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媒文章:關稅戰最大輸家或是美國(2)
2019年08月12日15:44

原標題:西媒文章:關稅戰最大輸家或是美國(2)

文章稱,此外,初步研究表明,中國生產商並未因特朗普的關稅而大幅降價。即使它們這樣做,降價給美國消費者帶來的微弱好處也將被投向美國市場的其他競爭進口產品的價格大幅上漲所抵消,這是特朗普歧視性關稅造成的。

文章認為,雖然中國已對來自美國的許多產品徵收25%的對等關稅,但這對中國經濟的負面影響可能有限,因為美國進口產品不到中國進口總量的1/10。因此,中國的關稅報復不會對中國經濟產生很大影響。此外,中國還降低了對世界其他地區進口產品的關稅。

此外,中國從美國進口的大部分產品是農產品,例如大豆;如果有必要,中國可以從巴西以相似的價格進口。

文章稱,經濟分析表明,在一個相互聯繫的世界中,是不可能贏得雙邊貿易戰的。隨著對中國產品再次加征關稅,特朗普在一場越來越有害的爭端中加倍投注。最終,最大的輸家很可能是美國。

資料圖片。新華社/法新

文章稱,此外,初步研究表明,中國生產商並未因特朗普的關稅而大幅降價。即使它們這樣做,降價給美國消費者帶來的微弱好處也將被投向美國市場的其他競爭進口產品的價格大幅上漲所抵消,這是特朗普歧視性關稅造成的。

文章認為,雖然中國已對來自美國的許多產品徵收25%的對等關稅,但這對中國經濟的負面影響可能有限,因為美國進口產品不到中國進口總量的1/10。因此,中國的關稅報復不會對中國經濟產生很大影響。此外,中國還降低了對世界其他地區進口產品的關稅。

此外,中國從美國進口的大部分產品是農產品,例如大豆;如果有必要,中國可以從巴西以相似的價格進口。

文章稱,經濟分析表明,在一個相互聯繫的世界中,是不可能贏得雙邊貿易戰的。隨著對中國產品再次加征關稅,特朗普在一場越來越有害的爭端中加倍投注。最終,最大的輸家很可能是美國。

資料圖片。新華社/法新

【延伸閱讀】敢向美科技巨頭徵稅?美國關稅戰或轟向法國……

參考消息網7月11日報導 境外媒體稱,美國總統特朗普發佈調查令,將嚴查法國可能即將通過的科技公司徵稅計劃,這可能將導致美國對法國展開新的關稅戰或其他貿易限製。

台灣钜亨網7月11日援引外電報導稱,特朗普的這項命令,在美國時間7月10日的下午發佈,將給予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一年的時間,調查法國的徵稅計劃,是否損傷美國的科技公司,並提出美國方面的進一步對策。

萊特希澤針對這項稅法表示,美國非常擔心法國國會即將通過的“數字服務稅”,將會嚴重打擊美國科技公司,並受到不平等的待遇。

法國經濟與財政部長布魯諾·勒梅爾在3月時表示,若對大型的科技公司徵收數字服務稅3%,每年將可以貢獻給國家約5億歐元(1歐元約合7.8元人民幣)。

報導稱,這項法案針對在網絡廣告等數字服務上,全球營收超過7.5億歐元的企業徵收數字服務稅,大約30家左右的大型科技公司將受到影響,包括Google、臉書等美國的公司。

美國301條款針對稅收是否造成不公平貿易進行調查。

報導介紹,美國參議院多數議員對這項調查令表示認同,認為法國和其他歐洲國家欲通過數字服務稅,根本是在實行保護主義,特別是瞄準美國的公司進行不公平待遇,將傷害美國就業與經濟。

美國參議院的財政委員會主席查克·格拉斯利呼籲,包括法國等歐洲其他國家,應放棄這樣單方面的針對行動,美國就不需要做出關稅提高或製裁等相對應的行動。

圖為美國總統特朗普。新華社/美聯

(2019-07-11 12:02:31)

【延伸閱讀】諾貝爾獎得主:美國打關稅戰錯了 真正痛點在……

參考消息網4月25日報導 台灣媒體報導,美國總統特朗普大舉“貿易保護主義”旗幟,並指控世界貿易組織(WTO)損害美國貿易,對日本、韓國以及歐盟等盟友徵收鋼鋁、汽車關稅,這些舉措造成美國製造業成本大幅提高。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約瑟夫·施蒂格利茨撰文指出,特朗普這種“美國優先”的法則,對美國百害而無一利。

台灣中時電子報網站4月24日報導,施蒂格利茨在新書摘要中提到,美國是全球化最大受益者。

施蒂格利茨認為,特朗普的做事原則,其實並不如想像好用,因為其他世界主要經濟體,只要多聯合一些第三世界國家,甚至合作,都能對美國造成巨大壓力。

施蒂格利茨也因此得出結論,如今美國遇到的經濟問題是全球化帶來的技術變革,以及管理不善等問題。

圖為美國總統特朗普。

(2019-04-25 00:11:01)

【延伸閱讀】美國世界各地點火關稅戰 德媒盤點各國與美貿易衝突

參考消息網9月19日報導 德媒稱,今年年初,美國總統在多個陣線作出貿易戰之勢,對包括盟友在內的多個國家和地區徵收鋼鋁關稅,由此在世界各地引發對美國實行貿易保護主義的擔憂。如今,這些國家與美國的貿易衝突怎麼樣了?

德國之聲電台網站9月18日刊登文章盤點了除中國之外受特朗普關稅戰波及的國家,文章具體摘編如下:

歐盟

6月1日,特朗普對歐盟、加拿大和墨西哥的鋼鐵製品徵收25%關稅、鋁製品徵收10%關稅。

6月22日,布魯塞爾採取報復措施,對牛仔褲、摩托車和威士忌等具有象徵意義的美國產品徵收關稅。

特朗普還曾威脅對進口汽車加征關稅。這尤其引起了德國汽車工業的擔憂。

但7月25日,特朗普與歐委會主席容克宣佈一項計劃,華盛頓暫時不對歐洲汽車加征關稅。

目前,雙方在討論如何實現零關稅。不過,歐委會還在等待歐盟成員國的授權才能談判。

加拿大、墨西哥

加拿大和墨西哥與美國是北美自貿協定(NAFTA)成員。華盛頓的鋼鋁關稅生效後,兩國採取了反製措施。

特朗普就任總統後,要求推翻“糟糕透了的”北美自貿協定。

上月,墨西哥與美國完成了新的北美自貿協定的初步協議。

此後,加拿大也與美國進行緊鑼密鼓的談判,以期保留北美自貿協定為三方協定。但在爭端解決機製以及渥太華對國內奶製品市場的嚴格控製方面,談判遇到障礙。特朗普多次反對加拿大的奶製品市場管製。

日本

日本是特朗普鋼鐵關稅的又一目標。東京曾表示這是“極為不可接受的”。

日本已通知世貿組織,該國計劃對500億日元(約合30.56億元人民幣)的美國產品採取報復性措施。

此外,日本還希望在美國威脅徵收的汽車關稅中獲得豁免。日本汽車工業對關稅十分擔憂。

印度

據路透社引述消息人士稱,美國和印度有望就貿易爭議達成一致,數週後完成協議。

3月,美國宣佈徵收鋼鋁關稅後,印度政府決定對一系列美國產品加征關稅,但生效日期如今推遲到了11月2日。印度希望能在與美國的談判中達成好的結果。

土耳其

上月,特朗普表示,對北約盟國土耳其徵收雙倍的鋼鋁關稅。因一名美國牧師在土耳其受到恐怖主義指控而被關押兩年,兩國關係一度緊張。

特朗普發佈徵收雙倍關稅的推特消息後,土耳其里拉下跌近20%。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指責這是一起政治陰謀和一場經濟戰爭。

此後,土耳其提高了對大米、酒類、菸草、化妝品和汽車等美國產品的進口關稅。

(2018-09-19 13:50:51)

【延伸閱讀】美國經濟學家文章:關稅戰不會擾亂中國經濟

參考消息網8月27日報導 香港亞洲時報網站8月25日刊載美國經濟學家戴維·戈德曼的文章稱,有人高估了美國的經濟實力和中國的經濟弱勢,這一錯誤加劇了美國政府的錯誤觀念,以為關稅將給中國造成無法忍受的經濟之痛。這是極其災難性的戰略失誤。文章摘編如下:

上帝保佑阿瑟·拉弗——同名曲線的創造者。拉弗的一項重大主張就是減稅將促進經濟增長。他曾與我先前的商業夥伴祖德·萬尼斯基、《華爾街日報》主編羅伯特·巴特利以及其他幾位經濟學家和時事評論員一起,共同向羅納德·里根兜售大幅減稅的主張,並因此迎來了上世紀最偉大的一次美國經濟繁榮。

阿瑟提出了一項重要主張。就他的其他主張而言,不僅糟糕,實際上非常糟糕。他每年會前來與我會談一次。2001年,他來到瑞士信貸銀行。當時美國的製造業就業情況令人失望,美國的貿易逆差急劇增加,但他並不擔憂。阿瑟斷言:美國人無需製造任何產品,我們只需做好設計,比如蘋果,外國人會動手生產實際產品。

2007年,他仍然看好美國股市。我告訴他,金融體系即將崩潰。他覺得我瘋了。畢竟,當時稅率很低,共和黨人在執政。怎麼可能出問題?

2007年7月18日,我參加消費者新聞與商業頻道拉里·庫德洛的節目,發出“萬億美元3A級資產泡沫”將擊垮銀行體系的警告。拉里也不相信我。

現在,當我告訴阿瑟和拉里,美國所能徵收的所有關稅都不可能擾亂中國經濟時,他們也都不信。

阿瑟高估了美國的經濟實力和中國的經濟弱勢,他的錯誤加劇了政府的錯誤觀念,以為關稅將給中國造成無法忍受的經濟之痛。這是極其災難性的戰略失誤。

西方觀察家妄談“中國經濟”,實際上並無這樣一個實體:只有截然不同的昔日經濟和未來經濟。我們任何時候觀察到的現象不過是破舊立新。二者相提並論毫無意義。

阿瑟的論點分兩部分:其一,中國的股價不如美國;其二,中國公司債務水平非常高。

這些觀察都對,但在我看來屬於誤解。

美國和中國的債務水平占GDP的比例大體相同。美國政府債務約占GDP的96%,居民家庭債務占78%,公司債務占93%,債務總額約占GDP的250%。而中國政府債務僅占GDP的46%,家庭債務僅占GDP的47%,公司債務占163%。大量公司債實際上是政府債,也就是政府持有的公司欠政府銀行的錢。其中大多是債務融資的基礎設施項目。

換言之,中國利用公司借貸和政府銀行為基礎設施融資,而不是市政債券或聯邦信託基金或稅收。這就是我們看到“公司債”如此之多而“政府債”如此之少的原因。

我認為,中國經濟正處於急劇轉型之中。這條龍正在再次蛻變。全新的行業將誕生。與美國之間的關稅戰將刺激中國低附加值的組裝工業向越南或印尼轉移,同時集中資源取得高科技突破。

(2018-08-27 11:26:22)

【延伸閱讀】加拿大華裔參議員:美國挑起“關稅戰”是無效之舉

來源:央視新聞

中新社多倫多8月7日電 (記者 餘瑞冬)就美國對華挑起的貿易戰,加拿大聯邦華裔參議員胡元豹近日表示,美國將中國崛起作為“全球化的焦慮”是錯誤的,美國挑起“關稅戰”是無效之舉。

作為加拿大聯邦參議院獨立黨團領袖的胡元豹4日在溫哥華出席加拿大百人會主辦的公共教育講座時指出,隨著中國經濟崛起,全球力量開始轉型。中國的崛起也帶來新的世界秩序。中國實現的不僅是經濟總量的增長,其技術創新也在進步。“中國製造”也成為美國眼中的長期競爭威脅。

他認為,從更高層面而言,全球化競爭將更具戰略性,並非僅通過稅收和關稅政策調整相對價格,而是更大規模地進行技術開發,提供大量先發優勢技術。

胡元豹認為,中國是多極世界的一部分,也是新興全球秩序的一部分。美國把中國崛起視為“全球化的焦慮”是錯誤的。美國挑起“關稅戰”是“無效之舉”,因為受到高關稅影響而造成的價格上漲和失業將會為美國帶來負面影響,同時,這些關稅措施並不會減少美國的貿易逆差。

在胡元豹看來,美國財政赤字的根本問題在於儲蓄投資失衡,而這種失衡只會在特朗普稅收計劃下繼續增長。在沒有削減相應政府支出的情況下,個人和公司稅率的急劇下降將導致更大的預算赤字和國家債務。

此次公共講座的主辦方加拿大百人會是一個立足華裔社區,旨在推動華人政治參與等綜合能力,同時聯合其他族裔促進加拿大社會平等、健康和可持續發展的智庫組織。(完)

(2018-08-07 14:10:33)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