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率創10年新低,“不婚不育”不必彈也不必讚
2019年08月12日10:33

原標題:結婚率創10年新低,“不婚不育”不必彈也不必讚

即便不婚不育能帶來暫時的自由,但家庭和親情仍舊是人生重要的心理支持系統。

▲七夕節,某婚姻登記處,身著傳統唐裝的“小花童”為新人送上祝福許願牌。 圖/新京報網

——“姐,你為什麼一直單身啊?”

——“弟,你為什麼不考清華啊?是……不喜歡嗎?”

最近,一則流行段子講出了單身朋友們真實而略帶辛酸的處境。七夕剛過,單身話題熱度不減。根據國家統計局和民政部的數據,去年全國結婚率(2018年的結婚人數占全部人口的比例)僅為7.2‰,創近10年來的新低。其中最低的城市上海,結婚率僅為4.35‰ 。

包容不婚不育,也是社會進步

對此,有人說,“年輕人不婚不育是一種進步”。理由是,整個社會已經意識到了結婚生子不再是一門必修課。

人生路千萬條,條條可選擇。越來越多人認同那些適婚人群可以自由選擇生活狀態,確實算是進步。說到底,對個體而言,婚育是權利而非義務。

但圍繞不婚不育現象的輿論“博弈”註定會存在。這類爭議,映射的也是人類社會千萬年積澱下來的涉婚育規則與倫理的自然延伸。選擇了不婚不育者,可能在很長時間內都得承受更大的輿論壓力。

從生物的自然原理來看,不婚不育現象不影響社會存續的前提,就是不要跌到社會和人口自然延續的“奇點”以下,即不能小於總和生育率,這個數字是2.1。

這點其實不必擔心。無論哪個國家和地區,不婚不育的人數都只是少數。更何況,不婚未必就不育,非婚生子女如今有很多,很多國家和地區也對非婚生子女與婚生子女一視同仁。

對很多人來說,不婚不育意味著生活自由、簡單充實:既有大把時間可供自己支配,讀書、追劇、看直播,網購、旅遊、吃火鍋;還可以充分利用更多的時間和精力,投身自己喜愛的職業和追求,在事業上有所成就,也能極早達到心理需求的最高級別——自我實現。而更多的人能達到自我實現,本是社會的進步,因為自我實現也是對社會經濟、文化和文明的貢獻。

選擇不婚不育,成本其實很高

不婚不育的權利應被保障,但無論對整個社會還是個體而言,它沒那麼好的一面也應被看到。

不婚不育,意味著沒有自己的家庭和孩子,也就失去了對生命和生活的另一種體驗。這種體驗當然也是生物因素和社會文化因素有機交織在一起的。

沒有孩子,負擔輕了、不用操心孩子的成長教育。但這也等於失去了很多可能性,包括從對孩子的生育教養上感受人的成長過程,重溫、重演和重享長大成人的過程與意義。

由於血緣親情的強力黏合以及養育後代的情感投入,內心也逐漸成長、強大。家庭生活和養育孩子的過程中,慢慢理解父母、感受複雜人性,體驗社會和家庭的互動,這些經曆無論是對事業還是對人生,都是一筆“正資產”。

另外,不婚不育也將失去人生重要的心理支持系統。人生的心理支持系統很多,事業固然是一種,但是家庭和親情才是最基本的。有人愛、牽掛、關心,通常也能增加個體幸福感。

這種幸福感溫暖而充滿力量。心理支持系統在平時也許不為人所重視,也可能讓人感到無所謂。

可以看到,在諾貝爾獎典禮上,獲獎科學家的感言總繞不開感謝家庭;賽場上拿了冠軍,獲獎者除了感謝團隊,也會感謝家庭、父母和孩子;在奧斯卡頒獎儀式上,獲獎者也會老調重彈……這雖然“俗套”,卻可能是由衷之感——如果沒有親人和家庭的心理支持系統,這些人未必能輕而易舉地實現自我。

特別是在人生的至暗時刻,與愛人、子女之間的一聲問候、一個玩笑、一聲保重、一次叮嚀,甚至一條微信,都會起到情真意切、冷暖相知的作用,也能轉化成巨大的心理支持力量。

不婚不育的得與失還有一個相對性。不婚不育,有可能實現自我;但選擇家庭和子女,同樣可能實現自我。即便沒有完全獲得成功,至少孩子們獲得了自我實現的機會,這種綿延不息的希望,也會給人們接受時間和生命的勇氣。

□張田勘(專欄作者)

編輯 孟然 校對 吳興發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