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於出口?俄將在莫斯科航展推介伊爾-76最新改進型
2019年08月07日03:59

原標題:急於出口?俄將在莫斯科航展推介伊爾-76最新改進型

參考消息網8月7日報導 據俄羅斯衛星網8月1日報導稱,俄羅斯國防出口公司新聞處發佈消息,俄方將在莫斯科航展(MAKS-2019)期間舉行系列產品推介會,向外國客戶介紹伊爾-76運輸機和伊爾-78加油機系列最新改型。

消息中說:“俄國防出口公司計劃於8月在莫斯科州茹科夫斯基舉行的莫斯科航展(MAKS-2019)期間,為來自獨聯體國家、亞非拉和中東地區的潛在用戶舉辦系列推介會,介紹伊爾-76/78軍機最新改型。”

俄國防出口公司新聞處表示,目前,伊爾-76MD-90A(E)軍用運輸機和伊爾-78MK-90加油機最具出口前景。

資料圖片:俄軍新型伊爾-76MD-90A運輸機。(圖片來源於網絡)

【延伸閱讀】低空灑水40噸砸鏡頭!伊爾76滅火秀絕技

近日,俄空天軍首次高調展示伊爾-76運輸機的“消防轟炸”能力,顯示這種經典運輸機客串救火飛機的獨門絕技。圖為伊爾-76M運輸機進行低空滅火表演。

俄軍伊爾-76M進行低空滅火表演動態圖。

與其他滅火飛機需要專門改裝不同,普通的伊爾-76運輸機(例如伊爾-76M),只需在貨艙內加裝VAP-2消防噴灑系統(從安裝到加註阻燃劑只需2小時),就能搖身一變成為“消防轟炸機”,一架伊爾-76可以搭載40噸阻燃劑(水),是美國C-130滅火飛機搭載量的3.5倍。圖為安裝在貨艙內的消防噴灑系統示意圖。

據俄方公開資料顯示,一架伊爾-76“消防轟炸機”一次出動,可以撲滅5.5萬平方米(相當於6個足球場面積)的火場,機組人員可以選擇兩種噴灑模式(“8至10秒模式”,或“15至20秒”模式),後者更適合更大的布撒面積。圖為伊爾-76裝載消防噴灑系統現場圖,可見與周圍人員的尺寸對比。

執行滅火任務時,伊爾-76M可以離地僅50米的超低空高度接近火場(空速可保持在每小時280千米)。為提升投灑精度,伊爾-76還會加裝紅外尋的裝置,與機載飛控計算機互聯,可以確保在低能見度狀態(煙霧瀰漫)下,也能準確滅火。

除演示現場滅火外,俄軍3架伊爾-76M還以密集編隊方式,用染料水在空中噴出了一面長2000米,寬200米的俄羅斯國旗,頗具視覺衝擊力。圖為3架伊爾-76各自保持100米間距,組成三角編隊接近表演區。

俄軍3架伊爾-76M還以密集編隊方式,用染料水在空中噴出了一面長2000米,寬200米的俄羅斯國旗動態圖。

3架伊爾-76M用染料水在空中噴出俄羅斯國旗瞬間。

圖為參與低空滅火表演的“英雄城市斯摩棱斯克”號伊爾-76M運輸機。

圖為美軍C-130H滅火飛機資料圖。

伊爾-76以超低空飛行,開啟尾艙門,露出噴灑罐口。

(2018-12-19 08:32:00)

【延伸閱讀】鐵鷹列陣!俄50架伊爾76空投戰車抗北約

近日,俄羅斯空降軍(簡稱VDV)舉行了一次近年來規模空前的空降作戰演習,出動了50多架伊爾-76運輸機,近千名傘兵及百輛空降戰車參演,針對北約軍演意味明顯。圖為已掛裝空降傘包的BMD-2空降戰車群,正準備依次駛入伊爾-76MD運輸機。

等待裝入伊爾-76MD運輸機的BMD-2空降戰車群動態圖。

俄空降軍是俄聯邦武裝力量中與陸海空三軍並列的獨立兵種,其前身為蘇聯空降軍,最初組建於1930年8月,曾參加過二戰、蘇軍入侵阿富汗、兩次車臣戰爭、俄格戰爭等多次實戰,通常在實戰中通常作為精銳力量使用。圖為20世紀30年代(二戰前夕),剛組建不久的蘇聯空降軍傘兵從一架圖波列夫TB-3轟炸機上跳下,進行空降訓練。

蘇聯傘兵從TB-3轟炸機上跳下進行空降訓練動態圖。

VDV現役兵力6萬人,配備包括BMD-2、BMD-4等在內的約1800輛各型空降戰車,經常會與俄空軍的伊爾-76、安-124等運輸機部隊進行協同訓練。

圖為此次參演的俄軍伊爾-76MD運輸機群。

伊爾-76MD由俄羅斯(蘇聯)伊留申設計局於20世紀80年代研發的伊爾-76軍用改進型(伊爾-76基本型於1974年6月投入服役,MD為俄語“遠程改進型”的縮寫),載重52噸時,最大航程5000公里,可搭載126名傘兵或3輛BMD-2空降戰車, 與其他型號最大不同就是在機尾加裝了炮塔(紅框處)。

本圖可見伊爾-76MD機尾的兩門Gsh-23雙聯23毫米速射炮。

尾炮塔內配備有2門Gsh-23雙管航炮和PRS-4“氪”雷達瞄準具,Gsh-23是俄製戰機的標準裝備,採用獨特的“加斯特”原理,即一個炮管發射炮彈時,其后座力通過一個杠杆裝置來帶動另一炮管裝填及開火,雖然結構簡單,但射速與結構笨重的加特林多管航炮相比並不遜色,單門航炮最高射速可達每分3600發。大圖為米-35M武直配備的Gsh-23航炮。

圖為伊爾-76MD使用尾炮塔壓製地面目標的特寫動態圖,可見拋出的彈殼。

圖為已掛裝空降傘包的BMD-2空降戰車群,正準備依次駛入伊爾-76運輸機。

BMD-2戰車在信號兵調度下進入預定位置,準備裝入伊爾-76。

BMD-2空降戰車,從1985年起進入蘇軍服役,曾參加過蘇軍入侵阿富汗戰爭,算是俄空降軍的“老牌裝備”之一。該車全長7.85米(主炮向前時),全寬2.94米,全高2.45米,作戰全重僅11.5噸,主武器與BMP-2步戰車相同,為一門30毫米2A42型多用途自動炮,備彈300發。圖為BMD-2戰車四視線圖。

BMD-2空降戰車群準備從伊爾-76機尾裝入貨艙,背景還可見幾架封存的A-50預警機,翼下發動機均已拆除。

和美軍戰車直接駛入貨艙的方式不同,BMD-2戰車是用機載起重機吊入貨艙的。

以吊裝方式裝入伊爾-76MD運輸機的BMD-2空降戰車動態圖。

機載起重機遙控器特寫,充滿了蘇製設備特有的滄桑感。

進入貨艙之後,BMD-2戰車也是以吊裝的方式在艙中移動的,注意頂部的兩個起重機軌道。

航拍視角顯示的正在進行BMD-2空降戰車裝入作業的伊爾-76MD機群,一架可搭載3輛戰車。

傘兵列隊進入伊爾-76運輸機,準備起飛。

空降前,軍官幫助傘兵將開傘索扣鉤到鋼索上,傘兵依次離開機艙後會自動拉開引導傘。

伊爾-76MD機群以編隊方式飛抵空降區。

飛抵空降區後,機群按“先戰車,後傘兵”的順序空降,可在短時間內大批兵力投送至戰區。圖中可見下方率先投下的BMD-2戰車,以及上方剛剛離機的傘兵群。

BMD-2戰車在減速傘的作用下脫離貨艙。

圖為地面上拍攝的伊爾-76MD空投戰車瞬間,可見該機的尾炮。

BMD-2空降戰車空投動態圖。

多個主傘開啟後,BMD-2戰車便以穩定姿態落向指定區域。

傘兵依次快速從尾艙門跳出,引導傘很快打開。

除從尾艙門空降外,俄軍傘兵也有訓練從兩側艙門離機跳傘。

BMD-2戰車和傘兵落地後,很快就能投入作戰。

從機群尾部角度拍攝的航拍視頻截圖,場面十分壯觀。

過去常認為伊爾-76MD加裝武器主要用於自衛,實際俄軍是將這些武器用於壓製空降區的敵方防空火力。圖為地面上拍攝的伊爾-76MD尾炮掃射瞬間。

蘇軍入侵阿富汗期間,蘇聯空降軍士兵的戰地留影照片。

圖為車臣戰爭期間,一名俄空降軍士兵肩扛火箭筒路過一輛BMP步兵戰車。

伊爾-76MD的尾炮塔配備了2門雙聯Gsh-23航炮,最高射速可達每分7200發。彈藥可混裝穿甲彈或高爆燃燒彈。

伊爾-76三機編隊釋放熱焰彈表演。

(2018-07-17 08:51:00)

【延伸閱讀】不止運輸機!俄伊爾-76還能投彈開炮

伊爾-76對於軍迷們來說是個高知名度機型,但如果只把它當運輸機來看就錯了,本圖集中展示的俄軍這種伊爾-76MD既能用航炮掃射地面目標,又能投放炸彈,又能空投戰車,不愧是“戰鬥民族”的運輸機。 圖為伊爾-76MD投放500千克級航空炸彈視頻截圖,紅圈中為剛投下的500千克級航空炸彈。

伊爾-76MD運輸機由俄羅斯(蘇聯)伊留申設計局於20世紀80年代研發的伊爾-76軍用改進型(伊爾-76基本型於1974年6月投入服役,MD為俄語“遠程改進型”的縮寫),與其他型號最大的不同就是在機尾加裝了炮塔(紅框處)。

尾炮塔內配備有2門Gsh-23雙管航炮和PRS-4“氪”雷達瞄準具,Gsh-23是俄製戰機的標準裝備,採用獨特的“加斯特”原理,即一個炮管發射炮彈時,其后座力通過一個杠杆裝置來帶動另一炮管裝填及開火,雖然結構簡單,但射速與結構笨重的加特林多管航炮相比並不遜色,單門航炮最高射速可達每分3600發。大圖為米-35M武直配備的Gsh-23航炮。

伊爾-76MD的尾炮塔則配備了2門Gsh-23航炮,最高射速可達每分7200發。彈藥可混裝穿甲彈或高爆燃燒彈。

圖為伊爾-76MD使用尾炮塔壓製地面目標的特寫動態圖,可見拋出的彈殼。

過去常認為伊爾-76MD加裝武器主要用於自衛,實際俄軍是將這些武器用於壓製空降區的敵方防空火力。圖為地面上拍攝的伊爾-76MD尾炮掃射瞬間。

圖為伊爾-76MD使用尾炮低空掃射準確命中靶場BTR裝甲車瞬間。

尾炮塔座艙視角拍攝的Gsh-23四管航炮完成掃射後高高抬起。

圖為俄軍地勤人員為伊爾-76MD尾炮塔補充23毫米彈藥。

除尾炮外,伊爾-76MD還在兩翼下配有4個炸彈掛架,最多可掛4枚500千克航空炸彈。但多數情況下只會掛載500千克級照明彈,用於夜間空降時照亮著陸區域。

圖為伊爾-76MD投放炸彈動態圖。

在用航炮和炸彈“洗地”後,伊爾-76MD開始空投BMD傘降戰車。圖為首輛編號732的BMD戰車。

圖為地面上拍攝的伊爾-76MD空投戰車瞬間,可見該機的尾炮。

在空投完前一輛BMD之後,另一輛編號為735的BMD也隨即投出貨艙。

空投戰車後,下一步就是傘兵登場了,伊爾-76MD搭載的126名傘兵從兩側的空投艙門魚貫而出,傘降作戰區域,圖為連續鏡頭之一,可見艙門處的可收放式擋板。

傘兵依次出艙,空降至作戰區域。

伊爾-76MD能成為運輸機中的“轟炸機”,的確與“戰鬥種族”的彪悍風格密不可分。圖為BMD傘降戰車空降時,一架伊爾-76MD從附近空域飛過。

(2018-02-27 08:52:00)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