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與仇和楊衛澤共事的副部高官 今日出庭受審
2019年08月07日21:04

  原標題:曾與仇和、楊衛澤共事的副部高官,今日出庭受審

  2019年8月7日,山東省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公開開庭審理了江蘇省人民政府原黨組成員、副省長繆瑞林受賄一案。此時,距離繆瑞林落馬,僅僅過了不到9個月時間,距離其被“雙開”,則只有3個多月。對於一名副省級官員而言,這樣的處理與辦案速度,可謂相當高效,而他的具體犯罪事實,也在庭審中被詳細披露了出來。

  在法庭上,據青島市人民檢察院指控:2005年至2016年,被告人繆瑞林利用擔任宿遷市副市長、市長、宿遷市委書記、江蘇省副省長、南京市人民政府市長職務上的便利,為有關單位和個人在企業項目審批、工程項目承攬、親屬工作調動等事項上提供幫助,直接或者通過其近親屬非法收受相關人員給予的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720萬餘元。對於這一系列指控,繆瑞林當場表示認罪、悔罪,這意味著檢方的指控基本可以確認屬實無疑。720萬元的賄款,足以讓繆瑞林付出沉重的法律代價,也足以將其牢牢釘在腐敗的恥辱柱上。在檢方的指控中,可以看出,繆瑞林的“腐敗之路”,是從江蘇宿遷市開始的。2004年,繆瑞林出任宿遷市委副書記、常務副市長。此後8年,繆瑞林先後出任過宿遷市市委副書記、市長、市委書記等職務。2001年,繆瑞林被提拔為宿遷市委書記、市長後,成為當時江蘇13個地級市中最年輕的市委書記。宿遷當地居民稱,繆瑞林任職期間,特別是擔任主官後,行事高調,囂張跋扈,對於大小事務都要插手,搞起了“一言堂”,還曾因私生活不檢點被發帖舉報。在中央紀委監委的通報中對繆瑞林“道德淪喪、生活腐化、貪圖享樂、以權謀色、搞權色交易”的描述,恰好證實了這一點。

  值得注意的是,在繆瑞林落馬之前,他的仕途之路上,也有不少和其他“老虎”共事的軌跡。繆瑞林在宿遷工作時,曾和一度是“明星官員”,卻最終因涉腐落馬的仇和共事。繆瑞林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曾主動透露,自己在省級機關工作時就與仇和相識,到宿遷工作也與仇和有關。仇和調任江蘇省副省長後,繆瑞林任宿遷市市長,此後轉任宿遷市委書記。主政宿遷後,繆瑞林力挺仇和,並延續了仇和的“速度論”。據《中國新聞週刊》報導,繆瑞林的執政風格霸道,頗有仇和的影子。而在擔任南京市長期間,繆瑞林又曾和另一個“老虎”,原南京市委書記楊衛澤共事。上任南京市長之初,繆瑞林對前任留下的爛攤子不理不問,同時又不安排新項目接續,對南京的發展缺乏系統規劃和佈局,令南京的發展大受影響。2015年1月,時任南京市委書記的楊衛澤在任上落馬,2016年12月,楊衛澤領刑12年半,法院查明他前後斂財超1600萬。儘管繆瑞林在當時並未受到此案牽連,並於2018年離開南京市政府,再度出任江蘇省副省長,但最終,他在南京任職期間的腐敗行徑,還是被調查人員揪了出來。

  2019年4月28日,繆瑞林因嚴重違紀違法被開除黨籍和公職。引人注目的是,在通告中,專門提到了這樣一條——“繆瑞林喪失理想信念,毫無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意識,參加全國兩會期間嚴重破壞會風會紀,造成惡劣影響。”這樣的表述,在此之前,從未在落馬官員的處分通報中出現過,繆瑞林可謂是這類情況的“頭一遭”。對於全國兩會期間的會風會紀,中央一直以來都相當重視。2017年,十二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全國政協十二屆五次會議分別在大會秘書處設立會風會紀監督組,製定了20條改進會風的具體措施,新增了“加強會風建設、嚴肅會議紀律,堅決抵製和糾正一切不正之風,不相互拉關係、變相從事商業活動”等內容。在這樣的環境之下,繆瑞林“頂風作案”,被專門批評,也就不足為奇了。在庭審的最後,法庭宣佈休庭,擇期宣判。我們有理由相信,繆瑞林一案最終塵埃落定的日子已經不會太遠。當年,隨著南京市原市長季建業的落馬,繆瑞林曾以“救火隊長”的身份補缺南京市市長,高調走進了公眾視線,但最終卻以十分不堪的方式結束了自己的政治生涯,不得不說是一個深刻的教訓。

  資料來源:央視新聞、中國新聞週刊、北京青年報等

  撰文 / 楊鑫宇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