太累了”,吳謝宇也曾向自己吐露過低落抑鬱的情緒。升入大學後,這種情緒更是不時加劇。

  對此,曾與吳謝宇親密無間的一位好友曾表示,在得知吳謝宇弑母后,他試圖說服自己把整件事理解成一個類似命運的東西:“就當他是自毀吧。因為一個心理有抑鬱的人,的確是會想自殺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