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第一名瓷”是如何煉成的:從對中國瓷器的模仿到創新
2019年08月11日11:26

原標題:“歐洲第一名瓷”是如何煉成的:從對中國瓷器的模仿到創新

一場彙聚景德鎮為代表的中國瓷器和梅森為代表的歐洲瓷器精品的瓷器大展這些天正在上海市曆史博物館展出。展覽分為“中國瓷器的傳播”、“歐洲的瓷器熱”、“歐洲瓷器的產生及影響”以及“兩個瓷都的碰撞”四個單元,從中國景德鎮、德國梅森兩個瓷器發源地講起,再現瓷器發展曆程和中國瓷器對世界的影響。澎湃新聞精選其中重點藏品若干,呈現”歐洲第一名瓷“梅森瓷器從對中國瓷器的欣賞、模仿到創新的過程。

《美惠三女神雕塑》德國梅森瓷器博物館藏

中國瓷器的傳播

唐宋以來,中國瓷器經由海上絲綢之路源源不斷地銷往世界各地。15世紀末開始,由於造船水平的提高和航海技術的發展,加上貨幣經濟和商業的擴張,葡萄牙、西班牙和荷蘭等西方國家紛紛向印度洋和太平洋尋求新的市場。16至19世紀,瓷器在歐洲的供不應求,促進了中國和歐洲之間繁忙的海洋貿易。中國瓷器以無與倫比的吸引力和巨大的經濟價值,影響並改變了人們的生活。

青花纏枝花紋梅瓶 明(1368-1644) 江西省博物館藏自明永樂朝開始,青花成為景德鎮瓷器生產的主流。鄭和七次下西洋,帶回了蘇麻離青,被應用於瓷器上。此器胎體厚重,胎質潔白,紋飾構圖嚴謹,分層繪畫,青花呈色濃豔,當屬官窯產品。

“克拉克”一詞源於17世紀歐洲人對葡萄牙航海大帆船的稱呼,由這些大帆船運載到歐洲的大批中國青花瓷器因此被稱為“克拉克瓷”。最早由景德鎮生產,裝飾紋飾格局具有外銷元青花的遺風,其佈局多半採用外圈由八個開光組成邊飾,中間主體圖案多為中國傳統花鳥、人物、吉祥物等。16世紀後期和17世紀一直暢銷歐洲。

青花八開光花鳥紋盤 明(1368—1644)江西省博物館藏
青花芙蓉手花盆紋盤,1660-1680日本有田窯 大阪市立東洋陶瓷美術館藏1659年以後,荷蘭東印度公司正式開始出口伊萬里瓷器。最初被用作景德鎮瓷器的替代品,所以伊萬里瓷器以當時在歐洲等地受歡迎的“芙蓉手”為首大量地生產了景德鎮瓷器的仿製產品。瓷器中部描繪著盛滿鮮花的花盆或花瓶,這是當時受歡迎的出口主題。在底座內能看見5個福字(四角內有“福”字)和支釘痕。

海外市場源源不斷的巨額需求,刺激了瓷業的蒸蒸日上,促使定製瓷的產生。當時歐洲還不能燒造硬質瓷器,中國瓷器銷路廣獲利多,成為歐洲商人謀取高額利潤的商品。1635年,荷蘭商人第一次把歐洲人在日常生活中使用的寬邊午餐碟、水罐、芥末瓶、洗臉盆等做成木製模型,帶到中國,請景德鎮匠師模仿生產。景德鎮陶匠靈活配合訂單的要求,製作出了瓷質的西方生活用具。

青花花卉紋把杯 清(1644—1911)江西省博物館藏
五彩人物紋大盤,清康熙(1662-1722) 江西省博物館藏內口沿八個錦地開光,開光內繪雜寶紋,盤心繪戲曲人物故事紋。明代嘉靖萬曆年間和清代康熙年間是五彩瓷製作的兩個高峰期,皆緣於外銷需求大増。歐洲人多把這種外銷瓷盤掛在牆上作為裝飾品。
青花仕女盤,清乾隆(1736-1795) 江西省博物館藏口沿施醬黃釉,內口沿及腹壁繪帶狀花卉紋,盤心開光內繪仕女圖。圖中仕女捲曲的髮型與束腰式的服飾為西洋風格,面相與肌膚卻極像中國仕女。
廣彩章雙耳冰酒桶,清乾隆(1736-1795) 廣州博物館藏藍彩描金瑞典旗紋飾,瑞典“ af Wirsen"家族訂購,用於冰鎮各種酒水。
五彩婦人紋剃鬚盤,1720——1750 大阪市立東洋陶瓷美術館藏

口緣的一部分被削成弧狀的剃鬚盤在17世紀至18世紀的歐洲理髮店是用來剃鬍子的。上部有兩個小孔,用來穿掛牆上用(或者掛在頸上用)的繩子。這樣的高級瓷質剃鬚盤與其說是實用器皿,不如說是專門作為裝飾盤被訂購。其中央部位描繪了一位打開拉門眺望外面的女性形象。視線前方描繪著盛開的櫻花和和睦相處的鳥兒,大概在想唸著愛人吧。這種浮世繪風的美人紋在當時出口歐洲的伊萬里瓷器中屢見不鮮。

歐洲的“瓷器熱”

直到15世紀,歐洲大陸上的瓷器仍十分罕見。歐洲人認為這種靈動的物質具有魔力,有毒的東西放置其中,青花瓷便會崩裂碎掉。因而,中國瓷器成為各國王室追捧的對象。16世紀前後,中國瓷器甚至走上歐洲的神壇,成為聖潔的禮物敬獻耶穌和聖母;隨著瓷器大量銷售歐洲,16世紀後期,瓷器成為王公貴族生活中的奢侈品,變成財富與權力的象徵。由此產生的時尚審美,使普通民眾對瓷器也產生了強烈需求。這不僅使“中國熱”席捲歐洲,而且也帶動了歐洲陶瓷生產者對中國瓷器的仿製。

五彩婦人紋六棱大罐,1700-1740 大阪市立東洋陶瓷美術館藏

這個帶有蓋子的六角形大罐,用於歐洲的宮殿。據說在罐中放入香料後放置一段時間,當芳香在罐內瀰漫時取下蓋子,會在室內釋放香氣,也被稱為“沉香罐”。18世紀,開始面向歐洲大量生產融入了日本風俗設計的豪華絢爛的彩繪瓷器。這個罐上描繪的浮世繪風的美人花紋,是典型的日本特徵。

花瓶,清康熙(1662-1722) 德國杜塞爾多夫黑提恩斯——德國陶瓷博物館藏花瓶以多種琺瑯色彩裝飾。一個花瓶繪製了一個女子為另一個女子和孩子吹簫的圖案。另ー個花瓶展現了一對夫妻同桌而食,旁邊有個醉漢同他們搭訕的畫面。
中國人物陶塑,德國杜塞爾多夫黑提恩斯-德國陶瓷博物館藏 19世紀10年代柏林生產

這座男性人物雕像戴藍色的頭飾,身著中國寬鬆的長袍,長袍上裝飾著許多花卉。他的裝束打扮和姿態可能受到了雕刻師皮埃爾・吉薩特在1697年創作的水彩畫的影響。該畫描繪了一位中國皇帝。

歐洲瓷器的產生及影響

中國瓷器對歐洲的影響不僅僅在藝術和工藝方面。中國瓷器的輸入,使17世紀以前一直以農業立國的德國統治者意識到,大規模手工業生產和產品外銷的重要性。於是,他們在18世紀開始建造陶瓷廠、紡織廠等,希望模仿中國通過外銷產品而獲取經濟利益。薩克森公國的奧古斯都二世派煉金術土約輸・弗里德里奇・伯特格爾,作為皇帝總顧問契恩豪斯伯爵的助手,負責研製瓷器,並最終獲得成功。梅森瓷的產生標誌著歐洲瓷器的誕生,並對歐洲各地的瓷廠產生了重大影響。

伯特格爾炻器咖啡壺,1710-1713 德國杜塞爾多夫黑提恩斯——德國陶瓷博物館藏在1708年約・弗里德里希・伯特格爾重新創造出歐洲瓷器的前兩年,他發現了另一種特別堅硬和耐熱的黏土。由於黏土中的鐵含量很高,這種伯特格爾瓷器呈現出微紅色。第一批炻器用品由宮廷金匠約翰・雅各布・厄明格根據歐洲藝術風格製造而成。
青花商標紋大盤,上海市曆史博物館藏 20世紀 德國梅森梅森瓷器通常以兩把藍劍交叉作為特徵,不同時期所用標記有所變化,這個大盤上就是不同時期梅森的商標。
雪毬花茶壺 梅森瓷器博物館藏 1750年
雪毬花杯碟 梅森瓷器博物館藏 1860

約翰·約阿希姆·坎德勒(1706——1775)於1739年首次為奧古斯都三世(1696——1763)創造了雪毬花餐具,後者將這套餐具作為禮物送給妻子瑪麗亞·約瑟法。充滿奢華立體裝飾的風格充分體現了該瓷器的形式大於功能的特徵。

猴子樂團 (1978——1979)梅森瓷器博物館
猴子樂團(1978——1979) 梅森瓷器博物館
華托式繪畫風格花瓶及底座 梅森瓷器博物館 花瓶:1934年 花瓶底座:1924年

綠色和彩色的華托式繪畫源自法國畫家安東尼・華托(1684-1721)的銅版畫。華托的創作主題包括田園風光、紳士和女子聚會,以及鄉村娛樂活動。它們被統稱為“豪華的饗宴”,呈現了成群結隊的戀人們的狂歡。

神話雕塑,梅森瓷器博物館藏

1926年雕塑取材於希臘神話中大力神赫拉克勒斯的形象,作者奧維德是一位精通古代神話的大師。這種雕塑一般放置於餐桌中央作為裝飾品。

兩個瓷都的碰撞:文化的交流互鑒

中西瓷器的交流,帶來兩種文明的互相借鑒,彼此欣賞。景德鎮瓷器曾是歐洲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也是早期梅森瓷器的樣板;梅森瓷器以其無與倫比的品質帶給景德鎮新的藝術啟迪。文化因交流而多彩,文明因互鑒而豐富,兩個瓷都的交流、融彙,激勵了瓷器的發展創新,也推動了人類文明水平的提升。

因為梅森瓷廠規模不大,所產瓷器供不應求,且因價格高昂,有歐洲人通過荷蘭貿易商在中國景德鎮或廣州訂製梅森風格的瓷器。

中國製作的梅森風格的茶杯和茶托,清乾隆(1736-1795) 德國杜塞爾多夫黑提恩斯德國陶瓷博物館藏杯和托裝飾青花和粉彩圖案。圖案顯示的是梅森畫師克里斯安・弗里德里希・赫羅德(1700——1777)繪製的港口風光。
廣彩折枝花卉紋鏤雕瓷水果盤,清乾隆(1736-1795) 廣州博物館藏

仿梅森瓷,邊沿為網格鏤空造型。

展覽海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