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想巴黎聖母院重建,中國建築師談獲獎作品“巴黎心跳”
2019年08月09日12:05

原標題:暢想巴黎聖母院重建,中國建築師談獲獎作品“巴黎心跳”

今年4月15日,有著850多年曆史的巴黎聖母院塔樓起火,導致屋頂和塔尖被燒燬,這一曆史性的毀滅,讓全世界沉痛不已。未來的巴黎聖母院應該是什麼樣子?前不久,獨立出版公司GoArchitect舉辦了一場巴黎聖母院教堂設計競賽(The People's Notre-Dame Cathedral Design Competition)向全球徵集重建聖母院屋頂設計方案,吸引世界各地設計師前去投稿,旨在為今年4月大火後的巴黎聖母院的未來創造一個新的願景。

8月7日,GoArchitect宣佈國人設計師蔡澤宇(Zeyu Cai)和李思蓓(Sibei Li)為巴黎聖母院教堂重建設計競賽的獲獎者。他們的作品被稱為“Paris Heartbeat(巴黎心跳)”。李思蓓表示,“我們的方案包括三個部分; 水晶屋頂作為反映曆史城市環境的鏡子,尖頂作為回顧曆史的時間膠囊的尖端,以及作為城市萬花筒來慶祝城市景觀的主要尖頂。”

“巴黎心跳”設計效果圖

據瞭解,在來自56個國家的226個參賽作品中,蔡澤宇和李思蓓的獲獎方案由公眾高票選出,而投票人數超過30000人。此次競賽旨在為今年4月大火後的巴黎聖母院的未來創造一個新的願景。而這個被稱為Paris Heartbeat(巴黎心跳)的獲獎設計為這座城市將創造一個真實的心跳。

正如競賽主旨所說的那樣,“數百年曆史的大教堂已經失去了整個屋頂,尖頂,並被火焰嚴重破壞。巴黎聖母院大教堂不僅僅是一座建築。它是一個象徵,一系列回憶,見證了曆史,以及我們都受到影響的紀念碑。這種集體理解現在向我們提出了最獨特的問題;我們應從哪裡開始?我們是否完全按原樣重建結構,或者我們是否要尋找新的形式代表我們的共同經曆?如果是後者,這種表現形式會是什麼樣子,感覺像,或者表現得像?”

部分參賽作品

蔡澤宇和李思蓓說:“我們相信2019年的大火將標誌著巴黎聖母院的新紀元。” 他們解釋說,在他們的設計中,新的尖頂被解釋為聚合鏡,與鏡子屋頂一起輕柔地反射周圍的背景。建築物每時每刻都會煥然一新,與不斷變化的城市環境相匹配。此外,設計為每半個世紀開放的時間膠囊漂浮在尖頂的頂部。磁懸浮裝置是為了保留過去的記憶,為未來的故事留出空間。

蔡澤宇在杭州長大,在清華大學開始我的建築生涯。六年的本科和研究生教育為其開始探索藝術,科學和複雜的建築世界奠定了堅實的基礎。蔡澤宇表示,“我的第一站是康奈爾大學。他們為期一年的研究生課程很短,但它為城市,生態和代表性的不同領域打開了大門。它激發了我很多,並教會了我如何通過其學術方法獲得知識。後來,我在芝加哥定居,並為SOM工作了兩年多。每天,我都會努力利用創造性思維和理性繪畫將想法從草圖變為現實。”

李思蓓來自北京。她在這個曆史悠久的城市長大,一直著迷於建築如何跨越時代,並講述過去到未來的四維故事。李思蓓去了北京工業大學的本科學校,開始探索這個建築。建築為她提供了一個獨特的角度來觀察世界和一種表達自己的語言。在康奈爾,她花了很多時間瞭解建築如何與其他學科互動。李思蓓現在在芝加哥SOM工作,在那裡她將概念思想轉化為理性細節。

“巴黎心跳”設計效果圖

“我們還記得那天巴黎聖母院著火了,即使在觀看了尖頂的視頻後我們也無法相信。在我們的腦海中出現了震驚,悲傷和遺憾的複雜感覺。我兩次訪問巴黎聖母院,一次是在我的建築教育之前的童年,另一次是在我在歐洲實習期間。”李思蓓在歐洲的誌願工作期間訪問了巴黎聖母院。“儘管我們在不同年齡,不同年份和不同背景下訪問了巴黎聖母院; 我們得到的感覺有很多共同之處。我們相信這是巴黎聖母院的力量。我們非常欣賞專業方法中的比例,重要性,光線和空間。巴黎聖母院創造的宏偉,美麗和寧靜的氛圍給我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以及這種力量如何壓倒人們的心靈。 ”

“這一建築遺產不僅適用於巴黎,也適用於世界其他地區。巴黎聖母院是800多年來人類曆史的見證人。它燃燒,它存活下來,它與不斷變化的世界共同呼吸。每當災難給巴黎聖母院留下印跡,這成為其曆史不可磨滅的一部分。現在我們目睹了巴黎聖母院的重要時刻,我們希望將我們的想法貢獻給聖母院的修復和重建。通過建築語言可視化聖母院的穹頂是表達我們對聖母院過去的最大尊重和對未來的美好祝願的最佳方式。這就是我們不加思索地參加本次比賽的原因。”

李思蓓表示,“我們的方案包括三個部分; 水晶屋頂作為反映曆史城市環境的鏡子,尖頂作為回顧曆史的時間膠囊的尖端,以及作為城市萬花筒來慶祝城市景觀的主要尖頂。”

“巴黎心跳”設計效果圖

新的尖頂被解釋為基於原始維奧萊-拉-迪克尖頂的經典比例和八角形幾何形狀的多面鏡,與鏡子屋頂一起輕柔地反射背景。每一刻,建築都將煥然一新,與不斷變化的城市環境相匹配。通過戲劇性的反思,建築,城市和時間之間建立了緊密的聯繫。 設計為每半個世紀開放的時間膠囊漂浮在尖頂的頂部。磁懸浮高科技裝置為過去留下了記憶,為未來的故事留下了空間。尖頂的尖端象徵著巴黎的心跳,有節奏地上下呼吸和與城市一起跳動。

“巴黎心跳”新花窗設計圖

塔尖的內部反射創造了一個城市萬花筒。充滿活力的彩色玻璃使光線染色,而雙螺旋結構則表現出陰影。巴黎聖母院玫瑰之窗的浪漫之美和理性邏輯以藝術和構造的方式完全詮釋了我們的方案。 在萬花筒的中心是浮動時間膠囊的底部球形表面。通過戲劇性的反思,人們可以看到周圍的拚貼畫城市。在這個虛幻的空間里,空間和時間糾纏在一起。在這裏,人們反思,人們承認,人們祈禱。新的尖頂作為一種宗教象徵,為每個人的信仰和希望提供了一個公開的答案,代表著記憶,存在和未來。”

值得注意的是,獲得這個競賽的獎項並不意味著接下來巴黎聖母院就按照此方案重建。GoArchitect作為一家獨立出版商舉辦這次競賽,以文化宣傳為目的,和法國政府沒有直接聯繫。李思蓓在自述中表示,“我們個人想通過這個競賽暢想未來巴黎聖母院屋頂部分重建的可能性,以表達對她的最大的尊重和對未來的美好祝願,這是我們最大的初衷。之後具體重建怎麼樣,我們也會繼續關注的。”

今年7月,法國國民議會通過了一項有關重建巴黎聖母院的法案,確定了修復該教堂的工作框架,但並未確定具體修復方案。法國文化部長弗蘭克·里斯特5月曾表示,巴黎聖母院重建工程必須遵守修復文化遺產的有關法律法規。

部分參賽設計方案:

加拿大

設計效果圖

他們的設計對建築原型進行了一番創新,新尖頂採用外立面拋光的不鏽鋼銀色尖頂,在巴黎的天空中顯得莊嚴而優雅。

設計效果圖

由於考慮到重建難度很大,真正施工的時候,需要將建築材料運到現場,所以採用了模塊化設計,這樣比較容易製造出所需材料,也方便組裝和安裝。

英國組一

設計效果圖

英國組入圍前五的有兩組設計。這一組提出的是噴泉方案用的是水與光兩個元素,水從天空中墜落,象徵著生命和健康,光象徵著光明與未來,是對巴黎聖母院的美好祝願與憧憬,同時增加一種新的透明結構,無論在白天還是晚上,視覺上都能帶來超乎驚奇的感官體驗。

設計效果圖

塔尖設計成玻璃鋼架的觀光塔瀑布,屋頂在保留原建築的基礎之上增加設計了一個藝術畫廊,觀景台和畫廊之間是浪漫的旋轉樓梯,屋頂還有噴水池和噴泉嘞。

英國組二

設計效果圖

除了有勇於創新的,還有追求和諧的。這一組就想著新設計能夠,與本身的哥特式建築融為一體,用的材料和幾何元素,幾乎與原始屋頂一致。

設計效果圖

但此設計也隱藏著一些“小心機”,比如從外部看,底部像一朵玫瑰圍繞著尖頂。窗飾採用幾何交叉圖形,抬高原來的拱形天花板,光線從窗戶滲透進來,內部形成絢麗多彩的光譜顏色。

美國

設計效果圖

他們想出了一個新式屋頂結構,用充氣玻璃纖維造屋頂,這種設計其實蠻實用,比如為了保護瀕臨滅絕的蜜蜂種群,就會用這種結構給它們提供一個避風港。

設計效果圖

白天看它可能還很平常,到了晚上的時候將是另一番景色,他們利用全息投影技術點亮了屋頂,不僅能作為城市夜間照明新景觀,也像埃菲爾鐵塔一樣形成法國的“新標誌”。

日本

設計效果圖

設計團隊延續“虛空”的設計理念,只建造由金屬製成的結構“框架”來繼承巴黎聖母院的原貌,在屋頂的露台建了一座“漂浮森林”,看上去非常有活力,象徵的是複興。

設計效果圖

內部空間空曠無比,“空”象徵的是巴黎的起源,在裡面“窺視”外面的時候,從空洞望出去,像在思考什麼東西正在消失,又像一種仰望上帝的行為。

印度

建築中的材料也不可忽視,這組的設計採用的是耐火材料,在原尖頂周圍設計了三個橙色小尖塔。

設計效果圖

象徵著那場大火,周圍的小尖塔都低於主尖塔,屋頂才慢上升到尖頂的高度,以強調主尖頂的神聖地位。

設計效果圖

他們追求最大保留原有的建築,要做的只是採用現代設計的方法,重新打造出輝煌的未來。

波蘭

設計效果圖

這一組的幾何元素選的是六邊形,代表的是飛舞的蜜蜂。在屋頂上盤旋的“蜜蜂”象徵著大教堂的守護精靈,晚上的“蜜蜂”會發光,象徵著靈魂穿越我們的世界。

設計效果圖

從外面看,它創造了蜂巢的光環,屋頂內部設計了一個花園,有各種異國情調的鮮花和小鳥。所有這些情景是為了打造出一個巴黎式的“伊甸園”。

法國

設計效果圖

想要從外面清晰看到它的內部結構,臨時屋頂用藍色玻璃搭建,擔心太陽照射導致內部溫度過高,玻璃外部設有防紫外線的塗層。在不改動原有設計的基礎之上用鋼柱在塔樓搭了一個觀光廊。

設計效果圖

觀光廊的中心有一個方洞,代表著“掉落”的尖塔,像是大教堂的核心,被一個玻璃金字塔填滿。

(本文綜合自GoArchitect官網,普象工業設計小站,ABBS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