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學生失蹤父母找遍全國 12年後她出現在廢棄房
2019年08月09日09:05

  原標題:女大學生離奇失蹤,父母賣房找遍全國,12年後她出現在廢棄房

  “只因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武漢市洪山警方終於讓一對老夫妻與失蹤12年的女兒小娟(化名)團聚。

  12年里,老人因思念女兒哭幹了眼淚,他們賣掉房子走遍全國尋女未果。上月22日,洪山警方開展“一標三實”(標準地址對應的實有人口、實有房屋、實有單位)基礎信息採集,南湖派出所社區片警在一棟待拆遷房前多看了一眼,發現在撿垃圾的女子小娟(化名),經核查正是失蹤12年的女大學生小娟。

  

  昨日,楚天都市報記者採訪相關當事人,

  還原這一起令人唏噓的故事。

  拆遷地撿垃圾的流浪女

  事發地是一處待拆遷居民樓,位於洪山轄區的某高校內。昨日中午,記者跟隨南湖派出所民警徐亞堂來到此處,只見一片破敗,垃圾滿地,已很難看到人居的痕跡。徐警官說,他就是在這裏看到的小娟。

  

  時間回到7月22日上午10時許,當天南湖派出所正在進行“一標三實”基礎信息的採集推進。徐亞堂等人進這所高校清查,走到這棟待拆遷樓時,見一女子衣衫襤褸,正提著塑料袋在樓下翻揀垃圾。

  這兒的居民早已搬走,怎麼又冒出個女人?他上前問:“你是幹什麼的,住哪兒?”女子思維還算清楚,低頭說:“我是最近過來撿垃圾的,住在三樓。”由於樓梯通道已封閉,她上到三樓時要攀爬護欄。

  因無法出示身份證件,女子被徐亞堂帶回警務室。民警端來茶水,與她溝通起來。

  女子稱名叫小娟,十堰人,是一名已畢業10多年的大學生,沒找到工作,一直就在武漢流浪,也不願跟家裡人聯繫。約一週前,她流浪來到闊別10多年的母校,發現這處待拆遷的舊樓,就將“家”暫時安在這兒。交流中,小娟一直緊緊攥著裝有廢品的塑料袋,有時還低下頭自言自語。

  這可能是一名失聯多年的大學生,家裡該有多著急啊!徐亞堂決定盡快幫女子聯繫上家人。

  父母賣房苦尋女兒12年

  根據小娟自報的姓名,徐亞堂費盡周折,終於查到她姐姐的電話。撥通後,接電話的是小娟的姐夫。徐亞堂表明身份,這位姐夫一度懷疑是騙子電話,待與小娟對話確認後,他將電話轉交給嶽父。

  小娟的父親接通電話,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徐警官,我們找得好苦啊,以為小女兒已不在人世!”隨後,父女通話,先是放聲大哭,接著不停抽泣……當天傍晚,全家人從十堰動身來到武漢的南湖派出所。

  12年未見,眼前的女兒已是30多歲了,兩位老人與小娟抱頭痛哭。一旁的姐姐、姐夫潸然淚下。

  小娟的父親事後告訴楚天都市報記者,2007年6月,女兒從該高校畢業,11月份從十堰家裡外出找工作,一走就是12年,杳無音信。

  12年來,為尋找女兒,他們賣掉房子花光積蓄,走遍武漢的大街小巷,又奔波到北京、上海、廣州等地。年複一年,日複一日,始終尋找無果。渴了,就用杯子在衛生間接涼水喝;餓了,一日只吃一個白饅頭;睏了,就露宿街頭睡地下通道。12年里,每當節假日來臨,看著周圍跟女兒同齡的孩子們從外地返家團聚,老人就禁不住流淚。

  求職無果後一直封閉自己

  民警徐亞堂告訴記者,當時搞信息採集,看到在拆遷房撿垃圾的小娟,就想著上前多問一句,小娟充滿戒備、吞吞吐吐的神情讓他覺得肯定有隱情。

  小娟的父親說,女兒已回十堰老家,照顧幾天后精神狀態越來越好,“我們一家團圓了,徐警官是我們的救命恩人”。

  老人說,小娟是家中唯一的大學生,由於家庭條件較差,孩子靠助學貸款讀的大學,在校期間還常做家教賺取生活費。

  在父親看來,家人充滿希望的目光,無形中給了原本內向的女兒很大壓力,女兒也不願提及這12年來艱苦的日子,但從隻言片語中瞭解到,女兒到武漢找工作,沒結果,還把身份證搞丟了,自覺無顏面對父母和家人,就一直在武漢三鎮流浪,靠撿垃圾賣廢品賣錢維持生活。最近不久,她回到熟悉的母校逗留,被細心的社區民警發現。

  問及為何12年不跟家中聯繫?小娟父親表示,女兒就是沒找到工作精神壓力大,就把自己封閉起來拒絕跟外界交流。

  昨日,徐警官這樣告訴記者,得知小娟的經曆後心裡也很難受,一直勸女生不必給自己太大壓力,“在父母眼裡兒女就像是風箏,雖然希望飛高飛遠,但最終要能平安降落到父母的港灣”。

  網友熱評

  桃花落罷梨花開:唉,能說什麼,一個大學生流浪了十年找不到工作,社會生存技能不高,這要讓我們做父母的多思考一下,不能讓孩子死讀書,自立自強很重要。

  秋月雲天:看完之後,五味雜陳……來上海快20年了,出門父母給了350塊錢,就沒有伸手問家裡要過錢,曾經一個多月沒有上班,餓的兩眼發綠,不過一樣熬過來了,現在有車有房有事業,回想當初的那種磨煉與不認輸,這樣的滋味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去體會的到。

  芒果1842110100790:07-08年金融危機確實就業很難,我和老公就是那會畢業的,一個沒有任何人脈關係沒有一點社會經驗的人出來一副茫然,高不成那就先生存下來再打算,兩個人只好先到流水線當工人每天十一二點下班,當時真的又累又被刁難崩潰打電話給爸媽大哭一場,後來慢慢提升換工作再提升日子才慢慢好起來,所以沒有什麼過不去的為啥要鑽牛角尖呢。

  明天更精彩82420208:看了這篇文章感到太痛心了,不希望再有小娟這樣的事情發生,父母含辛茹苦讓孩子上學是想讓你有一個更好的將來,但不是說上了好大學就一定有好結果,小娟是自我加壓,人生是多樣化的,換一種方式或許更好。小娟的代價是慘重的,十二年的青春是無價的,十二年的思子尋子是痛不欲生的。記住你就是個廢人了,父母也不會將你遺棄的。

  記者:葉文波

  來源:楚天都市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