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卦郵報丨網絡表情是如何改變人類交流方式的?
2019年08月10日17:38

原標題:八卦郵報丨網絡表情是如何改變人類交流方式的?

本期的《八卦郵報》,我們將關註:日本獨特的販賣機文化傳遞出的美感,互聯網語言改變了人們的說話方式,女性藝術家作品現在更受藝術市場喜愛,以及帶有印刷錯誤的第一版《哈利·波特與魔法石》拍賣出高價。

撰文 | 閆曉旭

日本販賣機通過自身的孤獨感,

表現出日本文化的美感

自動販賣機是日本文化的支柱,日本境內約有550多萬個。這個比例,相當於每23人中就會出現一個自動販賣機,這是世界上最高的比例。它們無處不在,幾乎什麼都賣——包括一些相當奇特的東西。大多數販賣機都售賣飲料,其中一些軟飲料還有著有趣的英文名字,比如“Pocari Sweat”或“Calpis Water”。

到了晚上,日本販賣機依舊在黑夜中營業,閃爍著充滿活力的色彩和明亮的燈光。日本攝影師Eiji Ohashi,多年來一直在日本各地夜深人靜時,拍攝這些自動販賣機的照片。如今,他將這些照片彙集在一本名為《路邊燈光》

(Roadside Lights)

的書中。 他表示:“我在九年前開始這個項目,當時我下班回家,看到我家附近有一台閃閃發光的自動販賣機,在深夜中這讓我感受十分溫暖。當時,我住在日本北部的一個小鎮上,那裡在冬天會遭遇可怕的暴風雪。晚上開車的話,我會用自動販賣機的燈光來指引自己開車,找到回家的路。”

Eiji Ohashi的照片主要捕捉在夜間偏遠的地方的販賣機,傳達出一種孤獨感。這是他最喜歡的一張照片

自動販賣機的文化,能深深根植於日本社會的原因主要有兩點。一是日本文化欣賞將服務過程明確化、程序化,這樣可以顯示出他們的服務專業度。對於日本文化來說,如果一項服務讓顧客感到迷惑,不懂如何操作,那這樣的服務就是失敗的。所以,在日本隨處可見,到處都張貼著獲取服務的步驟說明,比如如何在一個商店排隊,方法都會清清楚楚地貼在商店的很多角落。

自動販賣機操作簡單,服務程序非常固定,所以深受日本民眾喜愛。也許這隻適用於日本這種犯罪率非常低地國家,日本的自動販賣機很少被搶劫或破壞,而且得到了很好的養護,很多販賣機即使埋在大雪中,依然可以正常運行。

自動販賣機受歡迎的另一個原因,是日本人喜歡方便。Eiji Ohashi認為,日本沒有人會認為自動販賣機會破壞一個城鎮的風景。日本人總是想辦法讓生活更方便,他們認為自動販賣機就是一個象徵。有趣的是,日本的販賣機外形基本上看起來都一樣,銷售的產品也非常相似。這在日本這種追求精細化推陳出新的國家是非常不尋常的。畢竟,KitKat's這個牌子的巧克力威化,在日本就有超過300多種口味。

互聯網語言潛移默化地改變了人們的說話方式

互聯網從根本上改變了我們相互交流的方式。它給我們帶來了表情包、Emoj、縮略詞等——在這個過程中,它為非正式寫作

(informal writing)

創造了一套全新的規範。

語言學家格雷琴·麥卡洛克

(Gretchen McCulloch)

,在她的新書《因為互聯網》

(Because Internet)

中,逐一解開了這些規範。她深入研究了網絡語言的語料庫,找出了我們在網上交流的模式——當我們鍵入“lol”時,我們真正的意思是什麼,為什麼有些標點在文本中具有消極含義,為什麼表情符號如此迅速地流行起來?她追蹤人們現在是如何真正地交流的,和他們用自己選擇的表情包,以及標點給彼此傳達了什麼意義。在新書中,麥卡洛克分析我們每天打字時所做的潛意識選擇,並解釋我們最初是如何學會做出這些語言選擇的。

互聯網軟件中的拚寫檢查,實際上改變了人們的拚寫習慣。幾個世紀以來,美國人一直在“organize/organize

(詞意為組織,英美拚寫習慣不同)

”和“realize/realise”等詞的末尾使用“z”來結尾。然而,在很長一段時間里,英國人同時使用z和s,所以在英國,“organize”和“organise”都是正確的。後來拚寫檢查出現了,要求標準化拚寫,並將-ise結尾作為英式英語的預設設置。麥卡洛克寫道,這導致了“在英國人群中使用“-ise“結尾的上升,並且認為”-ize“的詞尾只適合美國人。

在國外,常用的大笑縮略語,被互聯網賦予了很多含義。“lol”的首字母縮寫,最早是在20世紀80年代的某個時候由一個名叫韋恩·皮爾森的加拿大人發明的,他被一個聊天室里的朋友寫的東西逗得哈哈大笑,然後在聊天中寫下了“lol”。但如今,我們大多數人都知道, “lol”通常並不意味著你真的在大笑。

McCulloch引用了語言學家Michelle McSweeney的研究,她研究了紐約市15位年齡在18到21歲之間的西班牙語-英語雙語人士在短信中使用lol這個詞的情況。McSweeney發現,在句子中加上“lol”,很多情況下是一種諷刺的意味。互聯網環境下,“lol”很少展現出它原本的情感。

表情符號之所以迅速流行起來,是因為它們增加了我們的詞彙量。互聯網環境下的表情符號,在人們交流中建立了獨特的英語術語。它們可以作為句子的一部分,也可以單獨使用。互聯網信息時代下的表情符號,只是我們現在在互聯網上聊天方式的一部分,也是我們在線語言的一種新的、靈活的、不斷髮展的方式。人們隨著社會進步會尋找到其他更有效地交流的新方式。

女性藝術家作品更容易升值,藝術市場也存在性別差異

眾所周知,女性藝術家的作品,在拍賣界一直都不被青睞。與男性藝術家的作品相比,女性藝術家的作品往往價格較低,能賣出的數量也比男性少得多。但蘇富比梅摩西指數

(Sotheby’s Mei Moses Indices)

的最新數據顯示,買女性作品實際上是一種更好的投資。2012年至2018年重複銷售情況的分析發現,女性藝術家的作品比男性藝術家的作品增值明顯更多。

蘇富比梅摩西指數

(Sotheby’s Mei Moses Indices)

發現,在2012年之前的50年里,男性和女性的藝術品在兩次拍賣之間的價值增長速度大致相同。然而,2012年至2018年間,女性藝術家的作品平均升值72.9%,而男性藝術家的作品僅升值8.3%。

文化經濟學家克萊爾·麥克安德魯

(Clare McAndrew)

表示:“對女性來說,首先進入二級藝術拍賣市場(緊隨一級畫廊市場之後)真的很難,藝術界仍然存在很大的性別偏見。從藝術學院畢業的學生雖然女性居多,但成名的女性藝術家要比男性藝術家少得多。”

此外,由Artnet的法比安·博卡特

(Fabian Bocart)

、馬斯特里赫特大學

(Maastricht University)

的瑪麗娜·格茨伯格

(Marina Gertsberg)

和蒂爾堡大學

(Tilburg University)

的雷切爾·A.J.波納爾

(Rachel A.J. Pownall)

撰寫的2018年報告Glass in the Art Market發現,女性藝術家從畫廊市場進入拍賣市場的可能性明顯更小。這些學者表示,他們認為女性藝術家作品後期能獲得更好的回報,也是因為與男性藝術家相比,她們的作品在一開始通常被低估了。

哈利·波特第一版拍賣

花一英鎊錢買一本被丟棄在圖書館的書籍,似乎不是一件非常明智的事情。除非這本書碰巧是《哈利·波特與魔法石》的第一版,現存僅有的500本書,以封底上有兩個錯別字而聞名。週二,它在拍賣會上以2.85萬英鎊(合3.45萬美元)的價格售出。對於1英鎊的投資來說,2.85萬英鎊是相當不錯的回報。

第一批印刷出來的《哈利·波特與魔法石》非常罕見,因為它們幾乎都流向了學校和圖書館。1997年6月《哈利·波特與魔法石》首次出版時,羅琳的手稿之前已經被其他出版商拒絕了。當這本書的主人多年前買下它時,沒人知道它會這麼受歡迎。這本書的收藏者也對這本書的行情不是非常看好。

事實證明並非如此,有三家電話競標者為擁有這本書展開了激烈的競爭。最終,英國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私人收藏家贏得了這本書。這本書價值巨大的原因之一是什麼? 很簡單,全世界的人都喜歡哈利·波特的故事。羅琳寫了一個全世界都喜歡的故事。作為僅有的500本書之一,這本書應該是一項穩健的金融投資,投資人認為它只可能升值。

"philosopher"這個單詞在封底上拚錯了

編譯來源:

https://www.vox.com/culture/2019/8/2/20750773/because-internet-review-gretchen-mcculloch-linguistics

https://www.cnn.com/style/article/uk-harry-potter-first-edition-sale-scli-gbr-intl/index.html

https://www.cnn.com/style/article/women-artists-auction-returns-scli-intl/index.html

撰文 | 閆曉旭

編輯 | 李永博

校對 | 薛京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