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寧溺死腦癱女童案”一審宣判: 爺爺獲刑11年,父親被判10年半
2019年08月10日08:02

原標題:“江寧溺死腦癱女童案”一審宣判: 爺爺獲刑11年,父親被判10年半

  宣判現場。

  本報此前相關報導。

  宣判現場。

  本報此前相關報導。

備受社會關注的“江寧溺死女童案”8月9日由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公開宣判。被害女童的祖父楊某鬆犯故意殺人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年,被害女童的父親楊某響犯故意殺人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六個月。

通訊員 寧法宣

案情經過

河道中發現女童遺體

兇手竟是爺爺和父親

2018年6月26日,南京江寧公安分局官方微博“@江寧公安在線”發佈一則查找女童屍源啟事。啟事顯示,6月25日,南京市江寧區一河道中發現一具無名女童遺體,警方懸賞2000元徵集身份線索。6月30日,警方的懸賞額提高至2萬元。

發現屍體後,經過屍檢,女童符合生前溺水特徵。背包中有兩塊磚頭,重達8斤。讓人疑惑的是,按常理推斷,如果是臨近事發地有哪家女孩失蹤,也應該早有父母親人報警並前往辨認,但一直音訊全無。事發後,南京市、江寧區兩級公安機關高度重視,並介入調查。

整整一個月後的7月25日,此事終於有了進展。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獲悉,溺水女童家人已被找到,而將孩子推下河的,竟然是女童的父親和爺爺。

當晚7點多,南京警方發佈通報證實了這一消息。當晚8點14分,“南京公安”公眾號正式發佈警方通報:兩名犯罪嫌疑人供述了因女童智障殘疾,於6月23日晚將其推入句容河中致其溺亡的犯罪事實。

2018年8月,被害女童的爺爺楊某鬆、父親楊某響因涉嫌故意殺人罪,被南京檢方批準逮捕。

今年6月3日上午,南京市中級人員法院開庭審理此案,在庭審最後陳述階段,兩名被告人均表示認罪認罰,被告人楊某響對自己的犯罪行為有了一定程度的認識,並有一定程度的悔罪表示。

一審判決

女童爺爺和父親的行為

均已構成故意殺人罪

法院經審理查明,2009年被告人楊某響與妻子張某結婚,於2010年11月生育被害人璿璿。璿璿出生後即患有新生兒肺炎、缺血缺氧性腦病,後至蕪湖市婦幼保健醫院、蕪湖市第一醫院、南京市兒童醫院等多方求醫院,先後被診斷為中樞性協調障礙、重度精神發育遲滯。璿璿因智力低下,生活無法自理,不能自主走路、進食,被評為智力殘疾二級,相關醫學專家認為璿璿經過專門康複治療病情可部分好轉,但無法治癒,終身需要有人看護、照顧。

在醫治璿璿過程中,楊某響與張某產生矛盾,2012年10月,楊某響與妻子協議離婚,約定璿璿由楊某響撫養。2013年初,被害女童的祖母郭某將璿璿帶回淮安娘家獨自撫養。2015年郭某獲殘聯資助,對璿璿進行了一期康複治療。

2018年5月底,郭某被查出患有癌症。楊某響擔心母親生病後無力再照顧璿璿,2018年6月23日晚將璿璿送至楊某鬆處,要求楊某鬆照顧璿璿,楊某鬆明確拒絕且提出將璿璿扔到河裡淹死,楊某響未表示反對,隨後楊某鬆指路,楊某響駕車,將璿璿帶至江寧區湖熟街道句容河河道處,楊某鬆將璿璿推入水中致璿璿死亡。

法院認為,被告人楊某鬆、楊某響為逃避監護、照顧義務,將智力殘疾的被害人溺亡,二被告人的行為均已構成故意殺人罪。二被告人犯罪動機自私,手段殘忍,後果嚴重,情節惡劣。楊某鬆歸案後,如實供述了主要犯罪事實,系坦白,依法可從輕處罰;楊某響歸案後,基本如實供述主要犯罪事實,後雖對自己的犯罪目的、行為推諉,但當庭對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實仍能予以供認,故應認定構成坦白,依法可從輕處罰。

據此,為維護社會治安秩序,依法打擊危害公民人身安全的犯罪行為,保障和維護殘疾人合法權益,倡導和諧、友善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故法院作出如上判決。

法官說法

犯罪行為手段殘忍

不屬於情節較輕情形

宣判結束後,本案主審法官徐鬆鬆回答了本案中受到關注的問題。

徐鬆鬆表示,法院認為被害女童的父親楊某響有穩定的工資收入,祖父楊某鬆亦有一定的務工收入,二被告人有撫養、照顧璿璿的能力,在璿璿出生後,楊某響等雖帶璿璿看病履行了一定撫養義務,但自郭某將璿璿帶至淮安獨自撫養後,楊某響除給付1萬餘元外,並未盡到其他撫養、照顧義務;楊某鬆長期在外打工,對璿璿亦無撫養、照顧行為。

因實際撫養人、被害女童的祖母郭某患重病無法繼續照顧璿璿,楊某鬆面對家庭出現的重大變故,以長期在外務工為由,怠於履行自己應承擔的家庭義務和責任。在其妻郭某重病期間,楊某鬆未予照料。在子女請求楊某鬆幫助照顧璿璿時,楊某鬆非但予以拒絕,還主動提出將璿璿溺死,故其並非因經濟壓力等原因殺人,而係為逃避家庭責任而主動殺害被害人。璿璿身患殘疾,為醫治、照料璿璿其家庭確需比普通家庭付出更多,其家庭遭遇值得同情,但該情況不能作為逃避家庭義務和責任的理由,更不能作為殺害被害人的藉口。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殘疾人保障法》,法律禁止歧視殘疾人。殘疾兒童本身值得同情,更應得到國家、社會和家庭的關心、愛護。任何人均不得以任何理由歧視、遺棄殘疾人,尤其是依法對殘疾人具有撫養、照顧義務的主體,更加有義務用愛心和責任嗬護殘疾人,最大限度減輕殘疾人因身體缺陷造成的生活障礙和不良影響。

徐鬆鬆表示,本案中二被告人為逃避法定義務,罔顧法律,漠視生命,溺死親生骨肉,使祖國的花朵遭受殘害,二被告人故意殺人犯罪行為手段殘忍,故本案依法不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規定的故意殺人情節較輕的情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