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到了,看著這對小夫妻,原來跑步也能“撒狗糧”
2019年08月07日17:26

原標題:七夕到了,看著這對小夫妻,原來跑步也能“撒狗糧”

伯德桑和赫頓。

8月7日,正值七夕。如何和心愛的人一起度過佳節,這是很多情侶糾結的問題。

但如果把這樣的問題丟給30歲的布蘭登·伯德桑和29歲的布里特妮·赫頓,他們的答案會非常簡單——和心愛的人一起跑遍世界上最美的風景。

因為奧運的長跑選拔賽,他們相識;一起訓練四年,他們相知;然後,他們一起開著房車環遊,跑遍每一處美景……當美國跑步雜誌《Runner’s World》寫出這兩位跑步達人的愛情故事,不少網友和跑友都被這一波“狗糧”喂飽了。

夢想和愛情,一個都不能少。這或許才是伯德桑和赫頓羨煞旁人的真正原因。

“跑步大神”愛上了“超級吃貨”

當伯德桑和赫頓面對著《Runner’s World》聊起最初相識的場景,他們自己不敢相信,一位“跑圈大神”竟然會愛上一位“超級吃貨”,而他們的“紅娘”就是跑步。

2013年5月,在當時著名的“美國長跑計劃”的選拔賽上,當時還是長跑運動員的赫頓參加了一場“超級馬拉松訓練營”。就在那時候,在跑道上一個“英俊”的身影從她身邊飛奔而過,就這樣吸引走了她的全部注意力。

“他跑得可真快啊。”彼時,赫頓在心裡就不禁暗自讚歎,也就是從那一刻開始,赫頓打定了注意,“我一定要認識這個人。”

而那個身影其實就是伯德桑,他當時已經是美國長跑圈里小有名氣的職業跑者,從2012年5月參加全美奧運會馬拉松選拔賽到全美大學生體育協會(NCAA)的越野冠軍,他就贏下了不少名次,可以算是美國跑圈里一顆冉冉升起的新星。

要追上伯德桑的腳步有些困難,但赫頓卻以另一種方式達到了最終目的——那就是在飯桌上展現她的天賦。當他們二人在訓練場邊的一家餐廳遇到時,剛好坐在同一桌的伯德桑被赫頓的飯量驚呆了。

“她一個人吃了一整個披薩,足足一整個。”這是伯德桑在那一刻最真實的感受,“這女孩也太能吃了吧。”

就這樣,因為一場跑步選拔賽,他們兩人被各自的天賦深深吸引,然後逐漸墜入愛河。6個月之後,他們正式成為了一對跑圈情侶。

輸掉比賽,卻贏得了人生伴侶

就這樣,作為“美國長跑計劃”的培養對象,伯德桑和赫頓都在美國著名教練西蒙斯手下訓練,一練就是差不多4年時間。可惜的是,由於傷病和狀態的問題,原本非常有希望登上奧運舞台的伯德桑一直起伏不定。

直到2016年美國奧運馬拉松選撥賽,當時27歲的伯德桑迎來了人生里最重要的時刻。

然而,在比賽進行到13公里處,伯德桑已經知道了結果,因為他的身體出現了極度不適的狀況……而迫使伯德桑堅持到最後的原因只有一個——他要將運動短褲里的那枚戒指交到赫頓手裡。

最終,他以2小時53分28秒的成績第105個衝過終點,而就在他撞線的那一刻,他單膝跪在了守候在終點的赫頓面前,然後把那枚戒指捧到了女友面前。

“我沒期待會發生什麼,只是在想怎麼安慰他,所以我太吃驚了,完全沒想到。”

如今回憶起那一刻,赫頓激動不已,因為她至今都記得伯德桑在求婚成功後的那句幸福感言,“我可能輸掉了比賽,但我也收穫了一個人生伴侶,我把‘金牌’帶回了家。”

事實上,伯德桑此後也沒有放棄對奧運的衝擊,遺憾的是,2017年的一場車禍,讓他的夢想徹底破滅。那一年的5月15日,伯德桑騎車外出時不幸迎面撞上了一輛垃圾車。

按照他自己的回憶,當他醒來的時候,他就記得全身疼痛,然後身上有一長串傷痕——27塊骨頭骨折、肝臟破裂、肩胛骨骨折、脊椎骨折、肺部塌陷。

伯德桑的主治醫生告訴他,他不能再回到曾經的巔峰狀態了。這個“判決”曾經讓伯德桑陷入絕望,但也正是這次死裡逃生,讓他有了新的想法:“活在當下比什麼都重要。”

夫妻兩人在訓練中。

陪著妻子衝擊奧運,這是最美的告白

康複之後,伯德桑和妻子賣掉了原本在海邊的小屋,然後改裝了一部房車。然後,兩人就開著車一路南下,從華盛頓到維吉尼亞的斯塔福德。

“我們和太陽同醒同睡,旅途上的每一件事都是一場冒險。”伯德桑告訴《Runner’s World》,他們每到一個地方就會進行實地跑步訓練,而這段日子也成了他和赫頓跑步生涯里最難忘,也是最精彩的一段時光。

伯德桑為赫頓量身打造了一套近乎嚴苛的訓練體系,從每日的訓練計劃到具體的比賽策略。而按照訓練計劃,無論車停留在哪裡,每天清晨他們都要進行跑步訓練,到了下午還有舉重訓練課程。

一旦到了間歇休息日,伯德桑就會陪著完成訓練計劃的赫頓去周圍的公園和森林探險。

伯德桑和赫頓的房車。

就在這樣一路玩耍一路奔跑的過程中,赫頓真的變得越來越強——她先是在2018年的一場馬拉松賽上以2小時41分31秒的成績超過奧運會預賽B級標準;隨後,她又參加了5月份的全美錦標賽,並在6月份的華盛頓公路賽中斬獲第一。

面對即將到來的10月芝加哥馬拉松,赫頓給自己定了更高的目標,那就是達到奧運會的A級標準,不僅要跑進2小時37分,更要爭取擠進2小時36分。

如今,伯德桑的夢想全部都寄託在了赫頓身上。其實有不少人會問伯德桑,“你不會感到遺憾嗎?你原來是精英運動員,但現在只能看著妻子衝擊奧運,自己使不上勁。”

但伯德桑的回答很簡單,“哪怕我不能再跑步,能夠擔任教練,陪著妻子一起奔跑,我就覺得很幸福了,因為我還可以在這項運動發揮作用。”

“對於30歲的我們來說,度過一生的最好的方式就是——陪著心愛的人一起跑步,探索和擁抱世界的每一份美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