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藝謀談《對話·寓言2047》:無序的內容與有序的延展
2019年08月11日18:39

原標題:張藝謀談《對話·寓言2047》:無序的內容與有序的延展

張藝謀導演的《對話·寓言2047》第三季將於9月13日到15日在國家大劇院首演。從討論人與科技的關係的第一季,到在探討科技之餘,加入了大量的非遺元素的第二季,再到以炫酷的高科技舞台來探討環境問題的第三季,《對話·寓言》系列持續著其對於“意識觀念”的探討,同時也在“智能科技用於舞台呈現”方面精益求精。

張藝謀說《對話·寓言2047》系列是很獨特的,“它是一種傳統的傳承的古老藝術和現代科技的碰撞和對話。最早設計這個演出的時候,我們想做觀念演出這樣一個概念,後來就這樣演下去了。”

《對話·寓言2047》第三季海報

《對話·寓言2047》第三季將從全球性環境汙染、人類與人工智能的關係、人類在大數據環境中的生存、文化遺產的存續、未知世界探索等角度切入,繼續聚焦科技與人文延續之間的關係。新劇將攜手來自8個國家的21支團隊及個人,彙集小無人機、機械臂、矩陣燈、大魚飛行器、動力三角裝置、激光撞體投影等高科技元素,及陝北說書、南音、笙、花兒、海菜腔、侗族大歌、京劇等傳統藝術文化表現形式,共同打造七個全新的藝術作品。

張藝謀說,他曾看到一個報導說在太平洋海洋上,塑料袋和垃圾居然形成了一個海島,鯨魚、海豚因為吞了塑料袋就死掉了。還有人類探索太空,剩下的殘骸就撂到太空,沒辦法回收,久而久之就形成厚厚一層。人們目所未及的世界中,人類的活動留下的一切印記都可以作為一部分信息來構架《對話·寓言2047》(簡稱《2047》)這個演出。

最近,《對話·寓言2047》第三季演出的發佈會在國家大劇院舉辦,這一由別克出品、張藝謀導演主創的國內首部觀念演出,以創新的藝術表現形式呈現快速迭代的科技洪流中人的處境與思考。現場,媒體也採訪了張藝謀及主創團隊。

“我可能是結合現代科技跟表演最有經驗的一個人”

張藝謀介紹了每一季的《2047》的籌備的過程,首先,製作團隊需要在全國找到非遺的、古老的、傳承的這些藝術的傳承人和他們的獨特表現形式;找到他們之後,再通過網絡和各種媒介去搜尋能在舞台上展現的科學技術,能上舞台進行獨特表演的人選,每一次都不重複。

“很多科學技術和研究工作的通常是不適合表演的,還要把它和非遺整合成一個舞台表演,要創造出對話,產生出一種觀念,從複雜程度上來說,比電影還要麻煩,但這個過程中也結識了很多新的創作朋友,瞭解了很多新的科學技術,用於舞台,用於大型表演,用於傳統觀念上完全嶄新的一種東西,這樣一種對撞本身讓我們大開眼界。”張藝謀說。

張藝謀。本文現場圖片由主辦方提供

張藝謀說,現在已經很少有導演每一年專門去從無數的科技中找出一個新領域,發掘出來並且搬上舞台。“我可能是中國導演中結合現代科技跟表演最有經驗的一個人,現在一般的演出,我一看就知道運用的技術是什麼。”張藝謀說。從早期電影作品,到2008年北京奧運會開幕式、杭州G20峰會文藝演出、平昌冬奧會北京8分鍾等,張藝謀在持續探討著如何用創新的手段、世界的語言展現本土文化的內核。

張藝謀認為,電影本身就是科技的產物,今天的電影有很多電腦技術就是在處理科技。每一個導演,如果想在自己的電影中加入科技的一些東西,就得變成半個專家去跟電腦公司去合作,這是一定的。而且中國也有很好的科幻電影,《流浪地球》就是一個很好的開始,中國電影會進入這樣一個時期,每年都有非常好的科幻題材出現。

信口開河與紋絲不差

《對話·寓言2047》第二季開會時,張藝謀曾說:“我不要傳統意義上好看的節目”他更強調的是一種觀念,而不同的元素呈現在同一場表演時,則需要找到合適的方式來進行契合,編舞李超在採訪中說:“非遺的老藝術家們會按自己的節奏走,有時候他們情緒來了多演一下,我們就不知道該跳什麼了,通常現代舞不會選擇陝北說書的音樂,因為那種音樂不是一個完整的八拍或者七拍,有時是七拍半。”

《對話·寓言2047》第三季的編曲吳彤談道:“導演賦予它藝術創作的角度和方法,就是最優秀的中國傳統的藝術和最尖端的現代舞台科技結合。這也就意味著傳統藝術的部分變化不能太多,但是也不能完全沒有變化,二者之間結合看似風馬牛不相及,其實裡面有內在的關聯:可能是某一種文化的部分、音樂的部分,又或者是視覺的部分。總之會有一種聯想讓你感覺到,原來這兩者是有可以結合在一起的變成一個新東西的地方。

前兩季劇照

在發佈會上,《對話·寓言2047》第三季將要出演的一位秦腔藝人現場用陝北方言唱起秦腔的唱段,張藝謀說:“用陝北方言演唱是很有意思的,是原生態的。他的唱詞中有兩個詞用得很好,一個是信口開河,一個是紋絲不差。這種腔調和韻味,在人與機器人之間的關係中會產生很微妙的化學作用。為什麼要把這段音樂擺在這裏,音樂是自己的,是千百年傳承下來的一成不變的東西,是自說自唱自愈的方式。荒腔野板,完全在自由發揮。把這種音樂放在這個節目上,會突然產生一種微妙的感覺。這場表演就是將無序的東西放在一起,從而產生一種有序的延展。這其實是《2047》最有趣的一個部分。”

採訪中,張藝謀也對中國電影市場的發展提出了自己的看法。首先,他認為從票倉上來看,中國已經成為全世界最大的一個票倉和電影市場,每年持續有爆款出現,“而很多爆款,從《戰狼2》《流浪地球》《我不是藥神》到《哪吒之魔童降世》,你看到所有的東西都首先是非常典型的中國化的。我們電影市場上對這幾個爆款電影的歡迎是正常的,因為它們是中國味道、表達了我們自己的情懷與精神。”張藝謀說。

“中國電影大部分都是現代題材,我剛拍完的《堅如磐石》,就是現代題材。對我來說拍攝現代題材就是關注當下,關注現代,是非常重要的。反倒拍一些古裝題材,古代的東西,倒不是重點。雖然我古裝東西拍了不少,但我更關心現代。當然故事內核還是非常現代感的,但是包裝還是古代的。我更希望自己拍一些現代題材的。剛拍完《堅如磐石》以後我有很多體會,就像《2047》一樣,關注當下,關注現代,尤其現代人的意識觀念等等許多東西,可能是我們做藝術的最重要的一個方向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