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易犯的這個致命錯誤,是感情不幸的開始!
2019年08月06日07:10

  來源:心之助

  戀人間最佳的心理距離是多少?

  深夜,群裡有女生發了這樣一段話。

  血的教訓:除非你打算分手,否則,千萬不要輕易去看他的手機。表面上再好的感情,也經不起這樣的考驗。

  是啊,不知多少花好月圓的情侶和夫妻,前一秒鍾還是甜蜜浪漫、智商為零的戀愛腦,後一秒鍾就被對方手機里的秘密逼到了崩潰邊緣,變身福爾摩斯,目光如炬,挖掘出過往的種種疑點。

  你有權要求對方對你100%坦誠、毫無保留嗎?

  當然有的。你需要安全感,無法接受對方有太多的保留。而你的要求一點也不過分,親密關係本來就該是忠誠專一的,不是嗎?

  對方有權拒絕你嗎?

  當然也可以。他希望擁有更多的自由空間,而不是像連體嬰一樣,完完全全失去隱私。這同樣很合理,畢竟誰都需要保持一定的自我。

  並不是你太作,或者對方太渣。

  所以,問題到底出在了哪兒?

  不同的舒適距離決定你在關係中如何進退

  認識一個男生,聰明有趣,積極向上。

  然而一聊到感情問題,馬上就鬱悶了。

  他說,前後談過4次戀愛,全都是從異地狀態開始的。

  相隔幾百公里,每天固定時間用微信聊一會兒,放假去探望對方幾天,他就覺得很愉快很滿足。

  他絕對專一,而且隔三差五會在朋友圈里秀秀恩愛,放很多聊天截圖,一波一波地撒狗糧。

  異地戀還能保持這麼高的黏度,簡直羨煞旁人。

  可是,一旦兩人結束了異地狀態,來到同一個城市過上“穩定”的生活,關係立刻冷淡下來。

  他失望地發現,那個獨立、精緻、有個性、近乎完美的女神,竟然會因為他加班耽誤約會而斤斤計較,會宅在家裡連續好幾天不洗頭髮,會喋喋不休地抱怨工作上的不順心,會拿他和別人家的男朋友作對比,會有意無意地偷看他的短信和電話……

  之前所有對理想愛情的設想,全都在現實面前觸了礁。

  唯一可以想到的辦法是逃避。假裝加班,假裝出差,假裝和哥們兒出去玩,儘可能縮短一對一相處的時間。

  而結果往往是,對方越來越沒有安全感,終於心灰意冷地離開。而他又心有慼慼,試圖挽留。

  幾番糾結,循環往複,耗盡了情緒和心力,身心俱疲。

  他歎氣:感覺傷害了對方,又實在沒有辦法自我妥協。

  親密關係中的許多恐慌和傷痛,其實是因為雙方在“距離感”問題上的需求存在差異。

  她不知道他為什麼忽冷忽熱,他覺得她黏人的樣子又可愛又可怕,兩個人好像永遠不能處於同一個頻段上。

  她哀怨,我需要你的時候,為什麼你總是不在?

  他吐槽,我想一個人清靜的時候,為什麼你不肯放我一馬?

  其實,每個人都在心理設定好了一個“舒適距離”。

  有的人願意共享所有的賬號密碼,每天和另一半形影不離;

  有的人不介意偶爾被對方查崗,但希望保持基本的獨立和隱私,彼此社交圈最好不要完全重合;

  有的人想要更多的自我空間,從銀行賬戶到社交圈子,都互不幹涉。

  當雙方設定的“舒適距離”不一致,心理安全區遭受衝擊,矛盾便會產生。

  大家都希望藉著愛的名義,把對方拉到自己的舒適區里,而不是主動去適應對方。

  在“距離感”問題上所遭遇的挫敗,往往能促使我們引申出更多的限製性信念。比如:

  我不適合談戀愛。

  我太黏人,一點出息都沒有。

  我總是遇到傷害我的人。

  我在感情中是得不到幸福的。

  這些令人心灰意冷的信念,又會衍生更多悲劇劇情。

  為什麼我們總在玩“追與逃”的遊戲?

  每個人內心深處的那個根深蒂固的“舒適距離”,最初是如何被設定的?

  它源於人格發展的不同階段。

  我們在人生最初的那段時間里所經曆的心理階段,叫作共生期。

  共生期里,嬰兒和媽媽是一個融合體,相互依存,不分彼此,完全沒有“獨立”和“隱私”的概念。那是一種平和溫暖的狀態,有著足夠的包容、接納和滋養。

  但是,過度親密也帶來了過度干涉和介入,當嬰兒漸漸長大,母親可能仍然無法尊重ta的獨立性,試圖包辦一切,讓嬰兒失去了心理成長的機會。

  另一種可能性,是在共生期里沒有得到過足夠的愛和關注,於是一生都在苦苦尋求著“母親”,試圖和另一個人重新建立起母嬰般的共生關係。

  比如鄭爽,這個總在愛情里卑微到塵埃里的女生,可以為了張翰,不惜動刀整容,為了能留住胡彥斌,不惜無底線包容他的花心,就為了換取更多的關愛。而一旦感情出了問題,她總是棄工作和生活而不顧,彷彿天塌下來一樣。

  對鄭爽們來說,愛情就是未得到的好的母嬰關係的補償,她以前有多失望,現在就有多渴望。

  第二個心理階段,叫作反依賴期。3到5歲左右,許多孩子自我意識開始爆發,想要離開共生關係,獨立探索世界,尋求自我的邊界。

  共生滿足了依戀的需求,卻無法使人擁有自我,而反依賴期正是接觸這份精神饑餓的時機。我們開始“反叛”父母,思考“我是誰”“我想要什麼”“我可以做到什麼”等問題。

  生命早期經曆過的心理劇情,常常在親密關係中重演。

  在一段關係的剛剛開始時,雙方會首先進入親密無間的共生狀態。但這樣高粘度的感情至多持續3年左右,一方或雙方便開始“撤退”,把更多的時間和精力拿回到自己身上。

  這也是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人糾結著“他對我的感情是不是變質了”的原因。

  此時,沉浸在共生期劇情里的人,會把“舒適距離”設定成“不分你我”;認同反依賴期劇情的人,則會把“舒適距離”設定成“要有個人界限和空間”。

  前者屬於焦慮型依戀,渴望安全感,最害怕被拋棄。

  每一次不被及時回應,都彷彿被獨自扔到了喜馬拉雅山頂上一樣絕望。只有和對方心理零距離時,才能多一點點安心。

  他們會不斷地向對方求證、追問那個經典問題:你到底還愛不愛我?

  他們會擺出一副要為對方付出一切的姿態。

  後者則屬於迴避型依戀,渴望自由感,最害怕被吞噬。

  對他們來說,“我想靜靜”並非說辭或玩笑,而是非常重要的需求。如果一段關係要以失去自由為代價,沒有足夠的空間和距離,那寧可不要。

  面對所愛的人,他們同樣會一味地逞強,反複強調:我一個人很好,不需要那麼多愛。

  要麼辛苦地追,要麼慌忙地逃,親密關係由此陷入死循環中。

  想走出這個有關距離感的困境,需要成長到第三個階段——整合期。

  在這個階段里,距離感的問題依然存在著,但我們無需使用生硬、恐慌或傷害性的方式來表達需求,回應彼此,個人邊界也變得更靈活、更有彈性。

  焦慮型依戀的人,在整合階段要學會反求諸己。

  寧靜曾在微博上寫過一句話:任何用危機感換來的安全感,都叫強求。

  20多歲的時候,她因為害怕嫁不出去,而匆匆答應了一個求婚,雖然她心裡清清楚楚地知道,她並不愛對方。經曆了一次次幻滅,在許多年後,她終於修煉出了踏踏實實做自己的勇氣,即使單身也能活得精彩璀璨。

  當你帶著生死一線般的恐懼向對方索取,對方是無法滿足你的。即使他為了討你歡心,願意讓渡出全部的自由,把所有秘密都向你公開,你依然會懷疑他有所隱瞞。

  安全感終歸是強求不來的,只能自己慢慢培養。

  迴避型依戀的人,在整合階段要學會表達脆弱。

  表面上的剛毅,埋藏著更深的無力感。無力到不願面對自己的“弱點”,無力到非要切斷和別人的心理聯結。

  而真正的強大和獨立,在於外柔內剛。

  這是相輔相成的一體兩面:內在力量充足,就比較能夠坦然展示脆弱;而越是敢於承認自己的局限性,越是能讓內心篤定沉著。

  結束追與逃的遊戲,要點在於整合內心,走出過去,來到當下。

  伴侶間最好的狀態是什麼?

  之前,有個讀者在我微信公眾號後台留言說,她理想中的親密關係,是舒婷《致橡樹》里的那樣,並肩抵擋風雨,相互扶持。

  後來她戀愛了。

  她的男友也喜歡《致橡樹》,希望兩個人可以在這座一線城市里奮鬥紮根,共同經營未來。

  可她覺得,男友一點也不體貼她。

  加班到晚上11點是常態,幾乎沒有約會的時間;各種節日紀念日都是一模一樣的紅玫瑰和費列羅,對她的新衣服新髮型也毫無反應。

  本以為共同奮鬥的過程會讓心越來越近,誰知道卻連戀愛都沒空談了,幾乎成了陌生人。

  向男友抱怨,他滿臉的委屈和不解:我努力工作,有什麼錯?

  她一口氣鬱結在心口,又跑來問我:親密關係中,什麼樣的距離才是最理想的?

  這個問題不存在標準答案。

  你希望積極上進之餘再多點小情調,他覺得先專注事業才是硬道理,這都是完全合乎情理的,並沒有對錯高下之分。

  而且,無論你看過再多的愛情故事和小說、影視,也很難找到一種模式可以被直接套用。

  因為你和他對“舒適距離”的設置方式,和故事里的男女主人公可能相差甚遠。對距離感的把控,自然有所不同。

  親密關係中的最佳距離,要靠你親自去覺察、溝通,最後找出個性化的解決方案。

  覺察的重點,是錨定自己當前所處的狀態。

  你是停留在注重親密的共生期,希望雙方有更深度的自我暴露,還是追求獨立的反依賴期,並不想被24小時綁定?

  誠實地回答自己:在這段關係中,什麼樣的距離狀態是我當下真正想要的?

  第二步,是不帶評判、預設和指責地與對方溝通。

  既然彼此對“舒適距離”的概念不同,那麼他沒能嚴絲合縫地滿足你的需要,也不代表他不愛你或是故意與你為難。溝通的目的不是一味“求同”,而是讓對方看到你的真正感受,同時瞭解對方的核心需求。

  在呈現自我時,避免傷害性的溝通方式,如:

  你完全不理解我的感受!

  你對我一點也不上心!

  你怎麼可以這樣做!

  將它們換成坦誠而溫和的表達方法:

  我希望我們可以多花一點時間在一起。

  今天有點累,我想先一個人呆一會兒,清空一下大腦。

  在瞭解了雙方心理需求、尊重彼此邊界的前提下,可以按照自己的需要來商量出一個彼此都能接受的“舒適距離”方案。

  比如,每天可以花一點時間單獨相處,以你們喜歡的方式。

  比如,週末不必非得一直膩在一起,可以有各自的日程安排。

  又比如,我不再突擊查崗,但你適當的時候可以主動報個平安。

  在關係中尋找最佳距離的過程,其實也是一個實現分離個體化的過程:

  我們不再是黏人或者叛逆的孩子,而是開始學著以成人的方式來應對問題,圓融地解決矛盾。

  我們開始親自去關注自己的內在需求,不再苦苦指望著伴侶做到“比我更瞭解我”。

  我們的世界不再非黑即白,不再除了“愛”就是“恨”,不再那麼容易掀起一波又一波滔天的心理災難。

  在電影《遇見你之前》中,有一句很有智慧的台詞:你不能改變別人,你只能儘量去愛他們。

  接受人與人的不同,也接受大家都是普通人、有各自的弱點和執念這個事實。

  不要害怕距離,也不要過度依賴距離。

  親密關係是一場雙人舞,放鬆地表達自我,試著相互配合,如此就好。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