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觀察|阿根廷,不要為崩盤哭泣
2019年08月13日13:54

原標題:國際觀察|阿根廷,不要為崩盤哭泣

40年前,當莉蓮·佩姬在倫敦首次唱起《阿根廷,別為我哭泣》時,這個號稱“沒有窮人的國家”,或許真的不知道哭泣為何物;而當昨天,股債彙“三殺”的罕見場景出現時,阿根廷人已經欲哭無淚。

圖說:2019年8月12日,一名男子在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觀看貨幣交易所。東方IC

從世界經濟第七強國,到如今貧困率超過半數,阿根廷用了100年;而依照目前的發展,這種讓人欲哭無淚的局面還將繼續。

阿根廷的金融市場崩盤,源自11日總統初選結果公佈,現任總統、代表中右翼的馬克里意外地落後於反對派候選人、代表民粹主義的費爾南德斯15個百分點,這讓馬克里謀求連任的困難陡增。12日,阿根廷債券市場、股市及阿根廷比索出現連鎖反應式大跌,該國主要股指盤中一度下跌超過38%,阿根廷比索兌美元一度狂貶37%,刷新曆史紀錄。銀行同業拆借利率暴漲和信貸違約掉期飆升,也顯示金融市場的恐慌和不信任情緒急劇上升。

費爾南德斯背後的女人,是前總統克里斯蒂娜及其所在陣營。他們奉行的是眼下最“時尚”的民粹主義政策。對於市場來說,堅持緊縮性財政政策以及親市場、親商業、更開放的馬克里政府,顯然更合胃口,何況他還剛剛獲得國際貨幣基金組織570億美元的貸款,由其執政起碼能保證這個經濟嚴重衰退的國家經濟面可預期或穩定。而費爾南德斯和克里斯蒂娜代表的民粹主義為了上台,開出了諸如給退休人員發放免費藥品、為工人增加工資等“口頭支票”,甚至發話稱一旦當選,將毫不猶豫地撤銷馬克里政府為獲得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救援所承諾的一切改革措施。這也正是初選結果一出爐,信用違約掉期(CDS)的數據顯示,阿根廷在未來五年發生債務違約可能性飆升至72%的原因。

在市場崩盤面前,阿根廷人再一次徬徨了。超過50%的高通脹率以及貶值超過一半的彙率早已使得民眾對於馬克里政府的信任度出現“跌停板”。阿根廷經濟在他上任之後儘管有所好轉,但報表數據上一個個冰冷的數字,並沒有轉換為摸得著、吃得到的切身利益,許多人在一個世界上主要的牛肉和大豆生產國挨餓。所以,他們用選票表達了自己的決定。可是,他們卻忘記了,自從上世紀90年代選擇了美國推薦的經濟模式,並將比索與美元強行掛鉤之後,阿根廷民眾的決定早已不能主導本國走向。21世紀初至今的數次經濟動盪早已證明,他們必須卑躬屈膝於國際市場、特別是美元資本的臉色。

“經常勉強維持生活是一種持續的挫敗感,我愛我的國家,但我只能離開。”在阿根廷首都擔任咖啡館經理的年輕人托馬斯·魯伊斯,像許多其他年輕的阿根廷人一樣,登上了遠赴愛爾蘭的航班。他們沒有年輕時期貝隆夫人那種改變國家的堅韌與決心,只是希望在這種不確定的時期,能在地球某個角落找到庇護。

這或許是對美國人推薦的經濟模式的最好回答。

新民晚報記者 衛蔚

我要爆料聯繫電話:021-22899999新民網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