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以來日均1家上市公司股權質押爆倉 股東補充質押忙
2019年08月12日07:31

原標題:8月以來日均1家上市公司股權質押爆倉 股東補充質押忙

8月以來,已經有當代東方、延安必康、凱樂科技、派生科技、勝利精密、天夏智慧、三夫戶外、迅遊科技、眾應互聯、凱美特氣、拉夏貝爾、宜華健康發佈了公司股東被動減持的相關公告。此外,東方日昇、紫鑫藥業、豫金剛石等公司也發佈了股東被動減持的預披露公告

8月,資本市場上陰雨綿綿,上市公司質押爆倉事件集中顯現。

新京報記者統計,8月以來,已經有當代東方、延安必康、凱樂科技、派生科技、勝利精密、天夏智慧、三夫戶外、迅遊科技、眾應互聯、凱美特氣、拉夏貝爾、宜華健康發佈了公司股東被動減持的相關公告。此外,東方日昇、紫鑫藥業、豫金剛石等公司也發佈了股東被動減持的預披露公告。

這意味著,近期平均每天都有一家上市公司股權質押爆倉。這樣的爆倉危機並不是偶發,Choice數據顯示,截至8月11日,A股有946家上市公司股東的股權質押已經抵達平倉預警狀態。

今年以來,更是有不少上市公司控股股東已經發佈了權益變動報告書,控股股東持股大量遭被動減持。同時,還有部分公司的股東在不斷補充質押,或低價賣股套現贖回質押股權。

8月來平均每天1家上市公司質押爆倉,有公司總經理被強平

8月9日晚間,上市公司當代東方公告稱,控股股東的一致行動人被動減持。

這家控股股東累計質押比例占持股100%的上市公司,近一年股價跌幅超過了70%。僅今年以來,當代東方的總市值就從1月2日的37.12億元縮水到22.8億元。

事實上,在今年7月,當代東方就已經公告,廈門旭熙及北京先鋒亞太在太平洋證券辦理的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已觸發協議約定的違約條款,可能被實施違約處置。當月,廈門旭熙已累計被動減持公司股票791萬股,約占當代東方總股本的1%。

8月7日、8日,廈門旭熙再次累計被動減持公司股份1580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比例約為2%。

被動減持或許還會繼續。數據顯示,先鋒亞太、廈門旭熙持有的當代東方股權均為100%質押狀態。當代東方稱,如廈門旭熙及先鋒亞太未能及時追加保證金、補充質押、支付本息或提前回購,可能繼續被動減持公司股份。

類似的事件近日頻繁在上市公司中上演。

8月9日,平潭發展公告稱,因控股股東山田實業的非控股股東存在未能履行融資業務相關協議約定的情形,山田實業為其非控股股東融資業務提供擔保所質押的平潭發展部分股份,可能繼續被質權人廈門國際信託實施違約處置而導致被動減持。

8月8日晚間,凱樂科技公告稱,凱樂科技8月2日就收到申萬宏源通知,擬將大股東科達商貿質押給申萬宏源的1819萬股(占公司總股本2.54%)凱樂科技部分股票依約賣出。

根據公告,2019年8月7日科達商貿所質押的股票已有116萬股被申萬宏源實施被動減持,減持總金額1929.26萬元;在8月8日,科達商貿質押股票再次被動減持305萬股,減持總金額4908.6萬元。

上述兩次被動減持,均因科達商貿在申萬宏源辦理的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出現到期,不予展期。後續,科達商貿質押給申萬宏源賸餘的1398萬股凱樂科技股票,也存在被動減持風險。

截至8月9日,科達商貿仍持有凱樂科技20.06%的股權,累計質押其持有的公司股份的99.13%。

8月8日,派生科技公告,公司總經理韓勇質押股權被強製平倉;上市公司勝利精密公告,在今年5月以來控股股東高玉根被動減持6743萬股,占勝利精密總股份的1.96%。8月7日,三夫戶外宣佈,公司董事、副總經理孫雷因質押違約而引發的被動減持34萬股完成。

此外,8月6日迅遊科技接到控股股東、實際控製人之一的陳俊通知,其在首創證券的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業務觸發違約條款,出現被動減持以及後續可能繼續被動減持公司股份的情況,目前已經遭被動減持114.8萬股。

密集的被動減持並非偶然。新京報記者統計,僅8月1日至10日,就有超過10家上市公司發佈相關股東已經被動減持股份的公告,除上述公司外,還有延安必康、宜華健康、眾應互聯、凱美特氣也存在公司股東因質押爆倉遭被動減持的情況。

值得一提的是,除上述公司外,8月以來還有東方日昇、天下智慧、紫鑫藥業、豫金剛石發佈了股東被動減持的預披露公告。上述4家上市公司公告均顯示,有股東質押違約,可能存在遭強製平倉導致的被動減持風險。

946家上市公司股東股權質押“平倉線”壓頂,有的股東持股還遭凍結

Choice數據顯示,截至8月11日,有3243家上市公司存在股權被質押的情況,其中有13家上市公司股權質押比例超過了公司總股份的70%。

Wind數據統計,截至2019年8月9日,A股市場質押股數6105.6億股,市場質押股數占總股本9.2%,質押對應市值為45230.88億元。

以股權質押占公司總股份比例最高的藏格控股為例,公司累計質押比例占公司總股份的79.19%,控股股東累計質押數量占持股比例的100%。Choice數據顯示,公司質押中已經有兩筆質押抵達預估平倉線。

高比例質押背後,藏格控股大股東的資金鏈已然斷裂。今年6月以來,藏格控股的第一大股東藏格投資因貸款違約,持有的上市公司股權還遭凍結;今年7月不得不以資抵債償還對上市公司的債務。此外,藏格控股還因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被證監會立案調查,公司股價也弱勢下滑。

股權質押比例較高的貴人鳥、*ST印紀也頻繁傳出利空消息。貴人鳥控股股東持有的上市公司股權遭凍結,公司股價也已經跌破貴人鳥集團與相關機構設定的平倉線。*ST印紀也同樣危機浮現,公司(所有股東)累計質押股權比例占76.81%,已經有15筆達到預估平倉線,控股股東肖文革持有公司股權早已遭輪候凍結。

Choice數據顯示,在A股上市公司中,有946家股權質押達到預估平倉線,累計對應質押市值5959億元。上述公司中,上海萊士、巨人網絡、廣彙汽車質押中達到預估平倉線市值較高。

去年12月以來,上海萊士就多次公告,公司控股股東科瑞天誠及其一致行動人存在可能被動減持持有股票的風險。其中,涉及的股權質押方包括湘財證券、華融證券、歌斐資產等機構。

Choice數據統計,目前上海萊士(所有股東)累計質押比例達到了68.51%,達到預估平倉線的有64筆質押。

此外,Choice數據統計,巨人網絡(所有股東)累計質押比例59.54%,其中有1筆質押達到預估平倉線,有7筆質押達到預估預警線。按照公司股東上海澎騰投資2019年3月的質押,目前已經到了預估平倉線。上市公司廣彙汽車的控股股東廣彙實業,質押公司股權中也有部分已經達到預估平倉線。

不過,海通證券8月發佈研究報告認為,目前股權質押爆倉負反饋壓力不大,並表示,截至2019年8月6日,A股質押餘額為4.3萬億元,占A股總市值的8.3%,而2018年10月19日為4.2萬億元、占9.7%,自紓困基金成立以來整體質押比例下降。

控股股東補充質押忙,有股東低價減持

A股股權質押餘額較去年增加千億背後,是不斷有上市公司發佈補充質押或延期回購。

僅8月10日,就有萬豐奧威、跨境通、景峰醫藥、寶鷹股份、駱駝股份、花王股份發佈了補充質押的公告。

8月7日,萬豐奧威控股股東萬豐集團將持有的上市公司3235萬股股票辦理補充質押,占其持股比例的3.2%。至此,萬豐集團已經將手中75.56%的股權質押。萬豐奧威表示,公司控股股東資信狀況良好,具備資金償還能力,其質押的股份不存在平倉風險。

與萬豐奧威類似,跨境通的實際控製人楊建新等股東也剛剛辦理補充質押。公司實際控製人楊建新、樊梅花分別補充質押447.8萬股、100萬股股票,涉及質押機構包括國泰君安、華創證券、東證融彙、廣發證券、東興證券等。

景峰醫藥控股股東葉湘武在8月以來分別辦理兩筆質押,一筆因為個人資金需求質押持有的1600萬股景峰醫藥股權,另一筆補充質押260萬股景峰醫藥股權。

8月10日上市公司公告中,寶鷹股份控股股東寶信投資為補充質押,新增質押700萬股上市公司股票;駱駝股份控股股東劉國本新增補充質押922萬股上市公司股份;花王股份控股股東花王集團補充864萬股質押給中信建投。

8月1日到8月9日,還有怡亞通、百川能源、京威股份、彩訊股份、中文在線、楚天科技、金通靈、雲南白藥、中嘉博創等超過20家上市公司發佈了股東補充質押的公告。其中七彩化學、楚天科技、中文在線、彩訊股份、百川能源、科力遠等均為控股股東辦理補充質押。

除一些上市公司股東忙著補充質押外,還有股東選擇低價減持並回購部分質押股權。

新京報記者發現,在一些上市公司股權質押比例下降的同時,也有部分股東在期間大幅減持。

例如今年以來股權質押比例從年初的63.05%縮小至40.48%的東方銀星,今年以來大股東減持比例合計占公司總股份的17.51%。其中,此前質押比例較大,且質押達到預估平倉線的大股東豫商集團,因資金需求今年來多次減持東方銀星股票,從年初的持股17.52%變至已經不是公司持股5%以上的大股東。而這期間東方銀星股價處於相對低位。

而早在去年7月份,伴隨著東方銀星股價連續6個跌停,高比例質押的二股東豫商集團就開始補充質押,同時,當時伴隨著股價連續跌停,經常互相“拆台”的大股東(中庚地產實業集團有限公司)和二股東(豫商集團)“化干戈為玉帛”,二股東豫商集團宣告:全力支持為做大做強上市公司主營業務而進行的相關投資、併購、融資等行為。

■ 案例

迅遊科技:股東質押爆倉,實控人轉讓公司超10%股權

8月5日,迅遊科技宣佈,公司股東質押爆倉。公司實際控製人之一的袁旭,在國海證券的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業務上觸發違約條款,出現被動減持以及後續可能繼續被動減持公司股份的情況。

8月6日,迅遊科技再次宣佈,公司實際控製人之一的陳俊,在首創證券的股票質押同樣爆倉,出現被動減持及後續可能繼續被動減持的情況。

迅遊科技2015年上市,公司實際控製人為袁旭、章建偉、陳俊3人。最後一位實際控製人章建偉的股權質押也承受著壓力,公司8月6日公告顯示,章建偉再次辦理補充質押,占其持股比例的11.06%。

根據公司最新公告,章建偉及其一致行動人袁旭、陳俊以及袁旭之一致行動人廈門允能天成、廈門允能天宇合計持有公司股份6959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31.16%。前述股東所持有公司股份累計被質押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26.06%。

新京報記者統計發現,迅遊科技在2018年以來就出現大股東頻繁質押、回購再質押、補充質押等現象。今年以來,迅遊科技股價也持續走低,從1月2日的23.01元/股下滑至8月9日的14.94元/股。按照choice估算,截至8月11日,迅遊科技質押股權中,已經有13筆質押達到平倉線。

在此背景下,袁旭等人選擇轉讓部分迅遊科技股權。今年6月,袁旭、章建偉、陳俊及股東胡歡分別與浙數文化簽署了《股份轉讓意向協議》,擬向浙數文化或其指定主體轉讓合計持有的公司2380萬股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10.66%。交易方對轉讓價格定為“不高於21元/股”,按照交易量來計算,袁旭等人最多可在此次交易中套現4.99億元。

貴人鳥:控股股東股權遭凍結,多筆質押存平倉風險

上市第5年的貴人鳥,在2018年度首虧消息公佈後,陷入多事之秋。今年5月,有媒體質疑貴人鳥財務數據矛盾;6月,信用評級機構下調貴人鳥旗下債券的評級;隨著股價的下跌,8月3日,貴人鳥再次宣佈,控股股東持有股權被凍結,質押爆雷。

貴人鳥公告顯示,公司控股股東貴人鳥集團所持公司股份累計被凍結數量為42654.73萬股,占公司總股本67.86%。

2018年4月,貴人鳥集團將持有的3400萬股貴人鳥股權辦理質押,質押方為中原信託。當時貴人鳥公告顯示,貴人鳥集團此次質押是為了給貴人鳥投資向中原信託借款提供質押擔保,公司表示,“貴人鳥投資資信狀況良好,具備償還能力,具有良好的抗風險能力。”

這筆質押卻成為後來貴人鳥集團股權遭凍結的主要原因。8月3日貴人鳥公告,中原信託與林天福、貴人鳥投資、貴人鳥集團借款合同糾紛一案,貴人鳥集團所持有的公司股份32485.23萬股被法院司法凍結及輪候凍結。

根據公告,貴人鳥集團共計持有貴人鳥76.22%的股權。本次股份被凍結及輪候凍結後,貴人鳥集團所持公司股份累計被凍結比例占公司總股本67.86%。

貴人鳥提示稱,因公司股價已跌破貴人鳥集團與有關機構設定的履約保障比例平倉線,貴人鳥集團持有的股份仍然存在被輪候凍結的風險。貴人鳥集團被凍結的股份如果被司法處置,可能會導致公司實際控製人變更。目前,控股股東貴人鳥集團正積極與相關方探討股權風險化解方案。

此外,Choice數據顯示,除去貴人鳥集團質押給中原信託的股權已經達到平倉線外,貴人鳥集團對華潤深國投信託、渤海國際信託、浙商金彙信託等機構的股權,也到達預計平倉線。

控股股東質押風險爆發的背後,貴人鳥股價大跌。2018年6月11日,貴人鳥的收盤價為26.74元/股。僅從今年看,貴人鳥1月2日以5.82元/股的價格收盤,對應總市值36.58億元。而在8月9日,貴人鳥的股價以4.32元/股收盤,對應總市值27.16億元。

值得注意的是,貴人鳥自身業績也備受關注。數據顯示,2018年貴人鳥營業收入28億元,同比下滑13.5%,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虧損6.8億元。2019年1季度,貴人鳥營業收入5.2億元,同比下滑37.4%,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1391萬元,同比減少83.66%。

上海萊士:爆倉後股價大跌市值縮水600億,多家機構踩雷

曾經的“股神”上海萊士從去年就開始股權質押違約。2018年12月,上海萊士就發佈公告,科瑞天誠質押給信達證券的3800萬股上海萊士股票、科瑞天誠一致行動人質押給申萬宏源的5901.3萬股股票、科瑞金鼎質押給金元證券的2221萬股股票,部分金額逾期構成違約。

在同一天,上海萊士還宣佈,控股股東萊士中國質押給開源證券、國海證券合計1.2億股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因部分金額逾期構成違約,可能導致萊士中國被動減持。

當時上海萊士在公告中稱,科瑞天誠及其一致行動人、萊士中國及其一致行動人一直與各債權人積極溝通協調,將會根據債權人要求,進行債務展期、籌措資金、追加保證金或抵押物等相關措施防範平倉風險。

質押爆倉讓上海萊士股價持續下滑。2018年12月7日至20日的10個交易日,上海萊士股價連續10個跌停。在事發前的2018年12月6日,上海萊士收盤價還為19.52元/股,對應總市值971.05億元。

股價的迅速跳水,讓上海萊士的質押爆倉情況加劇。此後上海萊士頻繁發佈公告,其中萊士中國質押給湘財證券、蕪湖歌斐、江海證券、平安信託等機構的股票也陸續違約;科瑞天誠質押萬和證券、英大證券,其一致行動人寧波科瑞金鼎質押給華融證券等機構的股票也因低於平倉線且未能履行補倉義務等而構成違約。

在此期間,萊士中國持股也不斷縮減。截至2018年12月19日,萊士中國持股占上海萊士股權30.33%,但到2019年7月5日,萊士中國持股比例減少至28.64%。此外,截至7月31日,科瑞天誠及其一致行動人累計被動減持公司股份3084萬股。

截至2019年8月9日,上海萊士收盤價7.09元/股,對應總市值352億元。這意味著,在去年12月質押爆倉以來,公司總市值縮水超過600億。

新京報記者 李雲琦 編輯 嶽彩周 校對 賈寧

liyunqi@xjbnews.com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