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疆深耕教育領域:機器人大賽為行業發展鋪路,年投入達千萬
2019年08月12日21:01

原標題:大疆深耕教育領域:機器人大賽為行業發展鋪路,年投入達千萬

8月11日晚間,第十八屆全國大學生機器人大賽 RoboMaster 2019機甲大師總決賽在廣東省深圳市寶安體育館落幕。老牌技術強隊東北大學憑藉穩定的技術發揮和超強的空中機器人實力一舉奪冠。

冠軍頒獎

RoboMaster 2019共迎來全球10餘個國家及地區的174支戰隊參賽,參賽高校涵蓋浙江大學、上海交通大學、哈爾濱工業大學、華中科技大學等國內外名校。

該賽事由共青團中央、全國學聯、深圳市人民政府聯合主辦,DJI 大疆創新發起並承辦,是全球規模最大的機器人賽事之一。

今年的亮點之一是各隊無人機的穩定性、工業設計水平、瞄準和彈道控製能力的凸顯。RoboMaster技術總監包玉奇在接受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在內的記者採訪時說,今年參賽隊伍的無人機已達到高水平。

據大疆方面介紹,近些年,無人機行業在大疆的技術引領下,已發展為覆蓋影視航拍、農業、能源、電力、測繪、安防等領域的豐富產業生態,無人機給這些行業帶來的收益十分明顯。無人機在這些領域更好能量發揮,和在更多領域拓展應用的潛力依然巨大,而人才是讓空中機器人技術保持持續突破的決定性因素。所以今年RoboMaster2019機甲大師賽放開了一些空中機器人研發限製,讓隊員們深入研究空中機器人技術,為更好的行業發展鋪路。

需要注意的是,該賽事更偏向於公益性質,每年大疆在這方面的投入已達千萬級別。不過由於現階段並不盈利,大疆每年在該教育領域砸大筆資金的行為也引出許多疑惑。

據大疆方面介紹,在中國,工程和機器人教育還處於摸著石頭過河的階段。尤其是基礎教育階段積累尤為薄弱,與國際上已經發展得風生水起的機器人教育生態相比,國內相關專業的學生擁有的選擇並不多。

對此,大疆創新公關總監謝闐地表示,大疆是一家想做基礎設施的公司。他說,大疆最核心長遠的目標,即是工程師受尊重、各行業智能化自動化最大化,由此大疆的核心價值就能體現,“到時候我們就可以賣系統,而非賣產品。”

今年參賽隊伍的無人機已達高水平

RoboMaster技術總監包玉奇接受澎湃新聞記者在內的採訪時認為,從2015年推出RoboMaster機甲大師比賽以來,參賽學校的整體工程教育水平在提升。

根據賽制規定,進入總決賽的隊伍需要在最後6天時間內密集對抗比賽,且到了總決賽階段,隊伍之間的基本實力相差微乎其微,這也要求各所學校拿出手進行比賽的機器人具有極高的耐久性,“今年同學們做出來的產品拿到外面已經可以達到工業級標準。”

需要注意的是,參加機器人比賽在技術過硬的同時,需要足夠的財力支撐。

包玉奇介紹,各支隊伍投入的資金會根據各自的情況有不同區別,今年的情況來看,最少投入約5萬,最多投入約50萬-60萬,投入的多少和參賽學校各自的實驗室平台和方案相關。在他看來,1萬到20萬是比較合理的範圍。

在今年的冠亞軍爭奪賽中,東北大學與上海交通大學在地面機器人方面實力相當,但東北大學在空中機器人方面研發技術優勢明顯,使得賽場上出現了從未有過的戰術:搶奪“能量機關”後空中機器人起飛,利用所攜帶的500發彈藥打掉對方基地全部2000點血量。由此,東北大學也成為今年比賽新規則下唯一具備空中機器人擊毀基地能力的戰隊。據賽事官方評價,其空中機器人的穩定性、工業設計水平、瞄準和彈道控製能力非常驚人。

東北大學空中機器人

其實不只是東北大學,包玉奇說,今年參賽隊伍的無人機已達到高水平。

據大疆方面介紹,近些年,無人機行業在大疆的技術引領下,已發展為覆蓋影視航拍、農業、能源、電力、測繪、安防等領域的豐富產業生態,無人機給這些行業帶來的收益十分明顯。無人機在這些領域更好能量發揮,和在更多領域拓展應用的潛力依然巨大,而人才是讓空中機器人技術保持持續突破的決定性因素。所以今年RoboMaster2019機甲大師賽放開了一些空中機器人研發限製,讓隊員們深入研究空中機器人技術,為更好的行業發展鋪路。

值得一提的是,據RoboMaster賽事運營總監楊明輝介紹,大疆在該賽事今年的投入已達千萬級別,5年投入累計已達3.5億。

被問及是否有商業化乃至於盈虧平衡或實現盈利的可能,大疆創新公關總監謝闐地在接受採訪時說,這項賽事更多偏向於公益性質。“比賽生態從長期來看當然希望有造血能力,但現階段我們還是希望做好生態。當然,有這樣的機會沒有人能拒絕,更大眾化的賽事一定有商業價值。”

需要注意的是,儘管大疆本身對該賽事暫無盈利的想法,但並未排斥參賽隊伍自主拉取讚助。據介紹,今年所有隊伍的讚助拉到350多萬,大疆方面認為這也可以讓參賽團隊作為一家創業公司的模式運營,有利於健康發展。

據謝闐地介紹,目前在高校中已有相關俱樂部,將一些研究生、博士生的項目放到本科生階段。“等到這批人形成了一定基礎,就到可以拓展商業運營的階段。”

此外,賽事本身售票也有一定的收入,但占比較小。據楊明輝介紹,今年賣票的收入和去年大致持平,在50萬-60萬左右。但他表示,賽事並不靠門票賺錢,主要用賣票來驗證賽事本身在公眾中是否有足夠吸引力,接下來會進一步考慮把賽事IP和一些跨界品牌合作進一步開發。

據瞭解,目前,該賽事已在日本成立日本地區組委會,將於今年8月面向日本高校的夏令營。楊明輝說:“我們想先通過訓練營這樣的形式,把日本本國的隊伍培養起來,逐漸形成氛圍再拓展。等到日本模式固化後,再複製到北美和歐洲,到時候可能會形成‘世界盃’賽事。”

機器人行業的“黃埔軍校”

據大疆方面介紹,RoboMaster機甲大師賽一直努力培養全棧工程師人才,即除了是優秀的機器人研發人才外,同時還瞭解有關機器人研發的上下遊相關內容,並且可以敏銳洞察市場需求。

而除了機甲大師賽的培養之外,從2016年開始,RoboMaster嚐試舉辦首屆高中生假期營,每年參與其中的高中生均選拔自全國最頂尖的中學,假期營也屬於大疆在教育領域的下探。

假期營為期約半個月,學生可以系統而集中地學習到機械設計、電子、軟件編程等大學才能接觸到的機器人領域知識,並參與配套的項目實驗,用所學的知識技能研發智能機器人。今年RoboMaster的夏令營放在南方科技大學舉辦,目前夏令營已接近尾聲。

RoboMaster夏令營

據RoboMaster高中生假期營負責人高建榮說,今年夏令營共從全球1000名報名學生中挑選出約100位學生,其中國外學生占比達到10%-20%,且逐年來一直在增加。近年來的課題則結合了人工智能、自動化等知識點,今年加入了無人駕駛、機器人倉儲物流等工業級運用知識點。

高建榮稱,從面試選拔到課程培訓到研發設計再到最後比賽,夏令營都有一整套人才評價體系進行打分,考察學生溝通表達、團隊協作、解決問題的能力、技術水平等,並結合導師評價和組內互評等維度。最終會輸出一份學生個人人才檔案,給相關合作院校進行參考。

據瞭解,越來越多的國內外名校對參加過RoboMaster假期營的高中生有所偏重,香港科技大學、印第安納大學與普渡大學印第安納波利斯聯合分校等高校從去年起便開始向優秀營員拋出自主招生的橄欖枝。

據RoboMaster組委會透露,在2019年的自主招生中,不少營員獲得國內外近30所高校自主招生的加分資格。往屆假期營中,也不乏去哈佛大學、賓夕法尼亞大學、加州伯克利大學、卡內基梅隆大學等全球頂尖高校的優秀營員。

此外,從2018年起,RoboMaster與北京航天航空大學在內的7所高校聯合開設了諸如多旋翼飛行器原理、多旋翼飛行器應用開發及地面機器人應用開發等課程,每年為數千名高校學生的專業學習和課程實踐提供支持。

與此同時,RoboMaster還與上海交通大學、浙江大學在內的18所大學聯合成立重點實驗室,為科研項目提供經緯M100、妙算Manifold等開發者平台作為科研設備,並提供資金支持,與高校共同推動機器人與自動化等相關領域的科研進展。

在南方科技大學系統設計與智能製造學院院長吳景深看來,該校承辦這一夏令營也是響應工業界對人才需求的呼喚。

談及大疆多年在這一領域的大額投入,吳景深在接受澎湃新聞在內的記者採訪時說,他認為這是企業對高等教育的呼喚,“大學可能沒有賦予學生相應的技能,學生通過訓練營所掌握的能力和技巧是企業需要的,這也使得這批人出來後能滿足高科技企業的人才需求,這是企業對大學教育的一種啟示。”他認為,如果一個企業有能力,應該和大學聯手舉辦更多類似活動:

一是從人才培養角度來說,大疆可以培養出具有未來工程師素質的學生進入像大疆這樣的企業,無形中吸引到一批對大疆認可、大疆又滿意的學生。長期來看,從人才投資角度來講,是值得的。“個人認為大疆投錢是看得比較長遠,不追求短期收益,培養未來人才。”

二是從情懷角度來講,“如果一個企業發現現階段高等工程教育存在問題,如果只是批評,永遠不會改變現實,但如果企業認為做得不好的地方和學校一起做就不一樣了。要培養工程師,沒有工程師進來,光靠學校老師是不行的,只有和大疆這樣的企業合作,才能給學校第一手資料,實現技術落地。”

此外,從產學研角度而言,吳景深認為,目前研究和產業之間的需求鴻溝很大,不能僅靠教授去填,其中有產業鏈等多環節是教授難以接觸和顧及到的。若僅靠教授,企業往往不能產生有效產品,並且實現盈利。“但若將‘學’看成學生,就好辦得多,把學生培養成對技術有很好理解的工程師,進入企業後變成企業和大學之間的橋樑,這也很容易把成果拿到中小企業孵化。”

據大疆方面介紹,賽事舉辦5年來,已有一些從RoboMaster賽場上畢業的“RM系”選手,開始在機器人領域嶄露頭角。如首屆參賽的深圳大學RobotPilot戰隊隊長譚柱,畢業後聯合同學創立了鬆靈機器人有限公司,其研發的智能停車機器人已獲得數百萬元天使投資。

據大疆方面不完全統計,截至目前已有十餘家機器人領域的創業公司從RoboMaster誕生,累計獲得市場投資超過數千萬元人民幣。

入局教育領域

問及大疆的研發是否會從賽事中汲取靈感,謝闐地說,技術是互補的關係,比如大疆於今年6月發佈的首款教育機器人機甲大師RoboMaster S1,即是從比賽中獲得靈感而做的一些開發。“我們也有邀請從比賽中走出來的出色的學生一起研發,基數大了之後,出色的人會提出新的點子,從而暢通優秀商業產品的研發通路。”

機甲大師RoboMaster S1是一款外觀類似坦克的小車,支持Scratch3.0和Python兩種編程語言,也因此成為編程學習的載體。需要注意的是,該產品是大疆第一次嚐試教育方面的產品,因此特別謹慎,研發時間相對較長達到3年。

RoboMaster S1

RoboMaster S1的推出,大疆方面評價稱,也標誌著RoboMaster終於形成由賽事、產學研合作、假期營、硬件四個主要部分構成的機器人教育體系。

據RoboMaster賽事運營總監楊明輝介紹,目前大疆RoboMaster部門內有一個專門小組,負責RoboMaster S1的市場調研和產品迭代。

談及該產品的下一步規劃,他說,作為一款人才培養的工具,首先會探索多模塊化產品,因為產品本身連接接口還有空缺,因此之後會開發出配套模塊,開放性平台也支持用戶自己研製結構件。

此外,接下來也會準備相關挑戰賽的形式來推廣產品本身,使其貼近消費者,未來將按照挑戰賽進行模塊化複製,在越來越多的場合中會看到RoboMaster S1的身影。

對於RoboMaster S1落地教育方面的場景,楊明輝介紹,會基於課堂、機器人教學製作一些供親子機構使用的教具。此外也會和國家政府部門合作,共同開發教育課件,輸出到學校,內容包括賽事本身、視頻教學、紙質課程等,也有計劃邀請高校老師一起編纂教材。

楊明輝強調,其所在的RoboMaster目前屬於大疆公司內部的一級部門,是不以盈利為目的而開展業務的,主要以教育拓展為目的做人才培養工作。由於現階段並不盈利,大疆每年在該領域砸大筆資金的行為也引出許多疑惑。

據大疆方面介紹,在中國,工程和機器人教育還處於摸著石頭過河的階段。尤其是基礎教育階段積累尤為薄弱,與國際上已經發展得風生水起的機器人教育生態相比,國內相關專業的學生擁有的選擇並不多。

對此,謝闐地說,大疆是一家想做基礎設施的公司。他以自動駕駛舉例稱,“目前全球會做自動駕駛的工程師只有2000-3000人,如果達到200萬-300萬人,路上早都是自動駕駛汽車了。”

他說,大疆最核心長遠的目標,即是工程師受尊重、各行業智能化自動化最大化,由此大疆的核心價值就能體現,“到時候我們就可以賣系統,而非賣產品。”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