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可能?“推特治國”的特朗普連自己的名字都拚錯了!
2019年08月08日15:06

原標題:怎麼可能?“推特治國”的特朗普連自己的名字都拚錯了! 來源:新民晚報

之所以判斷特朗普這篇有關會見Google首席執行官的推文並非其本人撰寫,海叔是這麼認為的——絕大多數人不太會把自己的姓名寫錯。

文 | 海上客

又雙叒叕拚寫錯誤,這回,美國總統特朗普連自己的姓氏也拚寫錯了啊!在8月6日的一篇推文中,特朗普將自己姓氏Trump拚成Ttump。這倒也不是特朗普的署名文章第一次出現拚寫錯誤。只不過,如果不是存心故意,誰又會把自己的姓名給打錯呢?也太離譜了吧?在海叔看來,儘管沒有實際證據,但特朗普的推文應該不是每一篇都由特朗普親自撰寫,甚至可以說,絕大部分未必是他本人親自撰寫。否則也就太開玩笑了!這麼大的領導——美利堅合眾國總統,真的有時間每天打字發那麼多推特文章嗎?

特朗普8月6日推文把自己姓氏拚錯

1

特朗普的推文出現拚寫錯誤,並不是第一次。過去幾年,屢見不鮮。為此,他還曾做了自我批評。不過,在海叔的理解,這“自我批評”怎麼那麼像表揚呢?就在不到一個月前,7月11日,特朗普在白宮舉辦的社交媒體峰會上這麼說:“我已經很小心了,但還是會出現拚寫錯誤。這是因為我腦子轉太快,手指跟不上。”嘿,海叔要說,你自己直接說自己聰明不就完了麼!搞得自己像個相聲演員,就差邊上有個捧哏的了。“如果我有拚寫錯誤,媒體就會大做文章——‘特朗普把The都拚錯了,他連The都不知道怎麼拚寫,居然寫成了Thi’,搞得我連一個標點符號都不能錯。事實上,我拚寫很厲害的!”在說自己腦子太快前,特朗普還曾如此鋪墊。而那場社交媒體峰會,有一個頗尬的場面——臉書和推特都未能受邀出席。原因則可能出在今年3月的一次糾紛中……這些問題且容後再表,先說特朗普的姓氏拚寫錯誤。

臉書和推特都不在今年7月11日白宮社交媒體會受邀之列8月6日特朗普將自己姓氏拚錯的推特文章,內容是他於橢圓形辦公室會見Google首席執行官云云。此前,引起關注的特朗普拚寫錯誤有——他曾將英國王室王子錯誤寫成“鯨魚王子”;還曾在演講稿上標註自己讀得懂的注音,而不是按照正確的拚寫方式標註。比如將基地組織的名字“Al-Qaeda”按照發音拚寫為“Alcaida”,以方便自己演講時不讀錯。

特朗普將基地組織的名字“Al-Qaeda”按照發音拚寫為“Alcaida”

2

之所以判斷特朗普這篇有關會見Google首席執行官的推文並非其本人撰寫,海叔是這麼認為的——絕大多數人不太會把自己的姓名寫錯。正如特朗普所說,有時候腦子動得太快,確實會使得手指跟不上,可拚寫自己的名字,這可不是個需要動腦子的活計。實則,早在特朗普上台之前,其在競選美國總統期間,就已經有了“影子寫手”團隊。當年,有一位名叫丹·斯科維諾的哥們,經常西裝革履地站在特朗普邊上。美國媒體仔細點數特朗普競選團隊,有競選經理科里·萊萬多斯基、政策顧問斯蒂芬·米勒、安全總監基斯·席勒……,好像各就各位各司其職了。只有丹•斯科維諾,秘書不像秘書,隨行不像隨行,他到底扮演的是個啥角色呢?直到特朗普上台以後,特朗普因為在推特上屏蔽用戶而被起訴,被告中的三人分別為:前白宮戰略溝通部主任霍普·希克斯、白宮新聞發言人桑德斯和丹·斯科維諾,才使真相浮出水面。

丹·斯科維諾給特朗普看手機

原來,特朗普身邊,有個如影隨形的新媒體小編。自從2009年3月開通了推特賬號後,特朗普的推特一直在運轉。但丹•斯科維諾卻不是那時候就成為特朗普推特的小編的。儘管早在1990年14歲時,丹·斯科維諾就成為了特朗普的高爾夫球僮,並一直追隨特朗普,但2013年他轉行去做基金經理了。不過,時隔一年,當聽說特朗普要出來競選總統,丹•斯科維諾再次投奔。由此,人們經常看到一個男人西裝革履地站在特朗普演講的舞台一邊,用手機拍攝集會的人群。而如今,也有不少人知道,丹•斯科維諾的工作還包括在特朗普的私人波音757公務機上盯著電腦,將圖片發到社交媒體上。換言之,丹•斯科維諾是除了特朗普之外,另一位能夠登錄特朗普社交媒體賬號的人。特朗普擔任總統後,丹•斯科維諾成為白宮社交媒體主任。

特朗普擔任總統後任命丹·斯科維諾為白宮社交媒體主任2017年10月,丹•斯科維諾和特朗普的推特還曾鬧出過這樣的笑話——先是斯科維諾發推了一條推文:“NBC新聞是假新聞,比CNN更不誠實。他們是良心報導的恥辱,難怪他們的新聞評級下降了!”一分鍾後,相同的消息作為原創內容出現在特朗普的推文中,斯科維諾隨即匆匆刪掉了自己的推文。這樣的“雙胞胎”內容顯然會令特朗普很不爽。斯科維諾於是日子也不是太好過,去年6月還曾傳出他將辭職的消息。不過直到今年,他仍在任上。畢竟,這世上可沒哪個新媒體小編可以拿到179700美元的年薪! 3

推特治國,已經成為特朗普擔任美國總統的一種方式。7月30日,其在接受美國有線衛星公共事務電視網(C-SPAN)的採訪時,還稱:“推特是我對媒體‘唯一的防禦形式’。”在海叔看來——這一方面源於技術進步所致的傳播手段的更替;另一方面亦在於特朗普並非美國傳統政客,他並不能完全掌控美國幾大老字號的新聞媒體。其與美國傳統媒體的關係究竟如何,從其一度連白宮記者會晚宴都不參加,就可見一斑。而在使用推特治國的過程中,特朗普也親身感受了身為“大V”比之美國總統更爽、更予取予奪的一種開心。想罵誰就痛快開罵,想炒誰魷魚直接發個推就解決了。但另一方面,無論是推特還是臉書,畢竟還是有其特殊的麻煩事存在的。

臉書向丹•斯科維諾道歉

今年3月,臉書曾經給斯科維諾道歉,原因是斯科維諾的臉書主頁遭到“莫名其妙”屏蔽。因為斯科維諾的臉書被屏蔽,特朗普的推特上出現了一則帖子,認為臉書此舉有政治動機:“臉書、Google和推特——更不必說腐敗的媒體了——都站在激進派左翼民主黨一邊。”說老實話,海叔是搞不清這則帖子到底是斯科維諾發的,還是斯科維諾請示了特朗普以後發的,還是特朗普要求斯科維諾發的,或者乾脆是特朗普本人發的。“雙兔傍低走,安能辨我是雄雌。”誰知道他倆的社交媒體到底誰在值班!總之,看到總統推特發帖開罵,臉書也只得乖乖道歉,還不忘找了個理由:屏蔽斯科維諾頁面只是暫時的,並非出於政治動機,而是因為他的一些評論是重複的。“為了屏蔽自動機器人,我們會短時間限製來自同一個賬號的相同的、重複的活動。”Facebook在向《今日美國》發出的一份聲明中表示。“這種限製可能會產生意想不到的後果,暫時屏蔽丹·斯科維諾這樣的真人從事此類活動,但在一兩個小時內就會解禁,這一次發生的情況就是如此。”

特朗普推文的炮製者是否只有斯科維諾一人呢

可也許就因為這麼個“錯誤”,導致了臉書沒有被白宮邀請參加今年的社交媒體峰會!如今,特朗普的姓氏拚寫錯誤,斯科維諾是該像臉書那般出來道個歉呢,還是扣點獎金呢?總之,以為特朗普一個人在那玩社交媒體的朋友,還真得明白——既然人家都推特治國了,特朗普也好,斯科維諾也罷,絕不是一個人在戰鬥!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