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偉讀《近代電影海報探幽》︱難能可貴的近代電影海報收藏
2019年08月13日13:49

原標題:張偉讀《近代電影海報探幽》︱難能可貴的近代電影海報收藏

《近代電影海報探幽》,劉鋼著,上海大學出版社8月即將出版

2017年春,美國加州伯克利分校的東亞圖書館邀請我去看方保羅先生的捐贈藏品。方保羅是美國人,但卻以收藏中國電影文獻而聞名圈內,他的藏品以象徵性的價格轉讓給了“東亞”,應“東亞”盛邀,遂有我的美國之行,主要就是去鑒賞這批藏品的文獻價值。

我和方保羅先生在香港開會時見過面,他的藏品之富我也早已耳聞,但在“東亞”真的面對這些藏品時,我還是吃了一驚。他的全部藏品裝在一百八十個紙箱里,當我們打開這些紙箱時,我的感覺就真的只能以“驚豔亮相”這個詞來形容:其中民國影刊收藏竟然有約三百種之多,影星原照收藏超過六千張,電影說明書和宣傳單更多達幾千種上萬件,僅僅這些,就已遠遠超過了絕大多數公藏機構的收藏,令人讚歎。但不得不承認的是,其中最讓人動容還是那些電影海報。這些海報總數達到四千種左右,主要是上世紀五十至八十年代的香港和大陸地區影片的彩色海報,大都為全開的大尺寸,色彩鮮豔亮麗,畫面生動傳神,其中不少還有諸如李小龍、成龍、周潤髮等大牌明星的親筆簽名,視覺效果絕對震撼,如果用上海話來形容就是:彈眼落睛!也正因為此,“東亞”在決定掃瞄這批珍貴文獻先後次序時,排在首位的就是這批海報,而讀者調看這批文獻最多的也是這些海報,可見其受歡迎程度。

說起中國電影海報的曆史,一些專門介紹電影海報的著作都把中國電影資料館收藏的《再生花》(明星影片公司1934年出品)海報說成是中國最早的電影海報,其實,這並不嚴謹。按道理,只要有電影放映就有產生電影海報的可能,但中國最初的一批電影,如《定軍山》《難夫難妻》《閻瑞生》等,既未見海報實物存在,也沒有文獻能證明當時發行過海報。我所見較早提到電影海報製作的人是楊小仲,他在《憶商務印書館電影部》(刊《中國電影》1957年1月號)一文中回憶:1924年,自己導演《醉鄉遺恨》時真正是全身心地投入,自寫對白,自找演員,連“廣告、海報、傳單都由我設計”。《醉鄉遺恨》的海報雖然目前沒有見到實物,但其曾經存在卻是可以確認的。說起海報,有人總以為它的樣式是一成不變的,現在是什麼模樣,以前也一定這樣,這未免有點絕對。

海報的樣式,其實有一個發展的過程,比如尺寸從小型到大幅,形式從簡單到繁複,色彩從黑白到彩色等等。特別是在中國,早期拍一部影片,幾千元已經是一筆不小的投資,不可能在海報上投多大的錢,只要能起到宣傳的作用就可以了,講究藝術是後起的追求。就我看到的一些實物和當時報刊上發表的海報實樣而言,上世紀二十年代早中期的中國電影海報,一般均為單張,十六開或八開大小,顏色多為用石版或膠版單色印,也有部分用雙色印刷的。畫面多文圖相間,文字部分占有較大空間,圖則大都根據劇照所繪。也許這樣色彩單調、構圖簡單的海報會令人大失所望,甚至於不承認其為海報。但當時的電影海報確實就是如此簡單,我們還找不到更複雜一點的海報。真正具有現代形態的電影海報是在三十年代出現的,這有實物可以作證。其實,二十年代早期的荷李活海報,有不少也很簡單,這符合一般事物的發展規律。至於究竟哪張是我國最早的電影海報,民間藏龍臥虎大有人在,還是等待時間檢驗為好,目前大可不必過分急躁。

《不了情》

《哀樂中年》

《大地春回》

《海上大觀園》

《東北三年解放戰爭》

《鸞鳳和鳴》

《江湖兒女》

《滿城風雨》

《三娘教子》

《美國之窗》

《鬆花江上》

中國電影海報,尤其是早期的電影海報,由於情況複雜,實物存世又太少,迷霧重重,困難多多,故一直沒有一本具體論述的專著問世。現在,這個遺憾終於得到了彌補,劉鋼先生的《近代電影海報探幽》一書和大家見面了,可謂難能可貴。

劉鋼不在電影界從事工作,也沒有專業的研究背景,他有自己的工作,因為興趣而走上了收藏和研究電影的道路,所碰到的困難是完全可以想像的,這種勇氣值得讚歎。此為可貴之一。

劉鋼是以業餘身份來收藏研究電影海報,但又以專業態度來對待之,勤懇而嚴謹,絕非一般收藏界人士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漫不經心。據我所知,他是將工作收入的大部分拿出來收藏海報,且長期堅持,持之以恒。他住在北京,為了請上海的明星在海報上籤名題辭,留下一些痕跡,他不顧自己裝著支架的有病心臟,一次次往返於京滬之間,樂此不疲,毫無怨言,這種堅毅執著的態度,是為可貴之二。

業內收藏電影海報的人並不少,但劉鋼有其自己獨特的考慮,他知難而上,從一開始就把眼光瞄上了收藏難度最大的民國電影海報。據業內人士考證,民國時期拍攝的電影大概在三千部左右,而保存下來的完整電影拷貝則不超過十分之一,得以躲避戰爭、運動等各種災難而遺留下來的電影海報也絕不會多於此數,因此收藏難度之大,轉讓價格之高,都是行外人難以想像的。劉鋼一次次像走鋼絲一般,在國內外各種渠道鬥智鬥勇,搶救回一幅又一幅早期電影海報,心情為之大快;又一次次面對心儀之物,卻因囊中羞澀,交涉失敗等各種原因而失之交臂,悔恨再三。這種專業的視野和全身心的投入,正是一個收藏家有別於他人的特殊之處,可視之為可貴之三。

劉鋼收藏電影海報,一開始是因為興趣,浸淫其中之後,徜徉於藝術寶殿而不可拔,不甘心只是做一個收藏家,遂起研究之念。幾年來,他研讀相關專著,趨訪電影前輩,請教業內專家,專心致誌,勤勤懇懇,下了很大功夫,記了無數筆記,開始登堂入室,有了自己的一點心得。他不憚起步之初的簡陋,願意拿出來和大家交流,以便互相補益,共享成果。這種積極大度的心態和積小流以致江海的宏願,是我認為最可寶貴的,值得學習和提倡。

“海派名物典藏”叢書的出版,今年是第二年,和去年的兩本相比,今年共有三本出版,前進了一步,可喜可賀。我們一直追求叢書的獨特品質,強調內容的文獻價值和文字的可讀性、文本的圖像化,我們現在這樣盡力,以後也會一直堅持。劉鋼的著作出版,而且是第一本討論民國電影海報的著作,裡面還附錄了大量他千辛萬苦從各地蒐集來的海報實物彩圖,彌足珍貴。我願意寫幾句話,表達祝賀,也表示感謝。希望這隻是他研究道路上的第一步,以後在收藏更多、更珍稀的電影海報的同時,也有更精彩的論述和大家見面!

(本文為《近代電影海報探幽》序言)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