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聯覺人嗎
2019年08月09日05:42

原標題:你是聯覺人嗎

  “字母A是藍色的,它看起來很友好。字母I是桔色的,它總是顯得很憤怒。”

  “當我觸摸天鵝絨時,我口中會泛起檸檬的味道。”

  在任何一個沒有體驗過把兩種不同感官產生的感覺非同尋常地結合起來的普通人眼中,這些聯覺人的證詞聽起來都很荒唐。然而這些結合卻是自發的(無法根據意願啟動)、一貫的(字母A不可阻止地顯示為藍色)和獨特的(並不是所有的聯覺人都把字母A與藍色相結合)。

  聯覺,指本來是一種通道的刺激能引起該通道的感覺,現在還是這種刺激卻同時引起了另一種通道的感覺。

  聯覺雖然不同尋常,但其實並不罕見,一些專家甚至估測,每6個人中可能就有一個或多或少是聯覺人。大部分聯覺人並不會告訴別人自己具有這一“特殊功能”,也許是因為他們發現,其他人並沒有跟自己相同的經驗,所以他們願意避免因此而顯得格格不入。然而,似乎每個聯覺人的經曆都有著不同的表現方式,這也讓進行聯覺研究的科學家們感到非常為難,研究只能在誌願參與的聯覺人之中進行。

  實際上,得益於大腦造影技術的進步,關於聯覺的科學著作自2000年之初開始漸漸引起了關注,即便如此,科學家們對聯覺的瞭解也只是在以螞蟻般的步伐向前推進。

  聯覺現象從何而來?

  聯覺很難定性,它基本被認為是一種非正常的神經功能。“研究調查中經常會出現這樣一個問題,在大多數情況下,聯覺人不會抱怨他們體驗到的這種不同感覺相互結合的現象。”法國圖盧茲普爾潘大學醫學中心的大腦和認知研究中心研究員讓-米歇爾·於佩強調說。“聯覺甚至經常與正向情感相結合,聯覺人很難理解那些非聯覺人竟然不能在生活里體驗如此美好的感受。

  科學家們目前已經識別出超過60種不同表現方式的聯覺,最常見的是顏色——字符聯覺,其次是聲音——顏色聯覺以及序列空間結構聯覺(例如一個星期的7天圍成環形、數字呈現大波浪的形狀等)。與獲取內容有關的聯覺的出現,例如童年時的閱讀、計算或者音樂,引導研究人員去考慮聯覺產生的可能關聯,這些關聯有時可能在控製人類行為的大腦區域里形成。

  研究人員最初的假設是,大腦由於區域間出現了額外的神經連接,使結構發生了改變,從而產生了聯覺。後來又認為更可能是由於大腦抑製現有的神經連接的能力減弱,從而導致感覺間的互相結合。

  一些最新的假設則傾向於認為聯覺是在神經連接形成的最初幾年,通過多樣化的學習而形成多種感覺的結合。隨著大腦的成熟,部分聯覺並沒有消失,其原因也許是它們很有用,也許只是因為它們並無害處,也許是因為它們讓人感到愉快。

  後天出現的聯覺現象

  聯覺人一般是“從記事以來”就有了這種不同尋常的感受。不同感覺的結合一般在幼年時期出現,並且從孩童時起,就構成了聯覺人驚世駭俗的人生風景。

  不過,與此相反,有些聯覺可能是在大腦受到創傷後或是在某些病症出現後產生的,例如帕金森病、視神經病變或者顳葉病變。因此聯覺也可以是間歇性的。

  聯覺現像有時會伴隨偏頭痛發生,並且在偏頭痛症狀結束後消失。同樣,使用某些麻醉藥品也經常會導致聯覺現象產生,當藥效結束時,聯覺也會消失。

  通過觀察神經網絡停止工作時的狀況,這些特殊的病例為理解神經網絡的正常運作提供了一個特別的視角。這些短暫的聯覺也因此支持了這樣一個論點:聯覺的產生是因為缺乏對大腦區域間神經連接的抑製,而不是由於產生了額外連接或是形成了特殊結構,因為額外連接很難在服用麻醉劑的短期內形成。

  一些失明的人會解釋說他們聽到的聲音帶有顏色。科學家由此發現了一個有意思的現象,即一個視覺正常的人,當他被蒙上眼睛時,也會產生聯覺效應。這就是說,失明會導致新的神經結合的產生,通過對環境產生新的感覺來彌補失去的感覺。

  這些後天獲得的聯覺,讓我們更有理由相信後天發展出的聯覺現象非常正常,是與大多數情況不同的一種認知的學習策略的結果。

  不過,聯覺帶給人們的也並非都是美好的感受,有時伴隨著極大程度的不便。當某個詞被賦予了一種特定的味道時,閱讀它就會變得難以進行;當字符都披上了“難看”的色彩時,欣賞一篇文章就變得困難;當某種布料讓人聯想起難聞的氣味時,穿這種材質的衣服也變得難以忍受;當數字自動排列整齊地出現在比刻度尺更複雜的空間里時,簡單的算術任務也會被複雜化;而當聯覺與強迫症一起出現時,強迫症患者的生活會因此變得更加複雜,特別是那些重度聯覺者,他們產生的聯覺既繁多又複雜。

  一種為人所知的神經特性

  古波斯文獻中就有了關於將聲音和顏色相對應的記錄,然而到了19世紀初期,聯覺現象才引起了科學界的關注。到了19世紀末期,浪漫主義滋養了關於神秘主義的想像,聯覺甚至被解釋為通靈現象的前兆。一些聯覺人會把顏色和身邊的人結合在一起,但有時也會與他們投射在這些人身上的情感結合在一起。科學總是在一點點照亮人類的精神,但在聯覺這件事情上,科學之光尚為微弱。

  雖然向普通人展示聯覺人感受到的不尋常的體驗有些困難,但是解釋何為這種現象卻是可能的。大多數人都會把尖銳的聲音與“小”的感覺結合起來,把低沉的聲音與“大”結合在一起。

  從進化角度來看,這種結合無疑來自這樣一個事實,小型的物品、人或者動物發出的聲音比較尖銳。人類在進化中掌握了這樣的本領,為了區分身後的叫聲來自於一隻熊還是一隻老鼠,人類本能地在聲音和物體之間建立了聯繫,不必轉身就可以知道是否存在危險。

  同樣,當人們聞到一瓶帶著成熟的水果香氣的酒時,就會下意識地認為這瓶酒是甜的,哪怕事實並非如此。這是因為,每當人們咀嚼成熟的水果時,就會感受到甜味。建立這些聯繫的大腦神經回路與學習和記憶相關,也因此與大腦的情感回路相關。

  著名的聯覺人

  雖然科學家們還沒有證實聯覺與創造力之間的關係,但聯覺的體驗卻在很多藝術家身上發生。弗拉基米爾·納博科夫在他的自傳中提到了他和妻子體驗到的聯覺,他們的兒子也是聯覺人,這一事實似乎支持了關於聯覺能夠基因遺傳的假設。

  另外,許多作曲家也都看到過有顏色的聲音。芬蘭作曲家讓·西貝柳斯曾在日記里寫道,他看見聲音是有顏色的,但是他很少與人談起,因為擔心會遭人嘲笑。俄羅斯抽像主義奠基人瓦西里·康定斯基是不是聯覺人也許在今天還存在爭議,然而包括美國藝術家卡羅爾·施特恩在內的許多畫家都提到過他們的色聯覺,並且在作品中經常將其進行展示。

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 夏瑾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9年08月09日 06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