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鮮花期待大市場 浙江龍遊20萬天池鮮切荷花香飄日本
2019年08月09日14:26

原標題:小鮮花期待大市場 浙江龍遊20萬天池鮮切荷花香飄日本

忙碌的場面。龍遊宣傳部提供

  中新網衢州8月9日電(記者 周禹龍 通訊員 邵黎 張盛)今日上午,浙江龍遊縣橫山鎮天池村蓮都農家樂里,近五十名村民忙著包紮剛採摘來的鮮切荷花,這批1.8萬枝鮮切荷花正等待啟運日本。這是2019年入夏以來,第7批銷往日本的鮮切荷花。

天池鮮切荷花。龍遊宣傳部提供

  淩晨採摘的荷花 晚上就在日本花市出售

  “今天上午,光是採摘荷花就請了30位村民。”蓮都農家樂的負責人李洪告訴記者,因為當天有1.8萬枝荷花將要發往日本。所以淩晨4點,村民們就到荷花塘里採摘荷花,每人600枝的工作量。之後,還有18位村民等著陸續採摘來的荷花進行包紮。

  在採訪中,李洪告訴記者,他早在2003年就開始從事誌棠鮮切荷花出口日本的生意。做生意的頭幾年,他僅僅是幫同行代收荷花,然後轉手賣給外地的外貿公司。那時,每枝荷花的收購價是0.7元/枝。直到2006年,李洪開始自己從事鮮切荷花的生意。

  做了十多年的鮮切荷花生意,李洪已經很清楚鮮切荷花採摘、打包的過程。“這些採摘來的荷花通常要經過紮、切、保、包、裝5道工序。”說到鮮切荷花過程,李洪興致很高,他向記者解釋,所謂的“紮”,就是將新鮮採摘來的荷花,按每捆25枝紮起。“這些荷花也不是隨隨便便采來就行的。”李洪說,按照要求,這些荷花的花蕊直徑必須在2.8釐米至3.4釐米之間。

  “切”這一環節指的是將捆好的花束切成統一的長度,即杆為60釐米。“保”這一環節指的是保鮮,就是將棉花浸過保鮮劑,包在杆的底部。之後就是“包”這個環節,將底部包著浸過保鮮劑棉花的花束用白紙包裝。最後,就是“裝”這個環節,打包裝箱。

  “今天上午10點左右,我們打包裝箱結束。還是和往常一樣,發往上海虹橋機場,然後空運到日本。”李洪說,“如果還是和前幾批一樣,我們這批鮮切荷花,今天晚上就會出現在日本的花市上。”

包裝現場。龍遊宣傳部提供

  “佛系”的鮮切荷花香在牆外

  這次已經是李洪今年做的第7批出口日本的天池鮮切荷花生意了。最早的一批,2.4萬枝鮮切荷花已於7月22日出口日本,加上今天的1.8萬枝鮮切荷花,目前,已有近20萬枝天池鮮切荷花出口日本。“我們這些鮮切荷花主要是在日本的廣島和長崎的花市上銷售。”李洪說。

  在採訪中,橫山鎮鎮政府的工作人員介紹,該鎮種植蓮花已有800多年曆史,是這裏的傳統特色產業之一。如今,全鎮種植荷花3000餘畝。這裏出產的蓮子出名,雖然,荷花也是備受青睞,已連續十幾年出口日本。但是,這隻是該鎮出產的荷花中的一小部分。

  關於鮮切荷花,記者曾在去年七月採訪過衢城幾家知名花店的老闆,他們告訴記者,荷花一度被稱為最不適合做鮮切花的品種。其原因在於荷花花期短、花朵不易打開、花梗吸水不易導致花朵枯萎較快等先天缺陷。同時,在衢州種植荷花的地方很多,面積很廣,衢城的市民對此花太熟悉,反而沒有了興趣。因此,荷花在衢州的市場上,並不受寵,購買此花的消費者不多。

  不過,近兩年,荷花憑藉自身獨特的“佛系”氣質,逐漸開始被消費者接受。雖然,荷花作為鮮切花在衢州不夠普遍,在外地還是挺火的。

  這樣的分析,李洪也表示讚同,他說:“荷花作為鮮切花越來越受到大家喜愛,尤其是在日本。但我們現在都沒利用起來,大多都讓其凋謝在池塘里了。”

  在採訪中李洪告訴,如今市場上的荷花收購價為0.8元/枝。因為出口日本,他請了當地的一些村民來幫忙,每枝荷花的採摘費用為0.2元/枝,包紮的費用為0.1元/枝。如果將這個產業做大來,不僅可以解決農村的富餘勞動力,還能給當地農戶帶來不錯的經濟效益。

  “衢州的荷花種植戶很多,除了龍遊的橫山鎮,衢江區的十里豐、蓮花等地也可以采到很多鮮切荷花的原材料。但是,衢州的農戶都沒有發現它的經濟價值。”多位從事花藝行業的老闆告訴記者,他們也到外地考察過鮮切荷花的市場,學習過這類花的包紮技術。目前,他們圈子有不少人也在思考如何把這個產業做起來。(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