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民族資產解凍”騙局:冒充官員、偽造文件,專騙聾啞人
2019年08月08日05:59

原標題:起底“民族資產解凍”騙局:冒充官員、偽造文件,專騙聾啞人

馬某宇相信徐某輝,基於一名聾啞人對另一名聾啞人近乎本能的信任。

直到吉林長春市公安局刑警支隊民警馬路找到他,他才明白,徐某輝告訴他的都是假的:交幾百元,等解凍民族資產後,就能拿幾十萬元的回報、還能分到房子。還有那些冠以國家機關名義的紅頭文件,也都是偽造的。

近日,長春警方接受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採訪時披露,警方近期偵破的這起民族資產解凍詐騙案中,包括馬某宇在內的8000餘名聾啞人被發展為會員,人員涉及26個省、市、自治區。

民族資產解凍詐騙起源於上世紀80年代初,一批人打著國家、民族旗號,以所謂的“民族資產”需要解凍為名,宣稱交納一定啟動費用便可獲得巨額報酬。近年來,假借時下精準扶貧等熱點政策名義,借助互聯網社交工具、金融工具,民族資產解凍詐騙就像插上了翅膀,逐漸成為一種集返利、傳銷、詐騙為一體的混合型犯罪,花樣翻新,各種組織、項目層出不窮。

長春案件中嫌疑人偽造的各種中央文件。本文圖片均為警方供圖

職業“豬頭”

在民族資產解凍詐騙圈里,易受騙、有一定圈子和組織能力的人被稱作“豬頭”。他們往往被騙子任命為“會長”之類的重要職務,用以發展下線圈錢。

62歲的林某獅就是上述長春案件中的“豬頭”。他原本是福建安溪一個農民,沒上過學。用他的話說,從1995年開始,就被“選中”成為“民族資產解凍大業”的“聯絡官”,開始為此事奔走。

林某獅也承認,這麼多年,他一直奔波的“民族資產解凍大業”還沒成功過。在看守所里,林某獅仍號稱,“某領導”說他對“民族大業”的是貢獻最大的。

長春市公安局刑警支隊四大隊中隊長張清傑告訴澎湃新聞,早在2009年,林某獅就因冒充國際刑警,詐騙他人交納解凍民族資產的費用,被判處有期徒刑兩年半。

在林某獅住處,長春警方查獲各類偽造的中央機關、國家各部委文件600餘份,包括十幾個假冒的黨政機關、國家部委的“委任書”、“授權書”。

這些虛假文書給林某獅任命的頭銜包括:“民族資產解凍委員會”會長、“民族資產最高管理委員會”總負責人等等。

警方在抓獲林某獅後經審訊得知,林某獅在刑滿釋放後重操舊業。據其供述,剛開始從事這行時,他曾相信民族資產解凍是真的。後來找他的做民族資產解凍人越來越多,“我就開始懷疑這個事情是假的了,但我已經做的太久了,收了那麼多人的錢都交上去了,明知道是假的也得堅持做下去,不然沒辦法跟下面的人交代,只能接著騙下去。”

此案主辦偵查員、長春市公安局刑警支隊四大隊民警馬路說,林某獅多年前離家從事民族資產解凍,家人都知道這是騙人的,很少再跟他聯繫。通過從事民族資產解凍獲取一部分收入,是林某獅的主要生活來源。另外,林某獅非常享受被人追捧奉為“會長”、“總負責人”的感覺。就這樣,他成為一名職業“豬頭”。

虛假項目

2016年12月,吉林長春人黃某軍經朋友介紹,在北京結識了林某獅。

林某獅向黃某軍介紹了“民族資產解凍”項目,稱其名下有幾千億資金,稱為“民族資產”。這些巨額“民族資產”被凍結在海外,需向國家繳納一定費用才能將這些資金解凍取出。林某獅承諾,如黃某軍能夠組織會員收取會費用將資金解凍,事後會論功行賞,把巨額資金分配給各個會員。

為了博取信任,林某獅將偽造的多份“中央文件”發給黃某軍。如其中一份稱:經財政部決定,林某獅辦理的57.76個億的款項將在近期組織發放,安排有任務的單位或者個人必須全力配合組織執行,因該款項數額巨大,路途遠,任務重。受惠有功人員應盡力配合行動,並承擔相應的護送費用包括燃油費、餐飲費等共計176萬元整。

隨後,黃某軍夥同與其關係密切的聾啞人徐某輝開始發展會員,他們以“民族資產解凍”的名義,自行設置了“互助3030紅十字會”總項目。在這個總項目名下,黃、徐二人還設置了7個小項目,如“無聲互助3030”、“紅十字房源項目”“上海房子項目”等等。這些項目往往編織了一些“謊言”,比如“無聲互助3030”會員繳納205元,交錢的會員最後給分房子;“紅十字房源項目”則是交225元,最後能分到一套80平米到120平方米的房子,諸如此類。

聾啞人有自己群體的社交圈,徐某輝通過朋友、同學介紹等方式,利用微信群開始發展會員。馬某宇就是經同學介紹認識了徐某輝,“小付出、大回報”的誘惑下他報了多個項目,一共交了1705元,還被徐某輝任命為“組長”,發展會員越多,得到的回報比普通會員更大。

就這樣,利用徐某輝的聾啞人身份,黃某軍、徐某輝先後建立了30餘個微信群。除了在微信群內發偽造的“中央文件”圖片,徐某輝還錄製手語視頻發到群內,向會員推介項目。一年多時間里,二人發展聾啞人會員8000餘人,受騙人員遍佈吉林、黑龍江、遼寧、新疆、江西等26個省、市、自治區。

據徐某輝供述,2017年8月,她在網上看到林某獅曾因為詐騙被打擊處理,將此事告訴黃某軍,兩人開始對林某獅產生懷疑。2018年初,林某獅讓黃某軍去福建開會,但黃某軍和徐某輝到了之後,林某獅以各種名義推脫不見。兩人此時確認,林某獅所謂的項目就是在騙人的。“我跟黃某軍知道了是假的以後,有往自己手裡圈錢的打算。我們接著發展會員,向會員收取各種費用,一部分應付林某獅,一部分留在自己手裡了。” 徐某輝表示。

另據馬路介紹,黃、徐二人收取的會員費達1000餘萬元,他們至少截留了170萬元,用於買車、還房貸和自己開銷,其餘款項轉給了上線林某獅。

廣元案中警方查獲的現金。

傳銷式發展

相較林某獅案只是建立“組長”等級來發展會員,四川廣元警方打掉的高某平民族資產解凍團夥有明顯的傳銷式特徵。

主辦偵查員、廣元市公安局昭化分局刑偵大隊副大隊長李劍華告訴澎湃新聞,2018年初,廣西淩雲籍的謝某容等人冒充國家部委負責人,偽造國家部委公文,打著“精準扶貧”的幌子,宣稱有一筆國家發放的民族資產解凍資金,需出資2000萬元的註冊金和400萬元的保證金成立基金會,等民族資產解凍後,每名會員按照職務高低可領取50至80萬元的高額回報。受此誘騙,嫌疑人高某平成立 “中國圓夢慈善基金會”,對外名為“如意園基金會”。

李劍華介紹,“如意園基金會”通過微信建立群組,假借“愛國、慈善、扶貧”的旗號,以“致富群眾”為幌子,通過高額返利分紅的手段拉人頭髮展會員。會員通過微信紅包、網絡轉賬等形式交納基礎會費26元或投資入股1萬元,會員等級越高,則返利越高。

“如意園基金會”由高某平任總會長,總會內設副會長、統計長、督察長和辦公室主任,按照總會、團、大隊、預備大隊、班、組六個層級,逐層、逐級發展會員,資金由班組長、團隊長逐級彙總上交。其採用“網上”為主、“網下”為輔的方式發展“下線”,會員呈幾何倍數式增長。高某平共在全國組建了21個團隊、3196個班組,發展會員40多萬人。

其中“團長” 朱某廉和妻子不僅交了26元會費,還投資了1萬元參股。按照他們的投入和等級,上線宣稱未來可以得到300萬元的補貼。

朱某廉的妻子馮某英告訴澎湃新聞:“也想過不現實,但看見人家都在交,反正錢也不多就交吧,萬一是真的呢,會員很多都是抱有這種想法。”

廣元市公安局昭化分局局長賀旭紅介紹,專案組以高某平為支撐點,逐步發現實施詐騙嫌疑人、製造假證嫌疑人、洗錢套現團夥等整個犯罪鏈條的相關信息。警方於今年1月在多地同時開展集中收網,共抓獲犯罪嫌疑人51名,打掉詐騙團夥3個、取款套現團夥5個、製作假證等灰色產業鏈窩點3個。目前該案仍在繼續偵辦中。

流水的騙子,鐵打的“豬頭”

無論林某獅還是高某平,這些“豬頭”收到的錢又轉給誰呢?

上述長春案件中,林某獅收到錢後,除了留做日常開銷,剩餘款項轉給了自己的上線——那些打電話自稱為高級官員,並且製作發送假紅頭文件、假任命文書的人。

據林某獅供述,2015年7月以來,他累計發展會員8萬餘人,其中“組長”100餘人,期間共收到這些“組長”轉款2000餘萬元,並將其中1300餘萬元轉給上線43人。

廣西百色市淩雲縣的江某科就是其中一名上線。

據江某科供述,2017年4月,一個做民族資產解凍的劉姓朋友騙完林某獅,就把林的電話給了他。江某科找了另外兩個人一起,再次向林某獅行騙。至於偽造的文件和工作證,有的是從別地同行那裡要來再加以改動或者PS,也有的是對照著模版自己做的。

江某科等三人分別冒充銀行高管、財政部領導、調查組組長給林某獅打電話,稱解凍民族資產需要繳納稅費、運費等,打了兩次電話就輕鬆從林某獅處騙得16萬元。

這些情節,在廣元案件中同樣存在。因為“豬頭”的信息在騙子圈里是相互共享、買賣的,一個“豬頭”可能會被多個騙子輪番收割。高某平成立“如意園基金會”後,先後有3夥人分別冒充財政部、證監會、人民銀行等領導,以收取註冊資本金、風險保證金等“名目”,向其騙取2000餘萬元。

為什麼“豬頭”心甘情願把錢上交?馬路說,林某獅明知是上線是騙子還交錢,因為他不把錢上交,就沒有更多假文件,以及更多的項目說辭。林某獅需要這些東西接著運轉,讓這個事情繼續存在,他還是“林會長”。

李劍華介紹,也有些受騙者認真上交錢款,確實是希望資產能夠盡快解凍,自己從中獲利。當然,民族資產解凍騙局中也不乏“黑吃黑”的情況,比如“團長”一級把收上來的錢占為己有之後跑路,不再上交“會長”。

今年5月31日,長春案中的林某獅、黃某軍、徐某輝三人被法院以詐騙罪分別判處有期徒刑三到五年不等,三人未提出上訴。

今年2月和5月,公安部已兩批次公佈100餘個民族資產解凍類詐騙虛假項目和組織,提醒群眾不要上當受騙。每次通報都強調,在中國,沒有任何民族資產解凍類項目和組織。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