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評述:美國罔顧事實抹黑中國操縱彙率
2019年08月08日11:38

原標題:媒體評述:美國罔顧事實抹黑中國操縱彙率

參考消息網8月8日報導 日前,美國財政部將中國列為“彙率操縱國”。這一單邊主義和保護主義行為嚴重破壞國際規則,中方對此堅決反對。多家境外媒體也刊發文章指出,華盛頓有關中國操縱彙率的說法是憑空想像,美國才是真正的貨幣操縱者。

憑空想像武斷任性

香港《南華早報》網站8月6日報導指出,每當美國想激化與一個對立國家的爭端時,就會指責這個國家操縱彙率。人民幣對美元彙率跌破7比1的重要像征性關口後,美國總統特朗普不出所料地又提出了這種說法。

全球市場迅速下跌,股價暴跌,新興經濟體的貨幣也紛紛下跌。撇開政治和突破心理關口不談,北京在當前的經濟環境下刻意控製彙率不會給自己帶來任何好處,人民幣的這次貶值是目前形勢的自然結果。

報導稱,中國人民銀行提出了一個可信的論點,該行在一份聲明中指出,關稅和保護主義是人民幣貶值的原因。

經濟放緩時貨幣必然會貶值,中國人民銀行確保人民幣保持合理水平是正確的。有意貶值人民幣彙率對北京沒有任何好處。

過去20年,人民幣幣值一直與中國這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經濟增速保持同步。雖然貨幣的幣值肯定會波動,但彙率最終取決於一個國家的經濟基本面。無論特朗普怎麼說,人民幣沒有什麼不當的地方。

另據英國《金融時報》網站8月7日報導,中國外彙監管機構前官員、現在武漢大學任教的管濤說,人民幣對美元彙率“破7”是一種市場行為,而非政府設定的目標。很多國際觀察人士認同這種觀點,特朗普政府即便就此事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提出申訴也不大可能得到支持。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在上次發佈的中國經濟年度評估報告中指出,“人民幣一直以來大致符合基本面”,“對中國彙率靈活性的提高表示歡迎”。

又據德國《法蘭克福彙報》網站8月6日報導,美國將中國列為“彙率操縱國”。北京堅決反對這一指控,並得到了一些德國行業協會的論據支持。這些協會認為中國不是“彙率操縱國”。

德國機械設備製造業聯合會專家奧拉夫·沃特曼8月6日對路透社說,人民幣對美元顯著貶值,是“因為更高的關稅給中國經濟帶來負擔”。他說,這完全是正常的反應。

此外,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網站8月6日報導,除了特朗普的想像和財政部古怪的斷言之外,人民幣對美元彙率“破7”並不意味著中國在操縱其貨幣。即使按照美國自己的專製標準,也是如此,更不用說按照客觀標準了。

報導指出,美國財政部在2019年5月的報告中承認,中國不符合“彙率操縱國”的標準。財政部8月的態度大逆轉是武斷的,就像特朗普上週宣佈對中國徵收新的關稅一樣。

自私自利賊喊捉賊

據澳州洛伊解讀者網站8月6日報導,大多數人認識到,中國現在並沒有操縱貨幣,即使是用美國財政部自己製定的標準來衡量。中國使人民幣“武器化”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誠然,人民幣對美元的彙率已經“破7”,但7這個數字並不具備什麼魔力,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已經公開表示了這一點。

報導稱,如果說中國最近沒有在操縱其貨幣(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的經濟學家們一致認為中國沒有這麼做)的話,那麼美國就不是在與貨幣操縱作鬥爭,反而是自己在充當貨幣操縱者。美國一心尋求壓低美元以獲得競爭優勢。這種做法不僅是偽善的,而且如果成功的話,還可能被證明對於全球經濟具有極大的破壞性。

另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網站8月6日報導,特朗普上週宣佈對中國價值3000億美元輸美商品徵收最新一輪關稅,這令世界市場嚴重不安。

特朗普還指責中國進行了“彙率操縱”,而財長姆努欽隨後違反了財政部自身的指導方針,正式將中國列為“彙率操縱國”,以便與他的上司保持一致。

報導稱,這裏唯一操縱經濟的是特朗普。他的關稅對美國經濟、世界經濟和全球貿易體系造成了不必要的嚴重破壞。

另據英國《泰晤士報》網站8月7日報導,通過將中國認定為“彙率操縱國”,美國總統特朗普想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也拖入這場爭端。問題在於他是否正確,而在這一點上,答案是否定的。

作為一個新興市場,中國正在按照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建議慢慢放鬆管製,讓市場發揮更大的作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官員肯尼思·薑於今年6月說,人民幣“既沒有被高估也沒有被低估”。而且,美國5月在其自身的報告中說,“中國人民銀行去年的直接干預是有限的”。

人民幣對美元走弱與中國的關係不大,而更多的是與美國的政策有關。去年10月,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拉加德指出:“如果把人民幣與美元進行比較,會發現這與美元的強勢有很大關係。如果把(其他貨幣)與人民幣進行比較,會發現人民幣略有貶值,但幅度肯定沒有那麼大。”正是美國與中國的貿易戰削弱了人民幣。

按照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說法,更大的問題在於美元,該組織上個月宣佈,美元被高估了6%至12%。它還說,美元堅挺是因為特朗普大肆開支,因此有必要控製支出。

又據“今日俄羅斯”電視台網站8月6日報導,傳奇投資家吉姆·羅傑斯認為,雖然美國繼續指責貿易戰對手中國操縱貨幣,但是導致人民幣最近貶值的責任卻在華盛頓。

羅傑斯告訴本台記者:“如果對數千億美元(的中國產品)徵收關稅,你認為不會影響中國貨幣嗎?”

他說:“只要稍有經濟學常識就知道,如果借助大量關稅打擊一個巨大的經濟體,那一定會對貨幣產生影響……這就是市場運行規則。”

此外,據俄羅斯自由媒體網站8月7日報導,特朗普有關中國操縱彙率的表態、欲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或世貿組織申訴的意願,在俄羅斯高等經濟學院專家亞曆山大·盧金看來,理由站不住腳。特朗普只是對中國不願屈從、不想將本國經濟交由美國操控的行為感到不滿。

盧金認為,特朗普希望提起申訴的聲明聽上去相當愚蠢,畢竟美國違反所有規則、加征關稅在先,應該申訴的恐怕是中國才對。

誠信破產損人害己

據美國《華盛頓郵報》網站8月6日報導,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8月5日將中國稱為“彙率操縱國”。姆努欽明確表示,他是在按照總統的要求行事。

但中國的做法並不像操縱彙率。在過去多年里,中國極大降低了貿易順差占GDP的比例。中國近年來對貨幣市場的干預一直是支撐其貨幣,而不是推動其貶值。最近的人民幣貶值並非人為行為——這是市場對美國新徵收關稅作出的完全自然的反應。

報導稱,姆努欽把給中國貼上“彙率操縱國”標籤說成是對其上司政策的配合,有損他和財政部的信譽。在看到美國把中國列為“彙率操縱國”之後,世界將以懷疑的眼光看待美國是否以及如何讓中國改變其彙率政策。如果中國的政策不改變,我們只會向中國和世界展示我們的無能。誰願意看到這種結果?

另據英國《金融時報》網站8月6日報導,在與美國打貿易戰期間,中國在貨幣政策方面基本上始終保持謹慎。但美國新的加征關稅之舉——影響到價值3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終結了這一局面。人民幣對美元彙率已經“破7”。投資者如今肯定在紛紛猜測,中美兩國會給彼此造成多大痛苦。

美國自1994年以來首次將中國列為“彙率操縱國”。這看起來是出於政治動機。中國只符合美國財政部設定的被列為“彙率操縱國”的三個標準中的一個。

截至目前,中國並未積極尋求人民幣貶值。過去20年來,人民幣對一籃子貨幣的彙率更多的時候是在升值。人民幣升值會提升該國企業和公民在海外的購買力。中國並不願永久性地改變這一立場。

此外,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網站8月6日報導,客觀來看,美國關於中國操縱貨幣的標準是武斷的。事實上,美國與大多數主要貿易夥伴之間都存在貿易逆差,這是因為美國預算赤字巨大,現在約占GDP的4%。說到國家的肆意揮霍,我們是自己最大的敵人,而不是中國、歐盟、墨西哥或加拿大。

報導認為,特朗普在國際貿易問題上不能一意孤行。國際貿易建立在互利基礎上,而不是零和博弈。中國、美國和歐盟都得益於開放的貿易體系,而特朗普的保護主義政策是這個開放體繫在現代面臨的最大威脅。在諸如工業政策、知識產權、國家補貼和國有企業政策等21世紀的複雜議題上,新規則的製定應該是世界貿易組織的責任,而不是美國的單邊保護主義。

報導稱,特朗普去年發動貿易戰時曾誇口說:“貿易戰是好的,很容易取勝。”特朗普非但沒有與中國和歐盟達成新的貿易協定,反而削弱了商業信心和跨境投資。貿易戰很糟糕,是時候結束特朗普嚴重的貿易失誤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