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堡壘》作者江南:科幻元年?為時尚早
2019年08月09日08:08

原標題:《上海堡壘》作者江南:科幻元年?為時尚早

創作小說《九州縹緲錄》《上海堡壘》先後改編影視,成暑期檔最大IP輸出源,新京報獨家專訪原著作者江南談作品改編及創作近況

今年暑期檔,作家江南打通了螢屏和銀幕上的觀眾,改編自其同名小說的電影《上海堡壘》今日全國上映,同樣改編自其同名小說的劇集《九州縹緲錄》也於上個月與觀眾見面。這兩部作品他都參與了編劇工作,對於作品與原著的出入,他尊重導演的選擇。短短一個月,有兩部自己的小說被改編成影視作品接受觀眾的檢閱,江南內心卻沒有太大波瀾,對於好消息、壞消息都無動於衷,覺得自己有點抑鬱症前期的症狀。

作家江南 圖片攝影:新京報記者郭延冰

江南是理科學霸,北京大學化學系畢業,之後留學美國,留學期間創作了《此間的少年》,走上寫作道路,之後寫的《九州》系列、《龍族》系列更是引起很大反響,讓他成為內地幻想文學的代表作家之一。目前,《龍族Ⅴ》還沒有創作完成,江南表示寫作遇到了瓶頸,需要沉澱一下。而對於很多粉絲都關心的小說改編問題,江南表示:“心裡還沒有準繩兒,還沒有得到很大的把握能幹這個事兒,乾脆暫時沒幹。”在《上海堡壘》上映之前,新京報記者獨家採訪了原著作者江南,交流他幾部作品的改編情況和目前的寫作狀態。

創作初衷

寫作只是當時在美國太無聊

讀書時,江南的文科成績不是特別好,特別是曆史和政治。他大概能記住一個文字的意思,但往往記不住文字本身。他記得高考考曆史,需要想起曆史事件的年份,參與的人,但他往往只能夠記住大概的故事,腦中複刻文字的能力很差。不過,他理科特別強,高考考進北京大學化學系,畢業後去美國留學,專業是醫藥分析。其實,很多作家都是出自理工科,獲得科幻界諾貝爾獎“雨果獎”的劉慈欣是水電工程系的。

對江南來說,就創作這件事情,其實沒有任何一個學科教,文學專業更多的是教人怎麼評判一個文學的價值。理科生的優勢是邏輯結構好,思辨可能更多,他覺得理科生的參與者在這個行業里還是少了些。

最開始接觸寫作還是在美國留學時,江南曾說:“寫書並非出於某種高尚的初心,只是在美國時太無聊了。”那時候沒有太多中文書籍閱讀的情況下,他開始嚐試自己寫作,“就是想自我表達,並沒有說我要為一群人去發聲,首先是為自己發聲,然後在發聲的過程中,可能會有些人跟你有共鳴。”

他於2000年出版的回憶北京大學校園故事的《此間的少年》,擁有了一批粉絲,之後又創作了《九州縹緲錄》。寫過青春校園、寫過奇幻,但江南覺得自己寫作的核心母體一直都是成長,因為他對成長過程中遇到的很多問題都感觸頗深,“一個小孩將來要面對的外界環境和小時候以為要面對的環境是完全不一樣的,如何克服青春期的恐懼孤單,不被認同的感覺,我覺得到現在為止,我們都沒有完好地解決這個問題,所以成長的主題現在還在寫”。

創作瓶頸

沒時間看書寫書的“作家”很睏惑

基本上每隔兩三年,江南就會經曆一次創作上的瓶頸。寫作需要體力支持,體力不夠,難以完成高效和大量的創作。保持年輕,對作家來說是很大的追求。江南特別羨慕薩特,因為覺得他始終年輕。24歲的時候,江南一天可以寫一萬五千字,但他覺得,寫得多並不是一個作家真正的追求,“寫作是長跑,不是短跑”。雖然寫了這麼多,第二天早上醒來再看,後面一萬字都寫錯了。他始終提醒自己要經常避免寫作慣性,不能讓慣性把自己帶跑偏。這種情況,江南只能自我調整,去閱讀,去旅行,讓自己沉澱下來。

然而,現在比較可悲的是,他連閱讀的精力都沒有了。“說實話大概有小半年,可能超過半年沒有好好閱讀了,這個事情讓人挺焦慮的。”江南說,一年之前他一個月還能讀兩三本書,但現在半年都讀不到。他現在最看中自己身上的“作家”標籤,卻沒有時間看書寫書,這就讓他很睏惑。

很多作家都有抑鬱症的這個困擾,江南也覺得自己有點抑鬱症前期症狀,“對成功和失敗,好消息和壞消息都無動於衷。沒有什麼想做的事,沒有什麼慾望,每天想坐那兒待著不動。”他稱,整個人呈現出一種佛系狀態。今年暑期,他的兩部作品《九州縹緲錄》和《上海堡壘》先後被拍成影視作品與觀眾見面,作為原著作者,這本來是一件很興奮的事,但他卻提不起太大興趣,他也知道這不是一個正常的心理狀態,但就是沒辦法。

創作態度

除了《三體》,中國科幻文學並不好

今年春節檔的科幻電影《流浪地球》,創造了46.5億元的票房成績,業內也收穫不俗口碑,緊接著《上海堡壘》上映,接下來還有幾部國產科幻電影正在製作中,很多人都將今年看做國產電影的科幻元年。

江南並不太認同這種說法,他認為中國科幻片現在仍然處於一種很艱難的處境之下,還在摸著石頭過河,不能因為出來了幾部科幻片,就覺得蓬勃發展了。尤其是,國產電影還沒有形成一個完好的製作科幻電影的工業體系,“我們要在科幻中找到的東西到底是什麼?我覺得對觀眾和創作的人來說,都是很重要的”。科幻片可以拍成像《變形金剛》那種爆米花電影,也可以拍成像《銀翼殺手》那種帶有思辨性的科幻片,“我們根本還沒有把科幻的各種可能性摸一遍,現在說什麼科幻元年,我覺得是為時過早。”

雖然,《流浪地球》《瘋狂的外星人》《上海堡壘》都是改編自科幻小說,從科幻文學中汲取營養。但江南認為近十年中國科幻文學發展並不好,“我們除了有《三體》這樣久負盛名的作品,還有什麼?”

IP改編

《上海堡壘》

希望感情線拍得多一點

決定將自己的小說《上海堡壘》搬上大銀幕,已經是六年前的事情了,江南當時也不是很有信心,那時科幻電影在中國是稀缺類型,做科幻電影大家都覺得不可思議,“但總要做個電影試試看嘛。”在最初劇本階段,江南本不在編劇團隊內,但他自己花了三個月寫了一個版本,“每個人想像出來的東西是不一樣的,我就自己要求寫了一版,用不用都無所謂。”導演滕華濤、《十二公民》編劇之一韓景龍也都參與了編劇工作,最後的版本是彙聚了很多版本形成的。

對很多原著粉絲來說,《上海堡壘》中的科幻元素並不是最吸引他們的,最打動他們的是江洋和林瀾之間的愛情線。江南也坦言,自己比較希望多保留一些感情線,他也會提出自己的一些想法,但他不負責權衡這個東西,電影畢竟是導演作品,最終還是要尊重導演的想法。

《九州縹緲錄》

因《唐人街探案》推薦劉昊然

江南也參與了電視劇《九州縹緲錄》的編劇工作,他曾爭取過用姬野作為主角,因為小說中東陸戰場的主線姬野始終是靈魂人物,最後也當上了皇帝,但大家更傾向於呂歸塵,畢竟編劇話語權有限,他只好妥協。

不過,他這一次的演員推薦卻很有話語權,直接促成了劉昊然成為男主角呂歸塵的飾演者。在江南看來,呂歸塵這個角色很難演,層次太豐富了,是一個英雄、家族的繼承者,也是一個人質,一個內心脆弱敏感的人,同時又是一位追求愛情的男孩,能具備這樣複雜性的年輕演員比較難找。正好當時江南剛看完了《唐人街探案》,覺得劉昊然演的偵探對人性有所洞悉,形象氣質也非常適合。

在創作小說的時候,江南經常在生活中找自己或者朋友身上的一些元素放到角色上。江南的心臟經常會心律不齊,心率加速比正常人要快,他快走就能達到每分鍾140次的心跳。每次去健身房在跑步機上跑步都會被人笑,因為速度特別慢。他就根據自己的毛病寫了呂歸塵的狂血,呂歸塵每每在受到刺激的時候,就是會激發體內的狂血,會產生強大的力量,心臟發出戰鼓那樣的聲音。

《龍族》

陷入瓶頸去俄羅斯找靈感

2018年5月,江南和閱文集團簽約,魔幻小說《龍族》要在閱文集團旗下的電子閱讀平台首發連載,每週更新三篇,有點像說書,這次說完,且聽下回分解。一個月後,他發了一篇微博:“我得在《九州縹緲錄》上映之前寫完《龍族》,否則我估計打開彈幕都是催稿的和哭繪梨衣的。”這話說早了,現在《九州縹緲錄》都快播完了,《龍族Ⅴ》還沒寫完。

連載這種寫作方式對江南來說有些挑戰,他自認是傳統作者,比較習慣於那種思考挺長時間,集中起來一口氣寫完的方式,“你可能想了一個月,有十天寫得特別順,但你又得想一個月。”所以,《龍族Ⅴ》的網絡連載經常出現斷更情況,粉絲就跑到他微博底下催更,這給江南帶來不小壓力,“讀者要看新的內容,自己留時間思考,寫出讓自己滿意的章節,有時候其實挺難權衡的,被催得厲害的時候,也曾經想過要不要放棄網絡連載的方式。”

雖然江南透露《龍族Ⅴ》快寫完了,但目前寫作遇到了瓶頸,“簡單地說就是有幾個人物我寫歪了,完成西伯利亞的故事之後,我必須暫停一下來修訂目前遇到的一些偏向。”江南打算等《上海堡壘》上映之後,他計劃去一趟俄羅斯,因為《龍族Ⅴ》有些故事發生在那兒,他之前沒去過,寫的時候有些力不從心。另一方面,他也“想離開電視和電影遠一點,去一個信號沒那麼好的地方。”

影視改編

心裡沒準繩,暫時離影視遠點

江南的《九州縹緲錄》《上海堡壘》先後被改編成影視作品,於今年暑期與觀眾見面,同樣擁有大量讀者擁躉的《龍族》一直以來也有著各種影視作品改編的傳聞。對此,原著作者江南說,其實很多合作方也都談過項目合作,但是他對於小說的改編心有畏懼,“無論是工業化的要求,還是涉及的場景和人物之多,我們理性地分析下來,很難拍。”

很多作家把版權拿出去合作,對於改編,不會問太多,畢竟自己不是專業的影視從業者,就賺點錢拉倒。但《龍族》系列對江南來說,是過於重視的項目,“老想知道有什麼辦法能把它穩穩噹噹地改出來,是一個讀者和觀眾都能滿意的東西。心裡還沒有準繩兒,還沒有得到很大的把握能幹這個事兒,乾脆暫時沒幹。”

《上海堡壘》

電影與小說設定差異

外星人設定

原著中,地球為了應對能源危機的方法,讓上海整個下沉,這樣泡防禦就可以從一個半球變成一個平面,節省能源,而灰鷹小隊結尾時必須駕駛鷂式戰機飛過去,在泡防禦扁平化的過程中去進行配平工作。電影中改為人類破釜沉舟,撤掉泡防禦,全部能源供應給上海大炮去攻擊外星母艦。由於仙藤已經遍佈上海地下,抽取能量造成仙藤枯竭,造成了上海陸沉。

角色設定

原著中的女二號,與男一號江洋有大量感情戲份的路依依在電影中的戲份全刪,跟灰鷹小隊蘇婉人物合併,新的人物還是叫路依依,但是已經跟原著無關了。電影顯然沒有容量來講一個四角戀,男主江洋從始自終只喜歡林瀾一個。並且,原著小說中,將軍與兩個女人的故事線也沒有了。

外星文明設定

原著中,有兩大外星文明:阿爾法文明和德爾塔文明,地球是被捲入了兩個宇宙文明的戰爭中,最終地球在阿爾法文明的支援下取勝的。電影中,阿爾法文明戲份全刪,戰爭原因也做了改動,地球從宇宙中獲取了能源物質“仙藤”,而外星人進攻地球是為了奪取仙藤。最終,地球的最後勝利是人類用上海大炮摧毀了外星母艦。

上海陸沉設定

原著中,地球為了應對能源危機的方法,讓上海整個下沉,這樣泡防禦就可以從一個半球變成一個平面,節省能源,而灰鷹小隊結尾時必須駕駛鷂式戰機飛過去,在泡防禦扁平化的過程中去進行配平工作。電影中改為人類破釜沉舟,撤掉泡防禦,全部能源供應給上海大炮去攻擊外星母艦。由於仙藤已經遍佈上海地下,抽取能量造成仙藤枯竭,造成了上海陸沉。

情感設定

原著小說是一個科幻背景下的愛情故事,江洋與林瀾之間的情感有非常深入細緻的交流,雙方都知道對方想要什麼,為什麼不能在一起,雖然沒有最終表白,但卻有著生死相托的情感高度。而電影是一部科幻戰爭片,兩人的感情戲大幅度弱化,江洋對林瀾的感情始終保持在暗戀階段,除了影片結尾暗示林瀾收到過江洋的表白短信。

新京報記者 滕朝 實習生 秦欣悅

編輯 許喬洋 校對 趙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