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倪光南:操作系統生態建設難 鴻蒙應盡快建自有生態
2019年08月10日09:53

原標題:對話倪光南:操作系統生態建設難 鴻蒙應盡快建自有生態

8月9日,正在廈門參加中國人工智能峰會的中國工程院院士倪光南接受了新京報記者的專訪。倪光南院士曾參與中國自行設計的第一台電子管計算機(119機)的研製工作,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便開始了漢字處理和字符識別的研究,後來又率先在漢字輸入中應用聯想功能,是國內頂尖的計算機專家。

對於當日最受關注的華為鴻蒙操作系統問世,倪光南表示,包括操作系統在內的核心技術,中國是肯定需要掌握的。在操作系統方面,不一定是我們的技術比人家差,而是在生態系統的建設上更加難一些。我們希望我國自主研發的操作系統,能夠在我們自己龐大市場的支持下,更快地建立起自己的生態系統。

操作系統的生態建設更難 希望華為鴻蒙更快建立自己的生態系統

新京報:華為8月9日發佈自主開發的鴻蒙系統,作為中國自主操作系統的倡導者之一,你如何看鴻蒙系統?

倪光南:包括操作系統在內的核心技術,中國是肯定需要掌握的。關鍵核心技術還是要立足於自主創新,要自主可控。國家層面對此大力支持,很多企業在這方面也做得比較成功,華為就是一個典型。所以我們對華為馬上要發佈的鴻蒙系統寄予了很大的期望。在操作系統方面,不一定是我們的技術比人家差,而是在生態系統的建設上更加難一些。因為發達國家先入為主,已經在市場中建立了完備的一個生態系統,而新的生態系統必須通過市場的良性循環才能建立起來,這是很不容易的。但我們中國有個有利條件,就是我們的市場很大。我們希望我國自主研發的操作系統,能夠在我們自己龐大市場的支持下,更快地建立起自己的生態系統。

新京報:除了華為這樣的科技巨頭之外,哪些小企業值得關注?

倪光南:現在社會上普遍很關注一些成功的大企業,但我們相對來說更關心比較小型的、創新型的企業。大企業有能力去整合很多資源,通過研發或併購等多種方式來獲得技術優勢。然而其實也有很多小企業,可能沒有那麼強的綜合能力,但是在某些方面具備非常強大的技術實力,這種企業也需要更多的支持和幫助。從我們大賽本身來說,未來我們也會調整競賽的規則,根據學界業界的發展動態,設置更為精細化的挑戰,給小型創新企業更多的機會。

發達國家金融跟科技的結合做得比較好 科創板是很好的嚐試

新京報:中國距離一個真正的創新強國、科技強國還有多遠?

倪光南:我們的綜合國力現在已經比較強大,而且在創新的第一資源——人才上的積累,也有很大的優勢。另外,我們的國內市場也很大。對於科技創新來說,我們在國家政策、人才和市場方面都處於很有利的地位。通過這些要素的帶動,我們會逐步縮小與發達國家在基礎研究方面的差距,把課補上去。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任何創新都要靠科技的支撐,通過市場進行良性循環。在人工智能方面,我們從跟跑到並跑再到領跑,對於國家社會的跨越式發展來說也是一個很好的抓手和途徑。

新京報:對於創業者來說,目前的創業創新環境是怎樣的?

倪光南:回顧整個中國曆史,我認為現在是創新的最好時機,現在有越來越多在國外讀書工作的人回到國內,也是因為大家都想抓住這個機遇。中國發展到目前這個階段,對於任何一個想做創新的企業或個人來說,都提供了一個非常好的舞台。他們希望能夠把自己的智慧能力貢獻出來,同時也能取得很好的發展和回報。我們國家知識產權製度的建設也已經非常完備,而且是越來越完備。人們的創新成果有了很好的保護,個人和企業對社會的貢獻,也都能夠得到很好的回報。

新京報:8月8日,又有兩家科技企業在科創板上市,至此,已經有27家科創板企業登陸資本市場,你如何看待資本對科技創新的作用?

倪光南:發達國家的一個優勢就是金融跟科技的結合做得比較好,在這方面我們應該向它們學習。科創板是很好的嚐試,很多科技企業按照過去的規則是無法上市的,但現在我們鼓勵更有創新前景的公司去擁抱資本市場。它們的財務報表不一定特別漂亮,但是我們能看到,它們的科技創新能力很強、發展前景很好。這些做法肯定是有利於推動創新的。

人工智能算法基礎與國際仍有差距 但中國在應用方面做得更好

新京報:目前國內人工智能行業發展的情況如何?與國際同行相比,有什麼優勢和不足?

倪光南:在人工智能領域,我們在算法這樣的基礎研究方面,與國際先進水平相比有一些差距。但是在應用層面,我覺得中國做得要更好,在一些領域的應用開展得比國外更多。從本次多媒體信息識別技術競賽的獲獎成果上看,我們的參賽單位在很多方面達到的效果,已經與國際大賽的優秀成果持平,這說明我們對人工智能的應用能力是非常好的。我相信通過不斷地應用技術,反過來也會盡快地彌補我們在算法上的短板。我們在競賽評審中也比較注重把科學研究和技術應用有機結合起來,同時提升國內人工智能科研和應用水平。

新京報:人工智能技術相比於傳統技術方案,最大的優勢在哪裡?

倪光南:人工智能與傳統技術方案最大的差別是,前者是“活的”,可以通過不斷應用、不斷學習、不斷改進,進而讓效果會越來越好。在這次大賽上,很多參賽單位對多媒體信息的識別準確度都超過了99%,這都是持續學習優化的結果,比採用固定的方法取得的效果要好得多。而這些技術都可以拿來解決現實中的社會問題。例如阿里巴巴這次獲獎的“知產保護大腦”,通過人工智能技術進行知識產權打假,也會比傳統方法更加有效。人工智能創新應用的落地和推廣,會對整個行業起到推動作用。

新京報:未來,人工智能最革命性作用將主要發生在哪些領域呢?

倪光南:人工智能技術的應用將會是無處不在的。人工智能是我們新的信息技術下的新一輪科技革命的引領性技術,很難說哪個領域和人工智能沒有關係。理論上說,只要是我們人類能夠做的,沒有什麼是人工智能不能做的,甚至在某些方面會比人類做得更好。人工智能的應用沒有一個固定的領域,它的應用範圍一定不可估量的。

新京報:人工智能的能力很強大,但也可能會帶來諸如用戶隱私、AI換臉造假等方面的問題,我們該如何趨利避害?

倪光南:科技的發展,不可能在一開始就把所有問題想好,但我相信是很多問題都在發展過程之中逐步解決的。例如人工智能、大數據這樣的技術應用與用戶隱私保護的關係問題,也都是在解決的過程之中。中國和世界其他國家都要共同探討,互相學習,在推進發展的過程中逐步來解決這些問題,比如主管部門、科技產業應該做好頂層設計,要建立一些必要的規章製度標準,等等。

新京報:對於推動中國人工智能技術和應用的發展,該做哪些工作?

倪光南:我們已經參與到類似這樣與人工智能相關的競賽工作,將來也會繼續支持人工智能競賽的開展。參加這種比賽的既有大企業,也有小企業,還有一些創新團隊,我覺得競賽對於這些單位都會有鼓勵和推動的作用,對一些創新團隊和創新者來講,也有了一個舞台來證明自己、提高自己的水平。對於非人工智能領域的研究者和從業者們也可以來參加大賽、進行交流,這樣也可以把人工智能帶入到自己的行業里去。

新京報:你今年80歲了,未來還準備為中國人工智能事業的發展做些什麼?

倪光南:科技發展太快了,年齡其實沒有給我們太多優勢。特別是在信息技術相關領域,不像一些傳統行業,年輕人的優勢反而更大些。我們要認識到這一點,還要繼續努力,終身學習,不斷地學習,不要落在時代的後面。我們更多的責任是支持年輕人,我希望自己能夠跟上我們年輕人的步伐,盡我自己所能,支持他們的創新,使他們創新能夠更快地良性循環,實現更好的效益,這就足夠了。

新京報記者 許諾 陳維城 編輯 梁緣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