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說| 週一圍給朱丹“台階下”:跪著的妻子總有一個站著的丈夫
2019年08月07日18:50

  最近熱播的節目《做家務的男人》中,朱丹大方分享與週一圍的家庭相處方式:如果她跟先生吵架,週一圍的方式是冷處理,等到兩個小時過後,女生還在情緒當中的時候,週一圍會過來當作沒事人一樣跟她聊天。

  週一圍拋出了直男版台階理論:我跟你說話是在給你台階下,如果你不下來,一會這個台階就沒有了。

  節目中的朱丹在笑,但主持人李誕以及傅首爾表現出了不滿:

  對於這件事,網友們不淡定了,紛紛表示,週一圍的舉動顯得特別高高在上。

  而當事人則表示周先生話糙理不糙,並且提高了自己的情緒管理能力:

  誠然,婚姻如人飲水冷暖自知,朱丹或許真的很幸福。

  各人生活方式不同,無對錯可言,我們尊重。

  然而為什麼看到這一段“台階論”會讓許多人感到不適?

  因為這種給台階的方式,套用在大多數人的婚姻和情感當中,很難適用。

  本期#Ta說 #邀請到首席情感諮詢師@盧悅,一起來聊聊這種台階理論。

  1

  在婚姻生活中,的確存在一種台階理論,這是夫妻之間相處中存在的必要杠杆。而“台階”的核心,是給對方面子:

1。假設朱丹夫妻吵架,丈夫在妻子氣頭上的時候,主動地做了一頓飯,並且說:“哎呀,別生氣啦,你看我給你台階下了,你再不接著可沒有了哦。”那麼結果可能會是週一圍通過自己的行動智慧化解了一場冷戰。

  不論是買包、做飯甚至是幫助老婆帶孩子,這樣的台階是:“我”通過為你做一些事情表達對你的歉意。我用誠懇的行動、看得見的“好處”來示弱,表達內心對我們爭吵的遺憾與歉疚。

2。我們依然假設朱丹夫妻吵架,丈夫給妻子一些情感上的安慰,比如摟住自己的太太、對她表白:“我的方式不妥當,別生氣,是我做錯了。”並且在撒嬌之後主動的針對兩個人之前發生的問題進行開解,承擔起自己的責任。

  不論是一個擁抱,還是幾句話,這樣的台階是:“我”在情感上對你有所依賴,我的確做得不夠到位,我們的分歧、我的過錯我會承擔,請你不要生氣。

  上述兩種情況,週一圍任選其一,都不會引起大家的不滿。

  大家的不適並不在於想要置喙他人的婚姻,而是週一圍自始至終並沒有因為兩個人的爭執作出任何付出,也沒有表現出想要平等交流的心態。

  在他直男般的“台階”背後,潛藏的意思是:“我沒有任何錯誤,我不想跟你討論我們之前發生的衝突。”

  換言之,朱丹走下了週一圍“遞”給她的台階。但需要週一圍承擔的責任被“一個台階”抹去,需要解決的問題就這樣被一筆帶過。

  他以一種紆尊降貴的高姿態,“智慧”地化解了家庭摩擦。

  奇葩說里有一段非常經典的話,馬東說,當時間過去,我們終究會原諒那些曾經曾經傷害我們的人。蔡康永回答:那不是原諒,那是算了。

  週一圍的這一波操作與“原諒”二字沒有任何關係,而是在說:“我已經主動了,你必須要‘算了’。”

  2

  這已經不是週一圍朱丹夫妻第一次引起熱議,細數他們婚姻中的相處瑣事,已經讓很多人義憤填膺:

  1、2017年,週一圍獲得了《我就是演員》冠軍之後,曾經髮長文感謝導師和演職人員。而特意上台擁抱他、為他打氣的太太朱丹,被他放在了“太多人需要感謝……就不贅言了”裡面。

  2、朱丹曾經在公開採訪中表示,自己很熱愛自己的事業,也很熱愛演戲。

  她說,只要有通告,就會非常開心。

  而作為她的先生,週一圍不僅不支持太太的夢想,反而多次在螢幕上提到,他認為自己太太的演技根本就不算演戲,距離他的要求還很遠。

  他甚至還直白地說:

  其他諸如與女助理同喝一杯奶茶;在朱丹生產、養育女兒過程中幾乎從不出現等類似的事情,就不一一列舉了。

  這些行為放在普通女性的身上,是絕對不能忍受的。但在朱丹這裏,週一圍不論作出了什麼事情,她都第一時間穩穩地接住:

  我是真正心疼朱丹的,這個拚命為丈夫接梗的女人,曾經也是在台上光芒萬丈的女主持人。而婚姻生活將她從主持人的職業上拉下來,變成了週一圍專屬闢謠發言人。

  在《做家務的男人》這檔節目中,李誕甚至對“台階論”很直接的問:“你就不下去,他能怎麼著?”

  傅首爾附和:“為什麼是讓你下去,而不是他走上來?”

  朱丹沒有回答。

  僅僅從他們的對話當中,我們就能感到朱丹有一種與她氣場所不符的卑微:哪怕生氣了也不能生氣太久,週一圍一下通牒就趕緊和好,不然她可能承受不住週一圍不給台階的後果。

  她會擔心:“如果這個台階被收走了,我該怎麼辦。”

  我們所看到的他們,是朱丹單方面在拚命地給予與付出。用力過猛的愛情讓自己變得卑微,也讓對方變得不珍惜。

  3

  台劇《我們不能是朋友》,是一部被網友們調侃為三觀不正的出軌劇。

  男女主在開場時各自有男女朋友,卻因為一個荒誕的賭約沾染上男女關係。

  劇中最讓人感到心疼的是男主的“原配”。

  與男主褚克恒相戀十年的女友高子媛是一個頂配版女友,她會體貼的給男朋友把家裡一切收拾妥當、提醒他所有紀念日,早餐、醒酒湯都是生活中的標配。甚至她明知道男主不想回家,也在為他找藉口。

  她的付出不像一個女友,她隱藏了自己的全部需求,她變成了褚克恒二十四小時秘書。“我愛你”這樣的枷鎖讓人窒息。

  經營婚姻,如同育花,總不澆水,就會枯;一直澆水,就會澇。

  水滿則溢,月盈則虧,愛滿則離。

  歌后蔡琴曾經擁有一段十年的無性婚姻。

  她是那樣愛自己的丈夫楊德昌,她尊重丈夫所說的:“我們要保持柏拉圖式的交流,讓我們的感情不受到任何褻瀆和束縛。”

  但是楊德昌婚後緋聞不斷,婚後劈腿彭鎧立。蔡琴的表現是充耳不聞,默默承擔起一個好妻子所有該做或不該做的事情。

  最美青春十年,蔡琴義務為丈夫的電影配唱、宣傳、擔任美術指導。老公想休息了,她就出去走穴、賺錢養家。

  蔡琴做了十年的保姆、管家、廚師、錢包、工作夥伴、結婚證上的配偶,卻唯獨不是愛人。楊德昌評價這十年是“一片空白”。蔡琴的所有付出,就是一部《單行道愛情故事》。

  你說過度用力的愛會傷人嗎。

  會,而且傷的不止是別人,更是自己。

  我們崇拜自己的伴侶,我們渴望付出一切。

  但是把自己所有作為平等的人的需求都壓抑下去,把伴侶看成自己的天,其實這樣的“相愛”隱藏了巨大的風險。

  畢竟,跪著的妻子,身邊的丈夫永遠不願意為她屈膝。

  4

  前不久的老同學聚會上,曾經班里的女神變成了“丈夫吹”。

  不論大家談論著什麼話題,她總能恰到好處的插一句“我老公也是這樣,特別好”,“我老公。。。”、“我老公。。。”

  似乎她的自我乏善可陳,只有她的老公才是她多年奮鬥所得到的“成績”。

  事實上,每個女人都很容易在情感關係中完全陶醉、喪失自我。尤其是自卑型人格的女孩子,往往會把自己需要發光的那種自我,投射在男人身上。

  最新一期吐槽大會上,吳昕在點評張博洋脫口秀時曾說:“我發現你經常看地面,當感受到場內觀眾的笑聲時才會抬頭看,因為我也一樣,我特別不自信,我是自卑型人格。”

  她曾在其他節目中表示,自己在情感中也飾演了自卑的角色,於是遲遲沒有步入婚姻。她現在能夠調整自己的狀態,積極參加各種綜藝,是在坦然的接納自己。儘可能克服自己。

  反而反觀朱丹。

  越是缺乏什麼,就越是炫耀什麼。

  每一次週一圍上熱搜,朱丹都在第一時間曬幸福。

  被吐槽的都是週一圍,可站在風口浪尖上坐鎮的永遠都是朱丹。

  即便是多麼不善於表達的男人,看到自己的女人受到質疑,也無法置若罔聞吧,況且是一次又一次。

  女生們,好的愛情,或許有些平淡,但一定會平等而且平衡的。

  當你不斷的在情感中退讓、喪失自我之後,你是極有可能會喪失婚姻的。

  每個人都需要被愛,但不需要跪下來的愛。

  跪著的妻子,身邊都有一個永遠居高臨下、站著的丈夫。

  想要擁有平等且平衡的愛情,不妨試試這樣做:

1。自己排第一。

  《我家那閨女》當中,papi有一段經典言論:獨立女性人生的重要排序是以自己為第一。因為自己陪伴自己的時間最長,如果我們連自己的需求都不能夠正面回應,那我們也沒有那麼好的能力去愛別人。

  話糙理不糙,你在婚姻中有多愛自己,伴侶才有多愛你。

  只有自己“站”起來了,你在伴侶心中,才站起來了。

  2、開始計較

  多少事情,是從女人的“大度”開始的。

  我有個朋友不計較男友與別人聊騷,最後被綠了。

  在情感生活中,我們可以大度,但“大度”一定要建立在對方意識到自己問題,並且做出改變的基礎上。否則,婚姻就是一場斤斤計較。我會計較你不在意我的感受,我會計較吵架後你甩門而去。

  計較的不是雞毛蒜皮,計較的是底線,也是兩個人相處的平衡點究竟是什麼。

  不是我跪著你站著,而是我們相互平視,哪怕都席地而坐。

  3、完美伴侶的人設一定要崩了

  “我老公那麼辛苦,我怎麼能給他添麻煩呢。”

  凡是有這種想法的朋友們,結婚十年以上,往往都沒有什麼太好的結果。因為伴侶已經習慣了你的懂事和包容,你一旦容忍不了,他就感覺你變了。

  我們與伴侶都有自己的工作,為什麼當情感生活中出現波瀾,我們就應該做清道伕而請伴侶作壁上觀呢?

  所以,請學會理智地講需求、說想法。

  我們根本不需要什麼完美伴侶的人設。

  婚姻是兩個人的守衛戰,請不要把它變成一個人的獨角戲。

  曬幸福或是真幸福,冷暖自知。我們無權操縱別人的婚姻生活,但我們能夠把握住自己的。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