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娛樂“下凡” 2018年虧損逾70億元能否重生
2019年08月11日08:36

  原標題:2018年虧損逾70億元,“後朱曄時代”電競新思路能否重生?天神娛樂“下凡”

  陳溢波,張靖超

  8月1日晚,天神娛樂發佈公告,因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收到《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調查通知書》。朱曄個人則因資金佔用、關聯交易未履行程式等6項違規行為,被大連證監局下發警示函。

  而這位曾與股神巴菲特共進午餐的人,曾靠著一系列眼花繚亂的資本運作將天神娛樂帶向巔峰,但眼下無論是朱曄還是天神娛樂,正面臨上市以來最艱難的時刻。

  大約一年前的中秋前夕,那個曾憑藉與股神巴菲特的一頓午餐名噪一時、繼而為整個A股資本市場又“貢獻”了一出驚心動魄的資本大戲的天神娛樂(002345.SZ)前掌門——朱曄,結束了他在這家一手“帶大”的公司里近9年的職業生涯。

  兩年發生12起併購,超過百億元併購資金,天神娛樂的市值一度超過400億元,然而,就像硬幣的兩面,極致的巔峰體驗的另一面,還掩埋著幾十億元的商譽減值大雷。終於,在外界看來一連串並未形成有效協同效應的併購,加之政策上的宏觀因素等,“天神”跌落神壇,2018年虧損逾70億元,落下“雷神”的名聲。數據顯示,截至8月8日收盤,天神娛樂總市值已不足30億元。

  接手朱曄留下的這副“爛攤子”的,是曾參與此前盛大遊戲回A、懂電競,且有政府機構工作背景的楊鍇。

  就在朱曄離職的次月,互聯網上出現了楊鍇關於電競方面問題接受媒體採訪的報導。接下來的2019年3月,天神娛樂即成立了自己的電競子公司——北京智競未來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智競未來”)。

  外界都頗為好奇,當朱曄時代的歷史遺留問題慢慢消化,新管理層新的戰略佈局和動作,是否會讓天神娛樂得到重生?

  此外,值得關注的是,天神娛樂方面還向《中國經營報》記者透露,9月中下旬,公司或會發佈關於業務調整等方面的公告,或將涉及業務板塊的新增、業務方向的變化等。

  也可以看到,有媒體曾援引分析師的評論稱:“如果能在大額出清後站住陣腳、穩定營收利潤,公司在‘後商譽’時代交出一份回暖的成績單仍然可以期待。”

  只是,2019年已經過半,公司預虧的半年報業績,也讓市場對其2019年業績情況難免產生擔憂。

  歷史遺留問題待解

  前人栽樹,後人乘涼,前人“挖坑”,後人只能填埋、修補。

  翻看天神娛樂近期的公告可以發現,源於朱曄時期的“壞消息”一個接著一個。近期的一些事項,也都與其有所關聯。

  8月1日晚間,天神娛樂對外發佈三則關於公司被證監會立案調查、公司以及前董事長朱曄被大連證監局出具警示函的公告。警示函細數了天神娛樂和朱曄諸如資金佔用、關聯交易以及信批、內控等方面的幾大問題。

  回到2019年4月底,彼時,中審眾環會計師事務所(以下簡稱“中審眾環”)對天神娛樂2018年巨虧70多億元的年報出具了具有保留意見的審計報告。而70多億元的虧損額,主要源於對收購的子公司2018年業績下滑,計提了大額商譽減值準備以及因投資標的經營業績不及預期,對參與設立的併購基金中的優先級合夥人、中間級合夥人的出資份額計提了減值準備。

  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4月26日,天神娛樂擔負的具有清償義務的已到期債務,累計額度達3.79億元。中證鵬元資信評估公司(以下簡稱“中證鵬元”)對此予以關注。

  招致中證鵬元關注的,還有此前天神娛樂2019年度三分之一以上董事發生變動事項以及近期天神娛樂下修2019年上半年業績預告的事項。

  據披露,2019年上半年,天神娛樂業績預虧2.3億~1.3億元。這主要是由於此前收購的幾家子公司出現業績下滑。公司旗下以德州撲克為主營業務的深圳市一花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一花科技”)受政策影響, 2018 年度主動關停服務器、下架了德州撲克品類遊戲,新遊戲正在研發中,同比業績下滑明顯;遊戲研發與發行板塊,手遊研發廠商雷尚(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雷尚科技”)及遊戲發行企業北京幻想悅遊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幻想悅遊”)同比業績下滑明顯;影視板塊,受政策影響,北京合潤德堂文化傳媒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合潤文化”)業績同比下滑明顯。

  8月8日,天神娛樂方面向記者表示,事實上,現在一花科技的業務幾乎處於停滯狀態,未來,公司會考慮將這一部分資產進行處置。

  天神娛樂品牌營銷中心品牌部助理總監梁孟龍稱,雷尚科技和幻想悅遊業績下滑的主要原因:“一是遊戲數量下降,二是做發行的成本變高,三是由於在版號政策收緊情況下,中國遊戲出海業務的買量成本增加”,在他看來,“歸根結底,還是遊戲版號收緊導致的。”

  需要注意的是,當天,記者來到合潤文化官網上顯示的外交公寓地址,但裡面卻空無一人,同一樓層的世界衛生組織辦公室相關工作人員稱,此前合潤文化曾在這裏辦公,但後來搬離了。

  除了子公司經營不善拖累整體業績,還有對參與設立的基金中的優先級合夥人、中間級合夥人出資份額及優先級合夥人、中間級合夥人應取得的收益承擔回購或差額補足義務,付出了較高的資金成本的因素。

  而此前在2017年發行的為期5年、融資額達10億元的債券,因近期公司出現的被立案調查以及被指出現的多項警示事項,光大證券多次發佈債券臨時受託管理事務報告,向投資者提示風險。

  最近的一則公告顯示,天神娛樂與深圳市金色木棉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融聚天下投資管理(深圳)有限公司 於 2019年8月2日就債權、債務等事項的處理與安排簽訂了《市場化債轉股框架協議》。天神娛樂稱,這是公司與債權人協商解決債務問題的階段性成果,對公司生產經營無不利影響。

  此外,8月6日,據證監會網站消息,針對天神娛樂重大資產重組評估報告、天神娛樂2017年年報審計等相關問題,大連證監局分別向北京國融興華資產評估有限公司、北京北方亞事資產評估事務所(特殊普通合夥)和中審眾環出具了警示函。

  棋牌電競會是新出路嗎?

  隨著朱曄時期諸多問題和風險的逐步處理和釋放,市場都在關注天神娛樂有沒有可能重啟新行情?新任董事長熟悉的電競領域,是否會成為天神娛樂重生的新契機?

  然而,天神娛樂方面在8月8日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智競未來的電競業務在2019年並不會為公司帶來多少經濟利潤。一些專業人士也就用戶黏性、監管環境、盈利能力等方面,向記者表達了他們對該公司在棋牌電競領域佈局的看法。

  天眼查信息顯示,由梁孟龍擔任法人代表的智競未來是天神娛樂下屬的電競子公司,該公司成立於2019年3月22日。8月8日,記者來到該公司登記的工商註冊地址,卻發現現場不存在該地址。

  據悉,上任近一年的天神娛樂新任董事長楊鍇現年36歲,擁有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博士學位,有券商、政府機構工作背景,在銀川試圖打造“電競之都”的背景下,還曾參與過當時已經私有化的盛大遊戲重組彼時的中銀絨業(現為“*ST中絨”,000982.SZ)交易事項。此外,他還是銀川市首屆WCA(世界電子競技大賽)的執行主席,負責賽事的策劃、籌備及商業化運作。

  據瞭解,早在2017年11月,天神娛樂旗下的皮皮遊戲就曾與湖南“芒果台”簽署了合作協議,將棋牌休閑活動搬上了電視螢屏,當時雙方就計劃將推進健康棋牌遊戲的電競化進程。

  8月8日,梁孟龍向記者表示,智競未來主要是將天神娛樂旗下的嘉興樂玩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嘉興樂玩”)的棋牌遊戲與電競相結合,把棋牌公司的遊戲引向全民益智電競賽事方向,用電競用戶流量助推棋牌企業發展,“給已有的存量遊戲帶來新的玩法,使遊戲獲客的方式增加了一些競技的成分,有助於增加遊戲的熱度,會有一些獎項的設立等”,但他也表示“今年不會帶來利潤上的巨大增幅”。

  天神娛樂公告稱,目前嘉興樂玩在線運營近40款不同的具有地方特色的棋牌遊戲,主要包括《湖南跑鬍子》《四川麻將》《貴州麻將》《福建麻將》《皮皮鬥地主》等,且公司儲備了約70多個版號,受版號暫停影響較小。

  《中國經營報》記者從AppleAPP 應用商店上確實搜索到了一款由嘉興樂玩開發的卡牌遊戲,但從不多的用戶評論來看,用戶體驗評分也並不高。

  此外,可以看到,嘉興樂玩2016~2018年的預測淨利潤和淨利潤數據,均呈下滑趨勢。

  對於天神娛樂提及的棋牌電競,來自第三方獨立研究機構伽馬數據的張遙力認為:“通過線上玩棋牌,大大跨越了時間和空間。很多線上比賽也開展起來,比如線上圍棋比賽。但目前一般說電競,狹義上還是LOL、DOTA、王者榮耀、CSGO這些。”

  在前述已經提到的那篇媒體專訪中,楊鍇很是看好遊戲與電競的結合。他認為,“遊戲與電競的深度融合是破除遊戲產業困境的一條重要通路。遊戲產業要抓住電子競技無國界的特點,使賽事和遊戲成為串聯國內外市場和用戶的‘文化共同體’,和超過60億美元的中國遊戲產品出海一樣,電子競技要演化為中國文化傳播的重要載體。”

  有熟悉文化傳媒行業的投資人士向記者稱:“如果可以上升到目前體育聯賽的高度的話,未來電競市場會很大。”

  “電競產業就像體育產業剛開始一樣,需要市場培育,很多模式也正在摸索。市場巨大,很多公司即便能盈利,也要把佔據市場放在第一位。”張遙力稱。

  伽馬數據創始人、首席分析師王旭曾援引相關數據對外表示:“在中國電競覆蓋的人群規模接近5億人,這些都是潛在的電競用戶群體,電競用戶規模仍有巨大的增長空間,預計2018年中國電競用戶規模將達到4.3億人。”

  並且,根據伽馬數據在《2018電子競技產業報告(賽事篇)》中的相關測算,2018年中國電競產業規模預計將超過880億元,其中電競賽事市場規模10.6億元,佔比1.2%。伽馬數據此前發佈的報告稱,“對比傳統的體育賽事佔比,電競賽事收入占電競產業比例偏低,依然存在巨大的增長空間。隨著頭部電競賽事的影響力已經比肩傳統體育賽事,熱門電競賽事數量不斷增加,電競賽事商業化進度加速,預計未來市場規模將突破100億元。”

  然而,對於智競未來的棋牌電競業務,也有人有不同看法,主要集中在用戶黏性、監管、盈利等方面。

  第三方數據公司易觀的遊戲行業分析師董振這樣對記者說道:“棋牌電競是否有未來,主要是目前棋牌電競用戶的黏性是否在,如果是全民電競的話,那就理解為遊戲產品的線上比賽。如果棋牌電競產業化、賽事化,沒有穩定的群眾基礎,而且棋牌本身是一個快節奏、快餐化的產品,如果非要重度電競化,死得很快。”

  而在TMT行業張書樂看來,雖說線上遊戲的玩法和體驗是線下形式無法比擬的,但對於棋牌遊戲來說,線下的體驗也是可以的。“無論是組織線上還是線下的棋牌比賽,整體的體驗並沒有超越傳統棋牌娛樂的範疇,對於年輕一代的遊戲玩家來說,他們對棋牌也不會有很大的興趣。棋牌電競市場孵化的態勢並不是很好,它的用戶群體相對穩定,年輕用戶更傾向於一些更新穎的遊戲的體驗。”

  董振還補充提到了監管方面的問題:“國家政策對於棋牌類產品有一定的管控措施,這也是一個比較重要的問題。”

  “棋牌電競的市場規模不好預測。棋牌遊戲賺錢靠點卡等方式,和電競靠廣告賺錢是兩碼事。棋牌的盈利性要比電競好很多。”中機產城新經濟研究所所長劉梟稱,在他看來,“輕遊戲做成電競門檻太低”,由於電競要產生盈利還有很長時間,棋牌類遊戲的增速也在放緩,電競對上市公司來說不是什麼好資產。

  上述投資人士還提到:“電競不賺錢是因為電競遊戲本身沒有別的盈利模式可以擴展。一般都是通過門票、衍生品,這些都很有限度,最好的變現方式對於電競來說就是在線直播。”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