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角指導大衛·魯賓當選奧斯卡新掌門人
2019年08月10日15:43

原標題:選角指導大衛·魯賓當選奧斯卡新掌門人

大衛·魯賓(David Rubin) 圖片來自網絡

本週,奧斯卡獎的主辦方美國電影藝術與科學學院(AMPAS)經由選舉決定:資深選角指導大衛·魯賓(David Rubin)將會成為下一任主席,接替即將卸任的現任主席約翰·貝利(John Bailey)。

大衛·魯賓就此成為學院曆史上第37任主席,同時也是第一位擔任此職的選角指導。美國電影藝術與科學學院目前下設17個支部(按職業分類,包括導演、編劇、藝術指導等),每個支部可推選三位理事,再加上三位獨立理事,共54人。但凡涉及學院重要事務的決定,例如奧斯卡獎的規則變化、終身成就獎得主的推選等,都由這54人做出。這一次,也是他們決定由大衛·魯賓擔任下一任主席。

和以往所有主席一樣,大衛·魯賓的任期也是四年,之後還有機會連任一次。曆史上比較著名的學院主席包括大導演弗蘭克·卡普拉、演員格里高利·派克等人;至於女性主席,則只有包括演員貝蒂·戴維斯在內的三人。

大衛·魯賓也是學院曆史上第一位公開自己同性戀身份的主席。出生在紐約的他,平時愛看舞台劇和電影,他說自己最大的享受就是每年去聖丹斯電影節看電影看個夠:“我可以每天看五場,從早上八點半開始,一直看到晚上十一點半,散場的時候,整個人都已經蒙了。”作為選角指導,魯賓入行三十多載,參與過一百多部影視作品的選角工作,其中不乏《英國病人》、《黑衣人》、《天才里普利》、《四個婚禮和一個葬禮》等名片。不過,選角指導的工作,在荷李活向來不受重視,2005年之前甚至都沒有自己獨立的工會。

現代意義上的選角指導工作,誕生於上世紀五十年代,當時正值荷李活舊有體製崩潰,原本的明星製度要求演員與某一家電影公司簽約,一定時限內只能拍這一家公司的電影(偶爾也會被借去別家公司拍攝)。然而,到了1950年代,電影明星不再願意接受這樣的“賣身契”,他們以各種方式獲得自由身,轉而投在經紀公司門下,由後者代表自己與電影談判,以獲得最大利益。在此背景下,選角指導的重要性也越來越凸顯。雖然絕大多數情況下,用哪個演員來演哪個角色,最終的決定權還是在導演或製片人的手裡,但之前的海選和推薦工作,還是要靠選角指導和他手下的團隊來完成。瑪麗恩·多賀蒂(Marion Dougherty,1923–2011)和林恩·斯塔瑪斯特(Lynn Stalmaster,1927—)這兩位都是荷李活赫赫有名的大牌選角指導,而大衛·魯賓就師從於後者。

曾幾何時,在他們的製片人、導演同行看來,選角指導更像是獨立承包業務的個體,並非傳統意義上的電影人。之後,正是在大衛·魯賓等人的倡議下,荷李活選角指導通過各種努力,甚至威脅要全面罷工,最終成功建立工會,獲得了包括醫保和養老金在內的各種保障。

2013年,一部名為《選角大師》(Casting By)的紀錄片在美國上映,影片講述的正是瑪麗恩·多賀蒂對於電影史的巨大貢獻,也讓更多人意識到了這一工作的重要性。在此背景下,還是經過魯賓等人的大力推動,美國電影藝術與科學學院終於在那一年為選角指導設立了單獨的支部,正式認可了他們電影人的身份。如今,作為這17個支部中年齡最小的一個,他們推選出的理事又成功獲選成為整個學院的掌門人,也算再一次為這一行業正名。

不過,接下來擺在大衛·魯賓面前的難題也有不少。在約翰·貝利任上,這位攝影師出身的主席針對奧斯卡做了不少改革嚐試,有的成功,有的失敗。明年二月初,下一屆奧斯卡頒獎典禮會比以往提前半個月舉辦,目前連晚會製作人都還沒有敲定,更別說是不是會繼續不設主持人了(日前,艾美獎已宣佈今年頒獎典禮不設主持人),這些問題,都需要新主席來想對策。

此外,正所謂“近水樓台先得月”,近年常有人呼籲的奧斯卡增設一個最佳選角指導獎項的提議,會不會在魯賓這位資深選角指導的任上獲得通過,也是不少人關心的事。畢竟,學院17個支部里,目前只有他們和電影公關這兩個支部的成員,仍沒有機會登上奧斯卡的頒獎舞台。就在上週,英國電影學院獎率先宣佈,將會在2020年增設最佳選角指導獎。接下來,就看奧斯卡的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