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死亡率最高的極限運動是什麼?
2019年08月13日14:32

原標題:全世界死亡率最高的極限運動是什麼?

夏天對於歐洲的阿爾卑斯山脈來說是一個“死亡季節”,因為這裏每年都會吸引上百名低空跳傘(BASE Jumping)的運動愛好者前來享受極速墜落帶來的刺激,然而在盡情釋放腎上腺素的同時,總有不幸的冒險者在挑戰極限的征途上搭上性命。

運動都是存在風險的,但即便是死亡似乎也不能減少年輕人對極限運動的熱愛,但血淋淋的數字又不得不讓人重新思考,極限運動與死亡之間的距離到底多遠?

挑戰死亡的自由落體——低空跳傘

低空跳傘的英文名叫做“BASE Jumping”,是指一種從固定高處跳下的極限運動。之所以被稱作“低空”是因為相對飛機跳傘,起跳地點通常都比較低,主要有高樓(building)、天線塔(antenna)、大橋(bridge)和懸崖(earth)(這四個詞的首字母縮即是“BASE”)。

低空跳傘中,一些跳傘者喜歡穿著腳部以及手臂下方連接著“翅膜”的翼裝,穿上後,飛行者在自由落體時先拉開“飛翼”進行滑翔,降落到一定高度後再打開降落傘著陸,這種運動又被稱作“低空翼裝跳傘(Wingsuit BASE Jumping,簡稱WiSBASE)”。

低空翼裝跳傘。 東方IC 資料圖

很多人認為低空跳傘會更安全,其實恰恰相反,它比高空跳傘的危險性更高。因為高度的限製,低空跳傘打開傘包的時間只有5秒鍾,這樣就導致飛行者很難在空中調整姿勢和動作。此外,高空跳傘運動員一般身上會有兩副傘,即主傘和備份傘,但低空跳傘只有一副,也就是說開傘時只能一次成功。如果再加上翼裝的情況,飛行者選擇在低空的情況再滑行一段時間,無疑更壓縮了打開傘的時間,因此低空翼裝跳傘被稱為世界上“最致命”的極限運動。

《國家地理雜誌》在2016年發表過一篇文章,叫做“為何會有那麼多低空跳傘者死亡?”。其中介紹了一名叫做Armin Schmieder的28歲意大利男性在Facebook上直播了自己在瑞士阿爾卑斯山脈上進行低空翼裝跳傘的過程,起飛時Armin笑著對著鏡頭說:“今天,你們跟我一起飛!” 但萬萬沒有想到,短短的幾秒鍾過後,視頻里傳來了驚恐的尖叫聲和一連串刺耳而又混亂的撞擊聲。

2015年5月16日,曾創造低空翼裝跳傘世界紀錄的迪恩·波特和格雷厄姆·亨特從可以俯瞰約塞米蒂穀(Yosemite Valley)的塔夫脫點(Taft Point)跳下,雖然他們之前已經嚐試過了很多次,但這一次兩人都不幸地在滑翔過程中撞到了崖壁,並且在撞擊前都未能來得及打開降落傘。這也是自2014年1月以來美國國家公園第五次因跳傘導致的死亡。

2019年7月14日,一群極限運動愛好者在古埃及金字塔完成了一次翼裝飛行炫酷挑戰。東方IC 圖

據說由於海拔較低,低空翼裝跳傘的死亡率和傷害率比飛機高空跳傘高出43倍。僅在2016年,就有31人死亡,其中23起發生在夏天(6起發生在6月,2起發生7月,15起發生在8月)。

一個叫做“Blinc Magazine”的低空跳傘愛好者論壇在對“新人”的提示版里寫著,“如果你是第一次來這裏,請瞭解低空跳傘是一項危險的運動”,並在提示版下方附上了一份“死亡名單(The BASE Fatality List )”。名單上,從1981至2019年,記錄了373名因低空跳傘遇難的死者名字。最近一次發生在2019年8月7日,一名29歲的西班牙籍男性從55米高的水泥廠煙囪上跳下,由於韁繩在腿部纏繞,最後直接撞擊在了地面,當場死亡。在一旁幫他拍攝vlog的朋友目睹了整個災難性的過程。

驚濤駭浪中的恐怖遊戲——巨浪衝浪

在夏日,海邊衝浪是許多年輕人最喜愛的運動之一。2018年,小有名氣的美國巨浪衝浪高手Adam Francis D'Esposito不幸在墨西哥衝浪時溺亡。他的家人無法接受這個結果,因為Adam是一個游泳高手,2012年他曾在著名的大溪地衝浪時,憑藉出色的水性躲過了鯊魚的攻擊。

巨浪衝浪(Big wave surfing),顧名思義“衝浪者要征服的不是普通的浪花,是高達10米甚至20米以上的巨浪”。2018年11月8日,38歲的巴西衝浪高手羅德里戈在葡萄牙中部城鎮納紮雷征服了24.38米高的巨浪,打破了健力士世界紀錄。

葡萄牙納紮雷附近海域盛產世界最大海浪,這些來自大西洋的巨浪高度可以達到114英呎(約34.7米),有9層樓那麼高,氣勢磅礴十分壯觀。東方IC 圖

然而,巨浪的背後是不可估量的死亡威脅,在穿越巨浪的過程中,衝浪者稍不留神就可能會迷失方向,被海浪拍打到礁石上,或者被一道巨浪拍打入水下3、4米深。同時和強勁的水流對抗後,耗氧會加劇,衝浪者可能會短暫喪失意識,這時如果沒快速浮起或遊向兩邊,再被後浪淹沒,很大程度上會有溺亡的風險。這也是為什麼,巨浪衝浪的死亡率在所有極限運動中一直名列前茅。

1981年出生的Kirk Passmore是一名經驗豐富的巨浪衝浪遠動員,征服過Todos Santos,Pipeline,Waimea Bay,Sunset Beach,Puerto Escondido和Mavericks等地的巨浪。2013年11月13日,Passmore在威美亞灣衝浪,一連串巨浪在距離海岸半英里的珊瑚礁外飛來。然而巨浪過後,他消失了,人們沒有看到他浮出水面,只有攝影師拉里·海恩斯抓住了他最後一次“騎行”在浪尖的鏡頭。

據目擊者稱當時的巨浪最高能達25米高。朋友猜測,Passmore的脖子可能在巨浪拍擊中骨折,耳膜也可能破裂了,因此導致了昏厥,並且他沒有穿救生衣,衝浪板也被折斷了。

儘管沒有確切的統計數據顯示每年有多少人因為衝浪而死亡,但那些有關著名衝浪運動員的傷亡報導都告訴了我們一件事:即便是最有經驗的衝浪者也無法精確地抓住驚濤駭浪里的那一線生機。

失去呼吸的靈魂“跳遠”——自由潛水

在過去沒有氧氣瓶和潛水設備的年代,住在海邊的漁民憑藉自己良好的身體素質和潛水技巧進入海下捕撈食物。如今,這樣古老的技術變成了當下流行的極限運動,並有了一個新的名字,叫做自由潛水(Free Diving)。

自由潛水的潛水者不帶氧氣瓶,只屏住一口氣,潛入水下身體極限所能維持的深度,再用單程呼吸的氧氣安全返回水面。深海的孤獨和隨時可能面臨的窒息恐懼讓《福布斯》雜誌將其稱為“世界上第二危險的運動,僅次於低空跳傘”。

2001年,有一部紀錄片叫做《極度下潛(Ocean Men:Extreme Dive)》,拍攝了兩位世界自由潛水冠軍——弗朗西斯科·羅德里格茲(Francisco Rodriguez)和溫貝托·佩雷茨佐瑞(Umberto Pelizzari)如何通過十多年的努力突破自己的生理極限創造記錄的故事。

弗朗西斯科是一位來自古巴的自由潛水者,他的最好潛水成績是在2003年達到了170米的深度,創下男子自由潛水世界紀錄。而溫貝托則在2001年創下131米的可變重自由潛水(Variable Weight)記錄,並在之後退役。

溫貝托在採訪中,曾經如此形容過“自由潛水”的過程——“就像進入另一個世界,沒有重力,沒有顏色,沒有聲音,是一次進入靈魂的跳遠。”

然而,在寂靜的深海之下,既是異世界的探險,也是生死的博弈。

根據“Divers Alert Network(DAN)”統計,自2006年至2011年期間,每年約有59名自由潛水者死亡。並且在447起自由潛水事故中,有多達308起是致命的。這就意味著,如果你發生了潛水事故,有75%的可能性是死亡。

DAN還聲稱,自由潛水者中最常見的死亡年齡為20至29歲,其中大約90%是男性,10%是女性。

詹姆斯·內斯特(James Nestor)在其撰寫的關於“自由潛水”的暢銷書《DEEP》中談論了關於自由潛水的死亡率和安全性的問題,他說:“在美國,每年10,000個活躍的自由潛水者中就有20人死亡,這比例大概就是1/500。相比之下,低空跳傘的死亡率為1/60;消防人士為45,000人中約有1人死亡;登山者大約1萬分之一。”

2018年9月29日,來自意大利羅馬的Alessia Zecchini在2018巴哈馬藍洞深度賽中,挑戰有蹼恒重CWT107米成功,並刷新了紀錄。在比賽過程中,Alessia屏住呼吸超過3分半鍾。東方IC 圖

埃及的紅海藍洞(Blue Hole)被稱為 “死亡藍洞”,是世界上遇難人數最多的潛水地。它位於西奈半島東部的Dahab海岸,距離沙灘甚至只有5米遠,是一個天然形成的海洋洞穴。據說,最深處能達100多米,內部還有一個26米長連接藍洞和開放水域的通道,被稱為“拱橋”。

埃及的紅海藍洞(Blue Hole)被稱為 “死亡藍洞”。 東方IC 圖

由於大部分的光線難以射入內部,從表面上看“拱橋”似乎很短,但實際上“拱橋”可以一直向下延伸至深不可測的海底,因此沒有找到通道的潛水者有時會繼續下潛。然而,潛得越深,水壓也隨之增加,潛水員肺內的氮氣會因高壓緣故,對潛水員產生麻醉作用,這就是俗稱的“氮醉”現象。“氮醉”發生後會抑製人體各種機能,處於類似“醉酒”的狀態,削弱其的判斷力和行動力,嚴重會引致死亡。

另一處位於伯利茲的大藍洞也是自由潛水愛好者的勝地。 東方IC 資料圖

2000年,一位名叫Yuri Lipski的22歲俄羅斯-以色列潛水教練在藍洞深處自由潛水時不幸遇難。由於他在下潛時隨身攜帶著一台攝像機,因此整個遇難過程都被記錄了下來,震驚了整個潛水界。

據說在視頻中,Yuri在不受控製的狀態下,最終降落在了115米的海底,他驚慌失措,扔下了調節器,並試圖補充他的浮力補償器,但始終無法上升。最終,他遭受了嚴重的氮麻醉,失去了判斷力,陷入了恐懼與死亡。

儘管埃及當局聲稱自1980年以來已經有40名潛水者在此喪生(據非官方的數據顯示死亡人數超過了130人),每年仍然有數以百計的潛水愛好者前去冒險,人類挑戰恐懼與死亡的腳步從未停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