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百何:女人做了這兩點,一定會被男人狠狠傷害!
2019年08月12日19:23

  有人說:“愛上一個男人,是女人最大的賭博。”

  當愛情變成一場賭博,為什麼有的女人就總是在輸呢?

電影《媽閣是座城》,就是講述了一個叫做梅曉鷗的女人和三個賭徒的故事。
電影《媽閣是座城》,就是講述了一個叫做梅曉鷗的女人和三個賭徒的故事。

  電影《媽閣是座城》,就是講述了一個叫做梅曉鷗的女人和三個賭徒的故事。

  她在賭城里獲得了無數的金錢,但在愛情里,卻輸得一無所有,變成了那個賭城里最大的“輸家”。

  男人賭錢,女人賭愛,在這座圍城里,誰都別想出去。

  梅曉鷗是澳門賭場里的女疊碼仔,就是為來澳門賭搏的大陸遊客做嚮導,並向賭廳做擔保,借錢給賭客。

  賭客如果輸錢,那麼他們便會成為直接債主,追討債務,十天為限,逾期計以高額的利息。

  在這裏,男人們紛紛成為她的客戶,從家產萬貫賭到一無所有,從鶼鰈情深賭到妻離子散。

  梅曉鷗之所以進入賭場是因為愛過一個賭紅了眼的男人——盧晉桐。

  她大著肚子去找盧晉桐的時候,這個男人非但沒有一絲愧疚,反而凶狠地踹了梅曉鷗一腳,導致小產。

  這一腳把梅曉鷗揣進了民政局,也把她推入了疊碼仔的行當。

  所以後來梅曉鷗才會在遇到段凱文後一次次相信他,把自己的所有都賠了進去,還願意相信這個男人本性不壞。

  她在賭城里見多了謊言和欺詐,卻對段凱文的謊言選擇了相信,她總是幻想靠自己去挽救一個賭徒,男人賭錢,她賭愛。

  遇到雕塑家史奇瀾以後,選擇了一次次的保護她,幫他還了幾千萬賭債,幫他開展覽,最後還幫他戒了毒,回歸家庭。

  她讓兒子回到自己恨透了的前夫身邊,陪伴他最後一程,也在兒子去賭博以後絕望到燒掉了所有的錢。

  這樣賭愛的女人又何嚐不是一個賭徒呢?

  就像華仔給梅曉鷗說的那樣:“洗碼不賭錢的人都能做老闆,你洗碼,不賭錢,可是你為什麼做不了老闆?因為你賭感情。”

  兒子樂樂、史奇瀾、前夫盧晉桐、段凱文這四個男人,讓梅曉鷗賠盡了親情、愛情和友情。

  在賭城里,有人傾家蕩產,有人家破人亡。

  都說男人的風雨來自權錢,而女人的風雨幾乎都來自於男人。

  是梅曉鷗的運氣太差嗎?

  明明知道前夫是被賭博毀了的情況下,她還一頭紮進賭場,試圖“以毒攻毒”。

  當她一次又一次深陷於對愛情的幻想之中,卻發現賭徒終究是賭徒,對金錢和慾望的渴求,才是他們生存的要義。

  女人賒感情越貸越多,在人生里滿盤皆輸。梅曉鷗看得清誰是未來客戶,卻看不清誰能託付一生。

婚姻里的低段位賭徒
婚姻里的低段位賭徒

  婚姻里的低段位賭徒

  一個人,在情感中通過占便宜,而不是自身的實力來謀求一個好的結果,就是賭徒。

  第一種賭徒就是“賭沉溺”。

  一個女人不幸跟渣男結婚,一輩子不能夠放手。最後結局顯而易見,女方忍辱負重,還是換不來一點感動。

  這種女人思想觀念通常較為傳統,她們非常在乎別人的眼光,很少傾聽自己內心的聲音。

  擔心離婚後被人指指點點,索性就把糟糕的日子忍到頭。

  第二種賭徒就是“張雨綺”式的女人,“賭離開”。

  感情中遇到任何問題就立刻秒分,分完以後,對方動點心思勾搭一下就再復合。

  試問一下,天下有幾個女人敢像她一樣,上節目公開吐槽自己看男人的眼光確實不行。

  又可以自信發問:“我又紅又美又有錢,你這是找了一個什麼歪瓜裂棗來代替我?”

  與第一種女人恰恰相反,這種女人不會再有“夫賢子孝婚姻圓滿”的執念,他們只想快意恩仇地活出最大限度的自由。

  她在愛一個男人的時候毅然決然,哪怕所有人都不看好,也阻止不了;在恨的時候,又快刀斬亂麻,眼裡揉不得一點沙子。

  財產分割,孩子撫養權,都不是阻擋她離開的理由。

  很多人將她奉為新女性的典範,欣賞她不扭曲真實的自己去迎合大眾。

  其實,這裏存在很大的誤區,真正的勇敢是權衡利弊之後做出的決定。

  而張雨綺沒有給婚姻一個重新修復的機會,就貿然離婚,前夫找她就再復合,遇到問題再分手找下一個。

  對待感情,她只是衝動,卻不曾總結經驗。這種有勇無謀的情感態度本質就是“賭”。

  梅曉鷗就屬於這種“賭徒”,縱觀梅曉鷗的三段感情,都是極度缺乏理性的。

  她低估了“賭場”大環境的影響,對男人的判斷也總是浮於表面。還沒有從上一段感情中吸取教訓,就火速去尋找下一個目標。

  不辨別,不思考,總是在“賭”下一個更好。到頭來,不過是在重複第一個“渣男”的悲劇。

婚姻里的高段位賭徒
婚姻里的高段位賭徒

  婚姻里的高段位賭徒

  第三種賭徒就是“賭經營”,拿自己一生的情感做籌碼,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

  最典型的代表非鄧文迪莫屬。

  鄧文迪在廣州醫學院唸書時認識美國的切瑞夫婦,在這對夫妻的資助下,她成功去美國留學。

  切瑞為了鄧文迪,跟自己的妻子離了婚,而鄧文迪拿到綠卡後,就一腳蹬了切瑞,投入沃爾夫的懷抱。

  沃爾夫是一名商人,可以為鄧文迪進入耶魯大學提供經濟資助。

  擁有耶魯NBA學位的鄧文迪,順利的進入星空衛視工作。

  星空衛視在1993年被梅鐸的新聞集團收購。在一次聚會上,鄧文迪主動搭訕梅鐸,重新為自己的將來“謀算”。

  作為一個有心機的第三者,她很快就讓傳媒大亨與31年的髮妻離婚,17天后迎娶自己。

  她的三段感情都是利益的交換,籌碼就是她個人的道德,良心。

  別看現在媒體總是曝出鄧文迪消費小鮮肉的花邊新聞,根本沒什麼值得驕傲的。

  要知道,那些小鮮肉也不過是奔著她的錢以及她在社交圈的地位,就如同年輕時候的她自己。

  這樣的人註定不會擁有真正純粹的感情。

原生家庭的缺失,造就了一個個賭徒
原生家庭的缺失,造就了一個個賭徒

  原生家庭的缺失,造就了一個個賭徒

  心理學家弗蘭克·卡德勒說:“生命中最不幸的一個事實是,我們所遭遇的第一個重大磨難多來自家庭,並且,這種磨難是可以遺傳的。”

  所以“原生家庭”這個詞一出現,我們的缺失和不足似乎都從中找到了答案。

  反觀鄧文迪的原生家庭,似乎可以探尋到她野心勃勃和超強控製欲的根源。

  鄧文迪曾在採訪中透露過小時候家裡很窮,一家人住在50平的小房子裡,幾乎沒有吃過肉。

  比起貧窮,她更在乎的是,自己一直都是被忽視的那一個。

  15歲時,全家遷徙廣東,父母帶走兩個姐姐和弟弟,唯獨把她留在了徐州。

  鄧文迪從那個時候就格外爭強好勝,各個方面都渴望贏,以此來證明自己不比家裡的其他小孩差。

  原生家庭里沒有得到過愛的孩子,一生都在爭取別人的認可和肯定。

  如果有外力誘惑擺在眼前,她們一般很難堅守自己的底線。

  伴侶不是你的債主,更不是你的救世主。

  有些人,總想讓伴侶為自己的原生家庭所帶來的創傷買單。

  殊不知,是自己沒有從原生家庭的傷害中走出來,也沒能夠把另一半擺在正確的位置上。

  因為很小的時候父母就離異,所以你總是變著法的查看伴侶手機,生怕這個枕邊人有了異心。

  因為小時候被父母鎖在家裡,所以每當你一個人在家,就覺得孤獨像大海一樣要將自己吞噬。

  於是你偷偷去伴侶單位,看看他是否真的在加班。

  因為小時候被父母忽略了內心真正的訴求,所以長大後想讓伴侶來補償自己。

  要哄你,要隨時回你微信,接你電話,要記得你所有的喜好,要感知你情緒的變化。

  一開始他可以寵你遷就你,時間一久,難免心生不快,感情也就容易產生嫌隙。

對此,心理學家盧悅老師解釋道:
對此,心理學家盧悅老師解釋道:

  對此,心理學家盧悅老師解釋道:

一個人,從父母那裡得到的愛越充分,他的自我修復能力就越強。如果情況相反,她內心這個父母的影像是很容易消失的。

敢於把寶壓在自己身上,才是最瀟灑的女人
敢於把寶壓在自己身上,才是最瀟灑的女人

  敢於把寶壓在自己身上,才是最瀟灑的女人

  婚姻里的賭徒,到最後都輸得一敗塗地,不是運氣差,而是押錯了寶。

  女人從來都應該把寶壓在自己身上,而不是男人。

  有一個女人,曾經也深受原生家庭的影響,卻在中年“叛逆”了一回。

  她是《偽裝者》里深明大義的大姐明鏡,是《琅琊榜》中嫻靜溫婉的嫻妃,也是《歡樂頌》里為女兒操碎了心的媽媽。

  她叫劉敏濤。

  2014年前,她生活的軌跡完全符合社會對一個女性的標準預期,從小家教森嚴,認真讀書,中戲畢業之後拍了幾部大戲。

  事業高峰的時候遇到了愛情,隨後就聽從父母的建議放棄了演藝生涯,成了一名賢內助,在家相夫教女。

  在金星秀上,劉敏濤提到這段婚姻還忍不住哽咽,說在他心裡,更重要的其實是錢或者是其他的什麼東西吧。

於是,思考了一整夜的劉敏濤第二天早上做了一個決定,結束這段孤獨的婚姻。
於是,思考了一整夜的劉敏濤第二天早上做了一個決定,結束這段孤獨的婚姻。

  於是,思考了一整夜的劉敏濤第二天早上做了一個決定,結束這段孤獨的婚姻。

  現在的她,把希望寄託在自己身上,活的獨立又瀟灑。

  一步步努力將自己從日常瑣事中抽離出來,去完成曾經一直想做卻沒有機會做的事,繼而擁有更廣闊和自由的人生。

心理學家盧悅老師補充說道:
心理學家盧悅老師補充說道:

  心理學家盧悅老師補充說道:

婚姻里的“賭”,實際上是一種偏執。這種偏執的背後,藏著一個人內心的創傷。

一個女人沒有辦法離開男人,實際上是她在原生家庭沒有完成一個“自我安撫”的課題。

  幸運的人一生都在被童年治癒,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癒童年。

  女人希望用婚姻治療自己受傷的心,卻不知道能夠療傷的只有自己。

  如果一個人將自己的快樂寄希望於他人,那麼她永遠不明白什麼真的幸福,她的喜怒哀樂都被旁人所困擾。

  取得快樂的秘籍其實很簡單:愛別人之前先學會愛自己。

  愛自己其實比愛別人更難。

  我們總是希望能夠被愛,所以將一腔熱血放在了別人身上,在這過程中我們受盡委屈,也毫無怨言。

可是付出並不一定能得到回報,只能讓我們自己迷失方向。
可是付出並不一定能得到回報,只能讓我們自己迷失方向。

  可是付出並不一定能得到回報,只能讓我們自己迷失方向。

  如果我們懂得愛自己,明白“我”的意義,那麼我們會讓自己變得更加的璀璨奪目。

  也許我們無法選擇出身,但是我們可以選擇生活;也許我們無法改變壞境,但是我們可以活出超越原生家庭的格局。

  做一個聰慧的女人吧!無論什麼時候都不要忘記最初的夢想;在平淡生活中依然要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唯有這樣,你才能接得住生活的種種刁難,不管拿到怎樣的拍,都能聰明地打出自己的贏面。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