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是心非?身處孤島?東遊後他能真正的快樂嗎?
2019年08月11日15:14

杜蘭特與帕金斯
杜蘭特與帕金斯

  杜蘭特噩夢般的賽季結束了,總決賽後的兩個月,除了宣佈加盟網隊和點讚嫩模,你聽不到關於他這迷一般季後賽傷情的任何真相。

當事件的親身參與者不開口,總會有人提出各種猜測,他的前隊友帕金斯就是其中之一,作為新入職ESPN的籃球評論員,他在炒話題方面的技術,比他籃球技術真是高出不少。

  First Take的節目上,帕金斯爆料了很多關於杜蘭特的新聞。

7月3日他談到了16年杜蘭特的離去:“杜蘭特可能是在一夜之間就改變了自己的想法。史提芬-A史密夫並沒有講錯。韋斯卜克被認為是杜蘭特離開雷霆的主因,這樣的看法搞得他痛不欲生。壓根都不是這麼回事。杜蘭特在處理如何離隊的方式上做得不對,他至少應該打個電話,告訴韋斯卜克,跟他說(自己的決定)。又或者跟他吃頓飯,告訴他,兄弟,我改變想法了,我要離開了。杜蘭特離開基本上是因為已經厭煩了被當做小孩看待,這是他離開的主要原因。他想去能夠得到樂趣的地方,他那個時候已經享受不到打球的樂趣了。”

  關於杜蘭特離開勇士,帕金斯在參加ESPN的節目《The Jump》時談到這個問題:“杜蘭特從來沒有從特雷蒙-格連的事件中恢復過來,我認為勇士曾有機會和杜蘭特續約,但是那件事發生了,即使勇士讓格連禁賽一場也無法挽救。在我看來,杜蘭特甚至在受傷之前就已經準備好離開了,我認為受傷對他離開沒有任何幫助。我問了杜蘭特他最終選擇加盟網隊的原因,他告訴我,老帕,你又不是傻子,你知道我選擇加入網隊的原因。你看看他們那隻球隊,看看他們前進的方向就知道了。我覺得他可能至少準備了有兩個月了。”

  關於杜蘭特總決賽強行復出的受傷,帕金斯將槍口對準了勇士隊:“我要責怪勇士隊里向杜蘭特施壓讓他上場的人,杜蘭特並不是健康的!我前幾天就跟他說了,不是100%恢復的話,不要上場比賽。我只知道一件事,這如果發生在雷霆,不管杜蘭特想做什麼,雷霆是絕不會讓他上場的。”不止帕金斯,巫師隊的禾爾等球星都曾懷疑,杜蘭特在對陣火箭的時候就已經跟腱受傷了。

沒想到,近日杜蘭特接受了雅虎記者Chris Haynes的採訪,談到2019年總決賽期間帶傷上陣的相關情況,以及和艾榮的組隊始末。

杜蘭特表示:“不管那是哪一輪系列賽,我就是計劃出戰第五場比賽,我們那時1-3落後了,這就是我要上場的原因。我只是想要在總決賽上場,只是想要投籃而已,特別是如果我可以上場的話。我當時每天都在訓練,感覺到自己在逐漸恢復,我把自己的精力鎖定在比賽上,並試圖回到賽場上。我真的很想在那輪系列賽里上場打球。”

  談到和艾榮的組隊:“我認為聯盟中的友誼這部分都已經成長起來了,尤其是在占士和韋迪成為那麼好的兄弟還一起打球之後。人們把友誼看做是球員一起打球的橋樑,他們這麼認為並沒有什麼錯。但友誼只是友誼,我們只是好朋友而已,並不是非要一起打球。一起加盟網隊並非事先計劃好的,只是自然而然就一起了。”

  談到格連和勇士的隊友他說:“我已經厭倦了談論這件破事。聽著,我們是成年人。我們都明白怎麼回事。我們以籃球為生。這就是一門生意。我去網隊的時候大家都祝賀了我。大家都祝我順利,他們都知道要找我打個電話就行了。所以,現在我只不過是碰巧穿上了其它隊的球服。其它的什麼都不會改變。”

杜蘭特針對帕金斯可謂是句句打臉,啪啪作響。那帕金斯就是純靠臆想胡說八道的嗎?所有的事情都是真真假假,虛虛實實,不同的側面有不同的理解,橫看成嶺側成峰,哪怕是當事人杜蘭特,又豈會每句話都發自肺腑呢?

同樣是這次採訪,Chris Haynes在隨後的費斯體育1台節目的電話連線採訪中說道:“杜蘭特在一段時間里與隊友的交流變得很少,他真的是在一個孤島上,隊里沒有和他親近的人。唯一一個和他關係親近的人是庫克,因為他們來自同一個地區。但是庫克相對年輕,對球隊的影響有限。在格連事件發生之後,關於紐約紐約人的議論開始變得失控。他覺得如果自己講了什麼東西,就會變成支持人們講他只關心自由球員市場的說法。你會看到杜蘭特自己離開球館和進入球館,基本不怎麼和人交談。那時發生了不少事情,你可以說大家都早就有不好的預感,這會是他在勇士效力的最後一個賽季。”

  敏感的杜蘭特真的會忘了這一幕嗎?

當勇士隊總經理鮑勃·邁爾斯在2018年NBA總冠軍遊行典禮上對杜蘭特的自由球員處境開玩笑時,猶如火上澆油:

“去年,你告訴史提芬(居里)他也可以簽任何他想要的合同,”勇士隊的播音員鮑勃·菲茨傑拉德對邁爾斯說。

“那不一樣,”邁爾斯回答。“居里很久前就在這兒了。這是他應得的。”

杜蘭特在一旁尷尬地笑了笑。

你不知道,杜蘭特離去的真正原因,也許是某一次無心的笑話觸動了他敏感的神經。也許是格連公式,也許是種種的不快積少成多將來勇士追逐樂趣的杜蘭特徹底壓垮。

杜蘭特在兩個月後雲淡風輕,將痛苦的傷病和對勇士的苛責一併攬在了自己的身上,告訴大眾他是為了三連冠的榮譽打出了自己最後一顆子彈,將他的形象昇華至悲劇的古典英雄,讓人相信他三年前那個不辭而別的夜晚只是為了籃球的樂趣,可是他真的如此坦然嗎,為何自由市場勇士的面都不見?為何會像Haynes所說在隊內猶如孤島之上?

我們很難知道全部的真相,只能希望,杜蘭特未來的日子能真正的快樂吧。

  (三十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