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弟”去世後男子照顧其父母 還給他們買了套房
2019年08月11日14:06

  原標題:暖聞|“義弟”去世後男子照顧其父母,還給他們買了一套房

  4年前,“義弟” 曹欽去世後,四川男子羅川傑決定把曹欽的父母認下來,從此他多了一對“長沙的爸爸媽媽”。

  曹欽的父母在長沙,租房獨居。為了方便照顧,2016年9月,在成都自己所居住的小區,羅川傑為曹欽的父母買了一套房。今年7月,房本下來了,羅川傑發朋友圈說,“從此,在成都咱爸媽有了自己的房子。還是哥那句話:有哥在,家就在。”

  羅川傑和曹欽的故事感動了身邊人,他的一位微信好友跟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說,羅川傑在朋友圈發了很多他和曹欽及其父母的事,讓人很感動。

  8月10日,羅川傑告訴澎湃新聞,為曹欽的父母買房一事,還瞞著自己的父母,但他會堅持下去,會一直照顧曹欽的父母。

拿到房產證,羅川傑發了條朋友圈。受訪者供圖
拿到房產證,羅川傑發了條朋友圈。受訪者供圖

  “弟不在,你們就是我的爸媽”

  羅川傑,四川人,今年38歲,離異,在成都從事基金金融工作。6年前,他認了一個“義第”曹欽,後者是內江師範學院的鋼琴老師,比羅川傑小7歲。

  據羅川傑介紹,2013年10月初,他從成都回內江,給患小二麻痹症的姐姐買一套約80平方米房子,之後在業主群與曹欽加了好友。

  兩人還未謀面,卻相當投機,時常在朋友圈留言互動。聊天時,兩人以哥弟相稱。半年後,曹欽讓羅川傑回內江,約見面。

  羅川傑回憶說,這次見面,兩人相談甚歡。從此互稱兄弟。

  對於兩人的投緣,羅川傑表示,他的姐姐患有小兒麻痹症,曹欽的父親也患有小兒麻痹症,這讓他們交流時會有情感共鳴。曹欽的媽媽鍾群清表示,羅川傑喜歡畫畫,兒子學音樂的,兩人在藝術上有共鳴,聊得來。

  2015年上半年,曹欽去德國學習鋼琴。同年8月21日,傍晚時分,曹欽和女友騎單車出外遊玩,曹欽下河游泳,被船旁的漩渦漩入,不幸遇難。

  2015年8月30日,羅川傑接到了曹欽女友的電話,得知了曹欽遇難的消息,這一天也是羅川傑的34歲生日。

  羅川傑清楚曹欽的家庭情況,曹欽是獨生子,是全家唯一的希望。他說,2015年國慶節假期,他回到內江,在床上輾轉反側,反複想到“義弟”的父母,最後下定決心:去長沙,把曹欽的父母“認下來”。羅川傑的父母很詫異,長沙是羅川傑和前妻離婚的傷心地,但瞭解事情的原委後,他們支持羅川傑的選擇。

  曹欽的父親曹力平告訴澎湃新聞,兒子讀書時有借錢,尚未還清。兒子去世後,遺體還沒有運回,債主就上門討債了,曹欽的母親一度想跳江自殺。

  曹欽去世後的半年,是曹家最難熬的時刻。2016年2月7日,除夕夜,曹家沒有春節的熱鬧氣氛,格外冷清。這一天,羅川傑再次到了曹家。

  曹力平和妻子鐘群清回憶說,當時,羅川傑要為他們做飯,他們沒有同意,說曹欽以前在家也不做飯的。飯菜上桌後,羅川傑讓他們坐在沙發上,並倒了三杯酒,跪在他們面前說,“弟在,你們是我的乾爸乾媽。弟不在。你們就是我的爸媽。”

  說完,羅川傑一飲而盡,曹力平和妻子淚流滿面。

2016年2月,春節假期,羅川傑去長沙陪曹欽父母。
2016年2月,春節假期,羅川傑去長沙陪曹欽父母。

  “一句話就是一輩子”

  從此,羅川傑多了一對“長沙爸爸媽媽”。

  2017年1月27日,臨近除夕,在羅川傑為姐姐在內江買的60多平方米新房裡,擠滿了兩家人。羅川傑和曹力平合做一桌子菜,羅川傑的母親和曹力平的妻子以姐妹相稱。飯後,兩家人一起放孔明燈祈福。

  2018年8月,距離曹欽去世近三年,曹力平心情難受,沒忍住給羅川傑打了電話。兩三天后,羅川傑連夜就從成都趕到長沙,安撫曹力平的情緒。

  羅川傑告訴澎湃新聞,他的父母是工薪階層,20多年前,父母因工傷退下來,姐姐是殘疾,家庭一度很睏難。“義弟” 曹欽的家庭情況和他相似,都是貧困家庭出生的孩子。

  曹欽上大學時,父母為了湊學雜費,把家裡的房子賣了,一直租房住。為了更好地照顧曹欽的父母,羅川傑萌生了一個想法:為了他們買套房,而且就買他所居住的小區,方便照顧。

  羅川傑的朋友得知後極力反對,他們認為這樣做是好事,重義氣,但羅川傑也是工薪階層,且家庭負擔重,沒能力再負擔兩位老人。

  羅川傑能夠理解朋友的想法,經認真思考後,他還是決定給曹欽的父母買套房。羅川傑表示,自己的父母不會上網,尚不知道此事,怕他們多想,自己也沒有把這個決定告訴他們。

  2016年9月,首付20多萬,羅川傑按揭為自己的“長沙爸媽”買了一套104平方米的房子,月供約5000元。

  羅川傑表示,他每月能有1.5萬元的收入,每月給自己的父母2000元,月供5000元,剩下的用於孩子上學及自己開銷。直到現在,他沒有把這件事告訴自己的父母,“我自己的爸媽都沒有這麼好的房子,我給他們(指曹欽的父母)買一套房子,我怕他們情感上會不舒服。”

  今年7月,房交了,房本也下來了。羅川傑發了條朋友圈說,“從此,在成都咱爸媽有了自己的房子。還是哥那句話:有哥在,家就在。”

  澎湃新聞注意到,房子位於成都市雙流區協和街道,其權利人為曹欽的父母,即曹力平與鍾群清。

  曹力平和妻子鐘群清說,目前,房子尚未裝修,待裝修好後,他們有打算去成都居住。

  曾有朋友問羅川傑,為什麼要直接送房子,而不是買套房讓他們住。羅川傑的想法是,如果房本寫他的名字,對他是好事,但曹欽的父母會有“一種寄人籬下的感覺”。

  羅川傑跟澎湃新聞說,他認了“義弟”的父母當自己的父母,“一句話就是一輩子”。曹力平和妻子鐘群清表示,他們夫妻會把這套房留給羅川傑。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