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大案牘術到靖安司,大唐如何玩轉智慧城市?
2019年08月08日14:26

原標題:從大案牘術到靖安司,大唐如何玩轉智慧城市?

《長安十二時辰》里的硬核黑科技,真的這麼神乎其神?

文 |王鵬

作為一個建築學和城市規劃科班出身的設計師,看到《長安十二時辰》這樣完美重現唐長安城市結構和市井生活的劇集,自然是一口氣追完,同時還要看一遍親王的原著。

不過畢竟如今改行研究智慧城市,其中更吸引我的還是靖安司和大案牘術這個線索,可以說是完美呈現了我國智慧城市建設的現狀。

靖安司與大數據局,數據管理機構的古今變革

靖安司雖然看似是個專職反恐和公共安全的機構,但其主導的一系列城市信息基礎設施建設和運營職能來看,更像大數據局的角色。畢竟我國的智慧城市建設雖然看似百花齊放,但唯有交通和安防形成了龐大的產業。

所以大數據局主要日常工作是協調攝像頭數據用於這些業務也可以理解。長遠來看,大數據局和城市數據運營商的角色應該有所分離,至少基礎設施建設、應用開發和數據運營更適合市場化運作,而大數據局更應該做好製度建設、統籌協調和數據監管工作。數據運營商角色,會是互聯網公司的新形態,或者是一種新的巨頭物種。

▲大案牘術發明者:徐賓

長安的大數據局已經完成了從城市的基礎地理信息系統(精細三維城市模型),到各部門基礎檔案的彙聚,人口、法人、房屋地籍乃至貿易物流無所不包。靖安司在靜態數據層面的掌握幾乎已經是無懈可擊,乃至於對存儲技術提出了新的要求,徐賓還要散盡家財去把竹簡和藤紙升級為竹紙,提供更為廉價方便的存儲載體,我竟然想起了易華錄的藍光數據湖……

這也就很容易理解我國智慧城市市場的雲計算需求絕大多數還是IaaS層的事情,存儲和建庫,甚至各部門數據彙聚和打通,仍然是最主要的工作。如此龐大的數據量檢索不易,徐總架構師還有個項鏈作為索引系統,讓其他基層工程師檢索起來效率就低多了。

在數據安全方面,無論存儲還是傳輸都有所考慮,災備、訪問權限、加密傳輸體系齊全,但也難免被黑客龍波植入木馬陸三,加密算法過於簡單也常被攔截。

至於Open Data數據開放這些玩意,恐怕就不用想了,畢竟徐主事好幾次都顯示了大案牘術在搜索官員貪腐線索和失職證據層面的高效,讓公眾掌握了可不是鬧著玩的。

▲圖片來源:劇照

人工智能的算力硬傷與算法黑箱

算力在幾大要素中算個硬傷,畢竟那個時代唯一的手段就是人肉,充其量可以靠團隊力量引入分佈式人肉計算。

數據引擎層面主機徐賓算力過於強大,其他節點只能幫助做些錄入清洗建庫查詢之類的力氣活。當然這也影射了我們“人工”智能的現實情況,也就是有多少人工,就有多少智能,數據標註的低技術高能耗工作支持了人工智能的表面光鮮。

另一個體現中心化架構問題的是決策計算層面,李必作為中央計算節點的脆弱以及分層通信造成的時延,直到派姚汝能和檀棋算力下沉,並對邊緣節點張小敬進行授權後,系統效率才明顯提高。

算法層面,徐總架構師創造了大案牘術,作為城市大數據分析和挖掘的核心技術,有效支持智能決策,可以說是智慧城市數據運營的最終訴求之一。但由個人獨自掌握的核心算法,也埋藏了風險。

在通過用戶畫像檢索目標的過程中,程序員篡改了代碼,直接把結果寫入了算法,導致了人為操控計算結果選出張督尉。類似的人工智能的算法黑箱也常會令人感到不安,一個無法解釋的AI和拍腦袋的決策相比也不好說誰更靠譜,所以在城市計算領域,可信AI是一個亟待解決的課題,也會涉及區塊鏈技術引入和代碼審查機製的建立。

▲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雖然劇中算法大多用於傳統靜態統計數據的關聯分析和預測,其實我們也看到了時空動態數據在決策支持中的強大應用。幾乎所有的城市數據都是時空數據,但時空屬性無論在技術還是觀念層面,目前的理解都很初步。

靖安司的地理信息平台看似靜態,但其實是個真正的動態時空計算平台,除了對宗地曆史權屬等可以進行時空動態關聯分析,更能對人車等微觀要素進行精確的實時定位,並具有根據非連續定位數據生成軌跡甚至預測能力,這也是時空數據平台的核心能力之一。

隨著各種感知和控製技術的發展,對數據時空精度的要求迅速提高,時空大數據計算在共享出行和自動駕駛等領域已經成為基本能力。

望樓與智能燈杆,城市基礎設施的進化

在基礎設施層面,劇中理念也是頗為先進的。望樓體系,其實相當於現在最為流行的智能綜合杆件,俗稱智能燈杆,是5G時代最為重要的城市基礎設施。

▲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首先,作為無線蜂窩通訊系統的基站,高密度的mesh自組網機製,保證了無線通訊網絡的低時延高可靠,可以在多個節點癱瘓的情況下維持加密通訊能力。

更重要的是,望樓還具備了遙感測量、差分定位、時空數據採集和邊緣計算能力。聯想到市面上流行的大雜燴式的智能燈杆產品來,深感路側節點的智能感知和計算能力才是更為關鍵的模塊,對未來自動駕駛的車路協同、精細化城市治理等領域會有深遠的影響。

▲圖片來源:劇照

雖然長安的智慧城市建設還存在諸多問題,但畢竟在現階段還是能有效支持劇中各種應用場景的需求的。這也體現出我國的智慧城市建設雖然仍處於非常早期的階段,而且以自上而下政府主導為主,但已經在很多領域創造了一些優秀的應用,尤其是無所不在的攝像頭和人臉識別營造的全球領先的城市安全感。

當然,劇情也告訴我們,雖然技術在表面上是能解決一些問題的,但長安危機的本質還是在於“人”的層面。

人性化的城市治理,市民需求出發的城市建設才是城市發展的根本。技術是手段,效率是路徑,而市民的幸福感才是智慧城市建設的終極目標。

□王鵬(高級城市規劃師、智慧城市專家)

編輯:範娜娜 實習生:龍江蘭 校對:李立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