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hone被迫“印度製造” 本地人說:別想複製中國
2019年08月12日07:15

  原標題:iPhone被迫“印度製造” 本地人卻說:別想複製中國!

▲資料圖片:印度艾哈邁達巴德,工人正在調整蘋果iPhone X的宣傳海報。(路透社)
▲資料圖片:印度艾哈邁達巴德,工人正在調整蘋果iPhone X的宣傳海報。(路透社)

  蘋果高端手機iPhone X系列,8月即將在千年古城甘吉布勒姆量產。

  甘吉布勒姆,印度教的七大聖城之一,遺留許多古老頌詩描述的神廟。我們到達前夕,古城剛挖掘出一尊沉在水中40年的神像,因為要移到陸地,而封城48天,車輛不得任意進出。

  蘋果的iPhone真要在這個環境生產?一支手機的電子零組件數量上千個,涉及到超過200家供應商,一旦短缺一個零組件,就不能出貨,供應鏈複雜度遠高於鞋業與紡織業。

  《商業週刊》進入富士康為蘋果生產手機的基地,眼前,該公司廠房被灰沙覆蓋,格外低調。

  這裏曾是幫諾基亞代工的工廠,2014年,富士康因為諾基亞關閉工廠,資遣了相當多印度當地員工,當時,一度發生嚴重抗議、員工拒不關廠,雙方關繫緊張。

  現在,老廠區生產的iPhone已經在生產線製造,員工約2000人。在廠房旁邊,吊車工人還在忙著加蓋手機品牌小米的零組件倉庫。富士康也在這裏幫小米生產內銷印度的手機,員工人數已達萬人,這是它協助小米站上印度手機龍頭的秘密基地。

  但這裏方圓百里內,看不見零組件廠群聚,連集團自家的連接器、機構件等,都沒跟來。

  富士康印度廠的零組件及半成品,多仰賴運輸距離5800公裡外的廣東,這些零件得坐上船,穿越孟加拉灣,經曆約一星期的船期,才能到達印度第二大港金奈港,而從金奈到達園區,還需要約1小時的車程。即便是已經在印度設點的電池廠,也必須從2000公裡外、印度首都新德里東南方的諾伊達,開著卡車走上3到4天運過來。連全球第一大印刷電路板廠臻鼎,目前僅在金奈一帶選址中,最快明年才會量產,“我們是配合客戶去,做很少量、很少量。”該公司董事長沈慶芳強調。

  iPhone的印度征途,乍聽很沒效率:其零件從下單到交貨的時間被拉長,以前1天內能完成的交貨期,被拉長7倍以上。一位在印度設廠的國際品牌主管說,最大的挑戰是,“組裝廠搬廠,很多人(供應鏈)卻還沒跟上去,供應端到生產端變長鏈。”資誠創新諮詢公司董事長劉鏡清補充,“供應鏈拉長後,存貨增加、運費增加,營運風險也增加,以前供應商在附近,斷鏈就算了,現在斷鏈可不簡單,你知道那有多大的風險嗎?”

  蘋果在大陸的供應鏈,幾乎都在24小時車程之內可達處。曾經,蘋果在最後一刻更改了iPhone的屏幕設計,新的屏幕面板就在當天午夜運達大陸的工廠。12小時後,一塊塊新屏幕就都嵌到手機上。蘋果創辦人喬布斯曾說,iPhone不在美國組裝,原因不是成本,而是亞洲工廠生產速度快,能兼具經濟規模與靈活性。

  2012年時,蘋果就試圖在美國得克薩斯州奧斯汀建立組裝Mac電腦的工廠,《紐約時報》曾報導,當時組裝電腦時,人們才發現電腦組裝要用的一款螺絲釘供應不足。在大陸,一種零件短缺,大家就能當天供貨,但在得州,一切都行不通了。最終,一顆螺絲釘,讓這款美國組裝的Mac推遲上市了數個月。

  上述斷鏈風險,會在印度上演嗎?目前蘋果與小米的供應鏈並未完全相同。印度手機品牌圈傳言,原本鴻海集團初期為iPhone X系列規劃了兩條產線,但目前只先開了1條,也就是1個月的產能僅約6萬部,這不到小米的1/10。

  中午接近1點,廠區門口,員工一批批下了白色的交通車,工廠里的女性超過95%,年輕的臉龐,穿著鵝黃、豔紅、桃紅、天藍等色彩豐富的印度傳統服裝紗麗。每到交班時間,園區里的人就開玩笑稱可以看到“三千佳麗”。

  當地人對我們說,別想複製大陸。原來,印度雖是超過13億人口的國家,但光是官方認定的語言就有22種,連文字都不同,出了家門到另一個邦,可能就像出了國,看不懂也聽不懂其他語言。所以,印度人缺乏流動性。“在印度,必須是‘工廠去遷就人’,要先調查該地可用人力有多少。”在這裏,連蓋一座有兩萬人的工廠,都很睏難。

  甚至,印度罷工新聞屢見不鮮。據說,有次鴻海集團創辦人郭台銘要到印度工廠視察,但當地工廠正在罷工,員工只能硬著頭皮問郭能否改期再來。但蘋果的征途,比起回歸美國製造,它有更多“印度製造”的壓力。

  現在,蘋果在大陸手機市場已趨近飽和,再加上中美貿易的摩擦,都對iPhone不利。據市場調研機構卡納利斯諮詢公司統計,今年第一季,iPhone在大陸出貨量年減幅度高達三成。相比下,華為反而逆勢成長四成。從摩根大通到花旗等券商,都下調蘋果今年的財測。

  然而,面對印度這個全世界最有潛力的手機市場,蘋果市占連前10名都排不上,當地販售的高端iPhone,因為得加上兩成關稅,幾乎為全球最貴。以iPhone XS為例,印度官網報價相當於近1萬元人民幣起,比印度人半年平均收入還高。

  去年,韓國總統文在寅還邀了印度總理莫迪,一起參加三星在印度興建、號稱全球最大手機工廠的開幕典禮,雙邊的友好關係,加上三星還宣佈要在印度製造高端旗艦機型Galaxy S9和Note 9,都加深蘋果被邊緣化的危機。

  “你看蘋果這三年在印度的發展,沒有一件事順利。”一位在印度多年、熟知手機產業的業內人士說。全球主要城市都有開設直營店的蘋果,一直無法在印度展店,因為印度政府非常堅持,蘋果得落實本地採購零件的原則,iPhone必須有30%以上的本地成分,才會被放行。即使蘋果在印度設立了第一個海外研發中心,緯創又已在印度組裝舊款iPhone,政府仍然否決。這次,蘋果將高端iPhone交由鴻海在本地組裝,承諾持續帶進相關供應鏈後,蘋果已經確定將在孟買開出第一家直營店。

  這場“分散式製造”,將重新定義各方的競爭力。屆時,我們買到的iPhone,可能在離我們更近的地方生產,不一定能更便宜,因為供應鏈碎掉,過去因群聚而產生的效率與成本優勢不再,但有機會依照當地需求去客製化。

  文章:平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