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桑談·動漫與政治|《銀魂》對“攘夷”與明治維新的反思
2019年08月08日15:58

原標題:扶桑談·動漫與政治|《銀魂》對“攘夷”與明治維新的反思

【編者按】

本文是“扶桑談·動漫與政治”系列的第三篇。中國網友對日本動漫《銀魂》有一句調侃之語“一入《銀魂》深似海,從此節操是路人”。只因這部作品中大量的無厘頭橋段給人們留下了深刻印象。但這部看了讓人“掉節操”的動漫固然能令人笑出眼淚,但其更多展現和傳達的恐怕還是渺小的個人如何在時代的巨變中自處。因此《銀魂》也有不少劇情表達了對曆史和政治的思考。

日本動畫片《銀魂》是一部以幕末日本為舞台的作品,其中融入了許多日本近代史的元素,如幕府內部圍繞將軍繼承權問題的對立、尊王攘夷派的(簡稱“攘夷派”)與幕府之間的鬥爭等。因為《銀魂》並非曆史正劇,它對日本近代史的反映自然不會是臨摹性質的,更多的是選取一些在日本膾炙人口的曆史片段進行再創作。因此,在《銀魂》中不僅能窺見幕末日本風起雲湧的政治鬥爭和思想碰撞,也能感受到作者空知英秋對尊王攘夷運動和明治維新等近代史事件的獨到理解。

銀魂劇照

平行宇宙中的攘夷派與幕府

《銀魂》的故事發生在一個與幕末日本既相似、又不同的平行宇宙。在這個世界里同樣有德川幕府和攘夷派,而被稱為“天人”的外星人則取代了現實曆史中洋人的角色,成為攘夷派攘夷的對象。《銀魂》的主線劇情就以攘夷派的倒幕、攘夷活動,及活動過程中攘夷派與真選組(對應現實曆史中的新選組)及主角阪田銀時的衝突為主要內容。

《銀魂》中,被稱為“天人”的外星人突然降臨日本,利用其強大武力和技術在日本攫取特權,甚至把持了日本的實權,使幕府成為傀儡。以高杉晉助、桂小太郎等為代表的攘夷誌士展開了暗殺、襲擊等各種形式的攘夷行動,試圖把日本從“天人”的控製中解放出來。與之相對,現實中的幕末日本當然沒有什麼外星人,攘夷的對像是在日本活動的洋人,以及不積極攘夷的幕府官吏,而攘夷誌士的主體則是中下層武士。

這一方面是因為從小受到系統的朱子學教育的武士往往心懷一種日本版的華夷秩序觀,即認為中國和日本是東方正朔,漢學才是最正統的學問,洋人的“奇技淫巧”不足為道等。另一方面,西方列強用堅船利炮強行扣關,幕府迫於壓力與列強簽訂包含領事裁判權等條款的不平等條約,這些日本受壓迫的事實,也是造成武士階層不滿的原因之一。

當然,武士階層也並非都是激進的攘夷派,將軍、大名及其近臣雖然也對西方列強不滿,但深知憑日本的實力攘夷並不現實,位高權重的他們是既得利益者,自然要考慮激進攘夷可能帶來的嚴重後果,只好在學習西方軍事技術的同時與列強就開港開市的範圍、期限等進行討價還價,儘量拖延時間並縮小開放的範圍。

但俗話說“不當家不知柴米貴”,這些理由在中下層武士看來都是藉口,他們通過暗殺、放火等激進手段攘夷,造成洋人對幕府無能的不滿,以此給幕府製造壓力,並試圖逼迫幕府攘夷。從事這些激進攘夷活動的攘夷誌士在《銀魂》中也有反映,如劇中角色高杉晉助的原型就是出身長州藩的武士高杉晉作,現實中曾參與刺殺外國人和焚燒英國公使館的攘夷活動。而《銀魂》中另一位攘夷誌士桂小太郎,原型則是維新三傑之一的木戶孝允,原名桂小五郎。他與高杉晉作一樣師出鬆下村塾的吉田鬆陰,後在明治新政府中擔任文部卿等重要官職。

《銀魂》中的高杉晉助(左)與真實曆史人物高杉晉作

動漫與曆史書,哪個更真實?

《銀魂》的“將軍暗殺篇”中,以高杉晉作為首的攘夷派扶持德川喜喜作為傀儡,試圖從幕府將軍德川茂茂手中奪取政權。其中,德川茂茂的原型就是第14代幕府將軍德川家茂,而德川喜喜的原型則是第15代幕府將軍德川慶喜。

德川幕府末代將軍德川慶喜

曆史上,圍繞著誰繼任成為第14代幕府將軍的問題,以大老井伊直弼及其政治盟友為代表的“南紀派”支持德川家茂,而反對井伊直弼的大名和大老們支持德川慶喜,稱作“一橋派”。最終“南紀派”獲勝,德川家茂成為第14代幕府將軍。

當然,真實的曆史中,德川家茂並非如動漫中那樣被暗殺死去,也不存在高杉晉作參與將軍家繼承權鬥爭的曆史事實。然而,通過“將軍暗殺篇”的情節,我們可以感受到作者空知英秋對明治維新和攘夷派的態度。日本國內關於明治維新的大多數紀錄片和書籍一般把明治維新描述為日本近代化光輝燦爛的開端,而維新誌士都是憂國憂民、毫無私心的英雄豪傑。與之相比《銀魂》中除了肯定明知維新以外,對幕府中的開明派及其支持者也持同情與肯定的態度。

“將軍暗殺篇”中,與高杉晉作大戰後身負重傷的阪田銀時臥床養病之時,被問到江戶接下來會變成什麼樣,作者便借銀時之口說出“黎明前是最黑暗的時候,新的時代就快到來了”,可見作者對明治維新是持肯定態度的。然而,作者並沒有因此就把幕府將軍德川茂茂以及支持他的銀時等人描寫成阻礙曆史進步的反派。正相反,在《銀魂》的世界中,幕府將軍德川茂茂是幕府中開明派的代表,嚮往著有朝一日與朋友們以名字相呼的時代能夠到來,即使將軍職位到自己這代為止也在所不惜。可見,在《銀魂》中對幕府守舊派和開明派進行了區分。

日本的近代化始於明治維新?

現在日本的主流媒體和讀物對明治維新的描繪有不少感情化和簡單化的成分。因為明治維新奠定了日本成為工業化強國的基礎,大多日本人都對其懷有一種自豪感,回首往事,明治維新的一切也就自然顯得光輝萬丈了。在現實的曆史中,十四代將軍德川家茂也好,末代將軍德川慶喜也罷,雖沒有《銀魂》中的德川茂茂那麼開明,但他們的確也遠非單純阻礙曆史進步的反派人物。

事實上,雖然是被迫開國,幕府方面也先後多次向歐美列國派出使節團,學習西方科學技術和兵法,例如慶應元年(1865年),幕府向英法派出使團,從法國招聘步兵、騎兵、炮兵教練團,並採購機器設備,在法國的幫助下在橫須賀修建製鐵所。此次訪問還包含收拾激進攘夷派留下的爛攤子的外交任務。

迫於攘夷派和朝廷的壓力,幕府與朝廷約定以1863年6月25日為限採取攘夷行動。結果,6月25日當天,攘夷急先鋒長州藩就向經過下關海峽的美國商船和法國、荷蘭軍艦開炮,結果自然是遭到列強的激烈報復。慶應元年的這個使團,就帶著與法方商量賠償事宜的任務。而受挫的長州攘夷派也終於知難而退,在逼迫幕府攘夷以後,自己卻跟洋人簽訂了放棄攘夷的條約,轉而專心倒幕。

下關海峽今貌。1863年,長州藩曾在此向外國軍艦開炮。

可以看出,日本工業和軍事上的近代化並非從明治維新才開始,幕末時期幕府就在西方列強的壓力下進行了一定程度的開放,學習西方科學技術。當然,出於維護幕府自身統治的需要,西方的政治製度並不是幕府想要學習的內容。事實上,德川慶喜之所以接受“大政奉還”的建議,打的如意算盤就是自己繼續擔任新政府立法機關的首長,從而實質上保住德川家族大權。

與幕府相比,激進攘夷派一開始的確是真心攘夷,這也是因為他們本就不掌握政權行事也就無所顧忌,在攘夷遭受嚴重挫折以後,轉而專心倒幕。有趣的是,攘夷派原本是反對幕府開國,以幕府不攘夷為由而反對幕府,一旦他們自己掌握政權以後,對西方的全面學習和開放的力度卻遠遠超過幕府。

綜上,明治維新的確加速了日本的近代化,但並不是日本近代化的開始,只是日本在“皇國史觀”意識形態上建立起普魯士式帝國體製的開始,也為日後的日本軍國主義埋下了種子。

由此進一步推想,明治維新恐怕不能簡單地視作是改革派對保守派的勝利,也許將之視作在野派向當權派奪權的勝利才更接近事實。明治維新以後,如伊藤博文、木戶孝允、大久保利通等倒幕強藩中的精英分子有不少都在新政府里擔任高官,原倒幕強藩的大名及其家臣也都成為華族(即明治維新後的貴族階層)並進入新政府的貴族院。從這個意義上來說,雖然時代已經不允倒幕成功以後哪家再來當幕府將軍,但倒幕強藩的確通過打著天皇的旗號發動政變掌握了國家實權。

另一方面,我們從當下回望那段曆史,在當時日本與西方實力懸殊的情況下,一味攘夷,企圖使日本回到西方軍艦到來前的鎖國狀態,顯然是不明智的。在這種情況下極端強硬的姿態只會讓日本遭受更大的損失,甚至有亡國的可能。從這一點看,德川幕府的一系列應對舉措固然是為了維持自身統治,但相對於激進的攘夷派而言,也體現了其作為國家行為體的理性。當攘夷的主力從下級武士變為長洲、薩摩等強藩後,後者其實也深明此理,攘夷只是提供倒幕合法性的工具而非目的。否則倒幕成功後也不會有明治維新了。

或許正是出於對這段曆史的理解,《銀魂》的作者空知英秋才把幕府將軍德川茂茂刻畫為幕府開明派的代表,通過他對未來日本的憧憬,暗示著即使幕府延續下去,日本社會也會朝著開明、進步的方向轉變的曆史認識。

(須軍,上海外國語大學日本研究中心研究員)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