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新聞:《上海堡壘》是對中國電影的一次警醒
2019年08月12日13:23

  原標題:《上海堡壘》票房失利, 是對中國電影的一次警醒

  8月的第二個週末,上海經曆著颱風,一部關於上海的災難片也經曆了“狂風暴雨”。《上海堡壘》票房慘敗,首週末的票房剛剛勉強破億,豆瓣評分跌至3.3,排片已經下降到7.8%。這部號稱投資3億多的“科幻巨製”,意味著原本的市場定位起碼是衝10億級別去的,上映四天雖然票房已經過億,但截至8月12日9時,貓眼專業版的票房預測,它將止步1.48億元。

截至8月12日9時,貓眼專業版的票房預測,《上海堡壘》將止步1.48億元
截至8月12日9時,貓眼專業版的票房預測,《上海堡壘》將止步1.48億元
  

  相比過去電影市場上並不少見的“高票房低口碑”電影,似乎佔據大IP、流量明星、熱門檔期等因素,一部電影即便頂著“爛片”的罵名,也總還是能有不錯的收成。而《上海堡壘》首日上映口碑告急後,從排片到票房全面崩潰可謂少見的。這其中既有觀眾對“接棒《流浪地球》的中國科幻片”的心理落差,也有對流量演員和不專業的資本多年來擾亂影視創作情緒的“反彈”。

截至8月12日上午9時,《上海堡壘》的豆瓣評分已經跌落至3.3分
截至8月12日上午9時,《上海堡壘》的豆瓣評分已經跌落至3.3分
 

  導演發微博道歉:沒有人想要去關上這扇閃著光的門

  如今回顧《上海堡壘》一路走到觀眾面前的曆程,始終爭議滿滿,從公佈主角花落鹿晗開始,“原著粉”的吐槽多年來就從未間斷。

  今年6月的上海國際電影節期間,《上海堡壘》的發佈會就是以“回應爭議”為主題進行的,發佈會上,滕華濤導演解釋了影片中對外星人的設定沒有採用原著中的生物文明,而是以機甲文明的方式呈現,是因為 “中國科幻電影正在起步,從製作和特效難度上說,機甲比生物更可控一些”。而江南也回應了關於“披著科幻外衣的愛情片”的質疑,稱“科幻不止一種,電影里放大了故事中的戰爭元素,也保留了原著的‘魂’,有朋友的友情,有戰士的豪情”。當時滕華濤在發佈會上希望觀眾不要“急著踩我們”,呼籲大家“中國的科幻電影工業才剛剛開始,作為第一部科幻戰爭電影,請給我們更多信心。”

  8月4日影片在北京舉行的首映禮上,滕華濤說,自己用六年時間做這部電影,正好是讀完一個小學的時間,交出了“小學畢業水平的答卷”。

  8月8日電影上映前,滕華濤在微博中寫道,“從2013年到現在,《上海堡壘》陪伴了我六年的時間。終於在這個暑假,我交上了小學畢業作品,他還不完美,僅僅是個小升初的作業,但我相信你們可以開始期待我三年以後的中考了。”

  而不論導演如何消化自己的成長和進步,僅僅將一部“小學畢業”水準的作品放到市場上讓觀眾為之買單顯然是不對的。也正是因為此前過度宣傳“接棒《流浪地球》硬科幻”的概念,讓影片在“科幻”這個指標上狠狠地跌了跟頭。因此最受認可、傳播度最廣的關於影片的吐槽就莫過於“《流浪地球》打開了中國科幻的一扇門,《上海堡壘》又把它給關上了”。

  8月11日上午,導演滕華濤在微博上向觀眾發出一段道歉的文字,表示自己“很難受,但這就是一個沒有做好事情的人,應該有的感受,我會記住。希望還有以後,也希望中國科幻電影可以越來越好”。

《上海堡壘》的導演滕華濤,在其微博@黃油小熊 向觀眾致歉
《上海堡壘》的導演滕華濤,在其微博@黃油小熊 向觀眾致歉

  隨後,主演鹿晗@M鹿M 和@舒淇 也轉發了滕華濤的道歉文,並表示“感謝所有的鼓勵和批評”,“路遙且長,加油”。

  這些微博的評論區前排大多都得到了粉絲的安慰和諒解,許多觀眾也表示,影片有不足,但也不至於到“爛片”,部分大場面的場景也有讓人感受到興奮的瞬間。而在知乎、豆瓣等平台,網友們的態度則顯得更加苛刻,認為導演避重就輕。

  知乎上關於導演滕華到導演道歉的討論

  流量明星效應的“反噬”?失利也是一種意義

  雖然週末的颱風影響了長三角地區多個票倉城市票房產出,但全國的大盤在週五到週日三天里都達到了3億以上,充分說明這個暑期檔被《哪吒之魔童降世》《烈火英雄》等影片拉高的觀影熱情。

  而《上海堡壘》這樣一部從類型到陣容都足夠具有商業性,甚至前期的話題、熱度數據都足夠好看的影片,在上映首日就呈現滑鐵盧的態勢的確是出人意料的。

  《上海堡壘》海報,底部密密麻麻的各大公司LOGO,是中國電影海報一大特色,數量越多,越能代表資本對於某部電影的“重視”

  事實上,從眼下低迷的票房和根據專業票房數據網站統計的不足300萬的觀影人次來說,看過電影人的人也許並沒有那麼多,而這部電影在社交網絡和自媒體上引發的大規模吐槽,更多是將這部影片作為這些年市場上“招黑典型”而作的批判。

  《上海堡壘》啟動於資本最熱衷於影視的“小時代”,那些年里,IP改編+流量明星是電影市場上最熱銷的組合,而各行各業起家的老闆們都摩拳擦掌來電影行業試圖分得一杯羹。

  儘管滕華濤多次強調選中鹿晗時根本不清楚這是誰,只是因為覺得他長得像原著里的人物,但無論從演技的基礎,還是片酬的花銷來說,鹿晗都不是一個僅僅看形象符合導演就可以“說用就用”的演員。

  影片上映前,為了討好粉絲,宣傳都圍繞鹿晗,舒淇先是在上影節上表示接演原因是“因為有鹿晗”,之後在上海的首映禮上,即便鹿晗並未到場路演,舒淇也不吝誇獎鹿晗敬業不用替身,並且表示合作的感受如“小鹿亂撞”。加上影片中對鹿晗從造型到行為甚至鏡頭語言上不顧邏輯“偏袒照顧”,處處都透露出對粉絲的迎合。

  本身流量明星近年來的“路人緣”就愈發尷尬,又加上上映前路演場的千元電影票風波給影片再添負面話題,讓影片上映之初就自戴鐐銬,而本身質量的不過關則加速了口碑的沉降。

  影片最大的投資方是華視娛樂,據“鏡像娛樂”報導,華視娛樂招股書數據顯示,公司對《上海堡壘》的投資比例為30%,擬投資1.08億元,按此推算整部影片的投資金額約為3.6億元,再加上宣發成本,預計總成本至少在4億以上。而眼下影片票房破億都走得艱難,貓眼的預測票房從首日的3.66億,到次日2.04億,到第三天的1.48億,影片的後繼乏力幾乎是板上釘釘。

  《上海堡壘》面臨血本無歸的局面,而無論是資本對於流量演員的熱情,還是創作者罔顧劇情邏輯的故事情節,這部電影都做出了一個極為典型的錯誤示範,而這樣的示範對於市場的健康發展同樣也有意義。

  一位電影投資人在朋友圈轉發了這樣一段話,並表示“這的確是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如今看來,《上海堡壘》雖然未能續寫中國科幻的輝煌,也它給所有影視行業的從業人員敲響了警鍾。觀眾借這部電影表達了自己的態度,也能夠給電影的投資方、出品方們以最實際的警醒。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