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男人對錢的方式,就知道他愛不愛你,尤其是第三種
2019年08月12日00:50

  這個世界上,有兩種人最好騙。

  一種是股市中的男人,一種是情感中的女人。

  結果都被套牢了。

  心之助平台上,留言最多的就是:這個男人值不值得愛?

  其實在情感中,女人只需要做好兩件事,就駛得萬年船:

  1。 眼光;

  2。 修復力。

  有眼光可以挑一個情商足夠高,人格水平足夠好的男人去愛,後期的售後維修壓力會小很多。

  有修復力,則可以保證在日後出現故障的時候,延長男人這種產品的使用壽命。

  毫無疑問,我們都希望最好眼力好一些,否則,你買了個殘次品,日後再怎麼維修,也是於事無補的。

那麼怎麼看一個男人是否值得愛?
那麼怎麼看一個男人是否值得愛?

  那麼怎麼看一個男人是否值得愛?

  看他對錢的態度就知道了。

  因為錢只是一張紙,在這紙上寫著我們的三觀。它就是一個顯影劑,可以把一個人的人格顯現無疑。

  有三種男人你要小心。

  在錢上太自戀的男人

  比如,有的男人會把錢用來買面子,無論到哪裡,都是一路花錢。工資里的大部分都用於宴請別人了。美其名曰是為了做生意,但其實是為了買一個臉兒熱,大家都管自己叫一聲哥。

  或者,在老婆做生意瀕臨失敗的時候,還兩手一攤,讓老婆出巨資買他發燒的音響器材。換言之,在錢上,你能看到他這樣的人,可能根本沒有進入二人世界的能力——他們的心理年齡一輩子都停留在騷年期,是永遠的單身漢。

  你們約會的時候,你來了大姨媽,他還購買了水上世界的門票,你不喜歡吃辣椒,但他總是和你在火鍋店約會;你不喜歡珍珠項鏈,他一定要給你買。

  這樣的人,就缺乏足夠的共情能力,這些現象,千萬不要說,看在他一往情深的份上就算了。別騙自己了:缺乏共情能力,意味著他們是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他給你製定了一個花瓶的角色,你要做的,就是削足適履地把自己安進去。

  問題是,你幹嘛要這麼做?

  大多數的愛,都敗在“一廂情願”這四個字上了。

  任何人被騙的前提,是想要進入一個騙局。

  這個騙局就是我們一直都非常饑餓的需求。而這個需求就會製造出心魔,讓我們可以不顧一切。

  茨威格有一個小說叫《一個女人一生的二十四小時》,說了一個女人聖母心氾濫,被一個素昧平生的賭徒所矇蔽,失身於這個充滿激情,甚至魔性的男人,把錢都給了他,以為他會痛改前非,但卻在賭場上又一次看到他輸掉所有的故事。

  自戀的男人,總是有一種蠱惑力,尤其是在那些有聖母傾向的女人那裡,格外有市場。

  有聖母情懷的女人,往往是那種很難對自己好,一生都恪守陳規的人,她們人生最大的課題就是無法非理性,失掌控地活一回。

  所以,自戀的男人會格外吸引她們——她們會通過和這樣的男人在一起實現兩個願望的妥協:

  1)跟著自戀的男人瘋狂一把,會滿足自己一直都不能允許實現的願望。

  2)自戀的男人必然會傷害自己,也會滿足自己對於越界被懲罰的願望。

  就像是一個小孩逃學了,如果父親的巴掌沒有及時到來,他會惴惴不安,直到父親揍他一頓,他才能安然入睡。

  逃學的快樂和懲罰的安心,通過聖母愛上自戀男之快樂的過程和始亂終棄的結局,都可以得以實現。

  那麼為什麼這些女人會熱衷於被騙財騙色的遊戲?為什麼自己無法過上一種自我的生活?

  因為這麼過,有違於原生家庭父母對她的人設。

  小時候,每當她想做真實的自己,想要叛逆的時候,父母對她的打擊一定是嚴厲到她必須放棄自我的程度。

  這種嚴厲可以是身體的侵害,也可以是一個眼神的厭棄,總之都要讓這個孩子恐懼到不得不在內心為自我豎起了一道高高的圍牆,讓自己的慾望、自我永遠睡過去,直到有一個壞男孩衝破了一切,帶她闖出這個自設的牢獄。

  但此時,她會面臨一個艱難的抉擇。

  如果完全離開這個牢獄,那麼就意味著和父母的世界做告別。

  而如果她內在的存糧不足,就不足以有勇氣隔斷和父母的精神臍帶。

  所謂內在的存糧就是一個人去冒險的時候,父母曾經給她所有的鼓勵,支持和指導,如果這些在面對挑戰的時候支持性的聲音不太夠的話,那麼這就意味著她可能缺乏足夠的力量去建立自己的王國。

  所以,她能做的,就是找一個又一個渣男,享受甜蜜的過程,但最終要承受糟糕的結尾,會不斷驗證父母對她的判斷——你就應該做一個乖女孩,你就應該老老實實按照我們的指令過一輩子,你看,被這個壞小子騙財騙色了吧。

在錢上太焦慮的男人
在錢上太焦慮的男人

  在錢上太焦慮的男人

  很多女生會喜歡有進取心的男人。

  這樣的女生,很可能在原生家庭有讓人看不起的父母。

  在她成長的過程中,看到了太多父親的loser行為給家庭蒙羞,造成各種問題。

  比如父母吃喝嫖賭抽,讓家庭一直處於財務的危機,或者父母一直都怨天尤人,卻不肯努力;或者能力有限,一直都苦苦掙紮於自尊的及格線以下。

  這樣的女生可能就會有一個幻想:我以後進入婚姻,一定要找一個有抱負、有能力的男人。

  於是一個充滿野心的男人就映入眼簾。

  其實有野心有慾望是不是一件好事,就看它的驅動力是什麼。

圖註:考試作弊,以及人生的成長,以及各自選擇的道路。沒有對錯,只有選擇。
圖註:考試作弊,以及人生的成長,以及各自選擇的道路。沒有對錯,只有選擇。

  比如最近熱映的《天才槍手》就很說明問題。

  無論電影的過程是多麼驚心動魄,但最後的結果是兩個天才學生的隕落,他們一生都無緣國外留學的機會了。

  是什麼讓他們要劍出偏鋒走上這條不歸路?

  貧窮。

  一個人在物質上太窮,容易產生兩種心理:

一種是渴望金錢,一種是仇恨金錢。

  但更多的是兩者皆有的矛盾心態。

  女學霸眼見父親為了讓自己有個好前途,而連換洗衣服都沒有的窘境。男學霸日日都要面對媽媽在洗衣店裡,把手天天浸泡在冷水裡的內疚。

  他們會有一眼就可以看到頭的輝煌未來,但在當下,他們卻生活在困窘之中。

  因此他們兩個人都會有一定的反社會傾向:他們渴望被這個社會認可,但又痛恨這個社會剝奪了自己家庭富裕的機會。

  幫助富人同學只是一種藉口,更重要的是他們借此對抗了自己認為不公平的世界,又由此獲得了巨量的財富。他們用戰勝社會製度(考試)的方式來贏得社會的認同(金錢)。

  這就是很多野心家和冒險家活著的動力之一——叛逆。

而另外一些人則被金錢馴化為奴隸。
而另外一些人則被金錢馴化為奴隸。

  而另外一些人則被金錢馴化為奴隸。

  曾經有一個男人跟我說,如果我賺了1000萬,我就可以退出江湖,過一種更自由,更放鬆的生活,過了一年,他的安全線升到了2000萬,每年他的安全線都在飆升,直到有一年,他不賺錢了,他就崩潰了。

  因為他內心有一個黑洞,這個洞是無窮的。

  金錢永遠無法填平它。

  在他沒錢的時候,他渴望有房,在北京有房了,他就可以安全了,他有了第一套房;他的安全線變成在於能否還上房貸,他還完房貸了;然後這個安全線變成他是否可以安全地把公司辦好;然後他的公司做得還不錯,他又給自己提出新的目標——千萬不要讓公司垮掉……

  他一直都渴望離開北京這樣的大城市,他渴望回到小時候和三五好友坐在路邊擼串的快樂時代。但是他發現自己已經無法回去了。

  妻子說他就算是回了家,也是沒有魂兒。

  你能指望一個半夜都會被噩夢嚇醒的男人有什麼心思,好好看看他辛辛苦苦賺來的大房子,看看妻子和孩子?

  他的心已經被心魔完全抓住了。

  那個心魔就是小時候窮到幾乎要飯的經曆,窮到父母半夜裡抱頭痛哭的慘痛回憶,窮到他必須假裝不餓,讓妹妹吃完那半拉窩頭的傷心。那些痛苦,成為留在他心裡的一顆子彈,永遠都讓他無法釋懷。

  這樣的男人一定會跟自己的伴侶大吼:天天你就是事兒多,不知道我賺錢有多累!

  可能他的確沒有出軌,但他也沒有娶你,在精神上,最終他成為心魔的奴隸,心魔成為他的靈魂,而他在世上只剩下一副軀殼。

在錢上太內疚的男人
在錢上太內疚的男人

  在錢上太內疚的男人

在《請回答,1988》這部劇里,有一個很典型的例子。
在《請回答,1988》這部劇里,有一個很典型的例子。

  在《請回答,1988》這部劇里,有一個很典型的例子。

  成東日是個銀行職員,但寒酸的收入,讓一家5口只能住在半地下室里,已經18歲的兒子每天只能和夫妻倆擠在一個屋裡睡覺,妻子經常要借錢度日,每天都像擠已經乾癟的牙膏一樣用化妝品。

  就是窮酸到這個地步。成東日每天都要花錢,看到任何鰥寡孤獨者在艱難度日,他都忍不住出手相助。

  他的妻子不明白,明明自己家都揭不開鍋了,為什麼要到別人那裡裝假大方?

  那是因為他從小就有一個人設——他一生必須要做兩件事:

  1)永遠做窮人;

  2)永遠都要幫窮人。

  因為他強烈地認同了那個永遠都要窮酸地活著的母親,他媽媽到他家一趟,不肯多待,就要忙著回去幹活,看到他們要扔掉一個已經壞掉的花瓶,她就一把抱住,並且說道要廢物利用。

  其實她完全不必活得如此低質量,但窮,已成為她的精神核心了。

  一般來說,苦逼的母親就容易生產出一個內疚的孩子。

  母親過的不好,卻把所有的好都給孩子,孩子會怎麼想呢?我是讓媽媽過的不好的最大的禍根!

  要麼我以後要賺很多錢,讓我媽後半生靠我翻身。

  要麼以後我也要過的很慘,就算是有機會過的好,我也不能過好了,因為我媽一輩子都那麼慘,我過的好,還算有良心嗎?

  這兩個心結,就成了日後婚姻的定時炸彈。

  一個男人如果足夠出息,他的家可能成為家鄉的駐京辦事處,他可能會暗度陳倉,偷偷把家裡的錢用於給弟弟買房,給弟媳婦整容,給小侄子交學校讚助費,給父母治病……

  總之,在他的內疚情結的作用下,他是不會讓自己的小家安生的,因為他必須要還情債。

  什麼時候還完?

  也許一輩子都還不完。

  因為這樣的孩子,已經接受了這樣一個概念:我要為我媽的情緒、人生負責。

  這樣的人,也不會讓兒女有自己的人生,大女兒參加反政府遊行,他大罵孩子:你的媽媽未來還指望著你呢!你要把你爸爸氣出心臟病嗎?

  他的父母怎樣道德勒索他,他就如何照方抓藥地對自己的孩子。

  於是他們就生活在這樣的美德里:自己不為自己負責,偏偏要為別人負責,然後自己的孩子再為自己負責……

  某種程度上,這就是一種情感的惡性傳銷。而這個惡性傳銷還會被冠以“無私”、“奉獻”、“善心”、“善良”。

  當然,現實中除了自虐型的父母,還有施虐型的父母,他們會公然跟自己的孩子要錢,要權,在孫子出生以後,正式進駐子女的家庭,藉著帶孩子的正當理由,合理合法地重新成為孩子家庭的主人。

  很多婚姻的敗壞,都是從生孩子,結束了小家庭的生活開始的。

說到這裏,你應該明白,所謂眼力,就包括兩點。
說到這裏,你應該明白,所謂眼力,就包括兩點。

  說到這裏,你應該明白,所謂眼力,就包括兩點。

擦亮你的眼睛;

看到表皮以下的世界。

  我們看不明白,有些時候是因為我們缺乏深度,有些時候是因為我們不想看清楚。

  我們看到的是幻相,一廂情願的夢。

  如果我們能看穿這三種男人,就說明,你已經來到了真實的世界。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