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吒"票房進中國影史前五 媒體:給動畫電影長臉
2019年08月12日08:55

  原標題:“哪吒”票房進中國影史前五,給動畫電影長臉了

  票房登頂的《哪吒之魔童降世》耗時5年終問世,《西遊記之大聖歸來》上映前蟄伏了8年,所幸它們出色的票房表現也對得起付出。

  2019年7月末8月初,在《獅子王》和《憤怒的小鳥2》等外國強大IP的擠壓中,國產動畫電影《哪吒之魔童降世》成為一匹橫空出世的黑馬。通過“自來水”們不遺餘力的安利,哪吒以近34億元的票房折桂國產動畫電影史,遠超2015年上映的上屆冠軍《西遊記之大聖歸來》,超《唐人街探案2》成為中國影史前五。

  沉寂了四年,小魔童哪吒重新引爆了人們對國產動畫電影的討論,也給了國產動畫從業者前所未有的鼓舞。要知道,在這之前,國產動畫電影的處境可並不樂觀。

  動畫電影PK真人電影

  和真人電影比起來,動畫電影顯得勢單力薄。近年來,我國每年生產的各類電影總量穩定在1000部左右,而每年以動畫形式呈現的只有30部到50部左右,可以說是非常小眾了。

  製作動畫費力不討好也許是它生產量低落的原因之一。動畫製作的時間成本太昂貴:確立題材、撰寫劇本、設計人物原畫及場景、繪製二維分鏡……票房登頂的《哪吒之魔童降世》耗時5年終問世,《西遊記之大聖歸來》上映前蟄伏了8年,所幸它們出色的票房表現也對得起付出。

  而那些票房意外跳水的呢?2008年上映的《風雲決》製作了5年,花費近千萬美元,成本甚至超過許多真人大片,但僅取得不足2500萬元的票房,投資方損失慘重。

  對逐利的資本來說,這個獲利週期太長了,風險也太大了。

  國產動畫電影PK進口動畫電影

  觀察這些年上映的動畫電影,國產的每年都在數量上佔據優勢,2015年比進口的多29部,2018年比進口的多7部,但票房表現卻年複一年的遜於進口動畫電影。

  觀眾用腳投票,態度分明。佔據主體的國產動畫電影為什麼打不過進口的?

  國產動畫電影和荷李活動畫電影的差距還是很明顯的。拿製作成本來說,美國的怪物史瑞克系列電影的成本在1.6億美元左右,中美合拍的功夫熊貓系列成本在1.3億到1.5億美元左右,而我國大部分本土動畫電影的製作成本在5000萬元以下,效果自然和外國有差距。

  更何況,成本被壓縮得厲害。2000年後我國扶持動畫產業,只要動畫在影院播出,製作方就可以申領補貼,並沒有對質量作出要求。原本,製作30分鍾中上質量動畫片成本40萬元左右,而有些製作方甚至把它壓榨到了1萬元1集。

  成人動畫電影PK兒童動畫電影

  拍給成人看的動畫電影有多不容易?這麼多年也只有《哪吒之魔童降世》和《西遊記之大聖歸來》這兩部叫好又叫座,名利雙收。

  瞄準兒童的電影總有家長買單,不愁賣不出票去。比如熊出沒系列動畫電影,從2014年上映的《熊出沒之奪寶熊兵》到2019年上映的《熊出沒 原始時代》,5年間高產了5部動畫電影,一部比一部票房高漲。

  而大部分成人向動畫電影就沒那麼有人氣,像美輪美奐的《大魚海棠》和《白蛇 緣起》,票房都沒能超過《熊出沒 原始時代》,即使它們的豆瓣評分更勝一籌。

  三個回合打下來,拍給成人看的國產動畫電影在和真人電影、進口動畫電影、低幼動畫電影的競爭中次次處於下風,形勢算不上樂觀。所幸文化底蘊夠厚,試錯機會還有。

  將國產動畫電影史上優秀的作品做個粗略統計,很明顯看出它們幾乎都萌芽於傳統神話,滿屏的神秘中國元素,散發著濃鬱的古風。中國第一部真正意義上的動畫電影《鐵扇公主》、影響了一代人童年的《大鬧天宮》、2015年大熱的《西遊記之大聖歸來》、餘溫未散的《哪吒之魔童降世》,都是如此。

  寶藏雖蘊藏豐富,有時也避免不了被濫用。大名鼎鼎的孫悟空被當作主角拍進了十幾部動畫電影里,可只有不超過兩部稱得上“叫座”。觀眾們對層出不窮的翻版孫悟空都視覺疲勞了,要不是真的有所創新,才不肯輕易掏錢包。

  觀眾對這次顛覆的哪吒形象顯然很買賬,有著濃重黑眼圈、頑劣兇猛的哪吒比起以前一身正氣、清秀可愛的小哪吒更加有血有肉。

  實際上,這次的哪吒和北宋《景德傳燈錄》中“三頭六臂擎天地,忿怒哪吒撲帝鍾“的哪吒極為相似,而我們固有印象里的小英雄哪吒,其實是深受《西遊記》中“神奇多敏悟,秀骨更清妍”哪吒形象的影響。

  中國傳統文化當真是個礦藏豐富的寶藏,其中任意攫取一顆,好好利用,努力創新,成人向國產動畫電影也能自成風格、樹立品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