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奇馬肆虐整個浙江 6旬老人:從沒見過這麼大颱風
2019年08月11日19:18

  原標題:“利奇馬”過境驚魂一夜:從沒見過這麼大颱風

  山洪還沒來的時候, 66歲的山早村村民徐壽其就為逃難做好了準備。他很早從電視里得知“利奇馬”要來的消息。颱風逼近的時候,8月9日這晚,外地的兒女先後在電話裡囑咐:“你晚上不能睡覺!”

  8月10日淩晨1時45分,今年第9號颱風“利奇馬”沒有“失約”,在浙江溫嶺沿海登陸,肆虐整個浙江。永嘉縣岩坦鎮山早村因山體滑坡,山洪爆發,水位陡漲,造成特大自然災害。截至發稿前,山早村已有23人死亡,9人失聯。

  徐壽其的家背靠山體而建,他提前在二樓後門和山體之間鋪上了80釐米長的鋼筋瓦。他為此計算過,“三四秒就能跑掉”。一旦房屋被衝,就往山上逃命。

  看著水位一點點漲上來了,徐壽其心裡止不住地害怕,“我快70歲的人了,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大的水”。直到淩晨五點多,水平息下來,他懸著的心也終於放下。

  除了山早村,洪水還衝進浙江臨海台州府城牆內,導致老城區積水達1.5米左右,古城臨海瞬間成為一片澤國。

  截止到11日13時30分,颱風“利奇馬”已致浙江32人死亡,16人失聯。

  水漫山早村

  山早村兩面環山,楠溪江從中間流過,村里住著一百多戶村民,木質老房子居多。

  8月9日,得知颱風要來的時候,山早村村委會就已經下發通知,並去到每戶老房子查看情況。

山早村地形航拍圖。 受訪者供圖
山早村地形航拍圖。 受訪者供圖

  10日淩晨4點多,家住甌北鎮的徐先生接到山早村父親的電話,63歲的父親在電話裡喊了一句,“完蛋了”,電話就突然中斷,再也無法撥通。

  徐先生把手機上能撥通的電話全部都撥了一遍,他首先想到39歲的好友,“他年輕,可能可以救我的家人。”但電話一撥通,對方剛喊完“救命”就沒音了。

  9日晚上值班的山早村村書記徐文海一夜沒睡。他記得很清楚,“淩晨4點10分的時候風開始變大了,突然山洪坍塌下來,堵了,在我們這裏形成了堰塞湖,水倒灌進來”。五六分鍾的樣子,村里地勢低的地方,水就已經漫到了四層樓高。

  “我當時看到水大了,我就打電話叫他們河邊的人(住戶)注意點,颱風來了,水漲大了,快點逃”。

  掛了電話,徐文海趕緊打給80歲的母親。母親平時和弟弟一起居住,距離他住所只有百米距離。山洪爆發的時候,弟弟外出,只有母親一人在三層樓的居所里。母親在電話裡喊,“水漲起來了,怎麼辦”,徐書記抓著電話跑下樓,但大水已經淹沒了自家一樓,即使是100米的距離,他也無路可走。

  趕到弟弟家中,家裡大門脫落,傢俱也一併被衝出門外,他剛進門就發現了倒在一樓樓梯口的母親,“她可能是想往樓上跑,但沒來得及。”

  水來得太快了,“我跑不過它”,今年60歲的徐文海一把抱起母親,放到脫落的門板上,“我希望我母親還是好的”,他緊接著給母親做心肺複蘇、人工呼吸,持續四五分鍾之後,伸手去探母親的鼻息,一絲熱氣也沒有了。他這才意識到母親真的不在了。

  “我剛給她打電話,答應了要去救她”,10日淩晨,鎮上災情嚴重,他口袋里的手機響個不停,接通電話徐文海說不出一句話來,只是坐在母親身邊流淚。他自覺沒有盡到兒子的責任。

  天亮了,他把母親抱到裡屋的床上,蓋好被子。遺體讓過路的熟人幫忙照看,徐文海又去村里其他地方救災。

  2019年8月10日, 受超強颱風“利奇馬”影響,浙江溫州市永嘉縣岩坦鎮山早村特大暴雨引發山體滑坡和山洪暴發。

  山洪來臨的時候,山早村村民徐女士帶著七個月大的孩子睡在二樓,突然聽到一樓的媽媽一聲尖叫,“水漫上來了”。

  她驚醒過來,跑下樓和媽媽扶起腿摔傷的爸爸,把他拉上二樓,“才一下子功夫,一樓就全淹了。”她們剛跑上三樓樓頂,水就漫過了三樓地面。此時,一塊大鐵皮漂過來,卡在房子和後山之間,徐女士抱著孩子,和媽媽、幾位村民一起,攙扶著爬上鐵皮,往後山上跑,爸爸只能先待在三樓等救援。

  大水來得快,去得也快。4點20分左右,水位下降,徐女士剛跑到山上,“水已經退了,前後才十分鍾的樣子。”

  早上6點左右,見到消防隊,確認爸爸安全後,徐女士才知道,她三嬸已經被水衝走,三叔游泳出來,躲過一劫。“她們家地勢低一些,很突然地水就漫到三樓,我們有十分鍾,他們只有兩分鍾。”

  早上10點,連夜驅車趕回山早村的徐先生和妻子沿著山路爬回了家,這段平時走高速只需40分鍾的路程,他們走了一夜。

  慶幸的是,老家三層樓房地勢高,父親抱著孫女上了三層樓頂,最終獲救;二伯在逃向樓頂的過程中不慎摔下洪流,他抱住倒塌在路邊的電線杆,強撐著把口鼻浮於水面之上,一直堅持到救援人員趕來。

  但徐先生的三媽以及昨晚向他喊救命的好友都在這場事故中罹難。以前從山早村回甌北鎮,徐先生的車都會載上幾位同村的村民,“一起坐車的人好幾個都不在了。”

  大水之後,村里到處都是殘垣斷瓦,“電線杆倒了、牆塌了,一片狼藉。”徐先生說。

  臨海古城內澇:水最深沒過消防員的脖子

  對於台州人來說,每年颱風造訪,洪水灌到家裡,幾乎是家常便飯。

  雯雯的家在台州臨海永豐鎮,在她的記憶里,只有2次由颱風引起的洪水給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次是1998年的時候,我還小,對颱風沒印象,只記得洪水也是快漫到家裡二樓了,還有一次是2004年,水漫過一樓一半。”

  但利奇馬的“凶險”,她“完全沒有想到”。

  2019年8月11日上午,浙江台州,洪水水位逐漸下降。在各級工作人員救助的同時,臨海市民們紛紛開始自救。

  8月9日接到單位預警時,她沒覺得有什麼不得了的。“因為我們見慣了這種洪水,所以鄰居都很淡定。”

  但8月10日早上,雨下個不停,門口的院子被水淹了。中午不到,水就進了一樓地面。

  下午兩點多,兩天的暴雨剛停不久,一股急流衝破臨海古城興善門,湧進城里。紫陽街上,王先生正在自己家民宿的四合院中,幾分鍾時間,水就沒過了他的小腿。

  他領著員工把一樓的電器搬上二樓,準備回家時,街上的水已經沒過腰,路上停著的車都泡在水裡,車內的水蓋過座椅。王先生握住一根木棍探路,平時半小時的路程,走了一個半小時。

8月10日,紫陽街被洪水淹沒。受訪者供圖
8月10日,紫陽街被洪水淹沒。受訪者供圖

  下午3時以後,雨基本停了。但是由於臨海上遊天台、仙居兩區泄洪的緣故,水位依然在上升。

  同在紫陽街上開店的董女士沒能走回家,和幾位老人一起被困在二層樓上。

  一樓被淹後,冰櫃、桌子、椅子倒了,漂著撞來撞去,乒乒乓乓響個不停。

  董女士不停地打110報警。

  同時撥打110救援電話的還有看著水位不斷上漲,陷入慌張的雯雯,但警力有限,救援人員無法迅速趕到。早上5點多,她發在朋友圈的求助信息被大量轉發。一些朋友提供了衝鋒艇的聯繫電話,但打電話過去,對方都回覆已經投入到救援中。

  下午六時,4位穿著迷彩服的救援人員趕到,解救下了被困在2樓陽台的雯雯一家三口。

  快到晚上7時,董女士和被困老人也終於獲救,消防員找來橡皮艇,把老人背到船上,董女士剛坐上船,一個大浪打來,船差點翻了,七八名消防員用力拽住兩側,勉強穩住,“水最深的地方沒到消防員的脖子,水浪一動一動才能隱約看到路邊停的車,他們一直撐著,拖著船走。”

  把董女士一船人護送到地勢較高的崇和門廣場,橡皮艇又回去紫陽街救援。天已經黑了,下著毛毛細雨,老城區的人慢慢都聚集在這裏,“烏壓壓一片,坐滿了人”。

  8月11日上午,“台州發佈”發佈消息稱,古城內正進行排澇,水位正在下降。目前水位不再上升。據統計,臨海市共接警784起,其中火警4起,搶險救援778起,社會救助2起,搶救疏散被困人員1063人。

8月11日,洪水退去後的紫陽街。受訪者供圖
8月11日,洪水退去後的紫陽街。受訪者供圖

  醫院:五護士合力救起路邊老人

  8月10日下午五點左右,開始有受颱風影響的傷患被陸續送往永嘉縣人民醫院救治。

  “我值班原本是負責管病人的,昨晚傷患數不過來了,什麼都要做。”一名值班護士介紹,患者主要來自岩頭鎮一帶,具體數量還沒來得及統計。其中有幾個傷勢較為嚴重的患者正在急診室被搶救。

患者被送到急診搶救。受訪者供圖
患者被送到急診搶救。受訪者供圖

  永嘉縣人民醫院周姓副院長向新京報記者介紹,由本院專家和溫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第二醫院的專家臨時組成專家組正在對颱風傷患進行集中治療,醫院特設了專門的病房為這些患者提供救治。

  由於受颱風傷害的患者主要集中在骨科、外傷科等科室,因此骨科所在樓層一半的病房都被專門騰空出來用於接收颱風傷患。“一共有二十多個床位,十幾個專家,也有心理干預方面的專家。”周副院長表示,“現在傷患病情基本穩定。主要是擔心心理方面出現問題,因為有的患者在這次颱風中失去了親人。”

  8月10晚上6時20分左右,距離紫陽街1公裡外的台州醫院放療科護士長王晨在用手機拍攝洪水災情時,意外在鏡頭裡發現一名情況危急的老人。這名50多歲的老人靠牆癱坐在地上,下半身無法移動,身上有多處擦傷,四肢由於被水長時間浸泡已經發白。

2019年08月10日,浙江台州臨海市救援人員使用衝鋒舟轉移被困群眾。
2019年08月10日,浙江台州臨海市救援人員使用衝鋒舟轉移被困群眾。

  “他當時有些神誌不清了,沒辦法正常回答人說話,旁邊居民也不太敢靠近,我們作為醫務人員看到這種情況需要第一時間搶救。”但王晨和同事五人護士抬不動患者,趕緊聯繫了醫院保衛科幫忙,十分鍾過後,這名患者被送到了搶救室進行插管治療。

  隨後,王晨瞭解到,這名患者是長期在台州醫院進行血透治療的尿毒症患者,為了方便治療和母親一起住在醫院旁邊的居民區。附近居民告訴王晨,這個患者家裡已經被淹了,銀行卡、手機都沒帶出來,為了求救,他母親到附近去找人幫忙了,所以把他先暫時安置在了這裏。

  “我們跟著他去急診科做檢查,發現當時他全身淤紫,氧飽和度只有60幾,正常人一般在95以上,所以應該是嗆過水的。”王晨說。

  “因為他家裡人當時聯繫不上,所以我們急診這邊就馬上給開了綠色通道,搶救措施全部跟上。”王晨說。

  山早村救援隊:徒手翻廢墟找人

  永嘉消防救援中隊政治指導員張維昊,是第一批到達山早村參與救援的成員之一。8月10日早上7時30分,他和隊友一起趕到山早村,即刻投入救援。

  8點多,他們在一所房子找到了兩位老人和一個小孩的屍體,“應該是爺爺奶奶和孫女兒,都成泥人了”,張維昊協同五六名消防隊員將屍體抬出屋子,很快聽到了女人的哭聲。“女的就一直抱著那個小孩哭,小孩身體已經僵硬了”。

  因為橡皮艇等救援工具不能運送進村子,所以一切救援方式都比較原始。消防隊員需要在腰上拴緊繩子,潛入河裡將屍體抱上岸。“一個20幾歲的小夥子剛從外地趕回來,我們在河裡打撈一具屍體的時候他認出來是他父親,就跟我們一起打撈”,屍體被撈上來以後,小夥子坐在岸邊呆呆的不說話,哭也不哭,一直坐了有20幾分鍾。

  經曆了一整天的救援,消防隊員在上遊找到7具屍體,下遊找到6具。張維昊的腳起了2釐米的水泡,包紮了傷口後,他轉身又繼續投入救援工作。

救援現場的消防隊員。圖片來自網絡
救援現場的消防隊員。圖片來自網絡

  同時參與救援的還有民間救援組織黑馬救援隊。得知永嘉受災情況非常嚴重,黑馬救援隊緊急集合了28名專業素質較強的隊員,攜帶5艘橡皮艇,於8月10日中午12點集合,下午3點多鍾抵達永嘉岩坦鎮山早村。

  抵達山早村時,車子開不進村子,黑馬救援隊留4名人員在高速公路上疏導交通,其餘24人全部下山支援。

  “過來的時候看到村莊都被淹沒了,兩邊都是黃色的海洋,是黃泥水”,黑馬救援隊辦公室主任潘春萍告訴新京報記者,“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大的颱風。”

消防隊員在救助受災受災群眾。圖片來自中國消防
消防隊員在救助受災受災群眾。圖片來自中國消防

  黑馬救援隊的一名隊員陳崇告訴記者,抵達山早村後,除了一名當地人帶領他們實施救援工作,大部分居民已經撤離,只剩下部分家屬在等消息。在現場,陳崇看到,木質的老房子很多被夷為平地,最高的四層樓上面都有洪水的印跡。

  進入救援現場後,大家開始地毯式搜索,尋找失聯村民,山早村地層較薄,除了消防隊員的探測儀,黑馬救援隊通過徒手翻廢墟找人,即救援隊根據家屬的猜測,在某個地方深挖,相當於“賭一把”。

山早村的救援力量主要集中在災情相對嚴重的下遊地區。受訪者供圖
山早村的救援力量主要集中在災情相對嚴重的下遊地區。受訪者供圖

  “我們要徒手把雜物先搬開,再用鐵鍬慢慢挖下去”,陳崇告訴記者。

  黑馬救援隊的人力主要挖了兩個點,但直到晚上隊伍撤離都沒有搜尋到失聯人員。

  “目前失聯的人,有兩種可能性,一種就是埋壓在淤泥下面,第二種就是被衝走了。”張維昊說。

  11日清晨,溫州市消防救援支隊又派出16支中隊,17輛消防車,一百二十餘名消防員前往山早村繼續搜尋失聯村民。張維昊告訴記者,10日在救人的同時清理完了廢墟,11日則主要是尋找失聯人員。“因為房子塌下來都是廢墟,廢墟清理完了才能救人,下面都是淤泥,有一米多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