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貧助學:老簡的人生“下半場”
2019年08月12日15:32

原標題:扶貧助學:老簡的人生“下半場”

  新華社長沙8月12日電 題:扶貧助學:老簡的人生“下半場”

  新華社記者周勉

  車子在崎嶇的山路上顛簸了2個小時,終於到達湖南省益陽市桃江縣三木塘村村部。簡國才和村幹部們簡單寒暄了幾句,便徑直走到二樓會議室,為村里11名貧困學生現場發放每人800元的助學金。

  67歲的老簡曾是中國人民解放軍湖南省益陽軍分區副參謀長,1998年轉業到益陽市工商局。從軍隊到地方,先後榮立二等功2次,三等功9次。1995年,益陽發生特大洪水,堅守抗洪一線3個月,曾連續7天7夜沒睡覺的老簡,還獲得了“全國抗洪模範”稱號。

  但他把一切歸零,在退休後開啟了自己的“人生下半場”:將所有時間和精力都投入到扶貧助學中。

  “從1998年我到工商局當副局長開始,就一直兼任益陽市委組織部駐安化縣扶貧工作組組長,我的扶貧情結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老簡深有感觸地說,十多年的扶貧經曆告訴自己,只有教育才是阻斷貧困代際傳遞最好的辦法。於是在2013年,他一手創辦了益陽市扶貧助學促進會。

  促進會成立後的第一件事,就是與市扶貧辦合作,依靠扶貧工作隊員和信息員,建立了全市貧困學子資料庫,並把這份包含2.3萬人信息的名單交給專門的諮詢公司託管,實時跟蹤、定期更新。為了掌握最真實的情況,老簡給自己和誌願者們定下一個規矩:每月至少實地走訪1個貧困戶、1所學校或1個村,促進會每年至少舉行2次大型現場助學會。截至2018年,已累計資助學生1900人次。

  “很多熱心的朋友和戰友,也都是我的情報員,不少情況都是他們提供的。”老簡印象最深的有兩戶人家,新橋河鎮一位農婦在丈夫去世後,含辛茹苦供三胞胎孩子讀書,其中2個明年就要參加高考。迎風橋鎮一對中年夫婦去年遭遇車禍雙雙去世,留下三個還在讀小學的孩子只能由體弱多病的爺爺照看。“這樣的家庭,我們必須擔負起長期照看的義務。”說到這裏,身材魁梧的老簡眼中泛起了淚光,“促進會不僅每年給予每個家庭1萬元助學金,我們還讓有愛心、條件好的朋友,對他們進行一對一資助。”

  要解決每個貧困學生每年少則千元、多則萬元的助學金,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對此,老簡首先想到的是給家人派“硬指標”。

  “姨父給家裡參加工作的晚輩定的規矩是,每人每年必須至少拿出一個月工資助學。”侄子張勝華告訴記者,姨父在家威望很高,又向來照顧晚輩,因此大家對此都積極響應。“我妻子前年跟我一起去參加了一次現場助學會,也很支持。我參加工作四年時間,已經捐了近3萬元。”

  促進會的誌願者周丹娜大姐也給記者講了兩件事。去年8月他們正在舉行現場助學會,結果有幾筆事先定好的捐款卻沒有到位,導致臨時出現3萬元缺口。老簡一個電話打給自己的女婿,不到5分鍾錢就到賬了。“我們都開玩笑說,這個女婿是簡大哥萬中挑一選出來的。”周丹娜說,這十多年來老簡不僅自己捐了10多萬,還把父親90大壽時,老家親戚送來的5000多元壽金也全部捐了出來。

  但更多的資金,是靠老簡“化緣”得來的。

  “為窮人,去求人,不丟人!”和老簡相識十多年的益陽市扶貧辦原主任陳春初如此評價自己的老友。他告訴記者,當工商局副局長時,老簡從來沒有向任何一家企業開過口,怕人家說他以權欺人。退休之後,他一家家上門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做工作。促進會成立6年,益陽大大小小的企業他跑了有100多家。

  “即使以前在工商局處罰過的企業,現在都慷慨解囊。”老簡十分感動地說,這幾年不僅益陽本地企業累計為促進會捐款超過200萬元,一些外地企業也加入進來。

  老簡做的事得到越來越多朋友和戰友的認可與宣傳,大家不僅常常為他捐款捐物,還有不少人表示要加入他的隊伍,促進會的誌願者從2013年的50人,已經壯大到如今200人,馬長祥就是其中一位。“我以前是他手下的兵,今年我退休了,就來做促進會的誌願者。”馬長祥說,“我們要把這種無私奉獻的精神擴散開去。”

  益陽市已經推薦老簡為“2019年湖南省百名最美扶貧人物”候選人,老簡本人很看重這個稱號。他說,自己並不是要獲得這份榮譽,而是希望借此得到更多熱心人士的關注,從而加入他們的扶貧助學活動中。

(本文來自於新華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