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的擔當:科學家應肩負以智力引導科學發展的責任
2019年08月10日17:19

  來源:知識分子

  原標題:科學的擔當

  撰文 | 潘建偉 饒 毅 韓啟德

  科學是人類智慧的結晶,科學是社會進步的動力。

  人類在古代就對自然有好奇心,以後逐漸從現象總結和推論出規律,包括科學規律。更有文藝複興為人類文明的里程碑,突破了宗教的禁錮、解放了人類的思想、促進了科學的發展、奠定了現代工業社會的基礎。科學從此一往無前,在現代數學、物理學、化學、生物學、醫學、工程科學、前沿技術等建立的基礎上,形成了科學的世界觀。

  幾百年間現代科學不斷拓展人類認知的疆域,深化對自然界和人類自身的認識,根本性地改變了人類生活、支撐了社會經濟發展。幾乎不可想像,如果沒有科學的進步,當今世界會是什麼樣子?如果沒有科學,人類將如何走向未來?

  現代科學在西學東漸的過程中逐漸傳入中國。

  100年前的五四運動使 “賽先生” 在中國大地上更為廣泛傳播,從 “開啟民智”、“科學救國” 到推動現代科學發展和社會進步,中國與世界各國一樣經曆了現代科學的啟蒙,中國人民認識到科學有超出功利的智慧、超出技藝的價值,成為國家的核心競爭力。

  70年前共和國成立後,很快吹響了“向科學進軍”的號角;經曆十年浩劫後,“科學的春天” 徐徐展開;改革開放打開國門,“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得以確立。

  新世紀以來,基礎科學得到穩定增長的支援,應用科學獲得前所未有的重視,創新驅動社會經濟發展成為全國的廣泛共識。今天,中國正在走向世界科學第一方陣的道路上,中國的科學有可能對中國的發展和人類的進步都作出更大的貢獻。

  發展科學是科學家的首要責任。愛因斯坦說,獲得客觀知識是人類所能擁有的最高抱負。以科學為天職的人,首要的使命就是追求智力的最高成就,發展新的知識、不斷拓展人類認知的疆域。毋庸諱言,迄今為止,中國科學家對現代科學重大貢獻仍然乏善可陳,僅有一人獲得自然科學諾貝爾獎,其他達到相同或很高程度的工作也不是特別多。需要有更多的中國科學家為追求科學本身的進步而不斷探索,為自然的美麗、發現的驚訝、科學的莊嚴感到狂喜。在職業化的科學體系中,科學工作者需牢記初心:由智力興趣所驅動,因原創發現所激動,為學術成就而自豪。

  科學的領先地位,與整個民族的福祉息息相關。對任何大國來說,科學技術與國家的命運休戚相關。英國、德國、美國、日本的崛起和強盛,無一例外都有很強的科學基礎支撐。要走在世界的前列,必須有原創性科學。我們的科學家應當努力做出真實的科學發現和有意義的技術發明,貢獻於全人類。

  我們提倡:弘揚科學精神、追求科學真理、發展科學文化。

  當前我們需要讓科學精神在文化層面深入人心。我們科學界還存在的浮躁風氣、急功近利和首創精神不足等問題,限製了科學精神的培植與發揚。在科學界以外,不科學的東西很容易流行,反科學的東西不時會冒出來。

  科學是求真的、理性的、實證的、批判的。求真的,就是孜孜以求,探索未知世界,成為點亮未來的火種;理性的,就是唯物的、邏輯的、辯證的,實現從自然王國向自由王國的飛躍;實證的,就是任何發現、發明、創造,都是可以重複的;批判的,就是審辨的、嚴謹的,具有科學懷疑精神的,科學家必須具有批判性思維,沒有批判就沒有科學,沒有批判就沒有創新,優秀科學工作者應該是自己工作的最嚴厲批評者。

  科學提倡百花齊放,鼓勵發揚個性,科學家之間要相互包容,各美其美,美美與共。科學的擔當,不是固步自封、不是唯我獨尊。應當歡迎討論、辯論、驗證、反駁,在理性和良好的環境中,不斷前進。年輕人不人云亦云,更不阿諛奉承;有成就的人不應與同輩彈冠相慶或抱團取暖;年資高的人更應當學習周光召先生不斷髮現和支援年輕人。所有優秀的科學家都需注意自我修養,不宜門戶之見,應該成為優良科學環境的建設者,而不是汙染者。

  科學知識屬於全人類,它是照亮世界的燈塔。科學容易共享,一經傳播可以使很多人從中受惠。發展科學文化、為社會傳播科學、幫助公眾提供專業判斷、啟迪青少年的好奇心和科學夢想,是科學家的社會責任。交流科學推動國際合作,是人類共同進步的道路。我們呼籲國際社會重歸科學國際化的常識,摒棄文化孤立和偏狹主義,建設理性的人類科技命運共同體,致力於科學和技術的進步,克服人類共同面臨的威脅。

  在遠離科學僅為社會啟蒙、告別研究僅為個人謀生的時代,我們科學家應當肩負起以智力引導科學發展的責任,在本職工作上做有意義的發現或發明,在社會科學文化建設上做出自己力所能及的努力,既促進中國發展、提升中華民族的素質,更為人類文明做出應有的貢獻。

  這是科學家的使命,也是科學的擔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